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难婚女嫁 > 变相囚禁

变相囚禁

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洛念棠是等到将近中午的时候才有人过来。悫鹉琻浪

    这一整晚,她都坐在床上睁眼等天明,由于身处在陌生环境,她根本就无法跟平常一样安然入睡,她的心底有太多的疑惑需要来人给她解答。

    早在天刚亮的时候,她就透过紧锁的落地玻璃窗看出自己似乎正身处一处大宅子里,由于站在房间内根本就无法看见外头完整的景观,她只能按照自己所见的依稀作出判断。

    这里不是她所熟悉的X市,应该是一处她全然陌生的城市。

    倘若是普通的昏迷,根本就不能睡得那么沉,也不会睡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她知道杨穸肯定是在她昏迷以后对她做了些什么,导使她睡得很沉,沉到任由人搬到这间房间也毫无知觉旄。

    被锁在房间的这段期间,她回想了很多东西,导使房门被人由外往内地被人推开时,她还有一些恍惚。

    进门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看上去应该是佣人的模样。她并没有什么好脸色,而是带着不屑的目光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走到她的面前用一种鄙夷的语气开口。

    “既然醒来了就到楼下去吧!大少爷让你下去用餐。崞”

    洛念棠想了一下,想来她口中的“大少爷”应该就是杨穸。

    她从床上下来,腰背挺得笔直,一声不吭地率先走向了房门。在她的背后,女佣人低若蚊蝇的声音依稀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啧,也不知道神气给谁看……”

    洛念棠当作没听见,抬步走出了房间。

    房外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地上铺着地毯,两边的墙上挂着精致的小灯,即使是大白天的也仍然开着,那光亮将整条走廊笼罩在一种金碧辉煌的氛围中。

    她无暇观赏,在女佣人的指引下走下了回旋型的阶梯,再走过一段路后,便到达饭厅的位置。

    果然如她所想,女佣人口中的“大少爷”便是杨穸,当她出现在饭厅的时候,杨穸正坐在十几人长桌的边上,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两份丰盛的早餐,此时的他正端着咖啡喝着,神态悠闲到不得了。

    似是发现她走进来,他抬眸看了她一眼,眉宇有些温润。

    “醒了?过来坐下吃早餐吧!”

    洛念棠不答话,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她也没有按照他所说的坐到他的对面用餐,而是直接走到他的位置上,冷着脸看着他。

    杨穸有些疑惑,放下咖啡望着她。

    “怎么了?昨天没睡好?”

    听见他竟然这么问出口,她不禁觉得有几分可笑。她微扯唇角,冷冷地瞅着他。

    “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将你的表妹关在一间房间里,房门落地窗都上了锁。杨穸,你这是怕我逃跑么?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阶下囚?”

    闻言,杨穸的眼底出现了一抹惊诧。

    “什么阶下囚?什么上锁?我什么时候将你关在房间里了?”

    她不说话,仍然用一种冰冷的眼神看他。

    杨穸的脸上布满了严肃,似是想不通她这话的意思。

    “昨天你跟我回S市,在车上的时候睡了过去,我想着别吵你,便把你带回了S市,这一路上你都没有醒过来,我考虑你可能最近或许是太累了,便没忍心把你叫醒,直接将你送进房间里让你好好睡一晚……你也知道,我们这趟赶回来是因为奶奶身体不舒服,所以将你安顿好以后我就过去看奶奶了,并不知道你竟然被关了起来。你是我的表妹,我又怎么可能把你关起来呢?就算你并非我的表妹只是普通不过的陌生人,我也不可能做出这样违法的事情来!”

    他说得道貌岸然,洛念棠实在从他的脸上寻找不出一丝撒谎的痕迹。

    难道,事情并非她所想象的那样?可是,她的房门以及落地窗的玻璃门被上锁却都是事实。

    她蹙起了眉头,眼露疑惑。

    “你没有把我关起来?”

    “真的没有!”他一脸的认真,“我根本没有理由把你关起来,不是么?”

    突地,他似是想起了什么,转头望向那个将她带下来的女佣人。

    “阿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洛小姐的房门锁上了?还有落地窗……我昨晚离开前不是吩咐过你要好好照顾洛小姐的吗?你背着我到底做了些什么?!”

