69书吧 > 红楼之宠妃 > 第064章

第06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瑞定不说话了,就好像在等林黛玉的回答。

    这种事情让她如何作答。

    因此黛玉依旧红着一张脸,半低着头,视线连落在瑞定身上都不敢,只盼着又夏姑姑快些回来。

    似乎连空气都开始变热了。

    瑞定轻笑一声,突然起身撑在桌上,黛玉又是一阵紧张,几乎都要惊叫出声,却见瑞定伸手将位于桌子侧边的小窗户上的布帘子掀开了。

    瑞定话语里带着笑意,“离得有些远,我得站起来才够的到。”

    黛玉脸上的红晕自打起来,就没消下去过。

    瑞定笑盈盈的看着黛玉。

    虽然黛玉没抬头,可是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如炬,像是要把她整个人烧着。

    私相授受!

    不知为了什么,她脑海里又浮现出外祖母的话来。

    瑞定看见黛玉的脸色一瞬间变的惨白,眼圈一红又是半滴泪在里面将落未落。

    “你下去。”黛玉的声音里有些慌张,又有几分倔强。

    瑞定叹了口气,跳下了马车。

    他将缰绳牵在手里,只微微用力,马车便又咯噔咯噔的开始缓步前进了。

    这是又夏出宫时候坐的马车,虽然不及瑞定的马车舒服,马匹也不似瑞定的强壮有力,不过宫里都是好东西。

    这拉车的马是匹性格温顺的枣红色母马,也不用瑞定上鞭子,便顺着他的手,按照瑞定的步骤,缓缓的在平化街上来回走动。

    在街口站着的喜和看见王爷下来车,立即就想过来,瑞定冲他摆了摆手,自己拉着马车,载着林黛玉在街上晃着。

    来回走了两圈,瑞定道:“烟花三月下扬州。年初我去扬州的时候,可算是捡了一个好时候。”

    看不见瑞定的脸,又是自己一人在马车里,黛玉的紧张消退了不少。

    她轻轻嗯了一声,道:“这个时节,花儿都开了。”

    瑞定将声音放的极其舒缓,道:“我在扬州的时候,是在林大人府上借住。有空林大人也带我去林府后院的花园子里逛逛。”

    “你们家的花园子里满是桃花樱花,落在石子小道上……”

    马车里的黛玉随着瑞定的叙说,想起自己家里,嘴角微微上翘,却不由自主的又想落泪。

    “……还有花丛里的一座小院……”

    林黛玉前面半句没听见,后面半句情急之下也没听清楚,直道:“父亲怎么都让王爷去了。”

    瑞定分明什么都没说,只是他在林黛玉言语里听出一点点嗔怒来,忍不住又说了一句。

    “林大人说你小名儿叫黛玉?”

    “啊!”

    马车里一声惊呼,立即又没了声响。

    瑞定牵着马车的步伐丝毫不乱,脸上的笑意从嘴角扩散到眼角,布满整张脸。

    “黛玉,黛玉。”瑞定轻轻叫了两声。

    马车里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瑞定继续牵着马车朝前走着。

    半响,马车里传来黛玉轻轻的声音,“王爷。”

    听着倒是语气如常,但是瑞定就是觉得里面有点故作镇定,欲拒还休的意味。

    “我这园子也借鉴了当日在林府所见,还在院子里修了个池塘,周围仿着西湖的样子,也修了小小的一段河堤。本想让你去看看修得像不像……”瑞定叹了口气,略略停了一会。

    “不过这样也好,等修好了再请你去看,也好给你个惊喜。”

    过了许久,马车里才传出来一声“嗯”,然后又是有点解释意味的话语,“当日我在家里,父亲就多次夸奖过王爷,想来是不差什么的。”

    瑞定笑了一声,牵着马车在被戒严的私家街道上一圈一圈的走着。

    他还时不时的叫两声黛玉,每每得到一个害羞又有怒意的“王爷”,只觉得走到天黑也没什么问题了。

    再说又夏,她坐着瑞定的马车,很快便回了宫廷。

    心中带着忐忑不安,又夏回到了承乾宫。

    “怎么没带进来?”吴妃问道,虽然早上又夏出去的时候,她说的模棱两可,不过瑞定难得求到她头上做什么事情。而且又是关乎着皇宫的体面,吴妃没有不答应的。

    又夏低着头,有点不敢看吴妃的脸,她鼓足勇气道:“奴婢……奴婢发现一件事情,心神大乱……而且那林姑娘看着也不是真病,这事儿又耽误不得,奴婢便先回来跟娘娘回报一声。”

    “你这话怎么说的颠三倒四起来。”吴妃放下手中茶杯,道:“说吧,你发现什么了?”问完吴妃想起她儿子宫里还有个让人万分讨厌的贾元春在,不由得眯着眼睛,狠狠的问道:“可是那宫女又出了什么岔子!”

