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四十二章 中秋

第四十二章 中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

    晏儿被镇山道人一指戳碎了肉身,她那陶瓷美人躯壳的眉心上,槐序曾经烙印下的一点金黄猛地发亮,将晏儿的魂魄扣在破碎的陶瓷躯壳里,同一时间,槐序心头一动,立刻有了感应。

    晏儿的云香飞仙经修行至第二重,就已经有几分乾达婆的天女特性,又并未脱离躯壳保护,所以并不曾被日光所伤。镇山道人逃走,集市里一片混乱,晏儿就拖着残躯趁乱走了。

    槐序抛下翟杨晟,循着感应迅速回到弱水府。归来时,容娘和小蝶都在照料晏儿,晏儿躺在竹榻上,褪去上半身的衣物,露出胸口一片巨大的窟窿和腹部密密麻麻的裂纹。躯壳损坏过重,连肉身都保持不住,露出陶瓷的本质。

    槐序看过之后,道:“伤你之人法力不弱,却并不精通驱鬼避邪之术,伤得不重,但肉身是保不住了。”

    晏儿脖子以下都出现裂纹,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轻声道:“能保得一命已经是不易,肉身保不住就罢了,我本就不是活人。只是日后不能随意下山,这人间,便又与我无关了。”

    槐序看了她一眼,明明很难过,却仍旧能看开,这个小女孩也长大了。他说:“我只说你这副肉身保不住了,可没说没办法再给你弄一个肉身。”

    槐序伸手在晏儿眉心一抹,她眉心如同莲萼的金色印记流水一般从她肉身中淌出来。晏儿的魂魄随着这点金光在空中浮现,两道白色的气浪如同飘带一般环绕着她的身体,空气中都是异香。这全然不似鬼物,反倒如同天女。

    槐序创立云香飞仙经之时,参考得就是八部天龙中的乾达婆,也称作飞天,就是护法之神。云香飞仙经有六道轮回盘作为推衍,虽然只是草创,但随着槐序不断强大,不断推衍后续功法,最终的成果,就是真正成为香音神,护法飞天。

    槐序眼中闪过一丝赞赏,道:“欲化飞天而起,这肉身既是宝筏又是桎梏,既然今日已经破损了,我索性助你一臂之力。”

    槐序伸手在陶瓷美人的残破身躯上一拂,陶瓷美人的身体就化作粉末,洁白细腻,仿佛珍珠,这白色的粉末在空中飞舞,环绕这晏儿的魂魄,与她的魂魄共舞,在空中盘旋,最后完全依附在她身上,从头到脚,又化作一具肉身。

    “当初烧制肉身之时,你们的坟头之土和骨灰都在其中,这就是你们的肉身。只是你们死活一回,丢失了七魄,只能靠三魂和法力驱使肉身。等到有朝一日,你们自己能够将肉身与魂魄完全融合,就是真正的飞天了。”槐序满意的点了点头。

    晏儿走了两步,道:“身体是要比以前轻便些,多谢大王。”

    槐序伸手把她扶起来,道:“虽然我出手帮你将肉身和魂魄融合,但只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不知你是否有机缘自己完成了。”

    剩下的路,旁人是再也插手不得了。

    槐序大行道法之时,白献之俯视着沈家老宅,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道人进入府宅不久,又有一个青年书生到了沈家。

    白献之不认得燕赤霞,却认得此人总徘徊在沈家附近,起初他还以为这是沈家的对头,现在看来,倒完全相反了。

    白献之目光幽深,也不曾动弹,仍旧默默注视着沈家老宅。

    燕赤霞忽然觉得心里一寒,皱着眉头环顾四周,却一无所得。他素来自负,又精通剑术,神剑在身侧,对杀气有一种天然的感应,没有发觉不对,也就将这个念头轻轻放过。

    槐序问明了晏儿事情经过,随后让她好生修养,此番大伤元气,也不知几时才能恢复。

    等晏儿歇下,槐序也不由得动怒。这三个道人一不曾取证,二不曾经过道正司官审,就擅自以替天行道之名动用道法害人性命,这并非正道。更重要的是妨害到槐序头上,便是泥人,也还有三分土性,又如何不怒。

    槐序道:“金华地小,几日之内,便叫你现形!”说着,立刻就摆上香案,立下招魂幡,奉上三牲五谷,垒成祭坛,开始作法。

    槐序念动咒语,口中用得是鬼话,槐树招阴,这类手段近乎信手拈来,毫不费力。

    须臾间院落中就阴沉了下来,招魂幡摆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叟就在招魂幡下由虚入实。老叟略略施礼,问道:“大王摆此招魂台,不知所为何事?”

    槐序道:“你认得我?”

    老叟笑道:“老鬼中元之日曾在兰若鬼市看灯,得大王赠予三丸丹,大王或许不记得了,但老鬼却铭记于心。”

    槐序恍然,面色都柔和许多,道:“原来如此,三丸丹你可用过了?”

