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十八章 回山

第十八章 回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泉上人去看了青丘,对于这位后辈,他是本着提携的心思。但是一番试探,他才发现这位后辈显然是对自己的过往一无所知。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心口有一粒狐丹,不知道自己流着一半狐狸的血脉。

    泉上人没有揭破的心思,不知道也好,不知道,才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好好生活。

    有些事情并不值得探究,知道的越多,想得越多,往往代表的不是幸福,而是痛苦。

    泉上人回来禀报,槐序没有那个心思关注那只小狐狸,挥了挥手,就随泉上人处置。

    每个人的都有每个人的路,干涉别人的生活,未免也管得太宽。

    甚至张梨棠,若非结缘,他怎么会管一个凡人的死活?

    若非张梨棠的气数和秉性合他胃口,他又有那个闲工夫去结交一个凡人?

    槐序收回投向厢房的目光,这只狐狸能不能被张梨棠接受,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槐序能被张梨棠接受多少。

    张梨棠能够接受槐序,那么日后这只狐狸露出本相,也未必会是什么坏事。

    小狐狸,你可是沾了我的光。

    槐序勾了勾嘴角,若是张梨棠一开始就死在黑山,这只狐狸,可就未必有这般好运。

    张梨棠这边是忙活了一夜,也未曾得半会儿空闲,王伯败逃,是张梨棠惊起家丁,满院灯火通明的搜寻,就怕这老贼躲在暗处,再出来杀一个回马枪。

    但这担心显然是毫无必要,只搜寻了片刻,就有捕快上门,抓着个奄奄一息的老头,可不就是王伯。

    陈宁见着他,新仇旧恨涌上头来,恨不能生啖了老贼,这些年的信任,一朝化作飞灰,被人背叛的羞辱和生死关头的恐惧在这位少爷的记忆刻下了深深的裂痕。

    张梨棠看他脸色不对,知道他是惊吓过头,把他推搡着送进房里,又请捕快进门歇息,再送上奉仪,客客气气把人送走。

    至于王伯,被黄五郎划了一刀,放了一茶盏的鲜血,随后被押送至衙门,连夜请来的大夫,也没能救过来,天明时就断了气。

    陈宁坐下歇了一会儿,满心的郁气不得发泄,砸了一屋子贵重的瓷器,也没觉得好多少。

    张梨棠打发下人去休息,随后叫上陈宁,把王伯的血液给陈道年喂了下去。

    炼蛊之时,要时时刻刻防着蛊虫反噬,便要在蛊虫里下暗手,除了那只大蜈蚣是被王伯用精血养就,其他的蛊虫都见不得主人精血。

    陈道年身上被种下许多蛊虫,他饮下王伯的鲜血,这些蛊虫无异于噬主,被血液一激,引动炼蛊时留下的咒法,纷纷死亡。

    陈道年胃里翻滚,吐了个昏天黑地,从肚子里吐出来一地的虫尸。

    张梨棠瞧着胃里翻滚,陈宁更是直接跑去房角吐了出来。

    等陈道年吐了个干净,吐出的秽物里只有黄水的时候,张梨棠直接把人背出去,也不敢在这屋里待下去。

    忙活了一晚上,张梨棠和陈宁都没休息,天明时分,张梨棠看陈宁脸色不对,打发他去房里躺着。

    张梨棠自己趴了一会儿,就匆匆洗漱,顶着苍白的脸色和发青的眼睛,带着黄五郎去了弱水府。

    张梨棠还有些事情要问槐序,所以一来,就直奔主题,问的是薛姨娘。

    槐序把桌子上小铜炉揭开,扔了一粒香丸进去,铜炉里炭火熏着香丸,就有丝丝缕缕的香气转了出来,在铜炉上一圈圈散开,恍如涟漪。

    张梨棠只觉得精神一振,深吸一口气,僵硬的身子也放松下来。

    槐序道:“梨棠心绪损耗过重,回去记得好生调养,以免染了病气。至于薛姨娘,不必担心,这并非鬼魅作祟。”

