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难婚女嫁 > 如此的羞辱

如此的羞辱

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几个警察几乎是一走进病房看见他们几人的时候就变了脸,矛头纷纷指向了顾宸两人,任凭洛念棠怎么解释就是不肯听,直接就把他们往警局里拽。

    临进警局前,男人突然附耳悄声地说了一句话。

    “进去以后不要怕,记得万事有我在。”

    就是因为这句话,当走进警局后两人即刻便被分开,洛念棠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惧怕,没有流露出一丝的惊慌。

    这是她第一次走进警察局,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么一个情况下走进这里,甚至是还连累了顾宸燧。

    这年头,竟是连出手救人也成了过错。

    被分开以后,洛念棠就被一个警察带往一处最靠近里头的临时看守所,被赶进了一间大牢房里。这里的临时看守所是分开男女各一间的,而这间牢房里除了她以外还有四个女的,面色看上去是极为不善。

    她不敢随意招惹,干脆就坐到了角落的地面上,曲起腿让自己看上去更容易忽视一些榻。

    可偏偏,这里是一个不让人安生的地方。

    其中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年轻女人看上去也就比她大上四五岁,带着那其他的三个人走到她的面前,四人将她围堵在了中间。

    这种欺凌的把戏在牢房里是经常上演的,可对于第一次进来的洛念棠而言,却是尤为的陌生。她缩着身子坐在那,脸色有些苍白,神色迟疑地瞅着她们。

    那个染着黄头发的年轻女人半蹲在她的面前,上下地将她打量了一圈。

    “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她咬了咬唇,本来不想开口说话,却又怕自己不开口回答她们会引起她们的恼怒,所以,她便低着声音开口:“我……我没犯错,我是无辜的……”

    “屁!”

    染着黄头发的年轻女人咒骂了一声,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有谁进来这里会坦言自己犯错?你X的,装着这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做什么?在老娘的面前装什么婊/子?我X……”

    这女人几乎是每一句话都带着难以入耳的粗口,她咬着下唇忍着,心想只要忍一忍她们就会觉得无趣放过她,可她终究错估了这几个女人的变态。

    当其中一个女人将魔爪伸向她时,洛念棠的后背已经紧紧抵着冰冷的墙壁,面对退无可退的窘境,她急得连眼睛都红了,声音发抖得不像话。

    “你们要做什么?别……”

    她的哀求根本就进不了她们的耳,在那个染了黄头发的年轻女人的指挥下,那其他的三个女人纷纷将她堵在了死角,六只手毫不留情地去扯她。

    洛念棠挥着手避开她们,想要从她们的空隙逃出去,却发现她们几乎是不留一点的空隙给她。这样的情景她还是第一次看见,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其中两个女人按住了她的手手脚脚,另一个女人则去扯她的衣服。几个手起手落,她身上的衣裳就只剩下最里头的内衣内裤。

    被文胸包裹住的柔软暴露在空气中,上头不自觉地冒起了点点的疙瘩,她抖着身子看着那个染着黄头发的年轻女人走了过来,那令人恶心的手从她的脖子开始慢慢往下抚摩,越过她高耸的胸脯到达她平坦的小腹间。

    如此的羞辱让她几乎受不了,她根本就没想到进来这里竟然会受到这样的对待。她以前是听说牢房里有些女人是百合,经常会向那些新进来的人下手。可她怎么都没想到,自个儿竟就碰着了这样的事情。

    面对这样的羞辱,她只能尖着声音呼喊,希冀外头的人会听见,然后过来救她。

    “救命啊!救命啊!你们放开我!你们不能这样对你!救命啊!救……”

    可是,没等她呼喊太多次,那个染着黄头发的年轻女人就猛地甩了她一巴掌,直把她甩得眼冒金星。

    “臭婊/子!叫什么叫?你要是再叫,小心老娘现在就掐死你!”

