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三十一章 神灵

第三十一章 神灵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守大人捏着酒杯,脸色苍白,显然受惊不小,以至于连养气功夫都忘了。

    槐序看着火候差不多了,也不再多说,将杯中酒水饮下,把空杯一掷。

    啪!

    酒杯摔成两半,脆响声把太守从浑浑噩噩中惊醒。

    太守迷蒙地抬起头,却发现自己仍旧坐在凳子上,面前的酒杯里哪有什么月亮,只有一杯清澈的酒水,波光盈盈。

    太守定了定神,勉强吐出一口浊气,发觉背后已经沁出一片冷汗。

    太守勉强笑笑,道:“槐先生果然神通广大,法力通玄。”

    由不得他不怕。

    匹夫一怒,尚有血溅五步的说法,何况面前这等能拿日月的高人,一个不好,就会惹来灾祸。

    他在人间位高权重,可到了这些仙神眼中,也什么都不是。

    这就是为什么历代当官的都对野僧野道如此忌讳。

    槐序负手站在窗边,道:“太守大人仁政爱民,福德深厚。”

    夜风袭来,卷起一阵凉意。

    槐序玄袍大袖,在昏黄的光影里摇动,腰间挂着的玉坠流苏清摆,仿佛随时就会随风羽化。

    他立在那里,又不仅仅是道意盎然,还有一种阴森的鬼气。

    “只是太守大人虽有福德,却抵不过孽报。”

    槐序转过头,眼睛盛满满室摇摆的灯火。

    “孽报临头,太守大人可要小心了。”

    王诚中脸色不断变换,他攥紧了手中的酒杯,酒水已经从指缝里流淌出去。

    他的眼中神色变换,道:“先生在说什么?王某不明白。”

    槐序并不与他对视,又把头扭向窗外。

    璀璨的月光铺撒在地上,彻骨的寒意在空气里凝结,王诚中只觉得呼吸急促,胸肺之间都有一团冰渣子滚动。

    “我说什么,太守心知肚明。太守大人命格有限,能做到如今这个位子殊为不易,能把这个位子坐稳,就更难得了。”

    “我观太守大人的命格只是清贵,太守大人是有人相助,改易命格,才有如斯气数。”

    “云雀有冲天之势,太守大人还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槐序低低地笑道:“太守大人,你知道更进一步的代价吗?你知道逆天改命的后果吗?”

    “这个代价,神灵也付不起。”

    “神灵啊,响应众生夙愿而起,是天地宠儿。”

    “一个神灵消亡,无数人的祈愿落空。”

    槐序的侃侃而谈,随着他的话,太守仿佛看到一双双无形的手在黑暗里挣扎,挣扎着,想要把他拖进无穷的黑暗里。

    槐序看得比他要多些,世上的神灵,像是黑暗里的灯火,响应着人的祈愿,一盏灯火熄灭,就有无数祈愿沉沦进黑暗里。

    杀人,都会有报应,何况神灵。

    一个普通的生命,或者物件,从诞生灵性到成为神灵——近乎灵性的聚合,牵扯无穷因缘。

    神庇佑着人,人也庇佑着神。

    铃月娘娘因为太守几乎消亡,铃月娘娘所担负的因果,就得由太守来抗。

    这种孽报,远不是一个凡人可以承受的。

    身在高位,气数旺盛时尚且不惧,一旦有些许差池,就是孽报找上头的时候。

    太守先被槐序的法术夺了心智,又被槐序说中心中隐秘,心神大乱,轻易就被槐序拨开云雀气数的守护,把他的元神摄住,强令他观看此世隐秘。

    只是惊鸿一瞥,太守就已经被黑暗里的恶意惊得不能言语。

    槐序道:“太守大人请我来,是为了救治那位神灵吗?”

    槐序的话把他的心神缓缓拉回来,王诚中怔怔出神,把他的故事从头说起。

    王诚中和铃月娘娘的故事,发生得比槐序知道的更久远一些。

    王诚中小时候就已经见过铃月娘娘,很老套的故事。放牛娃误入深林,夜宿神庙,对美丽的庙祝一见倾心。

    可惜庙祝和神灵是同一个人,初得人身的神灵和放牛娃从此相识,空白的纸上被人的情感涂抹,她出手为放牛娃改易了命格。

    放牛娃开始读书,青梅竹马一样,和小庙祝一起长大,渐渐就有了不一样的情愫。

    神灵并不懂得情爱,表明身份后悄然拒绝,才有了十多年后太守重金强聘庙祝一事。

    太守把庙祝娶回府邸,为了怕神灵逃离,把铃月娘娘的寄托神灵的玉兰树都挖了回来。

    太守爱着玉夫人,却又因为她神灵的关系,想从她那里得到支持。

    玉夫人对太守也有情谊,心甘情愿为他改运,为他泄露天机,于是玉兰树不断枯萎,几近死亡。

    “真是胆大啊。”

    槐序感叹一声,强娶神灵,只要神灵不愿意,有无数方法反噬,然而玉夫人却半推半就从了。

    为凡人逆天改命,泄露天机,天罚之下,神灵也会不断衰亡,但玉夫人还是这么做了。

    槐序转了个念头,不再用孽报吓唬王诚中,道:“看来她不曾告诉过你,她已经不行了。”

    王诚中脸色苍白起来,道:“她虽不曾明说,我隐约知道,但……”

    “功名利禄,谁人能逃?”

