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四十九章 雷霆

第四十九章 雷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献之被压制在镇神印下,仿佛被困在群山之中。白献之身为山神,如何不知道这是抽取群山精气炼成,借助山之精魄镇压一切。

    只是即便他是山神,急切之间,也不可能找到克制镇神印之法,此地若在黑山,山神符授轻易就可以调动神域中一应规则,镇神印也困不住他。

    二春道人虽然也不能飞行,但精通土行道法,落地生根,脚立大地就可以生生不息,法力源源不断,若是借来地力,近乎不可匹敌。

    槐序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朝不肯和他硬拼硬的,腰间玉钩冲天而起,化作一轮钩月,明明是青天白日,却偏偏在一瞬间变成夜晚,寒月如钩,冷若清霜。

    二春道人微微色变,道:“你竟有此异宝!”

    二春道人举头不见青天,只有钩月斜挂,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件法宝影响,陷入了定境之中。

    二春道人举目四顾,只见群山万壑,连绵不断,这是他自己的法意,而霜雪如钩,却是白献之的法意。

    二春道人以镇神印将白献之拉到地上斗法,白献之立刻还他一报,把他拉入精神定境,立刻让他失去了地气加持的优势。

    镇神印和他自己的道法显现在定境中,就是群山万壑,而白献之的道法和玉钩落在定境中,也是无边霜夜。

    二春道人眼窝深陷,鼻梁高挺,若是年轻几十年,必然也是俊朗的男子,只是心相如一,他心思阴毒,眼神不正,看起来仿佛秃鹫一般。他冷笑道:“黑山君,你的道法竟然不是山,而是月,只不过你以为将我拉入定境便能赢我吗?你才修行几年,便这般自负。”

    月光汇聚,白献之踏月而来,听着二春道人的话,只是勾起嘴角,冷漠无情,道:“你有多少本事,尽管使出来,定境之中比得就是道行,和法力多少已经无关,你长我许多,不过是胜在法力雄厚,腐朽之身,亦能言勇?”

    二春道人一言不发,抬手捏印,借用群山之力,一印压向白献之。虚空扭曲,法印威严,白献之不闪不避,一座巍峨的宫殿在他身后缓缓浮现,正是广寒宫阙。

    二春道人倒抽一口凉气,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眼前这人看起来年岁不大,不过才是弱冠,但在修行上,已经不在他之下。甚至只要棋差一招,他都会死在白献之手下。

    绿兰山下,白献之和二春道人面对而立,眼神空洞,已经陷入定境,只有寒月钩和镇神印彼此压制,挤压得虚空扭曲。

    镇神印强在汇聚群山精魄,而寒月钩却是来自九幽之地,乃是九幽狱中鬼王随身之物,又得了阴土中殿下赏赐的一道玄阴宝气,品质超群,还在镇神印之上。如无意外,待定境中两人分出胜负,这两件法宝也要分个生死。

    两人在定境中斗法,十二道金光从远处飞来,落进绿兰山,绿兰山上的鬼阵阻拦不得,便被十二夜叉神撞出一条缝隙,钻进山中。

    绿兰山阴风不绝,怨气冲霄。夜叉神扇动翅膀,沿着山腰而上,也没有看到任何生灵,遍地只有白骨尸骸和枯死的树木。

    夜叉神虽然凶恶,但受佛法点化后,也是实打实的善神,金刚愤怒,夜叉神身上都烧起赤金得火焰,十二道火焰流星飞上山巅,只瞧见一座破旧的庐舍和腐坏的大殿。

    一个夜叉神飞到庐舍之上,抓住房顶,直接将庐舍从地上掀起,抓着庐舍飞到悬崖边上,猛地扔下去,砸了个稀烂。

    推倒了庐舍,便只剩下一座大殿,十二护法神并非无知恶鬼,六道轮回盘之中自由传承。他们几个盘旋,已经试探出这座大殿的功用,若是炼化其中的鬼王,大殿就可功成,法宝全功,难以收拾,所以夜叉神相视一眼,不约而同选择唤醒其中的绿兰鬼王。

    唤醒绿兰鬼王的最佳方式当然不是砸破镇神台,这样一来又是帮了绿兰鬼王一把。

    夜叉神选择了更好的法子,他们开始念经,念得是《地藏菩萨度亡仪轨》,超度这山中惨死生灵,至于那些消散的亡魂,就只能等待灵性相聚,再度成形了。

    十二个巨大的夜叉神面相凶恶,青面獠牙,肋生双翼,正儿八经的盘坐在空中,张口如同洪钟敲响,念诵地藏菩萨度亡仪轨,十二口大钟接连不断的响起,大殿中的绿兰鬼王仿佛火烧一般,浑身力量都开始沸腾。

    大尊乃是镇守地狱的菩萨,最擅长超度亡魂的菩萨,化解怨气,抚平怨戾,是大尊经文的厉害之处。

    绿兰鬼王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恶鬼,经文之中,鬼气仿佛被热水浇化的冰月,力量的流失带来的痛感让绿兰鬼王瞬间被敲醒。

    “别念了!”

