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十七章 破局

第十七章 破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槐序带着黄大郎出了陈府,还没走几步,忽然停了一下,轻笑一声,忽然加速,拐进一旁的的巷子里。

    看着槐序忽然加快步伐,不远处几个穿着便装的人脸色一变,同样加快速度,但一进巷子,就脸色立刻就变了。

    这是一条死胡同。

    “我明明看他们走进来的!”这人心里一跳,知道不同寻常,转身走进不远处的茶楼里。

    “李捕头,他们消失了。”

    李元亮端着茶,他转了转茶盏,听着手下禀报,半晌,把茶水一口饮下,“消失就消失了吧,我常听闻有高人喜欢游戏风尘,这种人,不是我们管的着的。”

    是啊,不是他们管的着的。

    纵然李元亮最是讨厌这些“高人”,但一旦这些高人“高”出凡人的境界,就再也不是凡人能够约束的。

    在李元亮眼中,这些所谓的高人不服王法,不服教化,蔑视律法王权,自以为高人一等,就把人间法度视若无物。

    这些人,就不该出现在这世上。

    李元亮并不会把这些话说出口,因为不仅仅是人间有这些高人行走,大虞在各地敕封的道观佛寺也有不少高人。

    只是这些领着的大虞封授的道观佛寺和这些野道邪神又有不同,有度牒的,就要被监管。

    李元亮把心里的厌恶按下,又灌了一口冷茶,道:“你们都盯紧一点,不要逃了可疑人士。”

    捕快得令,又去陈府周围巡视。

    “有趣。”

    槐序并没有离开,他和黄五郎站在巷口的一棵树下,树荫把他们的遮蔽,他们就融在阴影里,再也瞧不出。

    槐序把目光收回,他有五通感应在身,隐隐能察觉到这位捕头的所思所想,为了避免刺激到他头顶的红气,产生不必要的麻烦,也就没有过多探寻。

    但这位捕头的运数和想法,却被他窥见一些。

    鬼物能感应到人的想法,甚至能察觉人的运数,不过这些感应都有限制,属于报通,而不是神通。

    槐序的阴神虽然不是鬼物,却在性质上相差不远。

    不过修行十二因缘转轮经之后,这点感应也在变化,在往神通发展。

    槐序静心推算一把,忽然一笑,“日后,还有些纠缠。”

    随后伸手一点,从指尖飞出一道白光,点在李元亮头顶的红气上,白光融入红气,立刻就让他的红气壮大一倍。

    因缘已经种下,只等生根发芽了。

    黄大郎眼光一闪,道:“姥姥这是……”

    “不可说,不可说。”

    槐序抓着黄大郎的手,一手拿着长幡,在人群中穿梭,回到弱水府。

    一路走来,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看到他们,虽然没有看到,但他们所过之处,却有人群自然避让。

    黄大郎偷偷看着槐序的脸,心里止不住的赞叹和崇敬,这位主人,真是越发深不可测了。

    槐序回到弱水府继续调香,调出好闻的香料也不介意把香料焚尽,化作烟云在弱水府中萦绕。

    狼鬼追着一缕缕烟云奔跑,木贵和山宝也忍不住伸手去抓烟云,这些香气被他们服食,也能增进他们的修行,但更重要的是那种满足感,那是能让人从心底溢出幸福的感觉。

    调香也是修行,槐序在等张梨棠的事情了结。

    等这边事情了结,他就要回黑山去。人间虽然繁华,却不是他的家。

    槐序来得快,去得也快,若不是陈宁来请,张梨棠也不知道有人来过,并且顺水推舟,推动了他的计划。

    黄五郎嗅到了姥姥和兄长的气息,暗自把事情告诉张梨棠。

    张梨棠苦笑一声:“我欠却庸兄多矣。”

    黄五郎却道:“我尝闻生死交情,千载一鹗,张公子和我家公子相交,又说什么欠不欠?”

