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二十三章 指月

第二十三章 指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色融融。

    吚吚哑哑的歌声在黑山上回荡,唱得是梁祝,正当第十三幕祷墓化蝶。

    “不见梁兄见坟台,呼天号地哭哀哀。

    英台立志难更改,我岂能嫁与马文才?

    梁兄啊!不能同生求同死!”

    祝英台唱完,只听晴天霹雳,风雷大作,梁山伯坟墓裂开,祝英台投身而入,仆人伸手去抓,扯开衣襟,如同蝴蝶分舞。

    随后雨过天晴,从梁山伯的坟墓里飞出两只蝴蝶,随风飞舞。

    鬼魂唱戏,亦真亦假。

    唱罢梁祝,满堂喝彩。只见得高台上两只蝴蝶又化作人形,鞠了个躬,从后台走下去。

    为了庆贺兰若居开张,黑山阴界的妖鬼争相贺礼,这鬼戏班子,就是自己过来献艺的。

    又是月半,鬼市开张,妖来鬼往的鬼市里热闹非凡。槐序大开兰若居,也不需消费,只要进来,就有香茶和糕点送上。

    因此被鬼戏班子吸引的妖鬼使得堂内座无虚席。

    槐序在二楼的雅间里收回目光,说了声看赏。黄大郎托着盘子吩咐一旁的侍女送到后堂,听见槐序说了一声:“还有些门道。”

    槐序指的是鬼戏班子的幻术,只一曲梁祝,尚且入不得他的眼,反倒是戏班子的幻术,让他觉得十分有意思。

    方寸之地,能兴云布雨,排演兴衰,这已经得其中三味了。

    容娘在一边绣着花,绣着绣着,就住了手,看台上唱完了梁祝,忽然就冷笑了起来。

    “化蝶成双,生生世世,世上若真有这种男女真情,还有哪来的痴男怨女。”

    容娘心里不舒坦,她早已不舒坦。从戏班子说要开演梁祝,她就从心底觉得恶心,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硬生生的看到结局。

    槐序轻轻叹了口气,有些头疼。这山上有不少妖鬼,执念之深不愿解脱。哪一个,都是容娘现在的模样。

    容娘说完,就知道自己又在钻牛角尖。即使知道这样对自己不好,但是每当这种时候,她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有片刻的安静,直到台上出现了一个少年,一身素色,衬的身材笔挺,少年鲜衣,正是朝气勃发。

    容娘又开始绣花,一边绣花,一边嗔怒道:“这小子上去做什么!”

    台上这人,可不正是白献之。

    只见他端端正正的坐在一张桌子前,伸手在桌子上捻动,就有烟云四起,烟云攒动,化作一个又一个的人形。

    白献之不疾不徐,缓缓开口,说得是槐序大破鹰头寨的故事。

    槐序有些啼笑皆非,只听白献之恭维道:“那兰若之主,身高七尺有余,着一身火纹玄服,恍如神明,一喜一怒,似有天地应和……”

    槐序是真听不下去了,自从白献之一夜之间长成少年,性子越发跳脱,少年心性,什么都想试试,顽劣得可以。

    只是他这顽劣,又都是小事,看起来不着调,但心里却比谁都敞亮。

    只是越是聪明,越是容易学坏。

    槐序转头对容娘说,“他《清静经》抄完了吗,抄完了改抄《道德经》。”

    容娘低低地笑了,应了声是。

    槐序转头去了丹室。

    黑山灵脉灵气充足,以水为主,阴气盛,水生木,又受阴气影响,树木苍郁,远看时色泽近黑,故称黑山。

    仿佛水墨点染,又少有人烟,阿兰若之姿,虽然清淡,但回韵无穷。

    也许当年奢摩大师建立兰若寺,就是因为这一点。

    以兰若为名,发展得香火鼎盛,再转为破败,又至兰若,也丝毫不奇怪了。

    要在水脉为主的黑山上建立丹室并不容易,火气不够,很多手段都无法发挥,若非阴敕符授在手,直接以黑山沟通地脉,引动地火上涌,造成火井,丹室实在名不符实。

    人元宝丹的炼丹之法不可谓不高绝,但是三春道人却练错了。

    在槐序眼中,长春观是正宗的道脉,怎么可能出了这种类似于血河丹法的血腥炼丹术,果然在槐序几经推衍后,这门人元宝丹之法的根本面目就出现在槐序面前。

    人元宝丹,是以自身为鼎炉,锤炼自身,练到最后,自己就是一粒纯阳宝丹。

    这个丹也不是吃的丹,而是类似于丹的浑圆状态。

    以丹道阐述修行,齐头并进,这才是人元宝丹的真意。

    槐序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三春道人后,这老道士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槐序以为这老道士是因为把师门道法糟蹋了而愧疚难当,不想这老道士是可惜自己已经失了肉身,空有秘法而难以修炼,馋的。

    火井勾连地肺之火,火罗伞在火井里沉浮旋转,数条火龙盘踞在伞面上,吞吐各种火焰。

    丹室后面是石窑,石窑里除了烧制面具,也在烧制陶俑。

    这是从楚云昭那里的来的启发,借助陶俑,可以让漂泊无依的魂魄有个祭身之处。

    所有想有个身体的鬼魂需要亲自动手,用自己的坟头土和骨灰塑造躯壳,再有槐序书写符咒,第一批陶俑还在石窑里煅烧,等到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开窑,就可以看出成果。