    老叟点了点头,却没有再说什么。人人都有难言之隐,槐序也不愿深究,便道:“兰若寺的大门永远敞开,此番召你前来,是要托你寻人。”

    “三个容貌相似的道人,应当还在金华城中,不需要你们冒险,只要将他们的行踪告诉我就行。鬼有鬼道,金华城中,你的路子比我宽广。”

    老叟作揖道:“定不负所托。”

    老鬼在招魂台上深吸一口气,将三牲五谷香烛的香气吸入腹中,随后如同袅袅青烟一般散去。

    白日里鬼物不宜出行,要收到消息,恐怕还要等到夜晚。

    “也不知道献之跑哪去了。”

    槐序才把翟杨晟试到一半,这会儿若是放手,指不定会出现什么变故,于是又于纸上作画,画出一个老叟,将画披在自己身上,佝偻着身子寻翟杨晟去了。

    槐序气喘吁吁地坐在桥栏上,伸脚一踹,把鞋从扔了下去,拉长了脸,等翟杨晟来。

    不多时,就有个落魄书生从桥上路过。

    “后生,能帮我个忙吗?”

    翟杨晟回头一看,却是一个面相凶恶的老叟,恭敬道:“老丈有何吩咐?”

    “我的鞋掉到桥下去了,你能帮我捞上来吗?”

    一柱香后,翟杨晟第五次把鞋从桥下捞出来,又被槐序踹到桥下,脸色都有些撑不住了,但是看这老头子一脸的开心和兴趣盎然,一团火气又烟消云散。

    “罢了,老人家孤苦伶仃,能博其一乐,也算不得吃亏。”心里这样想着,就又走到桥下,等爬上桥的时候,却发现桥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这……”翟杨晟苦笑一声,看着手上的一只布鞋,叹了口气,也没有扔,只准备明日再来看看那老头还来不来,把鞋还给人家。

    翟杨晟可不知道,槐序下一道测试还在等着他呢。都是因为成仙不易,仙道难求,度人入道就要担因果,槐序要引诱他入道,自己也要考虑他以后会不会作恶,会不会干涉天机,会不会逆天行事,由不得槐序不郑重。

    三试不够,还要再三试,直到确定不会所托非人,才能度他入道。若非兰若寺需要一个学富五车的夫子,翟杨晟又是孑然一身,也没有富贵的缘法,还几分道气,槐序是断不会插手。

    一日足足试了九次翟杨晟,槐序了解了他的心性,摸透了他的根骨,直到深夜,才终于定下决心。

    翟杨晟又饿又累,一日之间经历过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让他身心俱疲。学府回不去,身无分文,翟杨晟苦笑一声,准备在桥洞下栖身。

    手上还拎着一只破布鞋,翟杨晟长叹一声:“人生多艰呐。”犹自振奋力气,准备把这只破布鞋洗一洗。

    只是又累又饿,实在难以动弹,翟杨晟有些头晕,强撑着站起来,却一个踉跄,躺倒在地上。

    等到他醒过来时,面前是一头负手而立,穿着衣服的白猿,一只狐狸在给他擦额头。翟杨晟吓得一个激灵,往后爬了好几部,口中大呼道:“妖怪!”

    白猿冷哼一声,道:“迂腐书生!”

    狐狸也叫道:“恩公莫怕。”

    翟杨晟退到墙边,退无可退,不得不回头,听到狐狸叫他恩公,又不知所以。

    狐狸道:“恩公可还记得今日曾助我脱去牢笼,归去深山?”

    翟杨晟定睛一看,这才分辨出这是他早上放生的狐狸,不由道:“你,你是妖怪?”

    那老猿十分不耐,道:“妖怪?你懂什么是妖怪?天下有灵者皆可得道,又不是只有你们人类得天地钟爱。妖怪又如何,我们行得端正,佛陀都说众生平等,怎么好似在你眼里,我等就是穷凶极恶了?”

    翟杨晟不由讷讷道:“小生无状,是小生的过错。”

    小狐狸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以蹄掩口,眉眼如画,好似绝色美人,只听她道:“先生不必紧张,想来市井间流言者众,叫先生对我们有些误解,我们并非恶类,只是今日蒙先生搭救,虽无以为报,却也想来感谢一声。”

    翟杨晟道:“不过是举手之劳,能救姑娘一命,也是巧合罢了。”

    狐狸道:“若真是举手之劳,先生又为何会在此处?”

