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五十四章 庆元府

第五十四章 庆元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泉上人苦笑一声,自家事自家明白,说是快踏入地仙,实际上离地仙还远着。这一步,岂是说踏过就踏过的。人仙修道术,地仙修道法。已经从细枝末节,到了更高深的地方。

    若是机缘来了,如槐序一般,只是灵光乍现,便可以踏入地仙。若是机缘不来,如同二春道人,苦修几十年,还在人仙境界徘徊。

    槐序看他似乎不信,笑道:“你别不信,我看你一身法力都精粹如光,灵光透顶照耀虚空,已经把天狐拜月术修成极致,等时机一到,由术入法也是情理之中。”

    泉上人道:“哪有这般容易。我方才采气之时,总是心神不宁,往事如烟,又搅得我心中一团乱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平复了。”

    槐序听着,更是高兴,道:“你这是仙根感应,灵光动荡,有什么往事不妨说出来,若有什么没有了断的,就趁着清闲去一发了结了。了断尘缘,心思澄净,再踏入地仙就容易得多了。”

    泉上人叹了一口气,十分寂寥,苍老的狐脸上带着几分落寞,道:“大王也知道,我原来只是在山中清修,虽然是一只狐狸,但寻求的却是仙道。天狐拜月,修成的灵气灵身也都是仙体。有一日我在山中清修,吐纳狐丹之时,却不妨有一个鬼差带着小鬼来夺。我顾忌鬼差勾魂异力,不敢去争,眼见着这狐丹被鬼差喂了小鬼,将鬼化作鬼仙,毁了我一世清修。

    那个时候,我就是人仙尽头了。没了狐丹,天狐拜月也没法再修炼出一粒狐丹,我就去人间求法。先是跟随一个书生,转而跟随一个破落道士。道士死后,他徒弟没钱花,就设计捉了我满门老小百余口,剥了皮制成白狐氅,进献镇南王,得了荣华富贵。”

    泉上人狐眼中一片哀伤,道:“我生平心思寡淡,不与人争,却先辈夺了内丹,后没护住后人,可怜一家大小狐狸。”

    “我死后凭着积累的一口仙气,勉强没有化成厉鬼,而是化作鬼仙,若非大王收留,也没有今日之身。”

    泉上人将往事一一倾吐,说得轻描淡写,但其中的血泪辛酸,却让人恻然。

    槐序把书卷卷起问,道:“镇南王是在庆元府?”

    泉上人一怔,就听槐序道:“明日我们走一趟庆元府吧。”

    泉上人心中一烫,只觉得眼睛发热,应了声是。

    槐序从来是说一不二,泉上人打理好出门的行装,这些事他已经不常做了,很多时候都是黄大郎在打理这些。他做来依旧顺手,给狼鬼套上缰绳,他坐在白狼的背上,身形几乎和白狼融为一体。

    天明时分,槐序带着白献之,山宝和木贵驾车,泉上人和黄大郎随侍,驾车前往宁波。

    狼鬼化作马匹在官道上飞奔,事实上足不沾地,真正的在空中飞腾,不受地形限制。

    鬼魅飞腾速度极快,从金华府到庆元府,日落之前便至。庆元府的繁华并不逊色金华,但庆元府最尊贵的,还是镇南王。

    镇南王乃是先王四子东西子,当今圣上的亲叔叔。老王爷早年征战被人暗算,坏了肾水,老来方得子,生了世子项宁城。

    项宁城虽然是镇南王的儿子,和圣上同辈,却和太子年纪相仿。

    槐序来庆元府之后,直接去了香行落脚。半年的时间,有槐序不计较成本的投入,兰若香行在东南一带遍地开花。

    如今的香行做得已经不仅仅是香丸,女儿家日常用的香粉、香膏、香水、香胰,一应和气味有关的商品都有在做。

    槐序查账时经常会和姑娘们交流想法,开阔思路,兰若香行如今已经是日进斗金,商品远销北地,不要说东南道,就是京城,也知道这香的名声。

    大东家以查账的名头到香行休憩,也不是什么大事。兰若香行在庆元府,可都是实实在在的人类在经营。

    离开金华府,槐序也不敢说能照顾到手下妖鬼,要是被人捉走,他救都救不急。兰若香行的分行,大多是经过容娘以妖鬼亲自考验过的普通人,忠诚和信义上毫无问题。毕竟很多事人不知道,鬼神却一清二楚。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很多时候就是一个笑话。举头三尺有神明,可不是说笑而已。事情只要做出来,便不可能将耳目都瞒住。

