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六十章 术士

第六十章 术士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狸猫逃出老宅,在庆元府流窜,飞快朝府城外逃去。他一路奔跑,四周的景色飞快倒退,仿佛流光闪烁。

    愚蠢。他想着,以为自己会乖乖就范吗?就算是他的身上的气息很好闻,也不可能仅仅凭借好闻的气息留住猫王。

    一只猫,注定是孤独的隐者。

    狸猫享受着自由的气息,他跑了很远,跑得很快,他确定自己已经把那个恐怖的男人甩在身后。他放缓脚步,享受着夜色的静谧和风的清爽。

    狸猫睁开眼睛,琥珀色的眼睛在一瞬间收缩,他浑身的毛发炸开,猛地向后跳了一步。

    眼前,一座荒废的老宅静静地沉睡在意思阴沉凝滞的凶地。

    不可能!

    他叫了一声,转身就化风而去。

    老宅中,槐序轻轻地哼着歌谣,一瞬间,老宅仿佛活了起来。常年受阴气浸润诞生了灵性的物件和植物轻轻动了起来,柳树垂下绿丝绦,枝叶婆娑作响。

    白献之知道他在逗猫,居然逗猫也能这么开怀。槐序开怀,便比什么都好。

    第六次在老宅面前停下时,已经是天明了。狸猫浑身脏兮兮的,吐着舌头,眼睛里都是委屈的神色。

    槐序在老宅中,将一面面明黄的小旗子扔进老宅的各个角落。旗子没入石墙,便在石墙上消失,没入土中,便钻进泥土,扔进水池,便化入池水,所有的旗子被放置在老宅的各个角落。

    槐序将最后一面旗子扔到柳树前,金光一闪,这一面旗子在柳树前不停的旋转,最后消失在柳树中。

    这株巨大的柳树一个抖动,伸展着枝丫,在树干上浮现一个模糊的面部,张口叫道:“主人。”

    槐序轻轻抓了抓树脸的额头,这只树魅便张嘴吐出阵旗,阵旗在槐序面前旋转,垂下一道叉叉丫丫的金光,整座老宅都冒出光来,老宅中的物事全部虚化。如同水波荡漾,黑山上的兰若鬼市的大门如同水晶宫一样在流水中浮现。

    跨过这一扇门,就是兰若鬼市。槐序没有进去,柳树将阵旗吞入腹中。睁着眼睛一转不转地看着槐序,眼睛里满是讨好。槐序失笑,给他喂了一道乙木法力。

    柳树上的人面缓缓消失,整座老宅又变回原样。

    白献之看了眼正门,笑道:“小贼不跑了,我去带他进来。”

    白献之开了门,就见到垂头丧气、一脸委屈的狸猫耷拉着耳朵,看到他,就转个身子,把脸埋到肚子里。

    白献之笑了一声,也不嫌脏把狸猫抱到怀里,带进老宅。

    槐序看他抱着猫进来,伸手在狸猫的头上一抚,清风从他手上吹拂,将狸猫一身污垢都吹走。

    “你叫什么名字。”槐序轻轻按摩着狸猫的脑袋,问道。

    “名字?没有名字。”狸猫呼噜一声,没有说话,但是心念却已经透露了讯息。

    槐序看着他舒服得眯成一线的眼睛,道:“叫琥珀吧。”

    汉江初泼葡萄绿,银海频浮琥珀光。

    如今的春意萌发,正合琥珀重光。

    名字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大抵在人认同这个名字的时候,就通过名字将人标识了。有些诡异莫测的道术,甚至能够通过名字施展。