    翟杨晟看着破败的桥洞,不由无言以对。

    二、晋、江、独家发表

    狐狸道:“恕我直言,小狐虽然法力不高,却会一点命理,先生是孤寡之命,毫无贵气可言,只怕蹉跎终老,也未必能考取功名。”

    翟杨晟脸色一变,他想说什么,却又强忍住没有说出口,只是脸上难免多出几分冷硬。

    狐狸好似不觉,幽幽道:“我知道您不相信,谁会相信妖怪?您可以把八字拿去算一算,但凡有些本事,纵然不会说坏话,也不会说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

    翟杨晟挤出一个笑容,道:“多谢相告。”

    狐狸看了他的脸色,就知道他是不信的,道:“罢了,小狐话只到这里,也不愿再说什么先生不愿听的话。不管您信不信,我都给先生指个去处,城北有一座黑山,山上有一处鬼市,乃是乐土。我听闻鬼市主人在招西席先生,教导小妖怪读书写字,先生若是胆大,不怕妖精鬼魅,可以前往一试。”

    翟杨晟瞪大了眼睛,道:“妖怪也要读书写字?”

    狐狸道:“瞧您说的,不读书何以明理,不明理何以做妖?”

    翟杨晟仍道:“城外黑山,听说里面的妖怪吃人。”

    小狐狸笑出了声:“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黑山鬼市毕竟不是人类应该待着的地方,鬼市主人为了避免生人接近,才弄出这样的传说。”

    小狐狸看他的样子,知道他是动心了,于是道:“八月十五乃是中秋,鬼市十五日必定大开,届时先生若是拿定了主意,便可往黑山一行,拜见鬼市主人。”

    老猿道:“小子,就你这样,莫说十五,熬过这两日都是问题,我教你一套吐纳之术,强身健体,熬炼筋骨。”

    翟杨晟胆子渐大,问道:“妖怪的吐纳术,人也可以学吗?”

    老猿道:“莫要胡言乱语,我这吐纳术乃是正宗道家修行法术,你若是有些缘分,甚至可以修成仙人。”

    翟杨晟不懂老猿所谓的缘分,却觉得修炼成仙十分虚幻。

    老猿有些不悦道:“你练不练?”

    翟杨晟已经没有法子了,不练功就干饿着冻死,就和老猿学着呼吸吐纳和行功之法。翟杨晟果然命中注定与道有缘,不过几个时辰,就已经纳入一缕天地灵气,只觉得胸腹一片清凉,将躁气和欲念一一压下。

    等翟杨晟行功一个周天,睁开眼睛,眼前已经没了老猿和狐狸的踪影。地上歪歪曲曲写着几行字,是小狐狸所留。

    “先生能修行此法,可见小狐所言不虚,先生命中便与俗世无缘,反倒与道有缘,并非凡类。若是先生准备去黑山,届时无论如何,也要求得鬼市主人收留你。”

    翟杨晟把字迹抹平,不禁生出几分怅然若失来。

    “孤寡之命,并无贵气,与道有缘,并非凡类……”翟杨晟苦笑一声,没有言语,其实他心中,已经有几分相信了。

    他对着月光吐纳,就已经能感觉到玄妙,吐纳术练出来的一缕灵气更是让他不觉得饥饿,反倒觉得身轻体健,随时能乘风而去。

    咬了咬牙,翟杨晟已经决定等天亮去算一算八字。

    埋下种子,静待发芽。

    槐序施施然离开翟杨晟,仿佛他从未来过。

    此时已经是深夜,弱水府中的生活才开始。鬼魅总喜欢夜晚活,而真正活跃的,是金华城中的鬼魅。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白日里招魂台招来的老鬼俨然是人老成精,路子通达,一到夜里,就有鬼魅四处寻找三个道人的身影。

    不少人家有门神或是八卦守护,难以进去,但除了这些人家,大部分地域都被鬼魅搜寻过,一直到搜寻到沈家,还没有进去沈家老宅,前来寻人的鬼魅就先被白献之捉住了。

    “我问你,今夜为何百鬼夜行?”

    被抓住的青面鬼讪讪道:“回大人的话,有人托我们寻找三个道士。”

    白献之道:“三个道士?”

    青面鬼道:“听说这三个道士生得一模一样,乃是兄弟。”

    白献之的眼睛看向沈家老宅,问道:“谁托你们找的?”

    青面鬼老老实实答道:“不知道,只知道找到了就去弱水府报信。”

    “弱水府。”白献之眉头一拧:“你在这盯着,等我回来。”

    白献之一溜烟就不见了,青面鬼喊道:“大人,我可等不到天明!”

