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宠妃 > 第070章

第07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了宝玉这话,湘云歪着脑袋,笑道:“上回王爷来看林姐姐,”说到这儿她看了一眼黛玉,只是嘴角微微上翘,眼神里满是调侃之意,“老祖宗不是叫了你一道陪着逛了逛园子吗?”

    “再后来就不听你提起了,”湘云走到宝玉跟前,调笑道:“想是挨了训?”

    宝玉脸上略显局促,道:“当日……父亲也在,没说上什么话。”

    黛玉忍不住心里冷笑了几声。

    湘云又看黛玉,道:“林姐姐也跟王爷见了好几次了?王爷可是个和善的人?二哥哥还能找到机会跟他结交一番?”

    黛玉听见湘云嘴里这又“二”又“爱”的称呼,笑着岔了过去,“你问的是你的二哥哥?还是你的爱哥哥?”

    宝钗接茬道:“想必是爱哥哥?”

    湘云被说的有些红脸,嘀咕道:“怎么宝姐姐也学了这个脾气,这么打趣人,怪不招人喜欢的。”

    几个姑娘家本来就走在一起,她这话是谁都听见了。

    只是没人帮她糊弄过去,非但几个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贾家姐妹没接茬,她的二哥哥也是看着外面隐隐约约的绣楼,像是又犯了痴病。

    宝钗看看几人,探春拉着迎春咬耳朵,惜春自己走在一边,黛玉揪着一根树枝数叶子,宝玉还痴痴的盯着绣楼不知道想什么。

    宝钗拿手帕在宝玉面前一晃。

    “宝姐姐。”宝玉吓了一跳,道:“你这是做什么。”

    “快别看了。”宝钗道:“怪失礼的,你若是在王爷面前可别说你看见人家院子里的绣楼了。”

    宝玉叹了口气,道:“平化街上三座宅子,说是两座都给了王爷,现如今正在修花园,打家具,听人说年底便要搬进去了。”

    宝钗点了点头,“听我哥哥说,那条街本就我们这条街长一些,两个宅子加起来,怕是比荣府都要大了。”

    黛玉听他们一言一语的猜测瑞定的新宅子,不免想起上回她坐在马车里,瑞定拉着车在街上晃。

    那一次街两边都有侍卫守着……王爷这么霸道,堵了路不许别人进来。

    不过现在一想,非但这两座宅子,那一整条街都是他的。

    黛玉不禁翘了嘴角。

    湘云听着宝钗和宝玉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似乎插不进去话,眼珠子一转便看见黛玉笑了。

    她道:“林姐姐想到什么笑得如此开心?”

    黛玉斜眼看着她道:“你猜。”

    “这分明就是不想告诉我。”湘云刚说完,便听见宝玉又说:“前两日去北静王家里吃酒,他家里也是很大的一个园子,也不知道这两位王爷家里哪家的花园修的更雅致一些。”

    湘云一听这个话题,立即将黛玉丢在一边,道:“想来应该是北静王的家里更好一些吧。”

    宝钗跟宝玉两个都看她,湘云笑道:“北静王的宅子是祖上传下来的,昭豫王的宅子是新建的。”

    “要我说,等二哥哥去了我们就都知道了。”探春撇开迎春,也加入到人多的这一边。

    几人笑成一团,宝玉道:“也不知道这位王爷跟北静王有没有交情,不然倒是没地儿结交了。”

    湘云拿眼睛指黛玉,“有林姐姐在,你还怕见不到王爷吗?”