    “我曾以芭蕉为媒,带梨棠入梦,梨棠应当见到马姨娘意图借蛊重生之事。干涉生死,乃是大忌,马姨娘的魂魄早已散去。薛姨娘并非是被马姨娘附体,而是受了王伯的巫术,你借着我的芭蕉将巫术破去,薛姨娘醒来就没事了。”

    “倒是有一桩事,你要留心。你那表弟陈宁被马姨娘种下蛊虫,马姨娘的巫术虽然被打断,但是那条蛊虫还留在陈宁的胳膊上。蛊虫里还寄托着那未出世的孩子的魂魄。”

    槐序的声音轻柔舒缓,带着抚慰人心的力量,张梨棠在他的话语里逐渐放松,听到这里,也并不着急了,只道:“却庸兄何以教我?”

    槐序失笑,“陈宁既然告诉你他会些巫术,自然不会不知道自己身上带着弟弟的婴灵,这是陈宁自己的选择。”

    如同王伯所说,如果不是张兰娘设计使马姨娘小产,也许就不会有后面这么多事情了。

    这事陈宁是知道的,因此心甘情愿把婴灵种在臂上,要和这位同父异母的弟弟共同分享这个世界。

    婴灵难度化,但陈宁愿意以血为媒,以身为凭,以魂牵引,等陈宁寿终之后,婴灵自然随着他一起进去阴土,还有转世之机。

    陈宁仁至义尽。

    槐序悠悠开口,对着这位有着仁心的凡人也不免高看一眼,“你回去告诉陈宁,让他远离巫术,这些阴邪之术容易折损他的气数和寿元。昨夜和王伯对峙,引动了他臂上的婴灵,所以才会让他神思难安,回去让他修身养性,或是读书写字,或是种花养草,自然可以安抚婴灵,消除戾气。”

    张梨棠了解了这其中隐情,也不得不唏嘘一声。

    不管是姑姑也会在后院勾心斗角,还是表弟这般的大义,都让他心中震动。

    他未曾见过这样的姑姑,也未曾见过这样的表弟,曾经的印象逐渐模糊,然而在这一刻又重新塑造。

    没有人是完美的,然而没有人是不美的。

    槐序不介意把张梨棠对世界的认知轻轻推一把,这位贤弟虽然才气过人,也不免稚嫩。

    不管是作为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姥姥,还是作为经历过信息冲击的异世孤魂,槐序的眼界,早已不同。

    世界从来就不复杂,却也没有那么单纯,张梨棠要想有大成就,还欠缺磨练。

    香丸燃尽之后,并没有余韵残留,只有一片清朗在脑中回旋,槐序瞧着差不多了,叫黄六郎把青丘叫来。

    青丘披着长袍,他尚不能见风,但行走坐卧已经不碍事,见到张梨棠,他眼睛晶亮,差点没哭出来。

    他主动为张梨棠挡那一刀的时候,就没想过活着。濒临死亡的时候,在无比深沉的黑暗里,他看见的,只有这位少爷。

    张梨棠脸上挂着惊喜,好似含苞待放的花蕾绽放一般,涌跃出一片生机和活力。

    槐序不耐看着死生别离的场面,纵然死生别离是人生常态,离别和重逢总是相互交织,纵然仙人也不能规避,槐序还是不爱看。

    触景而生情,槐序能在张梨棠的人生里看到自己的影子。

    因此他把门掩上,让这对主仆话叙别离,自己则走到屋檐下,看着天空中缈缈白云,伸了个懒腰,叫阳光在他身后升起的无形的树冠里船却,破碎成五彩斑斓。

    槐序想着回去黑山兰若寺,然而黑山里也有一桩诡秘萌发。

    白献之的日子过得无比快意,对比起曾经的暗无天日,这样的日子,简直如同梦境一般。

    白献之坐在白猿的肩上,白猿在树林里攀援,树林里阳光向来珍贵,纵然常年受槐序阴气滋养,喜阴的植物绿毯一样覆盖着地面,古树却越长越高,却争夺天空中的阳光和雨露。

    青藤垂荡,白猿逐渐远离兰若寺,回到自己的族群。

    白献之今天是逃出来,趁着容娘转头的功夫,骑着白猿就逃了。

    容娘无时无刻不在看着他,并不是要看他会不会干坏事,而是单纯的母亲害怕孩子走失一样,不让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

