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八十一章 安禅制毒龙(五)

第八十一章 安禅制毒龙(五)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水蝎部前,无数邪灵和魔怪尖叫着扑向水蝎部的战士和巫师,这些邪灵魔怪形状各异,无一不狰狞可怖。邪灵和魔怪本身也只是正常的妖灵妖怪,但是受邪气和魔意感染之后变得无比凶恶可怖。

    妖灵和妖怪本身并无灵智,只有灵性,生了灵智之后,灵性从天地间脱离出来,有了一个“我”,懂得了思考。这就是妖了。但是魔化后的邪灵和魔怪却只保持了妖的异力,却将灵智压制,又让本能侵占了躯壳,甚至侵蚀了灵性。

    这就是违背了进化的目的和本能,把创造降格成了破坏。

    也正是因为破坏主宰了妖灵魔怪,这些本身温驯的妖灵和妖怪变得难以对付。

    水蝎部豢养了无数蛊虫和猛兽,这些蛊虫猛兽和邪灵魔怪混战在一起,强大的武士和巫师也冲向了邪灵。

    红衣人指挥者邪灵魔怪作战,但是没有灵智的邪灵魔怪并不足以抵挡水蝎部的武士和巫师,红衣人也不得不参与战圈。

    大祭司和国祭司出手了。大祭司脚下的泥土裂开,巨大的蝎子钻出地面,抖落身上的泥土,把大祭司和国祭司驮在背上,朝红衣人扑去。

    拦路的邪灵和魔怪被蝎子巨大的螯钳和锋利的足刺穿,偶有漏网之鱼也绝对逃不过蝎尾刺。

    蝎子横冲直撞,所向披靡。大祭司和国祭司坐在蝎子背上,毒龙国的特色的巫术、法术朝周围的红衣人倾泻而去。

    国祭司手上捧着一个黄皮葫芦,葫芦嘴被揭开,黑烟从葫芦中冲出,盘旋在国祭司的头顶。

    国祭司将目标对准一个红衣人,口中念念有词,黑烟立刻从他头顶扑出,将一个红衣人裹在其中。黑烟一击即收,露出红衣人的尸体。只一瞬间,红衣人的面门上便是一团血肉模糊,让人看不出到底是怎么死的。

    大祭司和国祭司一出手,胜利的天平就向水蝎部倾斜。但红衣人并非没有强者,立刻有了应对之法。火焰如同花朵盛开,花团锦簇,将一个红衣人护在其中。这个红衣人显然是强者,他的衣袍上绣着四朵莲花,而剩下的红衣人多是一朵两朵。数十个红衣人当中,只有三个红衣人有三朵红莲纹绣,而四朵红莲纹绣就只有此人。

    这个四莲纹绣的红衣人一出手就是一团火光,火中三只火精尖牙利爪带着火焰朝蝎子扑了过来。国祭司一摇葫芦,黑烟猛地卷向火精,烟气中立刻传来金铁交鸣之声,显然这黑烟中藏着一只灵物,正和火精斗得难分难解。

    四莲纹绣的红衣人张口吐出三根细长的碧针,叫道:“速来助我。”

    三个三莲红衣人立刻冲上来将蝎子和两位祭司拦住,四莲红衣人咬破指尖,用血在碧针上书写灵符。

    燕赤霞俯身在邪灵中行走,剑气如同蛇一样缠上身边的邪灵,将其绞碎,但是他的目光却一直盯着那四人,等到四莲纹绣的红衣人吐出三根碧针,燕赤霞眉头一皱,道:“在这里还能见到阴磷针,这等邪门法器还有人在炼吗?”

    但是转念一想,练这一身邪火之法,已经是够邪门的了,用出阴磷针也完全不奇怪。阴磷针乃是将将死之人的魂魄禁锢在尸体上,日日用邪咒祭炼,待得尸身腐烂、魂魄被怨气纠缠,再取磷石收魂纳魄,三根阴磷针,不算损耗,少说也要三百人才能炼成。

    而磷石质轻,阴磷针只有一击之力便会损毁,但一旦被击中,便是燕赤霞自己也不敢说能活下来。

    “原来是他们。”燕赤霞终于想起来自己似乎听说过这伙人。

    等不得。

    燕赤霞悄然朝四莲纹绣的红衣人靠近。

    四莲纹绣的红衣人专心刻画符篆,阴磷针乃是一次性法器,这三根阴磷针绘上特定的符篆便可威力倍增,绝不可能留下活口。

    红衣人心道:“区区水蝎部,就要损毁我三枚阴磷针,好在相助少主杀了水蝎神之后,必能获得不少奖赏,也能弥补损失。”

    他这样想着,却不妨脖子一凉,便看到了一双脚——他自己的脚。

    燕赤霞一口法力喷出,将这三枚阴磷针裹住,小心收入玉盒。一脚将面前的头颅踢开,燕赤霞道:“红莲……请问这是白莲教红莲堂办事吗?”

