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六十八章 山神

第六十八章 山神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泉上人回到黑山的时候,已经是第四个月了。由春到夏,回到黑山正是繁花似锦的时候。

    泉上人将七宝枝交还槐序,这件法宝在他出游的时候起了大用,不管是隐藏身份还是施法救人,七宝枝的妙用泉上人到现在也没有全部挖掘出来。

    槐序道:“既然回来了,就去大城隍那走一趟吧。鬼差已经被缉拿归案,还得你这苦主走一趟。”

    泉上人领了槐序的法印去见大城隍,大城隍给了他两个选择,道:“一则,阴司会给你一份补偿。二则,你杀他百次,了断因果。”

    泉上人毫不犹豫选择了阴司补偿,大城隍目光一闪,心中有些可惜。

    不是可惜阴司的补偿,而是可惜泉上人的心气不足。

    大城隍站在高点,能看得出来泉上人已经是半只脚跨入地仙境界,这两个选择,他选了前一个,便注定要晚些时候才能踏足地仙境界了。

    大城隍没有点破,道:“好,请随我来。”

    大城隍在秘库中为泉上人选了三件异宝,银环、旗幡、灵符。

    这三件异宝,银环用于收摄,旗幡用于遁形,灵符用于护身。这三件异宝没有一件是攻伐之物,都是保身之用。

    只是一面,大城隍就已经明白了泉上人的心性。

    泉上人回到黑山,将所作所为说了一说。槐序心中一叹,道:“无妨,你既然如此选择,也是你的道心如此。你在山中休息几日,便下山总理善堂之事,赚取善功吧。”

    泉上人心中一颤,似乎明白了什么,又没有抓住要领。他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如何赚取善功上,没有多想,只当槐序体谅他,便退下了。

    槐序盘腿坐在秦广王赐下的两副图卷前,地狱图和百鬼夜行图意境高远,反倒返璞归真。

    清香缭绕,槐序身量修长,目光温和。

    他是体谅泉上人的,泉上人自己赚取善功,跑断腿也未必能有多少收获。而善堂做得是长久营生,修桥铺路,雇佣穷困,活人无数。

    泉上人管理有方,自然也要分润不少。

    大城隍给他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固然是将利益最大化,也错过了一了因果的机会。

    槐序叹了一口气,道:“善虽善,却终究软弱了些。”

    总归是观念不同,泉上人追求仁善,槐序便派他去做善事,只希望他能在善中体悟地仙的大门。

    泉上人下山之后,黄大郎就正式当家,代替泉上人的地位管理黑山妖属。

    和泉上人德高望重不同,黄大郎行事,则是靠智慧和能力。

    一个是道德让人信服,一个是能力让人信服,没有高下之分,也是各有千秋。

    白献之一直没有出关,大有不成地仙不出关的势头,槐序有些担心,他本觉得白献之离地仙境界还差一些,甚至要在泉上人之后才能成就地仙。

    不过泉上人心气不足,进取心不足,要成地仙还要延后。而白献之闭关之后,槐序冥冥中就有感觉,白献之地仙能成。

    不久之后,有金甲神人造访鬼市。

    神人未曾隐藏身份,金光云气铺空,戴着金色的面具进了鬼市。

    金甲神人在鬼市中闲逛不久,就进了兰若居,点了一壶清酒和一碟豆干,便临窗而坐。

    就是好酒,带着淡淡的槐花的香气,酒水清冽,还能见到一瓣槐花在杯中沉浮。

    花生米只是普通的酱油干,但能让神灵吃到嘴里不觉得污浊,反倒别走一番滋味,这便不普通。

    神人心中一动,放下筷子,伸手叫来女侍,又点了一桌菜肴。

    慢饮慢食,吃了大半日,酒也吃完了,神人正要再叫一壶酒,就有一个绛红袍的青年将一壶酒放在他面前。

    神人打量着这青年,也被这青年打量。两人对视一眼,槐序便先笑了,道:“尊神从何而来?”

    金甲神人道:“你是这酒楼的主人?”

    槐序道:“是我,我已经看了尊神有一会儿,不知道尊神是有心事还是有故事?”

    金甲神人道:“有心事如何,有故事又如何?”

    槐序道:“不如何,只是有一双耳朵听罢了。”

    金甲神人失笑,道:“你要听我的故事?”

    槐序道:“不是我要听,是你要说罢了。”槐序给他斟了一杯酒,道:“这壶酒,是我请你的。”

    金甲神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就把心中事娓娓道来。

    金甲神人在泰山大帝座下当差,只是一个小神罢了,因为一次意外,和某个鬼差结识,欠了一个人情。

    后来鬼差将一个叫王兰的鬼仙引荐给他,金甲神人便举荐王兰做了清道使,算换了人情。

    只是旧事翻出来,就连累到金甲神人身上,被上峰批作识人不清,心中难免郁郁。

    槐序笑了笑,道:“识人不清,原是有心算无心罢了,尊神不必自责,只是呵斥,又不是贬谪,可见尊神是得大人赏识的,又何必忧虑?”

