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五十一章 苏醒

第五十一章 苏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山中天气清寒,春意来得迟缓。二月本就是早春,寒意未褪,黑山中除了松柏翠竹,也少有树木青翠。

    除了槐树。苍劲的枝干如同虬龙,枝叶伸展如同华盖,青碧一片,如同绿云。

    人元宝丹被雷劫洗炼过后,剩下的纯阳宝气槐序只借助其中的人气彻底修成人身,纯阳宝气分毫未取,全部喂养了妖身。有纯阳宝气在身,老槐抽枝长叶,很快养好了雷劫中所受的伤。

    只是二月末,就已经绿云压枝。

    槐序修行摩耶三相妙法,修出三世法身,过去身就和这株青槐融为一体。这样的感觉很奇妙,树和人本就是一体,却又是独立的个体。

    二月末了。

    白献之已经昏迷了一个月了,体表的玄阴气已经散去,额头上的钩月却清晰可见,不曾褪去。

    寒月钩品质太高,其中一道阴土某位殿下赠予的玄阴气至关重要。只是成也玄阴气,败也玄阴气。玄阴气救了他一命,也害他沉入玄阴之气中不可自拔。

    修真,借假修真。若是四大皆空,世事一如梦幻泡影,那么孰真孰假?庄子梦蝶,分不清谁是梦境。而修真之道,就是求真之道。

    认清世界的本质和认清自己的本质,认清随后掌握,就衍生了种种不可思议的道法。

    玄阴气,就是天地间阴幽的气息,玄阴秘录,就是修行天地阴幽的一面。白献之受那一缕至精至纯的玄阴气感染,无时无刻不在感悟着玄阴真意,但也无时无刻不在化身玄阴气。若是不能在自己被玄阴气同化之前醒来,白献之就永远不会醒过来。甚至于他这具肉身,也会化作一尊玄阴圣物。

    槐序在晒太阳,春日的阳光和煦,山中微风有些寒意,吹到人身上时会觉得冷。槐树上藤萝编织着一个吊床,吊床里当着白献之,槐序坐在树枝上,有些形单影只的落寞。

    槐序轻声道:“你要醒醒了,再不醒,可就要一直睡着了。”

    槐序回头看了白献之一眼,他花了一个月时间把玄阴气从白献之体内拔除,让玄阴气不至于先危及他的身体。而这种半天人合一的状态,槐序也无从入手。他再神通广大,也无法穿过天地的阴幽之道,从中把白献之的心念带回来。

    槐序眉眼淡漠,仿佛什么都不会放在心上。然而正是这份淡漠,让兰若寺中的妖鬼心里都揪住了。越是平静,越是让人难以放心。

    然而槐序除了带着白献之晒太阳,什么事也没有做。

    所有的发泄都是无谓的,当一切手段都于事无补,又何必给局外人造成过多的伤害。

    槐序带着白献之去了佛堂,说是佛堂,其实并没有遮掩。破败的佛像金身被重新擦亮,放置在后山的塔林里。青石的佛像,泥胎的佛像,木头的佛像,摆在兰若寺僧人的骨灰塔边,让僧人和他们信奉的佛像相互依偎。

    药师佛的头颅重新接上了身体,鼻孔里的花的种子种在了药师佛的脚下。

    这里有一座青石佛像,雕刻得是地藏王菩萨。槐序抱着白献之,手上抓着灯盏,走过塔林时,仿佛有诵经声响起,空灵寂静。这塔林里埋着僧人的尸骨和舍利,也埋葬着僧人的灵念。默诵诸佛,空灵浩大,在槐序眼里就是一片金色的灵光。

    槐序把白献之放在一座塔边,扶着他靠好,便跪坐在地藏王菩萨的佛像前。他引槐序入道是所点的灯火被他放在佛像前,灯火微弱,犹如飞萤。

    自在珠在手中捻动,槐序生涩地开口,声音同漫天僧侣的灵念相合,念诵着佛经。

    只是一开口,便有一行清泪从槐序脸上淌下。

    “老师,出家人断情断念,心怀大爱,舍弃小爱,可我还不曾出家,我舍不掉怎么办。”

    槐序默问大尊,眼前的佛像发着灵光,仿佛大尊坐在他面前,听着他诉说。

    “我舍不得黑山,舍不得兰若寺,舍不得鬼市,也舍不得他,他受我点化,受我教导,重来一世,洗净罪业,只是弱冠之龄,便因我而落得这般境地。不应该是这样的。他还年轻,应该还有更长的路要走,不应该断送在这里。”

    “生死有命,皆是命数。生也是命,死也是命,我都明白,可是我放不下。”

    槐序闭着眼睛,口中念得是佛经,心里却在祝祷。

    “老师,我若是许下千万善功,能否……能否请你出手帮我一把。我不能看着他在我面前死去,老师。”