    对于这种关怀,白献之有些难以招架,所以逃出来透气了。

    越是被人照顾,越是被关怀,白献之就越像个孩子。

    就像一块脏了布被重新刷洗,纵然有些污渍永久的洗不干净,但这块布的本来颜色也重新暴露。

    槐序是书画大家,在这块布上重新作画,容娘是女工大家,把画变成刺绣,永久的停留在布上。

    白献之自己无法察觉,他身心质本如一,孩子的身体和孩子的心在无意识间就被影响。

    若叫槐序来看,必然要抚掌而笑,说“蓬生麻中,不扶而直”云云。

    黑山自然不会只有一座孤峰,白猿在翻过山岭,在猴山停下。

    猴山上生着不少果树,果树众多,自然就成了猴子的定居之所。

    白猿回了猴山,就被猴群吱吱喳喳的围了,献上时令瓜果,供他取食。

    白猿活得年岁久远,看惯了风霜,这满山的猿猴,没有一个比得上它年岁久远。

    若不是机缘巧合误食灵草,白猿也不可能活得这么久。

    白献之骑着白猿回来,在猿猴中随意嬉闹,看在祖宗的份上,也没有猿猴不给面子。

    白猿在石台上吃瓜果,又有灵猴捧来葫芦瓢,献上猴儿酒。

    白献之贪吃,先把瓜果吃了个饱腹,又闻着酒香灌了几大口。

    白猿怕他喝坏了身子,不肯再给他喝,白献之也无法。

    这头白猿年深日久,自从在槐序那里得了炼气之术,服食日精月华,法力越发深厚,真打起来,山宝这头山魈都未必能打得过它。

    白献之小胳膊小腿,自然也犟不过,最重要的是他自得其乐,否则他脑子里虽有一堆厉害的魔咒魔法,真用出来,除了容娘能稳稳把他压住,还真没人能治得了他。

    白献之吃饱喝足躺在白猿怀里养神,白猿神色慈祥,清瘦的脸上浮现笑意,轻轻拍着他的背。

    只是闲暇时光过得飞快,意外总是时时发生。

    远处忽然传来猿猴凄厉的叫声,惊得满山飞鸟惶惶不安。

    猴群立刻炸开,朝声音的源头赶去。

    白猿一把把白献之扛到肩上,风驰电掣一般纵向远方。

    赶到地方,白猿这才发现有一头青狼带着两个陶俑在山林里捕杀猿猴。

    猴群投掷石块树枝,尽力反抗,但这些不曾得道的动物纵有几分本事,也丝毫不能给对方造成伤害。

    青狼人立而起,抓住一只猴子就猛地掼在地上,摔得个七荤八素,不省人事,若是有反抗剧烈的,便直接摘了头颅,送到口中吃了。

    白猿把白献之放到树上,长啸一声,震得树叶簌簌颤抖,化作白光揉身扑上,正撞在青狼的怀里,把他撞开,救下他手里的一只猴子。

    白猿正待追击,两只陶俑一左一右拦在白猿面前。

    陶俑上布满了裂纹和符咒,火红的符咒如同岩浆一样流淌。这两只制作并不精良,只是大概有个人形,脸上只是一片模糊,并没有五官。

    然而白猿却如临大敌,做出防御的姿态,白猿张口咕哝一声,发出干涩的并不熟练的声音,“这里是黑山,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此杀戮。”

    青狼一时不备,被白猿击退,此时重新爬起来,咧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流淌着涎水,朝白猿怒吼一声。

    青狼尚且不能化形,只以幻术化作人相,开口说人话,道:“我家大王邀请贵客,还缺一道压轴好菜,就拿你做一道油泼猴脑吧!”

    青狼撕开幻象扑了上去,和白猿撞在一起。青狼胜在尖牙利爪,却并不是白猿的对手。

    方寸之地争锋,白猿腾挪转移,更像个拳术大家,躲开青狼的爪子,伸开五指就抓在他的脸上,留下五道血痕。

    “擅自进入黑山领地,你们就不怕我家主人的怒火吗?”