    凶恶的咆哮声在大殿中回荡,苏醒的恶鬼伸出锋利的爪子抓在大殿的门上。

    刺耳的声音在山巅回荡,绿兰鬼王随手一击,竟然没有打开大殿,理智回笼,绿兰鬼王立刻发现这座大殿的古怪,分明是在侵蚀他的力量。

    绿兰鬼王惊怒交加,怒吼道:“二春道人!你敢玩我!”

    除了二春道人,这山上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做到这一点。

    绿兰鬼王疯狂的撞击着殿门,殿门上的镇神印却牢牢将殿门锁住,让他无法冲出。

    诵经声和怒吼声在山巅回荡,伴随着剧烈的晃动,阴云密布,整座山都弥漫着不祥的预兆。

    二春道人在山下,定境中,绿兰鬼王苏醒触动镇神印之时,他就有所感应,他心中的惊怒犹如实质。

    “是你!是你唤醒了绿兰鬼王!”

    白献之伸手一道太阴炼神光刺向二春道人,脸色不变,道:“是我。”

    二春道人又急又怒,想要将白献之碎尸万段,却没有这个心力,二春道人已经失了方寸,而白献之心中虽然记挂槐序,却还能在玄阴秘录的支撑着保持理智。

    这一场拉锯战,他只会赢,不会输。

    绿兰鬼王咆哮了一天一夜没有撞破殿门,还被佛经影响得心神不宁,法力流失,便再无声响,仿佛死了一般。

    但是夜叉神能感应到这头独狼不会轻易放弃,一条路不通,他在寻找另一条路。

    白献之开了封锁绿兰山十日的口,将槐序渡劫以后虚弱的三日修养期都算上了。

    在二月初一,绿兰鬼王冲破了镇神台,他用三天时间用爪子和牙齿将大殿挖空,从大殿一侧的墙上挖了出来。

    鬼王挖出大殿只是,已经秃了两只爪子和牙齿,黑血腐蚀着泥土,浑身是血的鬼王对天长嚎,凶焰滔滔。

    二春道人心中一痛,知道镇神台已经废了,几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目眦欲裂,浑身起火,烧得虚空噼啪作响。

    白献之擦了嘴角一缕鲜血,笑着说:“我说了十日,便一日也不会让你离开。”

    二春道人古怪一笑,带着不惧死亡的凶悍,一掌拍在自己的脑壳上。一声轰然,二春道人身体一晃,七窍淌血,却哈哈大笑起来:“我果然没赌错,只要神念消泯,自然会从定境中出来!”

    白献之脸色苍白难看,道:“你赢了。”

    为了一个没有把握猜测就悍不畏死的尝试,倘若连死亡都不怕,又有什么能吓住他。

    二春道人也好,绿兰鬼王也罢,都不惧生死,穷凶极恶。

    二春道人侧耳倾听,山巅之上呼和之声不绝,元气大乱,风云呼啸,时有金光和黑气交错而行。

    他知道这是绿兰鬼王在和人交手,不管是眼前得黑山君、渡劫的兰若王还是脱落的绿兰鬼王,没有一个人会在胜利之后给他一条生路。

    二春道人道:“我若发誓不去干扰兰若王渡劫,就此离开东南,你可愿意放我离开?”

    白献之目光幽幽,道:“你的誓言可信吗?”

    二春道人问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却也不会骗人。”

    白献之道:“你师弟的元神在黑山。”

    二春道人一僵,道:“他竟然还活着。”

    白献之一动不动,准备好面对他的反扑,道:“他是死了一回。”

    二春道人诓骗三春道人去鹰头寨试探黑山,祸水东引,害三春道人丢了一条性命。

    三春道人说过:“我师兄从来言而无信,他答应师父安心修道,但是却叛出师门,答应师兄不行魔道,却杀生无算,答应和我交流丹法,骗走我的人元丹法便诳我送死。若是杀不死他便算了,若是到了绝境,他说的话一个字也不要信。”

    二春道人感叹一声,道:“我这师弟就是蠢,大师兄也迂腐,若是他们愿意同我交流法术,我师兄弟三人早就修成三元丹法,怎么会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他话音未曾落下,足下泥土已经如同流沙一般喷涌而出,无数沙土化作巨人,朝白献之一拳轰去。