    那个女佣人一直都站在旁边,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脸都白了,如今听见杨穸问她话,她颤巍巍地垂下脸,一副畏缩的模样。

    “大少爷,对……对不起,我昨天……昨天以为这位小姐不是客人,大少爷将这位小姐抱进房间以后就站身离开了,我……我就觉得大少爷应该对这位小姐不是很待见,可能还是那种纠缠不清所以大少爷带回来想要发泄怒火的人,看着这位小姐一直睡着,我估摸着大少爷是不想让她跑掉,所以……所以就擅作主张……”

    杨穸听着这番话,脸都黑了。他蓦地站起身来,沉着脸走过去,随后便猛地一脚踢在她的身上。

    女佣人禁不住他这么用力的一脚,身子就像是断了线的娃娃一样被踢飞到墙角,脸白得吓人,甚至额头上还冒着滴滴的冷汗。

    杨穸看着她,整个人散发着惊人的怒火。随后,他撇过脸来望了眼不远处也冷汗淋淋的中年男人。

    “管家,这就是你招的人?我让她好好照顾我的表妹,可她做了些什么?洛小姐虽然是第一次过来,可却是我的客人,更甚是这宅子里的主人之一,作为一个低下的佣人,竟敢对主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是谁给她这个胆子将房门上锁的?”

    那个中年男人走到他的旁边,态度难免有些战战兢兢。

    “大少爷,我……我也没想到她会擅作主张做出这些事情来。大少爷请息怒,我这就让她卷包袱走人,以后再也不让她出现在大少爷的面前!”

    说着,他走到女佣人的身边,也不顾杨穸给她的那一脚对她造成怎么样的伤害,直接将将她拎了起来,一把将她推倒在洛念棠的脚前。

    “还愣着做什么?做错了事情我可保不了你!快,快点跟洛小姐道歉!真是狗胆子,竟敢这样对待洛小姐,你不要命了对不对?!”

    那个女佣人被他这么一推,身子一阵跄踉,狼狈地跌在了她的脚前。许是知道自己做错了,抬起惨白的脸望着她。

    “洛小姐,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擅作主张……”

    对于这一切,洛念棠采取的态度是冷漠以对。

    在她面前的这些事情,在她眼里就仿如一场让人啼笑皆非的闹剧一般。她冷冷地瞅着,嘴角的笑带着明显的讽刺。

    似是怕她不消气,杨穸走到她的面前,当着她的面又给了女佣人一脚,随即,女佣人哀嚎一声,再也受不了地昏阙了过去。

    杨穸挥了挥手,示意管家将人带下来。管家领命,让人拖着那个女佣人就退出了饭厅。

    顷刻,饭厅恢复方才的平静。

    洛念棠依然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杨穸,杨穸的脸容有些尴尬,清咳了一声这才扭过头来看她。

    “不好意思,让你受委屈了。我没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想来,我也有推脱不了的责任……我在这跟你道歉了,倘若我不是心急去看奶奶的情况,我也不会将你交托给那个佣人,自然也不会出了这样的事……我应该在看完奶奶之后过去看看你,而不是回到自己房间去休息,如果我能早些发现,就能早些纠正这个错误了……”

    他说了很多,句句都带着明显的歉意,她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

    说到最后,他停顿了下来,脸上是挥之不散的愧疚。

    “明日儿我就让管家好好整顿一下,往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见他望着她,缄默着点了点头。

    杨穸似是松了一口气,连忙招呼她到桌前坐下。

    “快些用餐吧!你睡了那么久,肯定是饿坏了,吃过早餐我就带你去看看奶奶。昨天你睡得沉,所以我就没跟你说奶奶的情况。昨天半夜的时候,奶奶的身体总算是无恙了,不过医生交代她必须躺床休息,由于昨晚的事太过突然,大家都忙了一整晚,如今大家都还在房里休息,饭厅这才只有我们两个。等到下午,大家休息好了,你就能看见他们了。我想,他们看到你也会很开心的。”

    杨穸帮她拉开椅子让她坐下,洛念棠并没有拒绝,坐到桌前看着丰盛的早餐。杨穸绕过桌子重新坐回她的对面,不时热情地让她吃吃这吃吃那,还询问她吃得惯不惯喜不喜欢,不喜欢的话就让厨房给她重新做一份。

    洛念棠对吃的要求并不高,随便就能一顿,听着他的询问偶尔会开口回答一两句,更多的时间是保持着沉默。

    杨穸没再提起方才的闹剧,就仿佛那桩事情并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安静地吃着,早餐很美味,但吃到她的嘴里,却有一种形同嚼蜡的感觉。

    她并不蠢,有些事情她还是看得很清的。

    虽然杨穸说她被关在房里是那个女佣人擅作主张的行为,但她却并不是这么觉得。就算事情真如同他所说的,那之前在车上的时候,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说她太累了睡了这一路都没有醒过来,但惟有洛念棠自己清楚,她前一晚明明睡得很安稳,甚至是一觉睡到接近中午,根本不可能会觉得累。而且,就算再怎么睡得沉,她也不可能毫无知觉地任人摆弄。

    她知道,杨穸在说谎。

    她想要拆穿想要追问,但是想着自己正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贸然撕开脸皮对自己只会有害无益,所以,她便忍了下来。

    这么的一瞬,她对这份亲情存了几分怀疑。

    这份亲情来得太急太快,快到她还没有丝毫的考量就将她拖了进来,从事隔二十二年后重逢到现在也不过是三天的时间,这短暂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而这些事情模糊了她的焦距,让她的重心尽数放在了“亲情”上头。

