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二十五章 城隍

第二十五章 城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狼车在夜里行驶可没有什么顾忌,夜晚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不要随意外出。

    天分日月,有阴有阳。白天是生灵的天地,再怎么胡闹都不为过。但是到了晚上,总要给阴灵留一点喘息的空间。

    狼车四蹄踏风,青色的鬼火在马车边转动,露出马车上似哭似笑的纹理,轻飘飘的魂魄本就不着重,到金华城也不过须臾。

    夜里城门紧锁,槐序没指望在直接从城墙里钻进去。

    天下不光有鬼,也还有神。

    这么大大咧咧撞进去,必然要惊动城隍神,城隍神受一城香火祭祀,在城池里权限极大。

    退一万步说,不怕城隍干扰,万一城隍恼羞成怒,一纸诉状告进阴司,对槐序来着,无异于惹了马蜂窝。

    槐序带着白献之和容娘,一左一右直接进去阴界。

    阴界相对于阳间,和阳间同处于一片地域,却因为划分阴阳,又泾渭分明。

    不过阴界又不同于阴土,阴土是天地所成,众生归宿,而阴界只能给徘徊在人间的阴灵一个栖身之所。

    一般来说,强大的鬼神所驻扎的地方,都会开辟一个阴界,这个阴界,才是鬼神栖身之所,与阳间截然不同。

    黑山阴界最初由黑山老妖开辟,故而广阔无比,覆盖连绵黑山。

    槐序直接带着白献之和容娘到了金华城的阴界。

    槐序现在金华城前,高耸的城楼云雾缭绕,阴风卷起城楼上的红色长幡,金华城笼罩在一派暗沉当中。

    守门的鬼卒看到有人来,识得是槐序,立刻躬身道:“见过黑山山主,我家大人已经等候多时。”

    槐序在没有离开黑山的时候,就已经给城隍神下了帖子,言明要来拜访,并送上礼物。

    此刻槐序亲自前来,守城鬼卒立刻就为他打开城门,迎他进去。

    槐序点了点头,走进城中。

    阴界里的金华城和外面的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没有行人,没有生气,光华惨淡。

    一个鬼卒在头前带苦,引着他们往城隍庙走去。

    城隍庙在阴界,就不是一座小小的庙宇,而是一座巨大的衙门。

    城隍神司掌一城事务,就品阶而言,还在白献之的阴敕符授之上。

    到了城隍庙,城隍神亲自相迎,将槐序引进府中,命仆人奉上香茶,随后就端着茶盏,闭口不言。

    他做足了礼数,但是这会儿,却不愿开口了。

    槐序是离金华最近的一个鬼王,自己占山为王,和城隍神完全不是一路上。

    槐序是匪类,是妖魔,身犯孽债。若是没有人告到阴司,槐序也不去犯阴司忌讳,阴司也不大乐意去管他,但是不代表阴司就会喜欢他这种人。

    城隍神是正神,槐序是妖鬼。

    城隍神不至于没事干去挑衅这位鬼王,但是对这位鬼王的事迹也是早有耳闻,实在不愿意和他牵扯太多,一个不好,就是勾结妖魔。

    他可还没有清净够呢。

    他不开口,槐序也不能干坐着,把茶盏合上,槐序就说明来意。

    要拜访城隍神,也不是临时起意,而是筹划已久。

    槐序要消除孽债,就要积德行善。要积德行善,就绕不开金华城。在城隍神的地盘动作,总要知会主人一声。

    听着槐序说话,城隍神心中一动,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这鬼王一番。

    城隍神的神眼里,这位鬼王身上气息纯净沉凝,身上光华呈青色,澄净透亮。

    这可不像是邪魔呀。

    城隍神不乐意搭理一个妖魔,却不会拒绝给一个行走在正道上的修行中人搭把手。

    “山主已是我道中人,区区小事,何足言道。”城隍神笑了一声,态度和善许多,吩咐身后的侍从取来一块令牌,送给槐序。

    “这块令牌,足以让山主在金华境内不会受到为难。”

    槐序略微动容,这礼可就大了。

    早知道金华境内和金华城可是两个概念,金华府辖地以婺江为域,有“八婺”之称,辖区广袤,能在金华府内不受神道为难,这已经是一份大礼。

    槐序并不推辞,谢过之后,就带着容娘和白献之离开。

    等到三人离开阴界,城隍神身边的师爷从屏风后转出来,道:“大人也太过抬爱他了。”

    城隍神摇了摇头,用一种虚无缥缈的语调说:“可不要小瞧了他。我坐看王朝更迭也有数百年之久,这可不是以前,一句‘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乏’就可以让几位殿下满意的时候了。”

    “乱象更迭,神道虽然重心,却也不得不论行了。”

    师爷知道那个“有心无心”的宋城隍,几次阴司述职时还曾见过,确实是一位道行高深的正神。

    这位城隍是几百年前的秀才,病死后被接入阴司,考得城隍,公文上一句“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曾深得几位殿下赞赏,成为美传。

    但是一家大人现在居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显然是知道了什么不一样的消息。

    师爷看向了城隍神,城隍神却不愿意多谈。

    槐序得了城隍的令牌,挂在马车上,就直接驱使狼鬼从城门里钻进去,鬼物无形,守门的兵丁只感觉到了一阵阴风,也不曾有任何发现。

    黄大郎把马车赶去弱水府,弱水府现在是张梨棠打理,以免年深日久荒废了。平日里只有个看门的老张在守着,几日派人打理一次。

    这深夜造访,把老张从门房里吓醒,打开门来看,才发觉是主人到了。

    张梨棠擅长丹青笔墨,老张看过他的画像,不然还得闹出一场误会。

    只是这槐老爷,怎么带着这么一大帮女人?