    “这话也是你能说的!”黛玉冷了脸。

    宝钗装作没听见,笑道:“这两位虽然都说是王爷,但是你们可知道王爷也是不一样的。”

    湘云果然来问。

    “北静王虽是四个异姓王之一,不过到了他这一代,王位已经是末等,再往下便降入公侯伯子男的爵位里。昭豫王爷是陛下亲子,将来再降也还是王位。”

    湘云笑,夸了两句宝姐姐知道的真多。

    几个姐妹又三三两两散开,或围着树,或看着山,说起这几日的见闻来。

    正在这时,不远处又有一个人过来。

    迎春离的最近,急忙上前见礼,“嫂子。”

    黛玉抬头一看,来的是李纨,已经死了个贾珠的遗孀。

    李纨一身半旧不新的衣裳,已经洗的有些掉色了,白色的地方还有些微微发黄。头上只有一根素素的银簪子,身后跟着丫鬟素云,从园子那边过来。

    看见几个姑娘在这儿,她也停了脚步,略略说了几句话。

    “嫂子这是去做什么?”探春问道。

    李纨笑笑,“这月月钱还没下来,我去问问。”

    这话题几个外姓的姑娘就不好插嘴了,黛玉虽跟她们家的一样,也领着贾府的月钱,只是这时候也偏过头去,看着不远处假山上的青苔。

    “就这几日了吧?”迎春道:“琏二嫂子要照顾这一大家子人,许是忘了。”

    宝玉也道:“早上出来还听袭人说过一次,最晚不过明天早上。”

    探春也道:“您着什么急,就该让她给送去才是。”

    李纨笑笑,“那我就放心了。只是好容易出来一趟,我也去她那儿坐坐。”

    几人又打了招呼,李纨带着丫鬟走了。

    迎春看着她的背影,低语道:“嫂子过的这样清苦。”

    本来几人已经逛了一会了,又被李纨这么一打岔,都没了兴致,三三两两的散了。

    湘云回头看着宝钗,道:“我去二哥哥那里,宝姐姐呢?”

    宝钗笑了笑,“我先回去,这秋天天凉,你刚吹了风,也仔细些。”

    湘云看了一眼黛玉,“林姐姐也要去吗?”

    黛玉没什么表情,摇了摇头。

    众人各自散去。

    三春都住在王夫人院子里,因此是一路回去,只是回房没多久,探春便去了王夫人屋里。

    等了一会王夫人才出来,一身的香烛味道。

    “太太又去烧香了?”探春问道。

    王夫人脸上略略现了笑影,道:“求菩萨保佑我儿平安。”

    听到我儿两个字,探春脸上神情略黯,不过她从进来便是半低着头,因此也没让王夫人看见。

    “太太,我们姐妹几个今日在园子玩,看见大嫂了。”

    “嗯?”

    “大嫂说月钱还没下来。”

    王夫人嘴角明显朝下弯了。

    “今日已经是初五了,是有些晚。”王夫人看了一眼探春,道:“你身上这身衣裳也该换了。金钏儿,你去把我前些日子得的那块杏黄花儿的料子拿来,给探春送去。”

    探春急忙道谢,跟着金钏儿走了。

    王夫人又道:“玉钏儿,去把周瑞家的叫来。”

    一杯茶还没喝完,玉钏儿便带着周瑞家的进屋。

    “太太,您找我。”

    许是走的有点急,周瑞家的还有些气喘。

    王夫人扫她一眼,“瞧你这火急火燎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里出事情了。”

    周瑞家的脸上一僵,心知王夫人心情不大好。

    “你先歇会,喘过气儿了我再吩咐你。”

    周瑞家的坐在一边的小矮凳子上,只是越着急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气越发的不匀了。

    过了好一会,王夫人看她面色已经平静了。

    “你去悄悄递个话给凤姐儿,让她莫要太过了。”

    周瑞家的还有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王夫人又提点道:“月钱。”

    周瑞家的急忙又低下头来,“我下午从琏二奶奶那边过来,见她屋里平儿正带着几个小丫鬟串铜板儿,她说是送来的时候,有几根捆铜钱的绳子松了,等一起都整好了再送来。省得这个屋发了那个屋的没有,又惹出事情来。我想着不过就这小半天的功夫,便没回太太。”

    王夫人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只是今日园子里的姑娘们都听见了,我怕不多时便要传到老太太耳朵里。”

    王夫人喝了口茶,道:“你去提醒她一句。”

    “太太说的是。”周瑞家的点头笑道:“早先太太管家的时候,月钱虽说合该每月初一发的,但是太太都是上月底便发了下来,琏二奶奶管家,许是还太过年轻,这月钱便慢了。”

