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九章 书童

第九章 书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槐序和张梨棠走到山脚,泉上人已经备着马车静候多时。

    泉上人安抚着躁动不安的马,事实上这并不是马。

    两辆马车,四匹马,其实是四头狼。

    给狼的头上扣上马的头骨,施以幻术,很容易就使它们改形易体。

    唯一麻烦的是这是狼鬼,尚且不能在烈日下行走,因此泉上人在马的头骨刻下了许多法咒,把阳气隔绝在外。

    虽然如此,狼鬼仍旧有些不安。

    直到槐序来了,不安的狼鬼立刻安安分分的如同大狗。

    张梨棠自然瞧不出什么,只是觉得这两辆马车边上似乎格外阴凉。

    槐序坐到车架上,道:“梨棠稍等,我送你一件礼物。”

    张梨棠一个愣神的功夫,就瞧着槐序对着两个灰衣武仆点了点头,道:“山宝、木贵,去把树上吊着的几个家伙拿来。”

    两个灰衣武仆转身就朝山林里奔去,行走跳跃,速度极快。

    张梨棠问道:“却庸兄这两个武仆可是本领不凡,他们这是……”

    槐序轻笑道:“梨棠稍待片刻便是。”

    走脱了视线的山宝和木贵身形变得越来越庞大,最后化作两只巨大的妖怪,山宝乃是山魈,木贵乃是木魈,两只妖怪头上顶着人的头盖骨,身上披着人皮,扮作人的模样。

    一离开张梨棠的视线,两个精怪就忍不住变回原形。

    须臾间,两只精怪就借着土木遁形,行走如风,把昨夜里被一群姑娘挂在树上的山匪摘了下来,带回山下。

    快走到近前时,山宝和木贵再把人皮穿上,化作灰衣武仆,把几个山匪扔到张梨棠面前。

    张梨棠脸色一变,顿时露出愤恨和悲戚。

    他转头对槐序郑重拜道:“多谢却庸兄!”

    槐序摆了摆手,道:“无需言谢,你既然叫我一声兄长,我便不能不为你考虑。”

    张梨棠心中感动,也不拿捏着,有话直说,道:“却庸兄,梨棠还有个书童,他为了救我,被这几个贼人所害,梨棠想去帮他收敛了尸骨,带回族中好生安葬。”

    槐序这道对他高看一眼,时下虽有主人宽待仆人,却少有说能把仆人安葬在族中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就是不合规矩。但在槐序眼里,规矩,是用来束缚庸人的。

    “好,既是忠仆,理当厚葬。”

    槐序拉着张梨棠上了马车,黄大郎和黄三郎为他赶车,泉上人斜靠在车前,听着张梨棠指点方向。

    山宝、木贵和黄五郎、黄六郎共乘一车,车上还绑着五个匪徒。

    张梨棠瞧不见,槐序上车之后,就有一棵无形的树在马车上生长,张开树冠,把浓绿的树荫撒下,收拢了所有的阳光。

    狼鬼在树荫下奔走,四蹄欢快,渐渐浮空,马车上几乎感觉不到震感。

    张梨棠想起来他的书童,神情郁郁。

    青丘是他小时候捡回来的,那时候正是寒冬腊月,他听说城郊有个闹狐的房子,被人说动了要一起去见识见识。

    闹狐和闹鬼本几乎没什么两样,狐狸、黄鼠狼这一类东西成精得多,盘踞在空屋里与人不相往来,如果有闯入他们领地的,很容易被他们捉弄。

    张梨棠那时候不知天高地厚,年纪小也正是皮的时候,和几个熊孩子一起闯进狐舍。

    结果自然是被捉弄得很惨。

    有一户李姓的孩子心里气愤不过,要放火烧屋,被他死死地拦住了。

    狐狸也不是吃素了,他们想要放火烧屋,转眼就被烧了裤脚,几个孩子当场就在地上打滚,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个瘦小的孩子,拎着水桶浇灭了火。

    这个瘦孩子,就是青丘。

    青丘是狐狸养大的。张梨棠当时并不知道,他只觉得这个孩子可怜,又听说他没有家人,一直在狐舍里住着,就把他带回了家。

    青丘聪慧,虽然身子不好,但是机灵。

    张母心善,就把青丘留下,给张梨棠做了伴读。

    有一天瞧见青丘和狐狸嬉闹,张梨棠这才觉得他不一般。

    然后他才知道,青丘是被狐狸养大的。

    青丘把张梨棠带回去过狐舍,可是狐舍却已经狐去楼空。

    张梨棠在狐舍里找到一张字条,是狐狸留给青丘的,原来他们留下这么多年,就是为了照顾青丘。

    等青丘有了归宿,他们也就离开了。

    张梨棠还记得那时候青丘哭得稀里哗啦,趴在他身上不停的哽咽。

    那时候,他就发誓好好好对待青丘。

    青丘和他一起长大,说是书童,其实更甚竹马,可是他却没有保护好青丘,反倒被青丘救了一命。

    张梨棠说着他和青丘的事,槐序听着,却从他的眼里看见了不一样的东西。

    “有趣。”槐序暗道,兴许这个书呆子还没发现,自己已经对那个叫青丘的伴读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不过不知道倒也未尝不是好事,起码不用在青丘死后太过伤心。”槐序想着,也不揭破。

