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五十三章 旧怨

第五十三章 旧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晚,苍穹高远,明月低垂。泰山大帝庙中无穷灵光浮动,华光九彩,神圣广大。

    王兰打扫过泰山大帝庙,就退守在侧门,对着明月小酌一杯。人间繁华,繁华却不及帝庙,这里的清冷,比天上还重几分。虽是如此,王兰却不敢有半分不满,他是泰山大帝的清道使。泰山大帝巡游之时,他在前开道,挥退人鬼妖魅。

    听起来似乎是个很厉害的官职,事实上还不如帝御前的马夫。王兰自成清道使以来,未曾见过泰山大帝巡游,自然也不曾见过泰山大帝的面容。清道使有事会被征召,无事便在凡间看守大帝庙。

    大帝庙到处都是,他看守的只是其中一座罢了。

    喝了几杯酒,王兰不禁有些感怀,想起从前际遇,也不禁唏嘘。正当此时,他似乎听到有人唤他的名字。

    “王兄,王兄。”

    王兰自嘲一笑,自己果真是喝醉了,不然怎么会听到贺才的声音。

    正准备端杯再饮,却又听到这呼唤,不禁一怔。把酒杯放下,王兰循着呼声而去。走出泰山大帝庙,在东巷一棵桑树底下,王兰看到了熟人。

    “贺才!”王兰惊呼一声,道:“你竟然从铁围山出来了?”

    贺才在桑树下栖身,眼窝深陷,眼中有许多血丝,衣袍破败,头发虽然收拾过,却仍旧有几分散乱。

    贺才笑了一声,声如夜枭,刺耳难听。

    王兰皱了皱眉头,眼中有几分冷意,道:“你笑什么。”

    贺才道:“王兄,你大难临头还不自知吗?”

    王兰怫然色变,道:“贺才,我念你故人一场,你再胡说,就不怕去阴司告你吗?”

    贺才冷笑一声,道:“好个王兰,怎么,当了个清道使就这般威风,我好意提醒你,你倒是摆得上架子!张兄在世时,你倒是能心平气和的和我喝酒!”

    提起张生,王兰才真的怒了,骂道:“你还有脸提他!若不是你不成事,三番四次去打秋风,拿着他的钱胡作非为,还教唆他害人,他怎么会坏了一身气数,穷困一生,孤苦终老。”

    贺才哈哈大笑,道:“别说笑了,王兄,是你以鬼仙之体附身在张兄身上,才坏了张兄命格,如何能赖到我头上?”

    他这话正说在王兰的心头上,王兰顿时阴沉着脸不说话。

    贺才道:“王兄,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我在铁围山受苦这么多年,已经洗清罪孽,将要转世。若非真的听到于你不利的消息,你以为我会冒险来人间?”

    王兰道:“你有这般好心。”贺才贪财好色,贪嗔痴五毒俱全,唯独没有学会仁慈友爱。否则也不会既受了张生的恩德,又转过头教唆他去做坏事。

    贺才不恼不怒,道:“当年之事,我有大错,我认了。铁围山受难这么多年,若是还看不开,我就永远出不来了。张兄已经死了,当年的恩德,是你和他一起给我的,我这次来,也只是想了断恩情。这次回去,我就要投胎转世。投胎之后,前尘尽了。我们三人的恩义,也都要散了。”

    贺才说着,竟然红了眼眶,道:“铁围山几十年,才懂得还是人间的好。”

    他说得动情,王兰也不由得触动。当神仙快活,但真的比人间快活吗?

    王兰道:“我先恭喜你了。”

    贺才扯了扯嘴角,道:“我说你听罢,信不信由你。我出铁围山之后,在酆都城住了一阵子,托关系打听了张兄和你的事情,也知道了当年一些事情。当年鬼差误勾魂,将王兄你的魂魄勾走,事后才发现对不上号,没办法,便怂恿你修成鬼仙。我只问你一句,当年你是怎么成的鬼仙?”

    王兰一怔,没有回答。

    贺才道:“你不回答也罢,是你们抢了一个狐仙精修的内丹,方才化鬼成仙。夺人仙缘,坏人修行,王兄,这就是你做的事。你可知你们夺了那狐仙的内丹之后,那狐仙满门老小数十口因此被捉去,剥了一身皮子做了大氅?”

    王兰喃喃道:“它死了?”

    贺才道:“当然是死了。只是他是狐仙,除了修成内丹,还有一口仙气,死后化作狐鬼,也是鬼仙。不仅如此,他还跟了一个厉害的鬼王。我说你大难临头,正是这仇家要找上门了。”

    王兰脸色隐隐变换,他虽然是泰山大帝御前清道使,却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神,若真是有仇家上门,除非告上去,不然不会有人来管。只是这事本就是他没理,告上去还不知道谁输谁赢。

    贺才也不管他,道:“我在酆都城听到有人间鬼魅在打探你的消息,不仅是你,那位误勾人魂的鬼差也被人打听行踪。能掌御勾魂的鬼差几乎不逊色鬼王,等你仇人上门,只怕除了他没人能救你。”

    王兰道:“你可知那狐鬼如今身处何处?”