    老张看槐序的眼神都怪怪的,要不是他瞧起来不像坏人,必定要以为他是买卖人口的。

    黄大郎把老张打发去睡觉,弱水府足够大,女眷都住下,也还剩下不少房间,瞧着院子打理得井井有条,还移植了不少花木,知道不管是张梨棠还是陈家都用心了。

    天明时分,把老张打发回陈府,槐序领着白献之和容娘去陈府做客,倒不是老张不好,而是他们这伙人实在不方便。

    这次去自然不能以道士的脸去,陈宁可还记得这位“奇人”。

    于是便换了副面孔,五官略略调整,把散漫的气质换作正儿八经的书生意气,上去拜访。

    名义上是要去拜访张梨棠,实际上是要请陈道年出面。

    槐序要在金华开店,贩卖香料一类。

    这些香料都不是凡物,香只是其中一味,各种各样的功用才是重点。

    开店,店面尚且是小事,重要的是把名头打出去,这一点,就要依托陈道年在金华的人脉了。

    几个月不曾见面,张梨棠再见槐序时,也喜不自禁。

    槐序指着白献之和容娘,给他介绍道:“这是容娘,你见过的。这是容娘的孩子,我干弟弟。”

    张梨棠十分热情的问候,白献之反应冷淡。张梨棠的心思,白献之看得分明,他自然瞧不上这书生,何况这书生还对槐序有些许难以言说的敬慕。

    青丘在一边奉茶,感谢了槐序的救命之恩。

    槐序把目光放到青丘身上是,忽然心中一动。也许是经历过一次生死大劫,刺激了小狐狸心口的狐丹,这小狐狸的血脉开始隐隐苏醒。

    白献之都未必能瞧出来,但槐序的眼睛,已经能看到青丘的气息有些变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变化会越来越明显,到最后,狐狸的血脉全部觉醒,这小狐狸,就会有狐相出现。

    默默地看了一眼张梨棠,也不知道到时候,梨棠贤弟又会怎么选择。

    虽然不算久别,张梨棠也有许多话要说,槐序能和他说的东西不多,只听他说。

    但是白献之和青丘都不耐烦了。狐狸的心思细腻,从上次他昏迷醒来,张梨棠就有些不太对,果不其然,这是心里有了别人的影子。

    张梨棠或许不明白自己的感觉,但是青丘却一清二楚。

    青丘心里伸手轻轻地在张梨棠后腰上的软肉上拧了一下,张梨棠回头去看,就瞧见青丘撅着嘴,有些不太开心。

    青丘和他一向就没大没小,张母也是疼青丘疼得厉害,名义上是书童,实际上就和小儿子没多大区别。

    张梨棠有些不明所以,这让青丘不免有些丧气。

    槐序心里轻笑,不疾不徐的转了话题,说明来意。

    有正事要办,张梨棠立刻起身去找陈道年。

    要借助陈道年的人脉,也只是小事。张兰娘宠爱张梨棠,陈家一直没少张家的帮衬,张梨棠求上来,陈道年自然不会拒绝。

    敲定了日程,槐序离开陈府,转头去张罗店面的问题。

    要在金华找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找一个正好空闲的门面,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槐序几经走访,看中一家药堂。

    这家药堂不仅位置好,更重要的是容易下手。

    药堂上黑气冲天,代表着这里有不祥发生。本该是生意兴隆的地方,却是人心惶惶。

    药堂的主人和坐堂大夫神思不属,面带愁容。

    槐序一打听,就知道了这家药堂的困境——医死人了。

    听说是一家病人,也是常吃这家药堂的药,却因为新来的大夫误诊,一副药下肚,一顿饭的功夫就咽气了。

    药堂里大夫医死人,这家药堂,声誉就算毁了。

    不管是不是大夫的错,生意是肯定做不下去了,最重要的是官司在身。

    槐序没有插手的打算,他只准备等药堂开不下去的时候伸手接盘。

    槐序上门透露出来意,立刻受到了敌视。他们还在周旋,不肯相信自己已经失败,要争一争,自然不愿意有人过来揭开伤疤。

    槐序既不生气,也不着恼。只是留下了自己的住址,道:“若是这个门面有意出售,还请先考虑考虑鄙人,价钱好说。”

    槐序安心的在家里喝茶,没几日功夫,药堂的掌柜的就找上门来。

    这次误诊,是其他药堂联手排挤同行罢了。既然中招了,其他药堂一起发力,怎么会给他机会翻身。

    非但如此,前来收购的都存着压价的心思,这药堂的掌柜,就不得不求到槐序这里。

    槐序不差钱,以一个合情合理的价格把药堂盘下,药堂里的药也没有让掌柜的为难,全部买下。

    反正钱是从鹰头寨搜刮来的,用起来不心疼。

    定下契约之后,这家门店,就姓槐了。

    槐序挥金如土,几天之后,兰若香行在金华城挂起了招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