    王夫人被奉承几句,脸上表情不再那么僵硬,道:“我何尝不知道她也是为了家用,只是这种事情终究不能拿出来说,况且……你去跟她好好说说。”

    周瑞家的道了一声“太太慈悲”,便从屋里出来了。

    王夫人的视线转向侧门里的小佛堂,低头轻语,“终究不能事事如意。”

    过了每两日,瑞定在宫里算着黛玉的药也吃完了好几日了,便在跟父皇请安的时候又提了提。

    “早先林姑娘的药也差不多吃完了,您看是不是再请御医给她瞧瞧?”

    皇帝还指望着林如海给他卖命,对他唯一的这个女儿,自然是希望她好好的,好到不用去打扰林如海是最佳的。

    因此听见瑞定这番说辞,皇帝脸上倒是显了惊奇之色。

    “离她上次来都多久了?药吃上可不能停。”

    瑞定心里越发的不是味道了。

    “父皇说的是。只是上次太医说吃完了五服药,略停两天才好开第二服。”

    皇帝点头,“即是太医吩咐的,你算好了日子去接她便是。”皇帝扫了一眼瑞定的脸色,看不出来什么。

    “这事儿你也不用专门回朕了。”皇帝拿起桌上奏折,装作全不在意的样子,“等好的差不多了再来跟朕说一声便是。”

    瑞定道一声知道了,又跟皇帝商量起政务来。

    等到去跟吴妃请安的时候,他便又说了要请林姑娘再进来一次。

    “跟你父皇都说了?”吴妃还是有些忧心。

    “都说了。”瑞定若有所思,“父皇说等治好了身子一并告诉他便是。”

    吴妃略略放心,道:“这就叫上名字了?黛玉?你从哪儿听来的。姑娘家的闺名,谁泄了给你?”

    瑞定脸色一僵,心想说漏嘴了。便道:“上回去贾府……隐隐听他们说了一耳朵。”

    “这让我是越发的不放心了,林姑娘住在他们府上,可不是长久之计。”

    瑞定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也只能寄希望于贾赦能快点开始行动了。

    贾赦想了几日也没找到什么好理由发难,他原本想着要么哪天身上沾着酒气去请安,借着这个机会吵一架,可是想想这法子太过下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说起来最终还是要归到自己德行有亏。

    不过中午跟邢夫人说话,倒是听她说了个好法子。

    “月钱又晚了。”

    “你又不等那几个银子过日子,那么小家子气做什么?”贾赦瞪她一眼。

    那也是银子,邢夫人顶了一句。她看了贾赦一眼,脸上突然便的很是谄媚,“听说她在外面放利钱,老爷可曾听说了?”

    贾赦愣住了,倒不是为了利钱楞,而是想着本该月初发的月钱拖到了初五。

    他扫了邢夫人一眼,道:“老太太可知道了?”

    邢夫人摇了摇头,“倒是没听说,不过想来也有人在私底下说过。”

    “你不是总说琏二媳妇不将你放在眼里,这就是个好机会。”贾赦撺掇道。

    邢夫人先是一喜,随即又有些犹豫,“老太太……怕是不喜吧。”

    “你怕什么?”贾赦坐直了身子,很是轻蔑道:“我母亲本来就不喜欢你。你说说,你嫁进来这十几年,又是长媳,母亲可曾说过一个字的让你管家?”

    邢夫人摇了摇头。

    “虽说你是小门小户出身,只是管家这事儿,各家有各家的规矩,哪个不是现学的,母亲可有说过一个字让你在边上看着?”贾赦又添了一把柴。

    邢夫人面皮已经红了。

    “再说了,她连平日里伺候吃饭都让你站的稍远,你还怕什么。你充其量也就是等到除夕祭祖,你身着大装,帮着递菜而已。”

    邢夫人连眼眶都气红了。

    等到晚上去吃饭的时候,她果真当众将王熙凤叫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ana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anax并收藏红楼之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