    二、如果你爱载载,就来晋*江看载载

    槐序还没有渡劫,绿兰山已经斗成天翻地覆,黑山之上,却异常平静。槐序靠着本体青槐,这个人都死得差不多了。

    他衣服里的下半身已经全部木化,生机尽去,不是化作木头,而是死去。上半身腰腹往上直到胸口,也已经僵死。

    他的眼睛基本都是闭着的,他的灵神已经近乎枯竭,但是他的灵觉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青槐的树根扎进地底,枝干伸向苍穹。地底生机勃发,天空灵华交错。日月星辰照耀在树枝上,山河水土流经树根。

    一只虫豸,一棵花草,都在他的眼睛下生存。

    若只是一般的妖物渡劫化成人形,是不需要这么辛苦死过一回的。只是槐序是鬼王,槐树,从木属鬼,他的阴身一开始就是鬼身。要由死而生,由阴而阳,如果一世身不死,另外一世身又怎么出身?

    死亡和重生在同时进行,不是一蹴而就。

    这时候,有一只老鼠跑到槐序身前,眼睛看着槐序,闪烁着人性化的光芒。

    “我现在出手,你会不会真的死掉?”老鼠捋着胡须说道。

    槐序微微一笑,睁开昏黄的眼睛,几乎看不清老鼠的身体。他开口说话,声音就像两块木头在摩擦,他说:“不会,但是你可能会死。”

    老鼠捋着胡须的爪子一顿,它认真的看了槐序一眼,随后又开始继续整理他的胡子,道:“我当然不会出手,我有求于你。”

    槐序闭着眼睛,似乎在思考,随后说:“你若退走,我承你的情,但若是有事要找我办,还是等我渡劫功成之后再来。”

    “你!”老鼠猛地直立起身子,似乎想要动手,却又叹息一声,道:“明白了,你不受威胁。我遁地老祖一生阅人无数,你很特别,我不想开罪你。”

    遁地老祖说完,鞠了鞠躬,为自己的失礼致歉,转身退去。

    遁地老祖虽然退去,却并没有走远,而是在黑山山脚打了个洞,将自己藏起来。

    他知道这里将要有一场战斗,他已经听到了声音。

    有腐臭的气息传来,被风带着,卷上了黑山。泛绿的瘴气仿佛腐坏的河水,浓雾一般朝黑山上蔓延过去。

    东南一带水源众多,沼泽因为水源难以流动,尸骨和其他的东西腐烂会形成瘴气,对依靠沼泽为生的人类造成巨大的威胁。

    于是开始有人祭拜沼神。

    沼泽中诞生的野神,或许称作沼妖更合适一些。早些年槐序四处挑战野神,最后被德高望重的青蛙神拦下,才就此罢手。而这位沼神,就是曾经被他追杀过的一员。

    腥臭味飘到黑山上,瘴气在虚空中涌动,槐序睁开眼睛,背后青槐枝叶轻摆,掀起一阵轻风,将瘴气吹散。

    沼神湿漉漉的身体出现在槐序眼前,一张长满疙瘩痘的阔嘴脸从瘴气里露出来。

    “呱!”

    沼神一句话不说,直接出手了。一声爆鸣如同雷霆炸响,重重剧毒罡气从沼神口中喷出,喷向槐序。

    槐序不曾动弹只见风中有一个青面獠牙的罗刹神忽然现身,一掌劈开罡气。

    接着,又有一个罗刹神从土中冒出来,抓住沼神的腿往土中一拉,叫他半个身体都陷入土中,无法动弹。

    又有一个高大的罗刹神手持降魔杵,狠狠打在沼神的背上。

    沼神化作一摊污水,消失在原地。罗刹鬼重新藏起来,沼神已经水遁而走了。

    黑山山下,沼神拖着一地血液蹒跚得下山,表情阴狠怨毒,道:“兰若王,你不得好死!”

    沼神走到黑山下时,路过一棵树,树下有一个小洞。

    沼神没有丝毫注意到,他从地洞经过时,一道黑光从洞中射出,射穿了他的身体,叼着一颗内丹落到地上。

    遁地老祖一口把内丹咽下去,只见沼神仿佛失了气般,迅速干瘪,化作一个磨盘大小得蟾蜍。

    蟾蜍恐惧得看了遁地老祖一眼,死命跳跃离开,遁地老祖没有追他,没了内丹的沼神,不过只是一只癞□□。

    遁地老祖咂咂嘴,仿佛在回味内丹的美味,吱吱一叫,钻进土里消失不见。

    槐序睁开眼睛,山下发生的事情没有瞒过他,沼神法力尽失,遁地老祖离开,眼下已经没有什么能威胁到他的了。

    二月二日。

    卯时尚且天晴,辰时天色就阴沉下来。槐序睁着眼睛,看着天空,眼睛里的神采一点点消失,生机完全断绝。

    这一刻,槐序已经死了。

    灵神消散,法力尽消,只有一点点气息盘萦。

    天地间阳气蒸腾,二月二,龙抬头,地脉翻身,地龙冲天,阴消阳涨,代表着生机勃发。

    十二罗刹神合力祭起一根黑色的木针,木针上电芒耀眼,木针冲天而起,直上高空云层。

    轰隆!