    金甲神人道:“你又如何知道我得大人赏识?”

    槐序道:“尊神出现在这里,就是最好的答案。”

    神人哈哈大笑,道:“兰若王真是妙人。”

    金甲神人和槐序相谈甚欢,暮色四合之时当起身请辞。

    金甲神人将一块玉符递给槐序,道:“我不白喝你的酒,这便是酒钱。”

    金甲神人纵身而去,槐序捏着玉符,越看越眼熟,从怀中掏出黑山山神的阴敕符授,只见金甲神人赠予的玉符化作灵光投入黑山山神的阴敕符授。

    神文跳跃,金光浮动。

    槐序定睛一看,只见阴敕符授上的蝌蚪神文已经化作“阴敕黑山五品山神之位”。

    槐序大喜,这是升官了。

    虽然还是黑山,但神位连生两级这,这神灵的权柄可就大了。

    虽然槐序和白献之都是仙道,但不代表香火供奉对他们就没有用了。神灵的权柄越大,能圈到的信徒也就越多。这算是意外之喜,还是很大的惊喜。

    黑山在金华府从来都是神秘又可怕,山中妖精吃人的传说流传了许久。

    槐序想了想,便排遣妖鬼下山寻找通灵之人。

    妖鬼若不刻意显露人前,那么只有通灵的人才能看到。这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后天修行也可以达到,但有天赋在身,总比没有好。

    兰若善堂收养了许多孤儿,大多是女孩儿,槐序传信下去,泉上人便在其中寻找一些天资还算过得去的男孩女孩当巫祝教导。

    槐序也不时会托梦前往这些小巫祝的梦里,显化“山神”和“神木”,以黑山山神和神木的名义教导他们,验收成果,准备为黑山山神建立信仰。

    槐序在青槐树下垒土造台,做了一个小小的山神庙。

    青槐苍劲,槐花如同堆雪,立于黄昏之中。

    青石黄土垒作小庙,陶土小人在庙前看守,眉眼细微,姿态祥和。

    冬天到来的时候,第二座山神庙在黑山的另一边建造完工,和兰若寺彼此遥望。

    槐序把七宝枝插在山神庙的庙后,化作一株古槐,参天而起,形如华盖,垂下灵光丝绦。

    山神和神木相得益彰,相互扶持。

    黑山深处终年不散的雾气散了半边,露出一条蜿蜒的山道。

    新造的山神庙并没有人光顾,没有人知道黑山上住着山神。

    因为这山上,住着恶魔。

    槐序并不急躁,他从来不会为这个急躁,他只是迎着凉风,和小妖怪们封存好一坛又一坛冬雪。

    这是为了来年酿酒。

    青槐上常开不谢的花终于谢了。冬天是生机蛰伏孕养的时候,有纯阳珠在,这漫长的潜藏期就被缩短在一个冬季。

    也仅仅是槐花凋零。

    凋零的槐花是宝贝,如同碎玉,小妖怪们木盒将凋落的槐花收集起来,闻着槐花的香味,就有小妖怪咬着手指头开始流口水。

    槐花落了三天,黑山上的大大小小的妖鬼都得了一个小香囊,香囊里装着三片槐花和其他的草药。

    佩戴在身上,即使冬天,也不会觉得太过难熬。

    寒冷的冬季,很难见到出行的人。也没有猎户在黑山上打猎,没有猎人敢上山。

    但是这一日,有一个背着书箱的书生星夜赶路,和当初张梨棠一样,在夜晚上了黑山。

    书生穿着冬衣却并不显得臃肿,身材高挑,眉目清秀,脸上带着读书人的果敢和坚毅。

    读书人,不是那种虚伪的酸腐秀才,而是和张梨棠一样正儿八经的读书人,能文能武,性情刚毅。

    书生背着书箱上了黑山,沿着小道走了许久,见到了山神庙。

    山神庙并没有神庙的那种豪奢,只是很有韵味。没有金漆,没有雕梁画栋,只是很空阔,又很寂寥。

    空阔寂寥的山神庙里,有一座泥胎的山神像,看着眉目,是个威严的青年,这个人,就仿佛是这片寂寥里唯一的色彩,空寂里的安然与祥和。

    神像面前,有一张供桌,供奉着新鲜的山果,清香缭绕,直入高梁。

    书生推开门进来,就忍不住赞叹一声,目光一扫,就知道这座山神庙,必定是有人细心照料的。

    山神庙里的香烛带来了暖意,关上门,摒却了寒风,便身上一片融融。

    书生放下书箱,走到山神像前上了香,道:“借尊神庙宇住宿一宿。”

    书生抬头,看到神像下刻着“黑山山神”四字,经不住惊异出声。

    “黑山山神?不对,乱了,这里是黑山,黑山上怎么会有山神?”

    “这不可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