    白猿闪身一拳砸在青狼的背上,把他打退几步,冷冷的道。

    青狼被连番戏弄,恼羞成怒,“黑山树妖姥姥,他已经不在山上,你当我不知道吗?你们还不出手!”

    两个陶俑上黑气涌动,黑气触及的地上草木迅速枯黄,仿佛被火焰灼烧过一般。

    黑气如同长鞭,猛地抽向白猿,白猿像后一翻,躲过黑气,却不料黑气忽然转折,正抽在白猿的腰腹上。

    白猿怪叫一声,翻滚着逃开,低头去看时,之间要腹腔皮毛尽黑,血肉枯萎,痛得他龇牙咧嘴,难以动弹。

    白献之在远处观战,看到陶俑出手伤了白猿,顿时怒火上涌,他已经看出了门道,这两具陶俑并非活物,而是强行将怨灵灌注陶俑催生出来的傀儡,以陶俑为衣庇护怨灵,以怨灵为动力催动陶俑,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一种人。

    偃师。

    青狼再次扑上,“有我家大王人俑在此,你还想挣扎?”

    青狼利爪抓向白猿的眼睛,白猿身子一缩,随后脚下发力,窜到树上,但是腰腹之处受到重创,白猿伸臂勾住树枝是,却差点掉下去。

    青狼哈哈大笑,开始撞击树干,这头老猿显然已经不行了,撞下来送回山寨,就是一道无上美味。

    白献之如何能坐视不理,他因白猿而脱困,大恩尚且未报,怎么坐视他死在面前。

    白献之咬破手指,催动体内沉寂的法力,念动咒语,指尖上飞出三滴血液,由红转黑,似乎有恶鬼在血液里挣扎要扑出来。

    化血成兵!

    三滴血液化作漆黑的魔箭,射向陶俑和青狼。

    啪。

    陶俑的胸口被魔箭击碎,青狼猛地一个躲闪,仍旧被击中左臂。

    黑气顺着青狼的左臂上爬,青狼惊叫一声,撕掉自己的左臂,转头就逃。

    陶俑被击碎之后,怨灵无处依附,只能顺着青狼的影子钻了进去,跟着青狼逃走。

    白献之面如金纸,脸上魔纹浮动,被眉心一点金光生生抹去一道。

    魔纹和金光退去,白献之一头从树上栽了下去。

    白猿狼狈的滚下树,张口呼唤猴群。

    躲远猴群受到召唤,喧闹着跑了过来。

    猴群循着白猿指示,三五一群,将白猿和白献之背起,朝兰若寺的方向而去。

    金华城。

    槐序把弱水府托付给张梨棠照看,就乘着狼车离开金华。

    张梨棠怀里抱着芭蕉,身边站着青丘,目送马车离开。

    纵然相处时日尚短,然而有些人却仿佛注定会相遇,总能在对方的生命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这就是相见恨晚吧。

    张梨棠笑了笑,看着马车转过角落,消失在眼帘里。

    泉上人驾着狼车离开金华,就把两架马车分开,一辆马车由泉上人施法,以符纸所化四匹马拉着,穿过旷野,飞速朝黑山行驶。

    一辆马车由狼鬼拉着,沿着大路不疾不徐的朝黑山行进。

    野外,离了人群之后,四匹马拉着的马车浮空而起,无视崎岖颠簸的路面,浮空而走。

    走出几里开外,一个女尼拦在路上,她坐在禅杖下念经,看到马车浮空而来,睁开眼睛,道:“妖孽,我等你多时。”

    大路上,不疾不徐的马车看起来行走舒缓,事实上如同幻影一般穿梭在光影里。

    槐序闭目养神,“妙谛会去堵那辆马车?”

    泉上人笑得狡猾尚且俏皮,“会的,聪明人,总会多想。”

    另一处,妙谛禅师一掌拍碎了马车,脸上浮现出羞恼的神色,“妖孽,果然狡诈!”

    然而已经失了先机,现在再回头去追,除了追进黑山被那妖孽嘲笑一通,必定不会有第二个结果。

    妙谛禅师愤愤不平,却也只得转身离开,任由槐序毫无阻碍的返回黑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