    没有人理会他,青面鬼只能耷拉着脸在楼上候着。

    白献之回了弱水府的时候,槐序还没有回来,听容娘说了,才知道这三个道人打伤了晏儿。白献之冷笑一声,说了句好胆。

    金华府一亩三分地,能甩黑山面子的只有两个,一个大城隍,一个龙君。但自槐序修成地仙,大城隍和龙君也不能了。

    三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道,也不懂东南道的规矩,随意出手,一出手,就打了黑山的脸面。

    无怨无仇,一心行善都能被人无缘无故删了一巴掌,这口气槐序能咽下去,白献之都咽不下去。更何况这三位进了沈家老宅,必然也是和沈家勾连一气,要来对付槐序。

    “真是巧了。”白献之幽幽道。

    “什么巧了?”槐序正推开门,就听见白献之说巧了,不由得问了一句。

    待白献之把话说完,槐序嗤笑一声,道:“果然是巧了。”又或者说,天机叵测。

    槐序撇过心思,也不再想问白献之一句为何还是去了沈家老宅,知道这孩子是脸皮薄,心里不坏,若是一问问得他难为情了,又不知要闹别扭到几时。因此转过话头,道:“我对沈家有恩,却不想反惹愁怨,沈玉堂当年数次鼓动府君兴兵来犯,忘恩负义,戏弄鬼神,这一次又请修行人来犯,看来这笔债是要讨回来了。”

    白献之点了点头,忘恩负义不过小人,反咬一口,便是畜牲也不如了。鬼神岂可轻戏?

    白献之看了看天色,道:“已经是深夜,天色将明,想来今日他们是不会动手了,要动手也要等到明天白天。”

    槐序道:“人总要在白日里更觉得安全,他们愿意白昼来,便让他们白昼来吧。”

    鸡鸣天亮,说是等谢大管家来,槐序却不想回黑山再等他们,因此天一亮,白献之就敲来沈家老宅的大门。

    少年人气度昂扬,眉角锋利,手拢在袖子里微微施礼,嘴上带着笑,看起来倒似嘲讽更多些,看起来又是高傲又是英武。

    谢大管家有些迟疑,他在上都摸爬滚打多年,这等气度,实在少有,他也不是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只是他见过的那人,乃是当今圣人的王子。有一个瞬间,谢大管家心里仿佛被一只手狠狠攥住。

    “你是?”谢大管家问道。

    白献之从袖子里拿出一封书信,道:“你家主人和我师兄有旧,你府里住着的三个道士昨日打伤了我家侍女。”白献之嘴角划出一丝讥讽和诡谲,道:“我师兄请你和那三位道人去游河,也代你家主人做个了断。”

    谢大管家接过书信,拆开一看,瞧见落款,乃是“黑山故友”,不由得胸口突突直跳。原本随着鲁地三雄到来而翻涌的热血仿佛被一桶冰水浇灭,化作血液中流淌着一丝寒意。

    谢大管家才欲开口,眼前已经没了白献之的身影。

    谢大管家深吸一口气,强自振奋精神,道:“不过是一个妖孽,不过是一个妖孽而已!”

    一句话两个妖孽,只是前后的口气却截然不同。

    谢大管家请来三位好友和燕赤霞,把槐序写得书信放到桌子上,请他们看。

    燕赤霞拿过一看,只见纸上文字清瘦飘逸,仿佛就要飞仙而去一般。

    “闻有故人来,不胜欣喜,特于江中画舫设宴,请往之。黑山故友?”

    “故人?”燕赤霞问道。

    谢大管家道:“这妖孽和我家尚书有仇,这也是为何我请诸位前来。”

    燕赤霞了然,也不想深究其中的弯弯道道,说道:“这树妖能耐不小,青天白日江中宴客,可见是胸有成竹,却丝毫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谢大管家道:“正是如此,所以我们去还是不去。”

    燕赤霞冷笑道:“为何不去,他敢设宴,我们便不敢去不成?”

    镇山道人并无意见,看了眼自家兄弟,也点了点头,道:“谢老哥,此事一了,你便随我们回山吧,姓沈的虽然对你有恩,但你尽心尽力这么多年,又助他除去这个大仇家,因果也该了断了。”

    谢大管家苦笑一声,道:“我知道红尘难脱,也有趁机脱身的念头。但是兄弟,此次不论能否将此獠拿下,请你们以自己的安全为重,不要因为我这半副残躯……”

    镇海道人打断道:“不要再说了,未曾斗过,孰知雌雄?”

    镇陆道人道:“走吧,莫要让他们以为我等生怯了。”

    三、晋、江、独、家

    马车吱呀呀启程,直往婺江而去。八婺水乡,最不缺的就是画舫楼船,每到夜里,就有一座座画舫在水面招摇。

    晏儿的夫君就是沉迷于画舫中的美色,被吸干了骨髓,流落街头成了废人。

    兰若香行日进斗金,买下一座画舫或许不实用,但租下一座画舫,却是小菜一碟。

    将画舫上的旗帜摘了,垂下一面黑地青面的兰若旗,旗帜飞舞,在风中招摇。

    马车到了码头,两个身穿黄衣的少年已经在一边等候,“诸位请,我家主人已经在画舫中等候。”

    镇山道人认得正是昨日从他们手下逃走的小妖,轻斥一声,道:“装神弄鬼!”