    贺才微微一笑,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诡谲,道:“在金华,黑山。”

    王兰长吸一口气,道:“贺兄,我为我之前所为道歉,若非你冒险来告诫我,只怕仇家打上门我都还不自知。”

    贺才道:“都是兄弟,也不必多说什么。我以前糊涂混账,也不怪王兄看轻。王兄,我该回去了。”

    王兰作揖,一揖到底,相送贺才。贺才回了一礼,转身走进黑暗里,消失在夜色中。

    王兰回了泰山大帝庙之后,这棵桑树底下,一蓬黑烟冒了出来,贺才站在黑烟当中,眼神晦暗不明。

    “淤泥源自混沌启,白莲一现盛世举。王兄,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贺才轻笑着,眉心浮现一朵漆黑的莲花,他忽然一掌朝身后拍去,黑气化作长蛇咬向身后。

    一只素净的手抓住了黑蛇,将黑蛇捏成黑气,手的主人从黑暗中走出来,佳人如画,眼含春水,正是当日从鲤鱼剑下逃生的白莲。

    贺才道:“白莲圣女,区区金华就让你吃了这么大亏,重伤着逃回教中,未免也有些不中用了。”

    白莲捋了捋发丝,道:“我中不中用,你可以试试呀。几十年前趁着黒莲堂主攻打铁围山逃出来,你成了黒莲圣子,又学了几分能耐,便心大了?”

    贺才满是血丝的眼睛里一圈圈赤红的纹路在眼珠子上爬动,他道:“我不想和你扯皮,你也别来拖我后腿。办砸了差使,你还能再爬一次地尊的床吗?”

    白莲不羞不恼,道:“你也别激我,你变着法想证明你比我强,我就瞧瞧你这蠢如猪的故友能有什么用。”

    两人相视一眼,忌惮着后退离开。

    而泰山大帝庙中,王兰却备好了礼品,准备拜访鬼差了。

    兰若寺里灯火早歇,鬼市里一片堂皇。泉上人拄着拐杖,在兰若寺里炼气,便是成了鬼仙,泉上人也没有一刻放弃过修行。

    有狐在月下,仰首望空际。气一呼,有丸自口中出,直上入于月中;一吸,辄复落,以口承之,则又呼之:如是不已。1

    内丹已去,但泉上人凭借活着时修行的道法,又修炼出一颗鬼丹。鬼丹出口,仿佛荧荧一月,天地间的阴气伴着月华在鬼丹上盘萦,美不胜收。

    泉上人炼了一会儿气,便生出几分寂寥之感。把鬼丹纳入腹中,拄着拐杖在兰若寺漫步。黑夜对于狐鬼来说,与白昼并无分别。

    几年之前兰若寺还是鬼窟,如今却好似仙府。他一个狐鬼,成了兰若寺的大管家,统领黑山大大小小的妖怪。想起来当年,却恍如隔世。

    泉上人走着走着,就到了寺后藏经阁。青槐如同华盖,月光照不过树叶,只有零星斑点投来。但这棵树本身就在发光,莹莹光辉,这是生机显化的灵光。凡人的眼睛看不透,没有修行到一定气候的鬼魅也看不透,但是泉上人却看得清清楚楚。

    藏经阁灯火亮着。

    泉上人知道槐序在里面看书,他知道槐序修行的是佛法,若是不通佛理,是无法把佛法炼好的。

    白献之应当也在看书,从他醒过来,似乎留下了什么病症,一刻不见了槐序,心里就不踏实——这是他的原话。所以他此刻应当是在里面看道经。

    泉上人停下了脚步,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股郁气横冲直撞,不发泄出来实在难受。但他不想这样打搅槐序,他觉得自己不该给槐序添麻烦。

    藏经阁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四岁模样的白吉和白喜在空中飞着,那些灯笼请为他引路。

    白吉和白喜是婴灵的首领,兄妹俩常伴槐序左右,时常聆听佛法,纵然听不懂,但随着翟杨晟来教书,从无到有,他们也渐渐懂了些道理。

    这是开蒙,也是开灵。婴灵难以度化,因为婴儿除了本能的情绪发泄,没办法进行沟通。人说什么尚且听不懂,何况佛法。但现在,兰若寺的婴灵在长大。不仅仅是婴灵,那些初生的妖精都在成长。这是黑山的下一代。

    泉上人胡思乱想着,进了藏经阁。白吉给他搬了一个板凳——这个孩子已经知礼了。

    苍老的白狐穿着一身衣服,坐在槐序旁边,槐序放下佛经,青碧的眸子泛起一丝惊讶与喜悦,道:“恭喜,泉上人快踏入地仙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