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难婚女嫁 > 顾宸,你爱她吗?

顾宸,你爱她吗?

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难婚女嫁,顾宸,你爱她吗?

    夏漠安推开病房的门,趁着医院走廊没人,抬步走了进去。ai悫鹉琻

    病房里,顾宸正半坐在病床,他的腿上放置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似乎正在处理公事。见他进门,他只是淡淡地抬眸看了一眼,便用与平常无异的语气开口。

    “你来了。”

    对于夏漠安的出现,他是一点都不意外,就好像早就料定了他会来医院见他一样。

    夏漠安反手将门关上,双手插在裤袋里,悠闲地走到床边,拉过椅子坐下砝。

    病房里,静得仿佛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楚听见。

    外头阳光正好,光线透过窗户照了进来,把整间病房笼罩在一种光亮里。

    好半晌后,男人缓缓地将笔记本阖上,放于旁边的桌子上,这才扭过头去看着他逶。

    夏漠安一脸似笑非笑地瞅着他,那眼神里带着一些揶揄,嘴角微勾,扯起了一抹向上扬起的弧度。

    “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进医院。”

    与夏漠安的关系并不算得上是熟稔,唯一的交集是因为两人有各自的需要,而这需求恰恰相连,这才促成了两人频繁的见面。

    他的打趣,顾宸笑了笑,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好一会儿,他才将全身放松下来,靠着背后的枕头。

    “一根肋骨,换一个人。这样的交易挺划算的,不是么?”

    夏漠安挑了挑眉,缓慢地点了点头。

    “古伊甸园里,夏娃本来就是由亚当身上的一根肋骨捏造而成的。”

    见他但笑不语,夏漠安看着他的目光多了几分深意。

    “只是,跟你这样一个交易,还真是不得不多提点心眼。”

    顾宸意外地一笑,转眸看向他。

    “放心,我绝对不会算计到你的身上。”

    夏漠安不在意地一笑,对他来说,顾宸只是他的合作对象,相互只是各求所需。倘若他们分别想要得到的东西都已经得到,那么自然也就没了继续来往的必要。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市侩,但是,却是真有其事。

    “市长的位子坐得怎么样?”

    听见他的话,夏漠安笑了,身子往椅子上靠了靠,半眯着眼眸看他。

    “说起这个,真的不得不说顾少的手段果真是狠。我现在倒是有些怀疑,你当初用的那些借口,到底是真还是假。”

    知晓他话中的意思,顾宸有些不以为然。

    “既然说是借口,是真是假很重要?”

    夏漠安不由得笑出声来,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赞叹。

    “顾少做事当真如传闻的那样干净利落,只希望你女人得知后不会太过生气。”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淡淡地道,“这种事情我不可能会让她知道。好不容易成了事,我可不希望毁于一旦。”

    夏漠安啧啧称奇,然后便是开口说自从宁世桦被扯下台后自己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宁世桦之前的部下收拾得妥妥当当。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虽然表情很淡,但隐约可以看见他眼底的那抹狠戾。

    夏漠安不像他表面的那么简单,就如同顾宸一般,都是习惯将情绪隐藏的人。

    临走前,他斜睨了床上的人一眼,将此行的目的开口道出。

    “对了,欠你的东西我都已经补上了,再几天的时间,你就能看到成果了。希望,看到的你会觉得满意。”

    见他直言无讳,顾宸也不再跟他拐弯抹角,

    “辛苦了,夏市长。”

    夏漠安笑着,算是接受了他的这一声道谢,随后,他意味尤长地瞥了他一眼。

    “这是你助我爬上市长位置的交换条件,我又怎么可能不去办妥?如今,我们的交易也算是完成了。”

    他这样的话隐晦地说出两人以后倘若没什么事叫尽量减少些来往,顾宸自然是听出来了。但是,

    他们两人都心里有数,这样做只是为了避嫌,毕竟再过不了几天,X市即将有一场暴风雨要来临。

    没再多留,夏漠安随即便离开了病房。

    他走后,顾宸转眸看着窗外的艳阳,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隐藏了十几年,头顶上的这片天,该是时候变天了。

    届时,他也无须再收敛身上的尖利,

    想起这十几年来的隐忍就为了这一刻,他就觉得自己的忍耐是值得的。起码,他对得起那心心念念的人。

    再过几天,只需再过几天,他就能掌握住了……

    这么一想,他缓缓地阖上眼,吐出了一口浊气。

    不期然地,洛念棠的身影浮现脑海。他的身子倏然一紧,放在身上的手悄悄地握成了拳头。

    他不知道,当事情爆发的那一刻,那个小女人会怎样。

    或许,他根本就顾不了那么多。十几年的隐忍,他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就放弃。这毁于一旦的事情他不想做,也做不起。