    等到了青丘遇害的地方,张梨棠从马车上跳下去,在山上搜寻。

    槐序伸手在树上轻轻抚摸,感应了一下林中的情况,就直接找到了躺在一片碎石上的青丘。

    青丘生得眉目清秀,只是面上满是鲜血,胸口更有一个横贯胸膛的巨大创口。

    但是,他却没死。

    “奇怪……”

    槐序沉吟一声,伸手抚在青丘的额头,一股生发之气从槐序的手掌流淌到青丘身上,缓缓激发他的生机。

    但是当法力到了青丘的心口的时候,槐序遇到了阻碍,一个发光的内丹在青丘心口滚动,正是这颗内丹保持着他的心脏没有凉透,吊着他的性命。

    “狐丹?”槐序眼里带着兴趣,眼珠子在青丘身上打了个转,最后缓缓定神,没有把狐丹强行挖出来。

    “梨棠,你过来看看,这是你的青丘吗?”

    槐序收手侧立叫道。

    张梨棠听到槐序的声音,连滚带爬的跑过来,看到青丘身上的凝固的黑色血液,眼泪啪嗒一下就掉了下来。

    “青丘……青丘……”

    槐序轻笑了一声,道:“梨棠可莫要再哭了,你这青丘可还没死透呢。”

    “什……什么?”张梨棠脸上挂着泪,又惊又喜,看起来颇为滑稽。

    “他还没死透。”

    槐序唤来泉上人,指着青丘道:“你瞧瞧他。”

    泉上人是狐仙,会许多救人的法子,当场就折木为针,封住了青丘胸口的大穴,喂他吃一粒吊命的参丹。

    “他是狐狸?”槐序传音问道。

    泉上人吩咐山宝和木贵做了一副简易的担架,小心把青丘抬回马车。听到问询,小心回道:“不算,他是半个狐狸。”

    槐序点了点头,暗道:“难怪会被狐狸收养,原来是狐狸和人的孩子。”

    张梨棠前一刻还被槐序的色相吸引,这一刻就好像被重新唤醒了灵魂,整人的目光都粘在青丘身上。

    “张公子不必担心,在下已经为他封住了胸口几处大穴,不会再流血了,回到城里只要缝好了伤口,好生修养就可以了,不会出事的。”

    泉上人安抚道。

    更何况他心口还有一颗狐丹,哪怕不去管他,十天半个月也就自己好了。

    张梨棠舒了一口气,强笑一声,道:“兄长见笑了,我和青丘情同兄弟,他出事了,梨棠心里也没底。”

    槐序略微古怪的笑了一下。

    兄弟之情?

    他略过这个话题不提,道:“青丘不会有事,不过你倒是未必安全。”

    张梨棠脸色一凝,“却庸兄是什么意思?”

    槐序指了指隔壁的马车,道:“梨棠第一次来金华,想必是不知道,这方圆百里,除了马箕山有一伙人落草为寇,可再没有山贼。”

    张梨棠不是笨人,面色当即一变,腾得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难看。

    也幸亏这车厢宽阔,不然非让他撞到头不可。

    “我说,我说姑父怎么会突然重病,姑姑却怎么也联系不上!”

    张梨棠咬着牙,被槐序拉着坐了下来。

    “梨棠,还没有到金华,你不必着急上火,也许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

    张梨棠皱着眉头,顺从槐序的安抚,他看了一眼青丘,又看了一眼槐序,闭着眼睛定了定神。

    金华陈家也是县中大户,陈家的老爷,也就是张梨棠的姑父是金华书院的教习先生,在当地也算是颇有些名望。

    张梨棠之所以游学到金华,也是为了秋闱做准备,想从姑父这里得些指点。却不想人还没有到金华,就已经涉及到这等阴私污浊。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竟然能牵连到他身上,甚至让人不惜□□?

    张梨棠一边思索,一边和槐序商量。

    槐序听着,也不发一言。

    这是张梨棠的劫数,却不能让他多插手,他在其中帮衬一二也就罢了,若是插手过多,可不见得是好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