    槐序并不隐瞒自己与白莲教的过节,然而实际上,白莲教和天下正道从来不对路。白莲教和一般的邪魔歪道又有不同,一般的魔道传承久远,就如同阴阳两面,代表着天地间的阴面。虽说如此,魔道传承却也很少干涉人间事。

    正道魔道都是修行人,修行人的目的多是求取长生,只是因为手段不同,所以被斥之为魔。

    这并不是一伙疯子。

    而白莲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天下搅风搅雨,把天道和人道混在一块。白莲教的道法十分驳杂,混合了天道和人道,以及代表着天道和人道的各路道统。

    白莲教的想法,从来都是做众生主宰,再借由众生愿力,成就仙神至尊。某种程度上来说,如果可以,白莲教也不介意把天庭的那位大至尊推下帝位,自己上去做一做。

    道不同不相为谋,理念不同又涉及到利益相争,正阳宫作为天子御封的道门,自然和白莲教积怨不小。

    至于魔道,因为被打压得厉害,又没什么气节,倒是并不介意和白莲教联手。

    燕赤霞生得英武非凡,一手扶着剑囊,一手捏着剑诀,周身的正阳功转化的大日金针剑气锋锐透骨。他的眼睛里写着轻蔑和冷傲,问出这一句话后,便将目光对眼神锁定三位三莲纹绣的红衣人,随时都会出手。

    来者不善。

    红衣人明确了解了燕赤霞的杀心,扛把子的四莲使又被一击击杀,情势急转直下。

    该死。

    “不错,正是红莲堂办事,你是何人?”

    “哈。”

    燕赤霞轻蔑一笑,道:“正阳宫首席弟子燕赤霞,为降妖除魔而来。”

    燕赤霞并非无名之辈,在红莲堂反倒是时常别提及。正阳宫的火走的是纯正阳和的路子,红莲堂就是七情六欲的路子。蛊惑人心是白莲教的基本手段,红莲堂的道法,钻研七情之火,譬如怒火、情火、邪火,和正阳宫虽然不是相互克制,但从来不对盘。

    大祭司和国祭司放缓了手段,对于眼前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的两方,有十分乐见其成的意思。

    燕赤霞敌我未辨,两位祭司也不敢轻信。

    燕赤霞把目光投向两位祭司,道:“在下受神明之命前来护卫水蝎神的安危,这三人交给我,二位祭司还是速速平息乱象吧。”

    燕赤霞触动了白献之留在他手上的一点印记,神性的光芒不由自主的散发出来。

    这就表明了身份。两位祭司心中虽然仍有疑虑,但出于信仰,自然而然倾向了“神”的那一方。

    “就拜托神使了。”国祭司用蹩脚的虞国官话回应着,他们这些不常接触北地的人,虽然能听得懂北地的话,却说不出口。

    二位祭司退场,把战斗让给我燕赤霞。燕赤霞理所当然胜出,这位憋火憋了很久的正阳宫首席弟子,现兰若王的车夫,十分轻易取得了胜利,并且发泄了心中的怒火。

    三莲使的力量,还不足以威胁到他。

    燕赤霞斩杀三莲使,又去追杀其余的红衣人。有这位强援,这些人很快就被扫荡清除。

    燕赤霞现在战场中,不由得皱了皱眉。能弑神的,只能是红莲堂的圣子。只是这位圣子为何从头到尾没有现身。而且,黄大郎哪里去了?

    黄大郎去了哪里?黄大郎正和水蝎神一样,在湖泊上抵御强敌。

    一身赤红的红莲圣子从河流上游走了下来,红莲火烧穿了封禁,趁着水蝎部的兵力都被红莲使牵制的时候,这位圣子御火而行,入侵了神域。这个时候,正在死斗的水蝎部也没有人能发现敌人。

    红莲圣子从上游下来,火焰在他脚下蔓延,这火焰不畏水,轻易在水中蔓延开来,从上而下,将水蝎神的神域染红。这赤红的火焰,有些传说中“水中火”的意思。但是精通幻术的黄大郎第一时间就发现这火的本质。

    这红莲火虽然有火焰的效果,有烧灼的力量,但本质上,却是七情之火。七情之火乃是虚,而烧灼的烈火确实实,这代表着这位圣子已经触摸到了真实,临门一只脚快踏入地仙。

    水蝎神如临大敌,但是却并不畏惧。黄大郎也不畏惧,他身后站着的人,才是恐怖的源头,大巫见小巫,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怖之处。

    水蝎神幽蓝的眼睛发着光,整个神域抖泛起蓝光,仿佛置身在水下一般。与火相反的力量是水,哪怕是七情之火,也会被水克制。静水流深,并不会被火焰撩动。

    “弑神者,侵入神域,你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水蝎神的声音在神域中回荡,它一半的身躯埋在水下,歇尾融入虚空,看不出踪迹。

    红莲圣子的眉头皱了起来,道:“已经有所防备,一来就动用了最强的神域吗?”

    红莲圣子自认自己的计划并不会外露,完全不至于才踏入神域就被水蝎神全力防御,水蝎神看起来毫不惊讶,这才是奇怪之处。

    “你知道本座会来?”

    水蝎神没有说话,另外一个声音代替了他回答。

    “是啊,奉我家主人之命,等候阁下顿时。”

    黄衣青年从水下浮起,神域的四方的水流化作巨大的水镜,四处都是水,四处都是镜。

    黄大郎挥手,水镜悬浮错乱,无数水镜将水蝎神和他隐藏,隔断了红莲圣子的目光,也将红莲圣子围住。

    “阁下弑神太多,在下也不得不和水蝎神联手对敌。黑山兰若王座下黄大郎,请了。”

    神域在一瞬间动了。

    光和水流在水镜中流淌,幻象在一瞬间主宰了神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