    那些潜藏在心里的秘密,与洛念棠的音容月貌一起在脑子里徘徊。他活了将近三十年,第一次有了迟疑。

    这不像他。

    顾宸强迫自己必须无情,睁开的黑眸深得就像是不见底的幽潭,缓缓地泛着渗人的冷意。

    突然,病房的门被人在此时敲响。

    他将外泄的情绪收敛,快得仿佛方才那样阴狠的一个人根本就不曾存在过一般。

    “进来。”

    随着这一声,那扇房门慢慢地由外往内地开启。下一秒,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他的面前。

    见到来人竟然是许久没见的裴聿,顾宸先是一愣,而后,扬起一抹惊喜的笑。

    “你怎么来了?”

    他住院的消息已经传来,他自然不会怀疑裴聿是否知道。可是,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个小子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到医院来探望他。

    裴聿依然是一身的墨绿色军装,金红色的军徽挂在肩膀上,有些炫目。

    很少见到裴聿会这么一身正式的军装,顾宸看着他肩膀上的军徽,隐隐察觉到了什么,黑眸里盈着满满的笑意。

    果然。

    他走到床边,军人的习惯让他在站立的时候身子挺得笔直,双手放在身体两旁。

    他看着半坐在床上的好友,冷硬的线条慢慢软化,扯出了一抹柔和的笑。

    “从今天开始,我正式遣回X市就职了。”

    闻言,顾宸笑了笑。

    “怎么?你是打算将特种兵从京里搬到X市来么?”

    他颌首。

    “我倒是想,不过跟着我一同回来的只有其中的两队,大部分还是会留在京里。上头有命令,让我再建一支队伍,现在能上战场的兵越来越少了,上头几乎是将重心全都压了下来,让我在两年内给他一支不比‘野狼’逊色的队伍。大概我爸也被我妈闹得烦了,跟上面提议了几句,上头就直接跑来跟我说,考虑到我一直背井离乡不好找对象,所以特意将新任务以及新的派遣令移到了X市,你这才会看见我。”

    裴聿说得倒是有几分道理,这家伙一年里起码有三百六十四天是在京里的,回来X市的次数是廖廖可数,也难怪裴母会一再地唠叨,总想把儿子从京里拐回X市来。

    只是,听见他的话,顾宸还是忍不住笑了。

    “背井离乡不好找对象?恩,这话说得妙。”

    裴聿斜睨了他一眼。

    “你知道我性子的,我对女人没兴趣,就算我回来了又怎么样?任凭我妈怎么闹,我没兴趣就是没兴趣,女人到底有什么好?整天哭哭啼啼的,还缠人,真想不通你们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身边跟着一个女人。”

    “你这样,难怪你/妈不怀疑你是不是不行,反而去怀疑你是不是Gay。”就连他,有时候看见裴聿也忍不住会有那样的猜想。

    nbsp;裴聿狠狠瞪他,语气有些不自在。

    “你放心,我不会觊觎你的菊花。”

    听到“菊花”这两个字,顾宸的嘴角下意识地一抽搐,看着他的目光也带着几分不可思议。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不纯洁了?”

    他冷笑,不自觉地,想起了来的路上看见的那个年纪看上去很轻的小丫头。

    明明长得一副邻家女孩的模样,偏偏嘴巴毒辣得让人无法招架。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就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通,那些陌生的名词让他听得一头雾水,等到离开后再用笔电上网去查,这才知道那个毒舌的小丫头句句不离骂人的话。

    那是他活到二十八岁第一次被一个看似不满二十岁的小丫头骂得回不了嘴,他记住她了,等到有机会再见面,他铁定要将那个小丫头打得屁股开花。

    只是他不知,等到再见,已经是三年以后。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裴聿自回忆里拉回思绪,他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目光一沉。

    “不谈我了,谈谈你吧!”

    他的这话锋一转,让顾宸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还是含着疑惑,淡淡地瞄了他一眼。

    “怎么了?”

    裴聿沉默了一下,随后,便直言地道:“我方才来的时候,你病房里有客人。”

    闻言,顾宸便也知道他的意思。

    他脸上的笑意渐渐消褪,换上的,是一脸的毫无所谓。

    “你听到了。”

    疑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

    他知道裴聿必定是听到了什么,这才会用严肃的表情看着他。但是,对于他话中潜藏的意思,他反而显得有些不以为然。

    裴聿定定地瞅着他,眼神是难得的肃然。

    “顾宸,你变了。”

    简单的一句话,却勾起了两人曾经的记忆。

    顾宸的面容倏然一僵,再次抬眸,眼底凝着淡淡的嘲讽。

    “变了,不是很好么?”