    在陌生的的地方醒来,独处的一夜,让她终于隐隐看清了一些掩盖在“亲情”下的东西。只是,她还是有些不愿意正视……

    顾宸痛恨她的重感情,痛恨她的软弱,或许,她现在终于懂得了几分,也……痛恨这样的自己。

    ……

    ……

    吃过早餐以后,杨穸果然如他所言般带她去看望艾虹。

    艾虹的房间在大宅子里的另一头,需要穿过一处屋外的长走廊。杨穸带着她走向宅子的西南方,推开玻璃门踏上了走廊。

    由于是屋外的走廊,走廊两边不再是精致的灯饰,而是色彩斑斓品种众多的花海,说是花海其实真的不为过,她仅仅是不经意地一扫,就看出了十几样花种,她甚至还看见不远处有一种价格极为昂贵的玫瑰。

    杨穸发现了她的视线,笑着跟她解释。

    “这些花都是奶奶的最爱,奶奶向来喜爱种花,我爸就经常从国外带回来一些新的品种,好让奶奶可以每天都看见这些花。本来刚开始的时候并不多,由于奶奶爱花的癖好越来越重,这处才会种了这么多的花。不瞒你说,这宅子的四周都种满了花,这里只是其中的一角。”

    听他说起这座宅子,她就顺势问了出口。

    “我们现在是在S市市区?”

    似是早就料到她会这么问,杨穸先是顿了顿,而后才噙着笑开口。

    “是的,我们现在就是S市市区,不过这样的大宅子不可能就最繁闹的区域,所以这地方算是在市区里来说是较为偏僻的,坐车到最繁闹的那区域大概要十来分钟的车程。”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往下说。

    “说起来这里距离你之前下榻的酒店并不是很远,估计也就十五分钟左右。改天你若是想要出去逛逛,大可以跟我讲,好歹是你的表哥,我会放下工作陪你在S市好好玩一下,以弥补之前你对我的不好印象。”

    距离她之前下榻的酒店只有十五分钟?

    洛念棠暗暗记在心里,随后才抬起头对他扬起一笑。

    “没关系,如果你很忙的话我可以自己出去走走。”

    他点头,往前走了几步,蓦地转过头望着她。

    “对了,忘记跟你说,最近还是不要出去吧!一来,是你跟奶奶已经有二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奶奶很想你,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多陪在奶奶的身边;二来,S市近段时间有些不太安生,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事吧?似乎有人这段时间又在接近我们杨家,由于发生过那样的事,那人应该是满不甘心的,我怕会将你扯进这件事里头。如果你出了什么事,奶奶会怨怪我的,就连过世的二姑姑想来也不会原谅我。”

    他搬出了她已去世二十几年的母亲杨芸,这让洛念棠有些凝滞,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事情很严重吗?”

    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愁思,慢慢地叹了一口气。

    “你放心,我能处理好的。在我们杨家有一个规矩,就是男人得撑起半边天,绝对不能让家里的女人担忧半分。所以,你就好好呆在这里陪着奶奶吧,其他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烦恼的。”

    说着,他一脸认真地瞅着她。

    “记得我说的话,不要离开这宅子,有什么想买的就跟佣人说,让他们出去帮你买。等过段时间这事情消止了,到时候再出去。”

    听着这样被禁止出入自由的话,洛念棠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以前无论顾宸再怎么逼迫她,也从未像杨穸这般不许她自由出入。但是,她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好吧!”

    听见她的答话,杨穸明显松了一口气,笑着指着不远处。

    “我们继续走吧!穿过这走廊再走不远就到奶奶的房间了,这个时候奶奶应该醒过来了,我们过去得正好。”

    洛念棠轻声地“恩”了一句,跟在他的后头往前走。

    看了眼杨穸挺直的背影,她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转眸望了一眼走廊两旁的花海,明明是那么美丽的景物,却让她有一种置身地窖般的感觉。

    很冷,冷至骨子里。

    杨穸带着她穿过走廊,推开通往室内的一扇玻璃门。再往里,竟是如同她房间外二楼走廊一般的奢华装饰。

    他仍在前头走着,不时回过头来跟她说话。她答上一两句,神色却是带着疏离的淡然。

    大概走了几分钟,杨穸便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这就是奶奶的房间了,早上的时候医生才刚离开,不过留了一名护士在这边。等会儿奶奶看见你一定会很高兴,她一直都在念叨着你,甚至昨晚半夜醒过来时第一句就是向我问起你。”

    洛念棠听着,顺着他的目光看着那扇紧闭的门,脸色有些隐晦不清。

    “我们进去吧!”

    他笑着说出这句,便伸手在门板上轻轻地敲了一下,随即,才推开门与她一并走进去。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难婚女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爱吃肉的妖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吃肉的妖菁并收藏难婚女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