    又夏摇了摇头,道:“是王爷……王爷他。”

    “你这吞吞吐吐的!”吴妃道:“这要着急死我了。”

    “王爷像是对林姑娘有意!”又夏闭着眼睛,脖子一直,就这么说出来了。

    吴妃一愣,“你看清楚了?”

    又夏抬头看她一眼,将林黛玉屋里的摆设,种种不同寻常之处都说了。

    只是王爷半道儿上截了人,她一字没提。

    吴妃听了又夏的话,先是在屋里踱步,走了两圈紧绷着的脸突然放松下来,笑着坐在椅子上。

    “我着什么急?他能看上人家姑娘,我才放心呢。”

    “娘娘。”又夏叫了一声,却也松了下来。

    吴妃很是感慨,“那姑娘模样长的如何?”

    又夏道:“王爷看上的,自然是国色天香。”说完她自己也觉得不对,又补充道:“脸还没太长开,不过是个美人胚子,想必日后定是个大美人。”

    吴妃点头,说:“他这些年……虽然有个好名声,可是……”

    吴妃长叹一口气,道:“你还记得当年,瑞定十三岁的时候。”

    “宫里这把年纪的皇子,差不多都已经知事了。太医虽说房事太早于身体无益,但是宫里……不管是自己没忍住的,还是亲妈没看严的,又或者是皇后下了手的……连太子都是十五岁屋里都有一把大人了。”

    “瑞定十三那一年,那会我还没现在这么……能说的上话,皇后趁着换宫女的机会,给瑞定屋里安插了四个狐媚子,就是想引着他坏了身子。”

    “哪知道他居然忍住了。”吴妃想起儿子来,满是欣慰,可是欣慰没多久,便又成了担心。

    “到了他十五岁,我亲自给他挑的宫女,他居然也一个都没动。”吴妃叹气,“后来他自己又挑了个异雀,哪知居然教了她读书习字,放在书房里当小厮用了。”

    “我这心里哦——”吴妃抚着胸口,“那段日子吓的我坐立难安。”

    又夏也是陪着吴妃一路走来的,自然明白她说的什么,道:“王爷是人中龙凤,自然不会被这些寻常颜色迷了眼。”

    “后来皇帝也觉得不对了。”吴妃皱起眉头来,“私底下找了太医给他看,太医说他没什么毛病,可能就是开窍晚。”

    “他今年都十九了!”吴妃道:“放别的皇子身上,儿子都生了,还不止一两个!”

    又夏笑着安慰道:“您从王爷十三岁就开始操心,到现在总算是能放一放了。”

    吴妃叹道:“谁说不是,早年害怕他小小年纪被人勾的坏了身子,现如今他长大了,又怕他……”

    “唉……虽说过年的时候出了那档子事,我心里恨着贾元春不假,但是……”吴妃抿了抿嘴,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真想拎着瑞定的领子好好摇一摇!你究竟要个什么样的!”

    又夏陪着笑了两声。

    “你怎么没把人带进来?”吴妃看着又夏,“我儿子这么些年来第一次看上姑娘了,你怎么不带进来?”

    又夏松了口气,道:“方才在林姑娘屋里,看见到处摆的都是王爷送的东西,一时没想那么多。”

    吴妃又感叹了一句:“宫里几个皇子都是十三四岁屋里便进了人,哪怕老六体弱,赵妃今年也给他屋里安排了两个宫女。”吴妃坐在椅子上抚着椅子边,“我这儿子……现如今我只有一个要求了,只要是良家女便成。”

    吴妃突然站起身来,道:“这一大堆的事儿。这孩子也是的,瞒得这样紧。”吴妃来回走了两圈,打定主意。

    “你再去贾府一趟,就说明儿叫她进宫来。”吴妃说完一样,又来一样,“上次听说这姑娘年纪轻,怕是短期内成不了亲,明儿太医院是谁轮值?给我寻个太医来,给她好好调养身子,务必一进门就得生个儿子下来。”