    一道雷光照破山河,电芒如同雷龙一般从天而降,扑向黑山上的青槐。

    青槐一动不动,一棵树,自然不会动。电光笼罩着青槐,庞大的力量一瞬间将细枝全部摧毁,直入泥土,破坏它的根须。青槐在一瞬间焦黑。

    黑暗,无比寂静的黑暗,一念不生,一念不起,永世沉沦。

    突然,一道电光照亮黑暗,一闪而逝。

    电光中庞大的力量和纯阳生机灌注到黑暗里,在无尽的阴死之中种下一缕纯阳。

    阴极阳生,一缕纯阳之气诞生之后,迅速扩张,仿佛落入火油的火星,一瞬间庞大的生命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轰隆!”

    第二道雷光再次扑下,青槐一片焦黑。就是这一片焦黑里,青槐上的树瘤表皮皲裂,一个细小的手从树瘤里伸出来,满天的雷光全部被这一只小手抓住,进入树瘤中。

    咯啦,仿佛鸡蛋壳碎裂的声音响起,一个婴儿从树瘤里掉出来,婴儿并不坠地,悬浮在空中接受了第三道雷劫。

    雷电的生机在他体内转化,从植物到动物,从阴鬼到活人,这种转化在一瞬间以某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完成。

    咚。

    心跳声响起,婴儿开始呼吸,伴随着呼吸,第四道雷霆从天而降。山石碎裂,而婴儿的皮肤却没有一丝损坏。

    随着呼吸,婴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很快就不再是婴儿,变成了幼童,又从幼童变成了少年。

    第五道雷霆落下,少年睁开了眼,他的眼睛青碧,比最好看的祖母绿还要好看,倒映着满天的雷霆。

    槐序醒了。他伸手一抓,青槐上挂着的画皮被他抓来,化作一件玄黑赤纹的衣衫穿到身上。这张画皮历经雷劫而不坏,衣服上竟好似有雷纹闪烁。

    第六道雷霆,槐序想来双臂,沐浴在雷光中,身体已经长成死亡之前的模样。

    这是他的本来面目,一如画皮所绘,眉眼温润含情。

    槐序抬头看天,雷霆尚未休止,九为数之极,他借雷霆而生,还差一点人气才能圆满。

    枯死的草偶身上一粒赤红的宝丹飞起,在第七道雷霆中化作烟尘,其中血气被雷霆洗去,只剩下纯粹的纯阳精气。

    纯阳精气从槐序七窍而入,在他体内流转,转化生机,随后被他含在口中,仿佛一个糖丸一般咯啦啦脆响。

    槐序伸手一招,兰若寺中,一个鼎炉从火井中飞出,落到槐序面前,第八道天雷轰入鼎中,鼎中的槐枝气息和槐序相连,一同由阴转阳,七宝被雷霆熔炼,和槐枝融为一体。

    火罗伞、自在珠、松木古剑、通灵松针被槐序一发放出来,在第九道雷霆中与他一起接受洗礼。

    九道天雷过后,满天雷云渐渐退去,天气又晴。天空中,一个亮晶晶的东西落了下来。

    槐序伸手接住,是雷击木木针被雷霆击垮,一根木针只剩下指甲盖大小浑圆的木珠,表面浇筑着釉质一样的光芒。

    槐序张开嘴,把口中的人元宝丹放进几乎被雷霆毁于一旦的青槐里,从树瘤的孔洞里扔下去,纯阳之气发散,青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苏。

    槐序轻轻笑了起来,这是他褪下的妖身,意义非凡,反倒是曾经作为身体的草偶,已经在九道天雷之下化成一捧灰烬。

    槐序将槐枝从鼎炉中拿起,对十二罗刹神道:“看好家,我去去就回。”

    十二罗刹神知道槐序是要去接白献之,并不意外,当度过雷劫,修得人身,躯壳和元神一般,槐序就是个实打实的地仙,哪怕只是初入地仙之门,也不是二春道人和绿兰鬼王可以匹敌的。

    槐序踩着一棵树消失,草木遁形,或者是木遁术,须臾之间就跨越百里,往绿兰山而来。

    “说好了,师兄,你若是失败了,我不知道能不能约束好自己,你若是不想天下再出现一个大魔头,就一定要成功。”

    “师兄,我去了,要是你不来接我,也许我就跟着你一起走也好。”

    白献之的话在槐序脑海中回荡,槐序轻声道:“献之,我来接你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