    死人对人的了解,比活人本身都多。

    槐序除了查账,自然也不能什么啧不干,庆元府的食物和景色,若是没有品尝品鉴过,也是白来一趟。

    槐序带着白献之,身后跟着山宝,把泉上人扔在香行查账,大摇大摆的出个门。大东家做事,底下人看着就行,也没人拦着,香行的掌柜还亲自为大东家介绍了当地的美食美景美人。

    江南一带,青楼楚馆历来就多。江南的公子哥们也大多带着脂粉气。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地方的人生活过得精致精巧。

    打听消息的地方除了酒楼就是青楼,青年才俊,风流倜傥,自然是青楼更合适。

    青楼也不是仅仅做皮肉生意的地方,诗词歌舞才是上等花阁的本事,皮肉生意反倒落了下乘。

    人生地不熟,不知道镇南王府的深浅,槐序亦不敢轻易用道法试探。

    上了绮云阁,正逢大家莫桑芷登台献艺,一舞惊鸿,名扬天下。

    槐序和白献之在席间坐着,座位之间被屏风隔住。众人见大家献舞,掌声雷动。可见这莫桑芷是确实名扬江南。

    又听人说道:“东南四玉,庆元府的莫桑芷莫大家,金华府的白莲白大家,金陵的申蓉赋申大家,钱塘的沈思云沈大家,莫大家最善歌舞,今日登台献艺怕是还靠在镇南王世子的面子上。”

    有人问道:“听说白大家和白莲教勾结,乃是白莲教的探子,已经被立案追捕了,不知真假如何。”

    有人答:“那还有假,听说白莲妖女精通妖术,惑人心神,追捕她的官差有好些个都被吸干了精血。官家的事,哪还有假?”

    “噤声!莫大家要开始了。”

    槐序听在耳中,知道镇南王世子竟就在场中。屏风相隔,槐序也不急着去看,朝安心欣赏歌舞。

    莫桑芷能称大家,便在歌舞之上,真有惊人造诣。莫桑芷面戴丝巾,说是不愿容貌夺去歌舞光辉,然而欲盖弥彰,却偏偏最引人入胜。

    莫桑芷开口,声音婉转,仿佛黄莺,然而人的喉舌,却远比黄莺多情,好似春风拂面,三月春花绽放一般。

    莫桑芷的身段也极美,舞秀玲珑,恍然若仙。

    槐序看得认真而且入神,白献之瞧着,也不知怎么,心里就生出一股子不快,便细声低语道:“我瞧着也不怎么样,见识过师兄的祭舞,这世上还有什么表演能入眼。”

    白献之说这话,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槐序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跳舞好看?”

    白献之和他相处许久,看他脸色就知道这是生气了,当下打个哈哈,道:“看她,看她。”

    槐序瞥了个眼神,心里却觉得孩子真是越长大越不好带。以前是养在身边,耍宝卖萌样样能来,没事逗弄着,看他生气也觉得有趣。现在长大了,却傻了很多,偏没了那股机灵劲。

    不过……长大了似乎也不能用孩子的眼光去看待。

    槐序看着歌舞,余光却瞥着白献之。弱冠之年,生得一副好皮相,眉尾锋利,眼神锐利,生得俊朗,猿臂蜂腰,身形高挑。

    白献之的精神不在歌舞,支着头,大半的眼神都落在槐序身上,只是看着,似乎就能让他觉得欢喜。

    粘人。

    槐序收回目光,白献之若有所觉,看了他一眼,眼神又安定下来。

    槐序道:“你仔细瞧瞧,这位莫大家是什么路数。”

    白献之一怔,循着槐序的目光去看台上。莫大家歌舞无一不美,技进乎道,带着一种似有似无的魅惑。

    这不是她刻意发作,而是本身无意中流露的道韵。

    白献之瞧了一会儿,细细分辨,道:“瞧着像是走炼心路的人?”

    槐序点了点头,道:“愿意深陷红尘的修行中人,除了白莲那种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像莫桑芷这般为了以情炼心。倒是不清楚东南四玉剩下的两个是不是普通人了。”

    白献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草莽多龙蛇,深山大泽养鱼龙,但草莽之中也毫不逊色。求道亦求心,道在天地,也在己心。”

    槐序看着他,眸色一暗,知道白献之其实并不明白炼心的真谛。若是明白了,也就不会还是人仙了。他沉浸玄阴气,领悟玄阴真意,以他的聪明才智,早该成地仙了。

    修行之路历来就是独行之路,可三五做伴,二三为侣,但自己的路,永远只有自己走。

    槐序并没有点破,山雨欲来风满楼,清净的日子,能多一天是一天吧。

    王朝鼎盛,天下拱服,只有王朝衰微,才有各种龙蛇出世。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如今这天下,已经不是霸王开业时那般寂静了。

    槐序摸了摸腰上的玉钩,轻笑一声,没有言语。

    “师兄,你笑什么。”

    “没什么。山高水长,献之,等帮泉上人解决旧事,我带你去游历大好河山怎么样?”

    “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