    又夏一声声的应,又想到王爷,真是算无遗策。

    “去叫暖暖——”吴妃又摇头,想起她女儿才生了儿子还没过百天,“你还不去?瑞定说林姑娘在贾府受了委屈,你去了好好敲打敲打她们。”

    “瑞定毕竟不方便。”吴妃自己说了也觉得好笑,“若不是林姑娘受了欺负他不便出头,想必我这个母妃要被他一直蒙在鼓里了。说起来也得谢谢那一大家子人,不然我的儿媳妇现在还没着落。”

    又夏看着吴妃这么忙不迭迭的吩咐,觉得心里也暖了起来,道:“王爷面上不说,心里主意比谁都多。依奴婢看,您早年攒下来的好东西,就快能用了。”

    吴妃大喜,催促道:“那你还不快去!”

    又夏笑着出了宫门。

    荣国府里,贾母一人坐在屋里,心里想的事情却不怎么愉快。

    半响,她道:“鸳鸯,去叫琏二媳妇过来。”

    王熙凤正跟平儿在屋里说话,看见鸳鸯亲自来叫,知道躲不过去,也只能跟着去了,但是心里却将贾母从头到尾埋怨了一通。

    鸳鸯带她进了贾母的小厅里,上了茶又亲自在外面守着,王熙凤心里是越发的着慌了。

    贾母道:“我想了半天,这事儿只能跟你一个商量。”

    王熙凤很是慎重,小声道:“老祖宗,我毕竟资历浅,年纪又轻,不及上头两位太太见过世面,怕是会误了老祖宗的事儿。”

    “她们两个……”贾母摇了摇头,“一个小门小户的目光短浅,进了我府上只知道搂钱,一个私心太重,这事儿还只能跟你说了。”

    再不济还有爷呢?只是这话王熙凤咽了下去,没说出来。

    这贾府……敢做主的,能做主的还真就是不男人。

    “老祖宗,要么你先跟我说说?我虽见识有限,不过就算陪着您说说话,也能解解忧不是?”

    贾母点头,道:“元春……怕是不中用了。”

    “啊!”王熙凤这次是真的吃了一惊,“二太太说——”她止了声音。

    贾母很是不屑,“她能跟你说什么?她姑娘要有大出息了?要真有大出息就不会拖到现在了。”

    王熙凤不是不敢说话,她在贾府能排得上号,是因为她大致把贾府内宅的运作搞的一清二楚,甚至贾府外面的事情,托管庶务的琏二爷,她也知道不少。

    但是元春进宫了,宫里的事情她一点都不知道,这时候说话就是乱猜了。

    因此她保持沉默,听着贾母继续说下去。

    “元春进宫十六,到了今年她已经过了十八。”贾母道,“寻常人家的姑娘,要是过了十九还没婚配,那就是要官府出面安排了。”

    王熙凤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安慰两句还是会的,“大姑娘进宫了,想来也不能按照常理推断。”

    贾母却摇了摇头,“元春封了女史皇后娘娘都专门派人出宫报喜了,现如今……她若真是得了大造化,我们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

    王熙凤私下里其实也想过,只是对面王夫人那张脸,她什么疑问都不敢说出口。

    要知道距离去年她封女史,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满一年了。

    “马上就要过节了。”王熙凤斟酌片刻,小心道:“我们府上也好将好事情都攒到逢年过节一块办,也许中秋节前后,就能得消息了呢?”

    贾母点了头又摇头,“元春……她这么进去,是我豁出去一张老脸,生生求来的。”贾母长叹一口气,有些尴尬,“也不怕你笑话,这是算计了皇后娘娘才得来的体面。”

    “若是选秀进去,元春不一定能进皇家,我这么一来一出,她必定要配个皇子。”贾母一瞬间像是老了许多,“只是现如今……我们怕是被皇后坑了。”

    王熙凤不敢接话。

    贾母又道:“她十六岁的时候都没被配给皇子,十八岁就更不可能了,更别提翻过年去她就十九了,你看看京里上上下下,有哪户人家的姑娘,过了十九还是姑娘的!”

    贾母说着也伤心起来。

    “老祖宗……”王熙凤欲言又止。

    贾母沉浸在自己的心神里,像是没听出来,又道:“而且今日宫里姑姑前来,我去问元春,当时你也在场,你看看她那个表情,脸上半笑不笑,言语里对元春很是不屑,怎么看元春都不像是得宠的。”

    王熙凤想起来她放在桌上的那个红封,又夏连眼睛都没斜一下,道:“一个是皇后宫里的人,一个是吴妃宫里的人,没交集也不算太奇怪。”

    贾母看她一眼,“你说说,就说咱们府上,我屋里哪怕是个洗衣服的丫鬟,出去了有谁敢给她脸色看?”

