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十四章 邪祟

第十四章 邪祟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梨棠愁眉深锁,道:“姑父那夜回府之时,莫非只有一人吗?”

    王伯摇了摇,道:“那夜是我赶车带老爷回来的,可是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张梨棠目光一动,随即引而不发,道:“姑父第二日就病倒了?大夫怎么说?”

    王伯一边带着张梨棠朝后院走去,一边道:“是的,老爷第二日就说头痛,身体不适,就卧床不起,我去请过大夫,大夫只说是邪气入体,开了些药,却都没什么效果。城里有些名气的大夫我都请过了,却都看不出来什么。”

    “那我姑姑呢?”

    “夫人要到福安寺给老爷祈福,带着少爷一起去的,但是听少爷说,是在回来的路上马车冲撞了灰蛇,回来夫人就噩梦不断,精神恍惚,总说些‘不要害我’、‘和我无关’之类的话。随后就不敢见光,把自己反锁在房里,只要有人靠近就大喊大叫,甚至……甚至是自残。老奴不得已,就只能把夫人绑在阁楼里……”

    “混账!”张梨棠怒喝一声,道:“她是你主母,你怎敢把她绑起来!”

    王伯哪敢触张梨棠的眉头,只能辩解道:“老奴是怕夫人伤了自己,况且此事也是薛姨娘和少爷首肯的。”

    张梨棠眉头一挑,看了黄五郎一眼,道:“薛姨娘?”

    薛姨娘是陈道年的妾室,陈道年昏迷不醒,张梨棠的姑姑又疯魔了,家中只有少爷和薛姨娘还能撑一撑。

    张梨棠先去见过了薛姨娘,这位姨娘是个典型的小家碧玉,举止端庄,只是脸色不太好看,尽显疲态。

    瞧见张梨棠,薛姨娘反倒松了一口气。

    “大少爷在阁楼里照看夫人,妾身带张公子去看看吧。”

    薛姨娘带着张梨棠进了阁楼,阁楼里一片昏暗,四面都被黑色的布帘遮挡,夫人怕光,所以阁楼里什么都看不真切。

    陈宁在用湿布给母亲擦脸,他刚刚给母亲喂过药,借着药力,她才能好好睡一会儿。

    “表兄。”陈宁小声招呼了张梨棠一声。

    张梨棠点了点头,坐到床边,看着姑姑憔悴消瘦的脸,心里很不是滋味。

    姑姑张兰娘没出嫁前最疼他,他和姑姑也极为亲近,若不是为了看一看姑姑,张家家大业大,有何必一定要到金华来求学。

    张兰娘的手脚都被软布绑在床上,防止她挣扎的时候会伤到自己。

    黄五郎站在张梨棠的身后,当黄五郎靠近的时候,张兰娘的眼睛忽然睁开,一瞬间,她的眼瞳仿佛一条竖线一般,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张兰娘尖叫一声,道:“不要碰我,走开,走开!”

    她挣扎着往墙角爬去,试图远离张梨棠。

    “姑姑!”

    “滚开,滚开!我没有害你,我没有害你,别靠近我,别靠近我!”

    张兰娘满脸惊恐,眼里泪光闪烁。

    “表哥!”陈宁伸手拉住张梨棠,把他拉着朝房外走去。

    “表哥,母亲现在不认识人,你……”

    张梨棠叹了一口气,心里满满的不是滋味,“没事,姑姑她一直这样吗?”

    陈宁苦笑一声,“自从母亲病倒,就一直这样了,除了我,只要有人靠近就开始尖叫,前几日倒好似好了一些,今日却不知道怎么……”

    张梨棠勉强笑笑,“王伯说是你和姑姑在回来的路上冲撞了蛇神?”

    陈宁深吸了一口气,脸上还有些余悸未消,“是,从福安寺回来的山道上,马车前面有五条蛇拦路,赶车的没注意,就压死了一条灰蛇,车夫随后就被其他蛇咬了一口,要不是救治及时,恐怕也丢了性命。”

    这话若是放到往日,张梨棠是一个字都不会信的。但见过槐序之后,他就觉得世上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听着陈宁说近日的情况,张梨棠脑子里出现的就是槐序的模样。

    或许,可以请却庸兄帮个忙?

    但是黄五郎小心打量着这座府邸,心里惴惴不安。

    黄五郎是黄鼠狼得到,在兄弟当中算不上最杰出的,却也见识不凡。

    打他走进陈府的时候,就已经嗅出来这府邸里各种阴气、恶气盘结,处处透露着凶险。

    他能以人身行走,还得益于槐序的法术,若说有多大能力,还真不好说。

    “这府里也太过凶险,也不知道陈府到底是得罪了谁,怎么会处处透着诡异。到底是我的见识不足,若是换了姥姥在这里,肯定就能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手段。这位张公子要过这关可不容易了,还是找个空子赶紧去和姥姥禀报一声。”

    陈宁把张梨棠安置在厢房里,随后又带他去看了陈道年,陈道年昏迷不醒,眉心发黑,就是张梨棠这不会相面的,看着也觉得凶多吉少。

    “我这次来金华,一来是为了秋闱,要请姑父指点,二来是为了看看姑姑,怎么会发生了这些事?又是谁买凶杀我,不要我到金华?”