    十余间丹室,大部分都在炼制香料香丸之类的东西,心思细密的犬、狐、鼬、鹿等等精灵在负责炼香,这也是助长修行。

    只有三间丹室是在炼丹,由人参、首乌、灵芝三个精灵执掌。

    这三个精灵得传炼丹之法,也不会轻易开炉,槐序并不指望让丹药泛滥。

    炼丹所取的材料都来自黑山,取得多了,有伤天和。

    最后一间丹室是槐序所有,里面现在炼得也不是丹药,而是法器。

    他那一根槐枝吸收阴井中的阴气之后,不逊于天材地宝,只不过是木性、阴属,很容易受到克制,因此先借助火焰编织道纹,只等雷劫之时,和槐序一同阳化,就可以成就一件威能不俗的法宝。

    亲自确定过槐枝不会出现问题,又以十二因缘转轮经中记载的炼器之法投入七宝,槐序这才封存炉盖,封了丹室。

    这还没出丹室,就瞧着白献之斜倚着门框看着自己。

    姿势散满,少年人的眼神通亮,带着柔光。

    槐序心里跳了一下。

    自觉白献之若是长大了,不会比自己这张皮丑。

    槐序知道自己的皮是美的,也知道自己化形出来,必定就是这个样子。

    人生来就有个样子,这个样子,不是别的,就是人的本来。

    槐序毫不掩饰自己的肤浅——好颜色。

    瞧着白献之的脸和身量,隐约觉得不能再把他当小孩子对待了。

    只是这般颜色,还要好好教导,不然走歪了,必定要害许多女儿家受累。

    白献之笑意盈盈,自然得走过来,拉着槐序的手,朝山后走去。

    槐序的手是凉的,白献之的手是热的。

    槐序牵着他,带他去藏经阁里读经给他听。

    这是近来的活动,读经能静心凝神,哪怕白献之并不爱佛道,但听些佛经,却也不妨碍他和槐序相处。

    仅仅是相处,就会从心里觉得轻松愉悦。

    今天不同以往,槐序读完经书之后,白献之给了他一页金书。

    这也金书上记载的是玄阴秘录,正宗的道家修行之法,槐序看过之后,也不禁大开眼界。

    玄阴秘录修行的是纯阴之道,从一开始就要吐纳太阴之精、广寒密力,大成之后,直指天仙。

    槐序看了白献之一眼,只见他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打死也不会再多告诉你任何事的样子。

    槐序早就对这位的根脚有猜测,这时候也不禁头疼了起来。

    你是想起来什么了,还是从来就没忘记呢?

    白献之看起来淡定,实际上心里也在冒冷汗。

    这一步,走对了,就是一片光明,走错了,就是推倒一切。

    他想做些什么,腹中有千言万语,却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一个字。

    最后,只有轻轻一句:“我想修炼这个,可以吗?”

    声音如羽,有些轻柔,甚至带着些软弱,很有些关心则乱的意味。

    槐序捏着玄阴秘录,看他的模样,忍不住心软,熄了审问的念头,阖了阖眼眸,道:“你要修行玄阴秘录也可以,但是必须以广寒阙为基。”

    广寒阙,广寒宫,是一等一的炼神秘法,这是纯阴之光,明月皎洁,圆满无缺,最是镇压心魔不过。

    玄阴秘录虽然是道家修行法门,但以玄阴入道,走差了就不是天上的明月,而是阴土的浊流。

    白献之眼睛忽然亮了起来,道:“好!”

    槐序看着他神采奕奕的脸,忽然觉得自己的担心是不是有点多余。

    白献之愿意把玄阴秘录献上,就是把自己要走的路展现给槐序看,告诉他,这是我要走的路,和你是同道中人。

    白献之愿意让槐序来监管自己,乐意让槐序为自己添一道枷锁。槐序也不拒绝,伸手就给他套上一道金箍。

    两人有默契,其中一些事情并不需要点破,点破了,反倒谁都不好收场,倒不如糊涂着过去。

    槐序把金书还给白献之,带着他走出藏经阁。

    玉兔西行,却仍旧光明皎洁。

    槐序牵着白献之的手,道:“你看。”

    白献之顺着槐序指的地方看过去,就见一轮明月在槐序手前,如同玄光。

    周游无影,指月玄光。

    槐序现学现用,以玄阴秘录中的指月玄光法将白献之的元神拉入明月的法意当中。

    与其让他自己慢慢捉摸领悟,倒不如槐序伸手为他领路,好歹在槐序手下,他还知道好坏,也能让他放心。

    白献之已经沉浸在明月的法意当中,槐序在一边等候。他有无数的办法可以在现在永绝后患,或者说,让白献之永远不可能背离他设定好的道路。

    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默默等候。

    佛经里有燃灯的故事,燃灯者,薪火相传,智慧不绝。

    槐序轻轻采撷白献之的一缕精气,放在一盏铜灯里,铜灯只是一盏普通的灯,意味着不会有什么秘法限制,事实上,一缕精气也不够做什么。

    这盏灯的象征意义,远多过实际用途。

    白献之不是没有修行过的凡人,凝炼广寒阙,从明月法意里出来,也不过是一个时辰。

    睁开眼睛时,就是槐序捧着铜灯立在他的身边,眉眼如画,安静的像是一棵树,他也确实是一棵树。

    槐序把铜灯举到白献之面前,道:“献之,这盏灯现在只有一点火星,但是我希望有一天,它可以照亮天下。”

    照亮天下的目标似乎太过遥远,但是烛照百里,勘破虚空还是可以试一试的。

    白献之暗暗想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