    燕赤霞目光如炬,仿佛有紫气在他眼中环绕,这是正阳功催发的征兆,燕赤霞道:“原来是两只黄鼠狼。”

    黄六郎和黄十郎被喝破原形,身子一晃,却仍旧稳稳站立,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燕赤霞心中都要惊疑,正阳功之下,这等小妖怪,少有被喝破原形还不受影响的。仅此一样,就能瞧出兰若王的不一般了。

    “有点意思。”

    五人上了船,六郎和十郎人引入船内,只听身后响动,画舫已经离开码头,远离河岸。

    众人心中一跳,没有质问,从甲板进去,就见十多个美人在画舫中飞舞作歌,虽无丝竹相伴,却别走一番风味。

    这下不仅是谢大管家不安心,就是燕赤霞和镇山道人三兄弟眉心都突突乱跳,这载歌载舞的美人都是鬼物,青天白日,不惧阳光,鬼气近乎于无,却有几分神圣的模样。

    黄六郎和黄十郎退守一旁,槐序拍一拍手,飞舞的美人又从空中徐徐落下,相伴着落座。

    槐序左手边坐着白献之,右手边做着容娘。请谢大管家等人落座之后之后,槐序拿起酒杯,道:“众位请了。”

    若是一来就兵刃相见还说得过去,这般以礼相待,谢大管家却看不懂了。

    槐序喝过酒,见他们不喝,也不在意,道:“我和你们讲个故事吧。”

    镇陆道人,是最焦躁的一个,忍不住喝道:“我们来,可不是为了听故事!”

    槐序轻笑一声,并不管他,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说得正是当年的事,落魄书生沈玉堂得兰若寺鬼神相助,指点他去讨好水君,得了一缕龙气改易命格,随后翻脸不认人,官居一品大员之后,数次起兵伐山破庙。

    直到这次,来了一位老管家,请来了四个帮手。

    槐序问道:“若是易地而处,你们要怎么做?”

    燕赤霞生就一个侠客梦,惩恶扬善,斩妖除魔,听完故事,却觉得十分尴尬。于情于理,错也怪不到槐序头上,沈玉堂身为礼部尚书,却不知道哪一点算得上是知礼。不由得讷讷无言道:“你是妖……他是人……”

    槐序问道:“所以人错了是妖的过错,妖错了,仍旧是妖的过错?如此,公义何在?”

    燕赤霞还待再辩,被谢大管家拦住了。谢大管家如何不知道这些正道弟子的秉性,若是再辩,只会更加无法下手。

    谢大管家道:“这只是一面之词,不足为信。而我此来,乃是受人所托。沈大人对我有恩,不得不报。”

    槐序道:“受人所托,忠人之事。这是忠,有恩必报,这是义。罢了,你既是忠义,便来罢。”

    谢大管家一怔,不知道这葫芦里卖得又是什么药,以礼相待,却又说打就打。

    “得罪!”

    生死之争,如何顾得上谦让之美,又不是同门较挤,还讲究个君子之方。

    谢大管家一出手,袖中飞出一道黝黑的木针化作电芒朝槐序刺去,黝黑的木针从内里钻出电芒,一个迅猛无比得点向槐序的眉心。

    谢大管家一出手,镇山道人一脚踹翻了桌案,怒吼一声,三兄弟接连出手。

    镇山道人使得一方五岳真形宝印,朝槐序当头砸下,镇海道人使得驾驭着一道寒潭真水,真水过处,空气中的水汽被冻成霜花噼里啪啦掉在地上,寒潭真水猛地朝槐序卷去,镇陆道人催动无数松针,闻声不见行迹,一窝蜂朝槐序打去。

    只有燕赤霞手捏剑囊,不曾出手。

    槐序端坐不动,举起右手,手腕上缠绕着自在珠,槐序攥住自在珠,口中轻斥一声,只听一声嗡鸣,槐序周身冒出金色的光芒,仿佛一座金佛将他护在膝上。

    谢大管家的木刺被金佛崩飞,五岳真形印被金佛一手挡住,寒潭真水被另一只手攥住,松针同样被崩飞到远处。

    谢大管家一惊,道:“金刚护法!这是佛门法术!”

    槐序金刚外持,一手举着自在珠,仍有余力道:“正是。”

    谢大管家随后想到黑山传说,道:“我知道了,你是承了兰若寺伪佛的佛法!”