    名字的意义重大,如果承认了这个名字,那么给予这个名字的人,也就有了非凡的意义。

    许是春光太过明媚,或者是槐序身上的气息太过清淡,又是一个春天,琥珀轻轻叫了一声,应和了这个名字。

    庆元府的老宅里,逐渐成了一处热闹的地方。人类看不见的生灵,聚集在老宅里,通过老宅,往返于黑山和庆元府。

    遁地老祖受槐序之托,在老宅下挖了一条地道,直通府城之外,由一个块顽石看守。不方便进城的小妖怪,就可以通过顽石,从地道里到达老宅。

    要青坠——那株柳树开口也没那么简单,每月并非十五的日子里,只有付出一定代价,或是灵药,或是珍宝,才能然后青坠开口吐出阵旗。

    未有几日,张石珠到了庆元府。这位大术士预测的要来得早许多,显然并不是按照预计那般,由皇室护送出行。

    皇室的队伍这时候还在水上,张石珠已经不声不响的进了镇南王府。

    老王爷不知道接到了什么召令,宣读秘旨的时候,遁地老祖不好动弹,只能装蒜,因此不曾听到。日子一如既往的平静,除了世子被禁足。

    金风玉露阁的反应慢了一拍,终于在张石珠启程离开之前有了动作。

    某一日莫桑芷出游,在张石珠面前经过,百鸟浮空追随。

    张石珠面色大变,死死地盯住莫桑芷的马车。在这位大术士的眼中,莫桑芷头顶的云气盘旋,犹如凤形。

    张石珠在庆元府多留了数日,通过钦天监与皇帝交流,得知了莫桑芷的身世,又一日,等护卫到了庆元府,便将莫桑芷带着回返上都。

    莫家凤命会天下皆知。

    槐序和白献之看着张石珠的船只远去,槐序抱着琥珀,轻轻地抓着他的耳朵,道了声有趣。

    琥珀听他说话,不明所以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被他安抚得挠了挠脖子,又垂下脸。

    琥珀原以为变成宠物会特别难堪,没有尊严。然而事实上,他很快就接受了新的身份并且乐在其中。

    一只猫,注定要在主人的怀里沉沦。

    槐序并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被一个小正太叫做主人。琥珀的幻形之术虽然不完全,却还是一个可爱的少年。槐序并没有把他当宠物,而是当做黑山上普普通通的小妖怪,当做后辈来培养。

    琥珀乖觉极了,他一变回人的模样,就会被槐序抓来读书,几次之后,便死活都不愿意变成人,一定要当一只猫。

    谁不知道,大王的怀抱是英雄冢。

    只是他并不知道,即使不变成人,回了黑山,也是要读书的。

    槐序赞叹一声:“不愧是皇室的大术士,皇帝的心腹。”

    术士和道士是不一样的,术士求术,求得是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道士求得是道,是天地之间的道理。至于求长生,却是方士的理想了。

    懂得天地奥秘,却未必会打架。会打架,也未必穷究道理。道士、术士、方士有共同之处,但分别却也极大。

    术士就比其余两种人更会打架,或者说在术法的应用上,没人比得过术士。

    难怪张石珠敢甩开军队互为孤身前来庆元府,这位大术士根本就已经不下于任何地仙了。皇命在身,神鬼辟易,没人会来找不自在。

    不过张石珠带着莫桑芷走了,槐序才能走下一步。

    项宁城被老王爷禁足,但是莫桑芷走后,项宁城的禁足又取消了。老王爷用行动表明,不希望儿子和莫桑芷搅混在一起。

    项宁城借酒浇愁,绮云阁没了莫桑芷,也就没了千金豪掷的镇南王世子,整个阁子都冷清不少。

    这一日,项宁城在绮云阁一个人喝闷酒,没人敢不识趣地搭讪,绮云阁的姑娘更是被叮嘱过。

    项宁城正喝得尽兴,有属下来报,道:“世子,有人要见您。”

    项宁城道:“不见!”

    那属下不敢再说,只得退下,只是不过片刻,又跑了上来,道:“世子,那人说世子您必定会见他,要我给您带句话,说:‘夜尽天明不知事,虚度年华几寸春。’”

    说的含蓄又隐晦,没头没脑,然而项宁城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一个夜晚。

    酒杯被项宁城的手锁紧,他的手指修长有力,骨节分明。晃动的清亮液体被项宁城一饮而尽。

    “请他进来!”

    纵然再借酒浇愁,项宁城也不会在外人面前失了仪态,所以当白献之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项宁城姿态悠然,便是独酌,也瞧不见一丝颓唐。

    白献之打量着项宁城的时候,也被项宁城打量着。白献之身量颀长,生得清俊,气如渊海,看着像一个江湖侠客,但是项宁城见过侠客。没有一个侠客能养成这样的气度,大部分的所谓的侠客,其实和匪类相差并没有多远。

    白献之拱了拱手,道:“见过世子。”

    项宁城伸手请他入座,道:“阁下有事找我?”

    白献之道:“在下姓白,草名献之,方外之人,想和世子做个交易。”

    项宁城有几分讶异,他见过不少方外之人,多数是道者,带着一身不容于俗世的气息,却没有一个,像眼前这人这般气度的。居移气养移体,不在高位,很难养出这样的气度。

    项宁城道:“既然是方外之人,又有什么条件和我谈交易?”

    白献之低头一笑,从桌子上拿起空着的酒杯把玩着,道:“世子心有所属,想必知道喜欢的人的分量。”

    白瓷的酒杯,胎质细腻洁白,倒映着白献之柔软的眼神。

    “你会讨好他,放下自己的身段,放下自己的骄傲。他是另一个世界,也是一扇新的门,透过这扇门,你能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东西。山不是山,水不是水。他会成为你的一部分,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变化。”

    白献之说着,脸上流露出的情感,叫项宁城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但是项宁城却能理解他所说的一切,没有遇见挚爱的人,脸上不会有这样的温柔。

    项宁城道:“我见到你的情了,可是和我有什么关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