    张梨棠看了黄五郎一眼,他并不知道这是个黄鼬成精,聪慧之处,和狐狸类同,还在凡夫之上,因此只在心里感叹一声,“果然妖鬼也分善恶。”

    因此越发觉得槐序所说“诚”之一字,乃至理名言。

    张梨棠和陈宁在大堂里相对而坐,听陈宁说着奇人搭救的事情,兄弟俩目光相对,忽然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张梨棠点了点头,闭口不言,忽然指了指桌上的茶水,又指了指手心。

    两人伸手沾了沾茶水,在手心各自写下一个字,随后送到对方面前。

    张梨棠看到陈宁手中的字,把眼睛一闭,不再说话,陈宁则是脸色铁青,面色愤愤不平。

    张梨棠隐晦地比了个克制的手势。

    陈宁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道:“表哥,多亏那位道长出手,收走了母亲身上的怨灵,还留下三颗丹药,只要父亲按时服下,后天就可以醒过来了。”

    张梨棠做出宽慰的表情,道:“希望如此,真是得天之幸。”

    夜深之时,云气渐重。

    张梨棠看着探望张兰娘,看着她脸色苍白昏睡不醒,在她床边给她说最近发生的事情。

    “姑姑,你三年不曾回家了,父亲和母亲都很挂念你,要是他们知道你这样了,肯定得担心死。姑姑,快点好起来吧。”张梨棠叹了一口气。

    忽然起风了。

    阁楼的窗台被风吹开。

    张梨棠心中一动,把窗户插上,就听门外薛姨娘和守门的丫头说了几句话,推门走进来。

    “表少爷,姐姐怎么样了?”薛姨娘脸色有些疲惫。

    张梨棠松了一口气,道:“还在睡着,应当没什么大碍了。”

    薛姨娘宽慰的笑了笑,道:“老天保佑。”

    薛姨娘走到床边,将张兰娘的被角掖了掖。

    “姐姐,你看看,你多幸福,有个好儿子孝敬,有个好丈夫体贴,上慈下孝。”

    薛姨娘说着,忽然有一搭没一搭的撩着头发,“姐姐,你看我啊,我的孩子被你弄掉了,他连看这个世界一眼都没办法啊。你说,我有多恨?”

    张梨棠听她说得越来越不对劲,听到这里,更是勃然色变,“你!”

    薛姨娘抬起头,半边脸上鲜血直流,“你说,我有多恨!”

    张梨棠伸手去拿身后的茶盏,但还没砸出去,就呼吸一窒,薛姨娘抬起胳膊掐着他的喉咙,把他举了起来。

    “你说!我有多恨!”

    张梨棠蹬着腿,眼前一片模糊,薛姨娘巨大的力道几乎把他的脖子生生掐断。

    张梨棠艰难的转过头,目光触及窗前摆着的那盆芭蕉。

    “你回去把它放到窗前,可保你平安。”

    浓烈的绿色在张梨棠面前不断放大,整个房间里都被绿色的光芒充斥。

    女人的尖叫声在张梨棠的耳朵里激烈的回荡,张梨棠脖子上的力道一松,跌倒在地上。

    另一边,陈宁在求房里看书,灯火忽然晃动,陈宁脸色一变,立刻冲向陈道年的房间。

    推门进去的一瞬间,陈宁已经看到站在陈道年床前头发花白的男人。

    “少爷。”男人转过头,露出苍老的面孔。

    陈宁被他盯着,背上立刻沁出冷汗,“王伯,你来这里干什么?”

    王伯哈哈大笑,“你问我来这里干什么,我要干什么,你不知道吗!”

    陈宁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真的是你,为什么是你!我陈家待你不薄!”

    “待我不薄?”王伯脸上的表情扭曲起来,“待我不薄,就该害死了我唯一的女儿?”

    “你的女儿……”陈宁脑中顿时浮现马姨娘的面孔,“马姨娘!”

    “原来是这样,那一切就可以说得通了。”陈宁心里把一切都串联起来,顿时一切都明白了。

    王伯开始流泪,“马姨娘?那是我女儿!我对不起她们母女,我说好要照顾她们,我食言了。我说好要照顾好她,我又食言了。都是你们,如果不是你娘害她小产,她怎么会疯!如果不是你爹打死她,我外孙就还活着!”