    槐序眉头一皱,道:“妄语。”

    金刚摆动双臂,将五岳真形印拍开,伸手朝谢大管家拍了过来。

    谢大管家催动木刺,黝黑的木刺变成泛起蓝光,电芒在虚空攒动,刺向金刚的手掌。

    当!一声巨响,金刚的手心破出一个窟窿。金刚微颤,身形有些不稳。被金刚左手捏住的寒潭真水忽然溃散,附在金刚身上,立刻将金刚冻成一个大冰块。

    五岳真形印从天而降,将金刚的头颅打得粉碎。

    燕赤霞看到机会,剑囊中一点晶芒直奔槐序而去,晶芒点破金刚的腹部,正刺向槐序的眉心。

    槐序巍然不动,自在珠一甩,正击在晶芒飞剑上,将飞剑打偏,穿透画舫。

    这四人联手,果然非同小可。

    “千年以上的雷击木,太行山的山骨,万载寒潭之水,玄晶飞剑,通灵松针。”自在珠的佛光在周身涌动,挡住无孔不钻的阴损松针,槐序道,“不坏。”

    槐序伸手一扯,自在珠一颗颗飞起,在他身边盘旋,其中一颗猛地朝他耳后击去,正中玄晶飞剑,将飞剑打偏。

    玄晶飞剑被燕赤霞催动,指使如臂,一个盘旋又再次落下,却再次被自在珠击飞。

    槐序大袖一拂,一百零八颗自在珠飞出半数,如同金星一般打向五人。

    “来我身后!”镇山道人一声吼,整个人生生拔高数存,浑身泛起灰色的光芒,如同铁石一般。

    自在珠打在镇山道人身上叮叮当当回响不绝,如同打在石头上。

    四处飞散的自在珠一个旋转,再次打来,又被镇海道人祭起寒冰罩护住,打得冰花四溅。

    镇山道人脸色由灰转白,咳出一口瘀血,道:“小心,万不可被佛珠击中。”

    “大哥!”

    镇山道人以铜筋铁骨去挡自在珠,但哪怕是铜铁山石,也要被自在珠打得酥浮。

    镇山道人道:“无妨,小伤,铜筋铁骨是不能用了。”

    槐序面无表情,如同一座玉像,并不进攻,而是把佛光一手,数千松针如同牛毛,一窝蜂刺了过来,刺破槐序的皮肤,便陷在他体内不得动弹。

    槐序身上血孔迅速愈合,他的本体是一具草木,通灵松针刺进去也没法在血脉里破坏,反倒被他的身体困住。佛光再次亮起,雷击木木针被自在珠挡在身外。

    玄晶飞剑和雷击木纵然是少有的宝物,却仍旧高不过自在珠,并不能破开槐序的防御。而燕赤霞引以为傲的剑术在槐序地仙境界的神念下无所遁形,这是以境界压人,百试不爽。

    镇陆道人被收去了通灵松针,脑子里仿佛有一根弦崩断。怒吼一声,从腰囊里放出三十六把松木古剑,朝槐序一股脑杀去。

    槐序瞧着这松木古剑和松针同本同源,必定是出自一株通灵古松,不由得道了一声可惜。草木得道不易,一身道行,就化作两件法宝。

    松木古剑灵气逼人,槐序也不敢让它近身,所幸三十六把古剑刺来全无章法,还不如雷击木和玄晶飞剑威胁更大。

    槐序道:“你们还有什么本事就快使出来,使不出来,我便要动真格了。”

    五岳真形印再次被槐序以自在珠击飞,便是诸多法器近身,任谁也可不能像他这么轻描淡写,动也未动弹,只以一串佛珠,就轻而易举将击来的法宝一一击退,好似庖丁解牛,轻描淡写,行云流水。

    交手不过几个瞬间,他们五个人,却反而被压制。

    镇山道人道:“岀全力吧,否则今天我们恐怕走不出去!”

    镇山道人的道行和燕赤霞相仿,或许没有正阳宫弟子那般有底蕴,但眼界却比燕赤霞超过许多。

    这么多人仙,尚未让他槐序挪动一步,让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猜想。

    谢大管家头疼欲裂,他的道行最低,又有神魂损伤,眼中露出恐惧和悔恨来,难怪水云观的王观主不愿意躺浑水,只是他仍旧不甘心。他还想着此事了断,回山修行,怎么愿意就折在这里。

    一身法力已经运转到极致,谢大管家咬破中指,凌空画符,“天地借法!”