    张梨棠眉头深锁,完全没有头绪。

    黄五郎道:“张公子不妨去问问我家公子,那伙强人还被锁在弱水府的柴房里。”

    张梨棠想了想,就去弱水府找槐序。

    两人离开陈府,却不知道墙角府内墙角有人悄悄地收回目光,阁楼上,陈宁收回目光,把帘子重新拉上。

    槐序在弱水府试香,这是他逛遍了金华城的香料铺子,买来的各种香料。

    依着君臣辅佐,草木金石之性相互搭配,最后调成一块。

    数十根树藤从房梁、书桌、木格上生长出来,依着槐序的心思搭配香料,槐序本人则靠在椅子上懒散地看书,只等香料配成,他拿来细细品过,分门别类的装好。

    这就是修行的妙处,依着元气论也好,四大论也罢,世界的构成总能直接展示在修行人的眼前。

    比如在槐序眼里,一味味香料就是一道道气,药性和气性并没有多大区别,能看得见,就可以慢慢试出来哪些有益,哪些有害。

    槐序调香也不是为了涂抹,而是六道轮回盘中有天道生灵、八部天龙之属乾闼婆以香气为食、能凌空作乐,这香气,也是修行一法。

    而鬼神吸食香火,受人间供养,同样也是香。

    槐序要以佳肴吸引鬼神,没有有益修行、让人满足的香,怎么能够建功?

    张梨棠和黄五郎进来的时候,槐序抬头看了一眼,忽然笑道:“你们来就来,怎么还把客人带来了?”

    “客人?”张梨棠不明所以。

    这时,从张梨棠衣角飞出一个芝麻大小的青色甲虫,闪电般的朝门外飞去。

    “来都来了,何必急着走?”

    槐序伸手一点,从桌子上飞起一道香气,香气一卷,这只青色甲虫立刻浑身僵硬,掉在地上。

    黄五郎把甲虫捡起,呈到槐序面前,道:“五郎有负公子所托,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

    槐序摆了摆手,把甲虫摆到桌上,道:“不怪你,这是巫蛊手段,历来隐秘难寻。”

    瞧着张梨棠不明所以,槐序解释道:“梨棠想来也该听说过巫蛊之术?”

    “巫蛊之术古来就有,这只虫子,就是被人用巫蛊之术炼制,与人心神相通,透过它,就可以看见你的一举一动。”

    张梨棠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这种手段,岂不是生死都被人掌握?

    张梨棠问起陈府中事,槐序听他说完,又听黄五郎暗中禀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梨棠,你若是看不清楚,不妨抽丝剥茧,一件一件地来。”

    槐序笑了一声,嘴角勾起诡秘的弧度:“这一滩浑水,你唯一知道的,就是有人想杀你,既然这样,不妨先从这里着手。”

    张梨棠问道:“如何着手?”

    槐序用书敲了敲他的脑袋,“梨棠莫不是被吓傻了?若是不曾碰到我,你知道有人买凶杀你,还把杀你的人抓住了,你会做什么?”

    张梨棠脱口而出:“报官!”

    槐序点了点头,那书卷敲手,看起来倒像个教书先生。

    “然也,鬼神之道,并不轻易涉足人间,人间自有人间法度,离了人间,上面还有天规天条,有日游神和夜游神,下面还有生死簿、孽镜台,处处都是法度。”

    “用巫蛊之术害人,就是乱了法度,这人间,自然还是人间来管。”

    槐序朝张梨棠眨眨眼睛,这是在告诉他,鬼神行事并非无度,也是在更深的地方削弱他的戒备。

    槐序说着,心里也是一黯,依着姥姥所作所为,这些年犯下的罪孽若是被清算,少不得要去地狱里滚上一滚。

    修行中人就是不愿意被天地法度掌控的那群人,试图超脱法度,但真正的法度何时不在?哪有那么容易超脱。

    律法是一重约束,道德是一重约束,本心又是一道约束,若是这些都不够,还有因果循环这最大的约束。

    真正的自由从来就不是行事肆无忌惮,没有约束,何来自由?

    拿着自诩自由自在的人,有多少是沦落为*的奴隶,成了魔道。

    槐序现在,就是要把以前的罪孽一一清洗,免得孽报来时自己扛不住。

    目送着张梨棠离去,槐序把自己心里的顾虑呼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