    或许是这边牢房的动静太大,一个身材臃肿的男人走了进来,淡淡地瞥了她们一眼。

    正当她以为自己得救了的时候,这警察说出的话却让她的心沉入了谷底。

    他看着那个染着黄色头发的年轻女人道:“别闹这么大的动静,要干就快点,别婆婆妈妈的!”

    说完这句话,那身材臃肿的男人就转身走了出去,连一眼都没有正视过她。

    洛念棠的心不禁染上了绝望,红肿的眼缓缓地阖上,遮住那可悲的空洞。

    或许这女人只是打算吓吓她,也或许这女人是看见她这一副死鱼样没了兴致,骂了一声粗口后就让她们将她松开,走到另一边坐到床上闭目养神。

    四肢被松开,她的心却依然垂在半空中难以放下。她抖着手去拿起被她们剥掉的衣服,慢慢地穿回身上,然后再度曲起双腿,将满是泪痕的脸靥埋在了膝间。

    在牢房里看不见白天昼夜,洛念棠不知道自己过了多久,当一个年轻警察来把牢房门打开时,她还有几分恍惚。

    动了动手脚,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麻木一片,就连脸颊被掌刮的一边也似乎肿了起来。她扶着墙站起来,蹒跚着脚步向外头走去。

    看守所的门被打开,身旁的年轻警察示意她可以出去,她微微点了一下头,顺从地步出。

    外头虽然依旧是屋子,可最里面的临时看守所明显环境比较昏暗一些,这乍现的光亮让她有些不是很适应,下意识地闭上眼避开刺眼的光。

    一串脚步声走了过来,随即,她的脸蛋被人捧了起来。那接触到微肿脸颊的手让她想要后退,突如其来的熟悉男声却让她顿住了脚步。

    “别动。”

    她听出了这是顾宸的声音,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印入眼帘的是顾宸充满担忧的面容,他的下巴是还没有清理的胡渣青髯,看上去竟有几分狼狈。

    看见他,她的眼眶不禁一红,这段期间强行压下的委屈全数爆发,整个人扑到了他的怀里,小手紧紧地揪住他衣角哭了起来。

    她的软弱以及她微肿的脸颊让他隐约知晓了她在牢房里受过怎样的委屈,他的眼神染上了几分冷戾,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深邃的眼危险地眯了起来。

    他的手温柔地抚着她的后背,想要抚去她的害怕以及难过。他若有所指地向旁边那个身穿着一身绿色军装的男人使了个眼色,男人意会,嘴角同时也勾起了冷笑。

    抽泣了一会儿,洛念棠这才发现旁边还有这么的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在这男人的旁边还有一个同样穿着军装看上去应该是手下的另一个男人。

    她伸手擦了擦眼泪,觉得在大庭广众下哭成这样实在有些丢脸,便咬着下唇低着头不再继续哭。

    然而,她的手依然紧紧地揪着他的衣角,怎么都不肯松开。

    顾宸任由她扯着,大掌环着她的肩膀将她嵌在自个儿怀里,然后直视着旁边的男人。

    “这次算我欠你的。”

    男人扯起唇笑了笑,似是丝毫都不在意。

    “这次还真得算你欠我的,毕竟S市并非我的管辖范围,为了把你们捞出来我这可是越了轨,幸好这边的人买我几分面子,不然还真没办法。不过……”

    说着,他看向了顾宸怀里红肿着双眼的小女人,脸色似乎有些古怪。

    “顾宸,你还真不够意思,你两次结婚的消息我都是从报纸上得知,难不成你把我当作兄弟了?”

    闻言,他微微蹙起了眉。

    “裴聿,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你我以前在军区大院一同长大,我又怎么可能不将你当作兄弟?只是……”他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只是,有些事情我没法一时之间跟你说清。”

    “那就慢慢说吧!”男人笑了笑,“我最近回X市的次数应该是挺频繁的,明年更是会正式回到X市,不再经常呆在京里了。就怕我继续离X市而居,我家那几位老佛爷会继续闹脾气,那我可受不了。”

    这明明就是带着几分戏谑的话,听在了他的耳里却有着说不出的深意。顾宸叹了一口气,什么话也没再说。

    男人依然将目光停驻在他怀里的小女人身上,一抹难色在眼底一闪而过,快得让人无法捕捉。

    “你跟她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当初发生的时候我虽然在京里,但X市却闹得沸沸扬扬,连我妈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也难免罗嗦一下。她……是你的侄女吧?我记得以前我好像曾经见过她?”