    雷击木猛地向上一纵,穿破画舫,飞速高空,他要借天之雷法,为自己搏个生机。

    四、晋*江*独*家

    镇山、镇海、镇陆三兄弟一母同胞,精通合击之术,镇山道人一声令下,镇海和镇陆就明白镇山道人的意思。

    镇陆道人一手抵住镇海道人的后背,镇海道人又抵住镇陆道人的后背,三人修行同一份功法,一母同胞,法力同根同源。

    镇陆道人和镇海道人脸色迅速苍白,而镇山道人却法力大增,铜筋铁骨都恢复过来。

    “敕!”五岳真形印上亮起五个符印,这一方宝印上神光闪耀,被镇山道人以三人法力合力催动,已经有了惊人变化。

    “不坏。”槐序仍旧只有这一句话。

    五岳真形印当头砸下,燕赤霞的玄晶飞剑瞬间分光化影,化作七道晶芒小剑,借用北斗七星星光化剑,朝槐序杀来。

    五岳真形印当头落下,玄晶飞剑于四面截杀,槐序退无可退,避无可避,不慌不忙的伸手一扯,将身边的火罗宝伞撑开,伞面滴溜溜的旋转,转动虚空。

    五岳真形印还没落下,就已经歪倒一边,啪得一声印在船板上,打穿船板,掉进水中。

    玄晶飞剑被宝伞转动,立刻失了准头,刺破画舫,飞到船外去了。

    天空中一声霹雳巨响,雷击木引着天雷从天而下,四射的雷芒声势浩大,把画舫击出一个大窟窿,打向槐序。

    槐序的神色这才有些认真,天雷打在火罗伞上,电芒如同花瓣一样倒扣而下,在火罗伞上游走不定。

    槐序一手吃伞,一手却伸进电芒当中,雪白的手指被电的焦黑,皮肤寸寸开裂,露出枯槁的树枝来。

    槐序收回手,细细感应着天雷的奥秘,手上的皮肤又从臂上长了下去。

    “原来如此。”

    槐序一声轻笑,抬头看向五人。

    仿佛有光,无孔不入,仿佛一开始就存在,只是他们一开始看不见,现在却忽然看见了。

    除了光,便再看不见其他。看不见听不见,燕赤霞、谢大管家、镇山道人三兄弟全部沦陷在那一缕光芒当中。

    叮叮当当。

    五岳真形印、松木古剑、雷击木、玄晶剑通通失了控制落到地上。他们的主人也随之倒地。

    摩耶三相禅光,一缕禅光,便会叫人陷入三生三世的轮回当中,生生世世,永无止尽。只要槐序不愿意,直到死亡,他们都不会醒过来。

    槐序没有下杀手,只是让他们重温了一遍今生的记忆,现在今生当中出不来罢了。

    槐序将火罗伞上残存的一点雷火收起,不得不说,这可能是他今日最大的收获。不管如何,渡劫才是第一位,能提前感受天雷之力,也是一件好事。

    白献之和容娘一直不曾出手,这也是槐序事先就吩咐过的,果然,槐序亲自出手,也不过是反掌之力而已。

    白献之瞧了瞧被打烂了的画舫,道:“所以说,为何要在画舫上斗法?”

    一艘画舫造价不菲,在画舫上斗法,把画舫打得稀烂,纯粹就是烧钱。哪怕就是不稀罕钱,也不是这么浪费的缘由。

    槐序拍了拍脑袋,道:“嘿,没想到斗法会闹得这么大,连天雷都被引动了。我们把画舫买下来呗,买下来修一修还能用。”

    白献之嗤笑一声,指着被砸了个对穿的船舱,道:“这也就我们能修,换个人,你看修得不修得。”

    船舱早就被砸烂了,是槐序施法才免于水祸。

    事实上从一开始,还有槐序就亲自驾驭画舫在水中行走,法力包裹着画舫,若非如此,偌大画舫,还不知要怎么开出来。

    槐序把松木古剑和雷击木抓起来,放到怀中,道:“这个就够抵押了。”

    若是一般的玩意,槐序真未必会要,只是通灵古木实在少见,这一套飞剑镇陆道人用不好,和他却太相合了。

    雷击木木针也是槐序准备拿来揣摩雷霆真意,为渡劫准备的。

    槐序伸手取出种子,种在船舱里和天顶上,藤萝纵横交错,须臾间就把船舱和天顶堵了个严严实实,滴水不进。

    不多时,就听甲板上黄十郎来报,说是水云观的王观主求见。

    槐序把王观主请了上来,王观主可不是燕赤霞这等没有眼力的,看到槐序的瞬间,王观主就在猜测,槐序是不是已经修成地仙。但话道嘴边却又难以出口,王观主一生困在人仙巅峰,实在问不出口,怕只怕问出了肯定的答案,又要在心里煎熬。

    斗法异象太大,若不是在水中,早就被人发现了。即便如此,晴天霹雳也惊动了不少人。王观主心忧师侄生死,就急匆匆来了。果然斗法已经结束,瞧着躺了一地的人,就不用说结果如何。

    王观主领走了燕赤霞,槐序倒是想让他把剩下几个都领走,王观主却不乐意。

    因此槐序只能把人都扔到岸上,等到槐序解除法术,他们醒来时,已经在识海里把今生又活了一遍。许多遗忘的因果孽债都想了起来,许多做错的事情历历在目,他们都忍不住在想,若是重来一次,自己还会这么做吗?