    槐序的眼睛在他身上转了一圈,道:“你圈养不了神灵。接下来,无非是她先走,你跟着去。”

    王诚中呼吸急促几分,道:“玉儿还有救吗?”

    槐序眯着眼睛,道:“有救是有救,就怕你舍不得。”

    “请先生明言。”

    槐序道:“若要救她,需要把你从她身上获取的好处全部奉还,并把她送回她的神庙。这样一来,她仍旧是她的神灵,而你……”

    王诚中抬眼,眼里黑黢黢一片深邃。

    槐序走出太守府的时候,手中拎着一个酒壶,酒壶虽小,里面却装着一棵树。

    玉夫人还在府中沉睡,槐序召来小倩和小桑,让她们把酒壶送回铃月娘娘的神庙。

    酒壶落在神庙后破碎,玉兰树扎根在土壤中,神庙里光辉灿烂,和玉兰树上散发的光芒融为一体。

    太守府中,玉夫人醒了过来。

    至于她苏醒后和太守怎么选择,又不再是槐序的事情了。

    不论是她选择继续和太守过完这一生,还是离开太守,槐序都不再干涉。

    归根结底,槐序能做的就是伸手点破。至于到底怎么选择,又关他什么事呢?

    这件事中,槐序扮演的就是一个恶人。他当恶人,点破太守的私心,点破玉夫人的痴心,才能保全玉夫人,同时保全他们之间的感情,给他们留下更多选择的余地。

    换成他们互相揭破,就只有撕破脸一条路可以走。

    把玉夫人的事情解决,槐序没有在金华多停留,他回了黑山。

    中元将至,他不能不作准备。

    三元节,上元节天官赐福,中元节地官赦罪,下元节水官解厄。

    鬼门关一开,阴土鬼物降临人间,鬼差也会一同到来。

    不仅是槐序,人间驻留的鬼物都要小心,一个不好,很容易被鬼差捉拿,亦或是在鬼门关关闭之时,被一同吸入阴界,再也出不来。

    槐序建立兰若鬼市,中元节是不能闭市的,到时候必然会吸引无数鬼物,甚至连鬼差也少不了。

    做得好了,槐序能大赚一笔,甚至由此将鬼市洗白,做得不好,就是一场恶战。

    槐序传信召回了白献之。他要用到黑山山神的阴敕符授,有白献之在会好很多,另外,白献之也许会给他一些关于阴土的建议。

    槐序回到黑山,出去奔波许久,山中又有些变样,鬼市里多了许多陌生面孔,兰若寺后的私塾已经竣工。

    山宝像只乖巧的小猫咪,有一只雏鸟在他的头顶栖息,傻大个僵硬着身板,生怕一不小心把雏鸟摔下来。

    鹿童鹤女在寺后跳舞,见到槐序走过来也不怕,清脆地问好,被槐序摸了脑袋。

    泉上人听到红眼乌鸦大声叫唤,在槐序面前献媚,讨要丹药吃,站在白狼鬼的背上从林子里出来。

    “去,就知道吃。”

    嫌弃得把乌鸦赶走,红眼乌鸦可怜巴巴的叫了几声,骂了一句:“臭老头!”

    扇着翅膀飞远了,以免被泉上人抓到。

    “都惯坏了。”泉上人抱怨一声,但看槐序一脸的柔和,也就住嘴了。

    槐序沉吟一声,把自己得打算和泉上人说了说。

    泉上人捻了捻胡子,道:“中元节,鬼市引来鬼差再正常不过,要小心鬼差动手,就要有足够的威慑。”

    槐序点了点头,道:“有备无患,要震慑鬼差倒也不算什么难事。先把鬼市再整治整治,小心为上。”

    泉上人领命退下,天明时分,白献之带着一身露气回来了黑山。

    他是连夜赶回来的。

    风尘仆仆,眼神却是晶亮。

    槐序看了他两眼,道:“瘦了。”

    白献之也不知怎么,就吃吃地笑了起来。

    分明是立秋过后,却好似春花晓月,一团和气。

    槐序任他看着,任他痴笑,小别重逢,正是喜上心头,花团锦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