    顾宸笑了。

    “你当然见过,我以前经常像个奶爸一样带着她到处去,你还因此嫌弃过好几次。”

    经他这么一说,男人明显也想了起来了,只是看着她的目光也越发地复杂起来。

    “原来就是她啊……真没想到,你和霍晴离婚以后你竟然会跟她在一起,我还以为跟霍晴离婚了你就会一直保持单身的状态……顾宸,”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正经起来,“现在的生活,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你……快乐?”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问,顾宸蹙了蹙眉,沉默了一下才回答。

    “可能吧?起码我现在……还挺开心的。”

    男人仔细回味着他这句“开心”,把溜到嘴边的话重新咽回了喉咙里,最后只能吐出一声叹息。

    “你开心就好,我只希望……你不要后悔。”

    他说得话隐隐带着另一层含义,顾宸想要追问,他却侧过脸看向旁边的军装男人。

    “宋磊,你去跟局长说一声,就说我有些事情想私下跟他谈谈,让他今天空出时间来会一会面。”

    明白他的意思,那军装男人应了一声,转身做事去了。

    等到他离开后,男人这才转过脸来,面上已然没有了方才的隐晦复杂。

    “你的车我已经让人开过来了,就在门口。我想你们也累了,还是赶紧回去休息一下吧!反正来日方才,咱们有的是机会好好聚一下。”

    顾宸“恩”了一声,现在对他来说,安顿怀里的小女人才是他觉得最紧要的事情,聚旧什么时候都可以,根本就不差现在这一分钟。

    他拥着洛念棠走出了警察局,洛念棠这才发现,他们在牢房里竟然已经呆了整整的一夜,现在是第二天早晨了。

    直到坐上车子,她的情绪才稍微平静了下来。身旁男人启动了车子,掌着方向盘开始驾车驶回下榻的酒店。

    她无暇顾及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扭过脸望着驾驶座上的男人。

    “那个人是谁?他……是警察吗?”

    他淡淡地斜睨了她一眼,等到拐弯了以后这才回答她的话。

    “在洛家还没正式移到半山腰上以前,你还记得不?”

    洛念棠微怔,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这才记得在洛家还没搬到半山腰前,洛家是像寻常军人家属一样住在军区大院里。

    那个时候,半山腰上的老宅虽然很早以前就买下了,但由于洛老爷子年轻时喜欢跟大伙住在一起,便住进了军区大院而将半山腰上的老宅空了出来。直到后来,洛老爷子提出了搬出军区大院,洛家这才正式搬离军区大院,住回了半山腰上的老宅。

    搬家的时候她还很小,所以不是记得很清楚,只隐约记得自己曾经在一个大院子里住过一段时间,后来的记忆就全都是在半山腰上的老宅子里。她记得老夫人跟她说过,老宅子是从民/国时期就存在的了,是他们洛家辉煌的象征,随着年月的变迁,那宅子也就变得极为陈旧,后来老爷子说要搬回去,她爸爸和二伯这才找人来稍微修缮了一下。

    见她似乎想起来了,他抿唇一笑,语气也就变得比方才轻快多了。

    “那你还记得以前曾经有一个小男孩想要抱抱你却始终没能抱过你?”

    这些都是她闻所未闻的事情,洛念棠露出一脸的惊诧,明显有些茫然。

    顾宸见她不记得,面容也没有流露出一丝的意外,似乎她没有记起来才算是正常的。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难婚女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爱吃肉的妖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吃肉的妖菁并收藏难婚女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