    扪心自问本就需要勇气。

    摩耶三相不仅仅是对敌法门,也是开悟法门,他们虽在梦里纠缠一生,耗尽了法力和心力,虚弱如同凡人。但并不妨碍他们自省自悟,人喜欢骗自己,很多事情都在从心底为自己找借口开脱,然而真相摆在面前,又是何等残酷。

    不是看不穿,而是不愿意看穿,不死堪不破,而不是不愿意勘破。这就是人呐。

    谢大管家和镇陆道人法器遗失,想来是找不回来了。他们也没有那个胆子再回去找槐序的麻烦,实在吓破胆。他们并不知道槐序为何会放他们,但活着已经嘁一种幸运。

    谢大管家没了法器,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失去了寄托一般。

    镇山道人安抚住镇陆道人,道:“谢老哥,虽然没有给你家大人报仇,但我等已经尽力,可以无愧于心。谢老哥,随我等回山吧。”

    谢大管家颤抖着道:“我随三位回山。”

    谢大管家留下一封书信,叫江护卫送回上都。随后就和镇山三兄弟一同回鲁地。这一路法力未复,想必不会太容易。

    往鲁地的马车已然远去,燕赤霞也在水云观半死不活得修养,翟杨晟算过命数,还在努力接受自己。

    槐序终于又得清闲,回了黑山,偌大的画舫扔在码头,成了容娘平日里和各家太太们聚会的场所。

    槐序在刻玉牌。白献之的温玉,被切成两指宽一指长的玉牌,槐序在玉牌上或是雕刻或是描金,或是题诗或是作画,一时间养心养气,倒是别有一番乐趣。

    兴致来了,也教白献之雕刻描金,结果明明在纸上能写一手好字,到了玉牌上,就丑得不忍直视。第八次把玉牌刻废,白献之整个人都不对了。

    槐序忍不住抹把冷汗,打了个哈哈,道:“许是天赋吧?”

    白献之不信邪,刻坏了十三块玉牌之后,终于死心了,再也不愿意多碰玉牌一下。

    白献之被验证出是个手残,精巧无能,十分不能接受,转头出去散心了。当然不能说是去散心,倒显得他心胸多么狭隘似的。

    白献之答应要为槐序找来百家木,重新制作狼车,事情还没完成,就因为种种事情耽搁了。这次出门,主要还是去行善去了,才不是看到自己的私库成了公库不开心。

    白献之走了没几天又回来了,中秋节来了。

    中元节在鬼物眼中仿佛过年,中秋在妖怪眼中,也和过年差不多。太阳炽热难以亲近,月亮则讨喜得多。

    且不论六十年一度帝流浆,有哪个妖怪最初不是靠吞服月华而成长的?

    中秋节也是个盛大的节日。

    黑山之上张灯结彩,容娘早早地带着大家回来开始做月饼。

    晏儿先生教大家怎么做出好吃又好看的月饼,槐序看过一遍也就会了,白献之在一旁偷听许久,才做出一个似模似样的月饼,蒸熟一尝,才发现难吃得不行。

    真正等到中秋,鬼市里比以往热闹许多,并不比中元节差,各个地方大大小小的妖怪都往鬼市来。

    东南道几个妖王也带着家眷来吃酒席,祭月。

    夜晚灯火连绵,喜气洋洋。明月当空,流光溢彩。

    “美景醉人。”翟杨晟抬头也看了看天空,只觉得有些飘飘然欲乘风而去。

    当日学了老猿的吐纳功夫,翟杨晟对五谷杂粮的感情就在不断降低,清水和果实对他的吸引日益增加。

    中秋之夜,金华城中热闹非凡,灯会花会诗会齐出,翟杨晟被同窗请去诗会,人与人的交往大多带着目的,有了目的,就不会太诚恳。

    翟杨晟的感官日益敏锐,能察觉出别人的态度,因为不是发自真心,反倒越发难以接受。

    翟杨晟找了个由头出来,诗会里也没人在意他这个没有前途的秀才。

    翟杨晟忽然觉得烦闷,他想起狐狸所说,与道有缘,不同凡类,忽然就想去瞧瞧黑山是什么模样。

    他没有马,也租不起马车,只有身轻体健,能奔能跑,就奔着黑山而去。

    明月当空,翟杨晟一心一意想去黑山,跑着跑着,也没发觉自己忽然长出白色的羽毛,仿佛一头白色的猿猴,他脚步越来越快,比千里马更快,在旷野中奔走如飞。

    后半夜时,翟杨晟到了黑山。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到了黑山,甚至没发觉自己长了一身白毛,等到面具扣在脸上,进了鬼市,灯火连绵。

    带着面具的妖鬼笑意盈盈,来往在各个商铺之间,天空中的明月比任何时候都亮,

    妖怪生活简单,心思纯粹,翟杨晟混在妖怪当中,反倒觉得比与人相处更自在。

    翟杨晟到了鬼市,槐序心里就有感应,忍不住微微一笑。

    白献之不知道他笑什么,给他送上一盘月饼。

    槐序拿起一块月饼就吃,松软的面皮,内里的馅料是槐蜜腌渍的槐花,清甜可口。槐序吃了一块,对着白献之道:“谢谢。”

    白献之耳朵一红,跑到一边去了。槐序轻笑一声,把一碟月饼都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