    王熙凤哑了声。

    “我精心培养她多年。”贾母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模样也生的好,却——”贾母愤恨道:“想来就是她母亲,临进宫的时候跟她说了不该说的话,生生把元春的心说高了!”

    王熙凤想起王夫人来,她俩一个姓,又是嫡亲的姑妈,不免又问了一句,“可是大姑娘进去,毕竟是贾府的血脉,我们也不能不管吧。”

    “她如今,最多只能当个通房了。”贾母道:“正妃我从来就不敢奢望,就算是侧妃,也得有礼部和内务府的官员上门来议亲事定日子……”

    贾母揉了揉脑袋,道:“正妃不能,侧妃也没了指望,她便只能当个侍妾了……她年纪又大了,怕是得宠也难……”

    贾母捶胸顿足起来,想起好好的一个孙女儿,嫁出去也是一大助力,怎么就……

    “我当初是猪油蒙了心!”

    王熙凤刚放下心来,却听贾母又道:“我当初就该让她等着选秀的,她的模样如何选不上,到时候我再进宫去求一求,也能得一门好亲事。”

    选秀难道就是什么好路?王熙凤心里暗暗叹了一声。

    这年头多半都是自行婚配了,嫁到皇帝家里规矩多,又有外戚不得干政的牌子举着,父兄的官职也升不上去。

    这年头,嫁入皇家还真不如当驸马去。

    贾母说完这一大篓子话,拉着王熙凤的手道:“你回去问问,你是迎春的嫂子,按说明年她也十六了,该定亲了,看看你公公有没有什么主意。”

    王熙凤心里一惊,直觉贾母想送迎春去选秀。

    她看着贾母,只见贾母看着她道:“你公公形式荒唐,我生怕他将迎春耽误了。况且我跟他……怕是我去问他心里赌气。”

    王熙凤心里纵有千万个不情愿,此刻也只能低着头答应了。

    贾母拍了拍她的手以示鼓励,又扬声道:“鸳鸯,在我库里拿两匹新料子给你琏二奶奶做衣裳。”

    王熙凤苦笑着接了东西,道:“老祖宗放心,我先回去问问我们家二爷。”

    贾母笑着点了点头,“你办事妥帖,我很是放心。只是有一点,切记不能走漏了风声。”

    贾母平日里是个慈祥的老太太形象,然而说到“风声”二字的时候,眼睛里像是有光。

    王熙凤觉得有些害怕,急忙点头,道:“老祖宗放心,过两天便有人请我去看戏,我回来再去找二爷问问,只说是外面有人打听便是。”

    贾母笑着道:“就这么说。”她又恢复了慈祥老太太的形象。

    王熙凤手里捧着这两匹料子,似有千斤重,回到了自己屋里。

    平儿见状急忙迎了上来。

    王熙凤一把抓着她的手,道:“去熬药来!晚上置办一桌好酒好菜,我要跟二爷好好聚聚。”

    这么一会儿功夫,又夏坐着马车回到了平化街上。

    她一见这个架势,就觉得不太对。

    街两头都是侍卫,将路围了起来,这一点倒没什么,这条街上是王爷的宅子,按说是该这样的。

    前头三王爷跟四王爷也是围了街,还生生将原本的住户逼走了。

    但是……车夫跟喜和两个都不在跟前伺候着,这就有点不妥当了。

    又夏急忙吩咐马车赶紧进去。

    只是一进去,她不由得笑出声来。

    王爷自己牵着马,在街上一圈圈溜着,而且王爷的表情……

    “又夏姑姑。”瑞定一看见又夏,脸上的表情立即淡了许多。

    他探头进去马车里道:“姑姑来了,这就让她送你回去,别担心了。”

    黛玉被说中心事,鬼使神差般就瞪了瑞定一眼。

    只是这一眼在瑞定看来一点威力都没有,他笑了笑,小声道:“明日在宫里等你。”

    说完便将缰绳递给了跟着又夏一起过来的车夫,带着喜和上了自己的马车。等到又夏的马车出了平化街又过了一会,他这才吩咐道:“回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ana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anax并收藏红楼之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