    耳旁禅音高远,天空海阔,眼前灵光飞散,火树银花。槐序听着禅音,闭着眼睛也能看到金色的灵光,只是低着头,拨动自在珠,在心里一遍一遍的祈求。

    冥冥中似乎有一声叹息,所有的禅音从耳边远去,只有一片空寂和温和。一股温和有力的气息包裹着槐序,带着无比的祥和和慈悲,有一只手落在槐序的头顶,轻轻抚摸了一下,一片温热。

    槐序猛地睁开眼睛,眼前空无一物,只有地藏王菩萨的佛像似乎含笑,金色的性光如同泉涌,璀璨光明。

    槐序似乎能看到性光之中端坐着一个人,看不清面庞,却温和可靠,仿佛双肩能扛起天地。那道人影抚过他的头发,便消失在天地间。仿佛存在,又仿佛不存在。

    槐序忍不住眼中发热,不是因为悲伤,却是为了这无声的鼓励和支持。

    俯首之时,猛然发现豆大的灯火已经烧起青焰,灯花美丽耀眼。

    他猛地侧头去看,只见白献之睁开眼睛看着他,眼睛里全是莫名的情绪。

    槐序道:“我接你回来了。”

    他的眼睛尚且发红,头发散落在肩上,手中拿着佛珠,跪坐在佛前,守着一盏灯。

    白献之不知道为什么就从心里涌出了热流,席卷了他的五府六脏,直冲十二重楼,他不由自主的张口,道:“我回来了,师兄。”

    槐序笑了笑,柔和宽宏的气息又回到他身上。他认认真真的给大尊行了个大礼,才将青灯拿起,扶着白献之往山前走去。

    走出塔林时,槐序回头看了一眼,见到塔林中禅音回荡,灵光袅袅,便微微笑了笑,分外开怀。

    白献之半边身子靠在槐序身上,看着他的脸,问道:“师兄,我睡了多久?”

    槐序道:“已经一个月了。”

    已经一个月了。

    白献之看着槐序的,心里想着,若不是被逼到绝处,师兄又怎么会求助于佛陀,没人比他更明白万事只能求自己。

    槐序曾经给他说过一个故事,说得是有人去庙里拜观音,发现有一个人也在拜观音,而且那人和观音一个模样。人问时,那人说自己正是观音。

    “既是观音,为何拜观音?”

    “求人不如求己。”

    修行中人不是凡夫俗子,若非无能为力,又怎么会祈求神佛怜悯。

    这一个月,他又是怎么担忧过来的呢?

    白献之道:“师兄,我要是没回来怎么办?”

    槐序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你死了,我就把你埋了,好好打理兰若寺,一心修行就是了。”

    白献之道:“就这样?”

    槐序瞥了他一眼,道:“还能如何?多给你念几篇往生咒罢。”

    白献之不由气苦,没来由的气苦,更无法发作,只得憋着不言语。

    槐序把他送回寺里,就回去藏经阁放灯。槐序前脚一走,后脚白献之身边就围了一群妖鬼。

    晏儿打量着他两眼,道:“你可算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我们都要急死了。”

    白献之挑了挑眉,道:“舍不得我啊?”

    晏儿嗤笑一声,摇头离开。

    鹿童蹦蹦跳跳地跟着离开,黄二十一郎才想走,被白献之揪住,道:“她笑什么?”

    二十一郎道:“晏儿姐姐是担心大王,这几天大王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大家都不敢说话,没人担心你。”

    白献之在二十一郎脑袋上敲了一记,道:“会不会说话。”

    二十一郎鼓着嘴走了。白献之站在门口,看向槐序离开的方向,不知道怎么了,就忽然笑出了声。

    白献之又闭关修养了一个月,才能行走自如,寒月钩又被他从额头逼出,挂到腰上。

    等到白献之出关的时候,鬼市里忙得热火朝天,白献之看所有人都忙得团团转,也没找到槐序,只能去找白猿。

    白猿院子里劈柴,白献之一问,白猿道:“大王去访友了,水月庵、茶山、大城隍、水君、青蛙神,要拜访好多故友。”

    白献之又问:“你们又在忙什么?”

    白猿道:“大王度过雷劫修成地仙,喜宴一直拖着没办,前几天大王出门时说你快出关了,他出去访友,回来时就可以宴请宾客。”

    白猿抓了抓脑袋道:“翟夫子都把早学停了一起忙呢,我入道太晚,幻形之术学得不好,只能在这劈柴了。”

    白献之看着忙得如火如荼的兰若居,嘿嘿一笑,道:“我也去帮忙!”

    白猿伸手一捞,没捞住,白献之的身影已经远去,他抓了抓脑袋,喃喃道:“你别去……他们说不能让你干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