    陈宁浑身发冷,“你外孙活着,我就要死。”

    王伯顿住了,他的眼泪收住,脸上又扭曲起来,“为了我外孙,你死了又有什么关系。”

    “我发誓,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这么多年恨,就让你们一一偿还吧,你娘、你爹、还有你。”

    王伯的哆哆嗦嗦的垂下袖子,“乖孩子,出来吧,出来吧。”

    顺着王伯的手,一只巨大的蜈蚣趴了出来,蜈蚣缠绕着王伯的手,不肯下来。

    “乖孩子,杀了他们,杀了他们!”王伯命令道:“杀了他们,你吸我多少血都没有关系。”

    蜈蚣不满的挣动身子,一口咬在王伯的手指上,吮吸着他的血液。

    王伯连连催促,蜈蚣这才不情愿的爬了下来,竖起修长的身子,赤红的甲壳上蔓延着黑色纹路。

    陈宁退了两步,满脸苍白,伸手把腰上的一把短剑□□,短剑上刻着巫咒,这是他学会的驱邪巫咒中最强大的一个。也是这把短剑在手,他才有勇气让自己留下来,而不是转身逃走。

    蜈蚣停顿了下来,没有选择硬扑,这把短剑已经有了威胁这只蛊王的能力。

    一人一蛊彼此僵持着,陈宁的额头上开始冒汗,他毕竟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少爷,能有多大的胆魄和力气支撑自己。

    蛊王并不急着进攻,只要再等等,就可以看到陈宁的破绽。

    蛊王开始在陈宁左右游动,千足摩擦时,响起的怪音让他陈宁很难集中精神。

    王伯不再看陈宁,他张嘴念动咒语,要引动陈道年体内的蛊虫,然而陈道年体内的蛊虫都被槐序以牵机之术镇住,此刻就和那粒种子一样沉眠。

    “野道士!”王伯咒骂一声,再次召集蛊虫,从门外悉悉索索的飞来许多虫豸。

    但是这时,张梨棠抱着一盆芭蕉跑了过来,芭蕉肥大的叶子转动,飞出无数绿光,掠夺蛊虫的精气为己所用。

    张梨棠身后,跟着一群家丁已经被惊动,正赶了过来。

    “该死!”王伯咒骂一声,朝门外跑去。

    张梨棠活着跑来,那么他的计划肯定就失败了,这时候不走,就再也走不掉,只有逃得性命,才能再图报复。

    蛊王瞧着饲主要走,跟着就爬走了。张梨棠没有去堵王伯,跑出陈府,王伯照样无法逃走。

    四处都有灯火亮起,王伯翻出围墙,钻进巷子里。

    蛊王正跟在王伯身后为他断后,忽然只见黄影一闪,蛊王就没了踪影。

    以身饲养的蛊王身死,王伯怪叫一声,在地上打起了滚。

    这一声惨叫,立刻惊动了周围的捕快。

    脚步声匆匆响起,几个捕快举着火把靠近,王伯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

    府内,陈宁靠在墙上,两条腿直哆嗦。

    “表哥,你来了。”

    张梨棠笑了一声,“阿宁已经吓成这样了啊,两条腿都在抖。”

    “表哥又来嘲笑我,你还不是一样,声音也在抖。”

    张梨棠抱着芭蕉不敢撒手,黄五郎匆匆赶来,把两人从地上扶起来。

    “五郎,你在吃什么?”

    “啊?没什么。”

    陈府的不眠之夜,槐序在弱水府伸了个懒腰,铜盆里的影像碎成波光。

    张梨棠的死劫已经化解,这位真正的读书人气数开始上涨,槐序也在这时候得到了他和陈府的反馈,六道轮回盘上金光如水,化作槐序的法力洗刷着他的身体。

    黄大郎道:“这个王伯,就这么死了?”

    槐序点了点头,“来给我揉揉肩。”

    “此人学的半吊子蛊术,用自己的性命去饲养蛊虫,十几年前这位还会些武功,但饲养蛊虫之后精血衰败,就是个垂垂老朽了。”

    “蛊虫哪里是那么好养的,你看这位,身上没有一件金器,就是怕冲撞了蛊虫,这等半吊子的东西,学来也是废物,还不是仗着武艺一刀一个来得痛快。”

    槐序毫无保留的给黄大郎传授经验,他手下人虽多,拿的出台面的却只有三个。

    泉上人是一个,容娘是一个,小倩是半个,黄大郎也是半个。

    槐序正在教导黄大郎,忽然听黄三郎来报。

    “姥姥,那个青丘已经醒了。”

    “醒了?让泉上人去探探,要没什么问题,明天就把五郎换回来吧。”槐序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