    这样的一句反问,是他怎么都想不到的。裴聿看着他的目光有些复杂,好半晌,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这算是好还是不好,但是,相对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以前的那个你,即使那时候你会算计,但起码不像现在的你这样,去不顾一切地算计身边的人……那个洛念棠,我虽然只见过几次,但我还是看出来了,那是一个不错的女人。难道,你就不怕她终有一天会知道么?”

    “她不会知道。”

    与给予夏漠安的答案一样,对于这个话题,他是显得笃定而自信。

    “她的整个世界都是我朔造出来的,我想给她看见什么,她就只能看见什么。那些我不愿意让她知道的事情,一辈子,她都不可能会知道。”

    顾宸的优点是自信,但缺点也是自信。有时候,自信是一件好事,但也会由于太过自信,而容易失去一些不愿失去的东西。

    他不想顾宸落得那样的田地,忍不住就开口劝道:“可是,即管你掌握住了她的世界,可并不代表就能掌握住一辈子。她是个人,有自己的思想,终有一天,她会脱离你的掌控,到时候……”

    他不忍再继续说下去,但是,顾宸却明白他未完的话。

    “不会有那么的一天。”

    这就是顾宸,太过自信,所以从来都不会给自己留下退路。所以,当他无路可走时,就只能由着那些他不愿意失去的东西从指缝间溜走,不留下一丝一毫。

    裴聿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着好友的容颜,似乎到嘴的话也变得无法说出。

    到了最后,他却轻声地问了一句。

    “你……快乐吗?”

    这一句话,已经不是裴聿第一次开口问他。顾宸记得,在他带洛念棠到S市祭拜她母亲杨芸的那一回,裴聿就曾经问过他。

    nbsp;他下意识地蹙起了眉头,觉得裴聿似乎隐藏着什么事情没有告诉他。

    “为什么?为什么又问我这么一个问题?”

    对上他质问的眼神,裴聿稍微晃了晃身子,遮去眼底的一抹异样,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

    但是,他的心却一直沉于谷底,无法得到安宁。

    “我只是想要确定现在的你是否真的快乐。洛念棠……她是一个不错的女人,或许,她能够给予你你想要的生活。”

    “那么,接下来你是不是要像上次那样,说希望我不要后悔?”

    顾宸的声音有些生硬,目不转睛地紧紧瞅着他。

    “裴聿,我们是二十几年的兄弟,如果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跟我说,不需要这样拐弯抹角。”

    其实,他也不想拐弯抹角,但是,那些好几次溢到他嘴边的话,当他面对顾宸的时候,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怕,他怕自己的一句话,会让顾宸原本平静的生活彻底被搅乱。

    他默了默,叹了一声。

    “我们还是兄弟吗?我以为,当年的事情后,你已经不把我当作兄弟了。”

    听见他的话,顾宸的身子蓦地僵住。那些属于过往的回忆片刻如同泉涌一样涌现眼前,他粗喘着气,将那些深埋在心底的痛用力抹去。

    他已经决意忘记,便也理所当然不愿意再想起来。

    “没有的事,”他别扭地开口,“我们是二十几年的兄弟,这份感情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

    “是吗?”

    裴聿的声音很轻,目光中带着一丝属于悲伤的追溯。

    即使顾宸口口声声说不责怪他,可是,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狼狈不堪的顾宸在他面前崩溃大哭的模样。

    那个样子的顾宸,成为了他一辈子的梦魇,他注定无法放下。

    有些愧疚,如影相随,深深地纠缠了他八年之久。

    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裴聿的心情是复杂的。八年的时间,将顾宸的性子彻底磨平,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浮躁易怒的他,他的性格比以前更加地沉稳内敛,也更加地懂得将情绪收藏。

    只是,同样的,他开始变得不择手段。为了达到目的,他可以什么都不顾,什么都可以牺牲。这样的他,恰恰与当年迥然不同。

    或许,应该说,他是为了那件事情而彻底改变。

    裴聿不得不说,他还是比较喜欢以前的那个顾宸,现在的顾宸让他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就好像他从不认识他一样。

    他正了正色,望着他的目光有着挣扎。

    “顾宸,你爱她吗?”

    顾宸颇为意外他会问出这么的一个问题,黑眸难得有些惊诧。但是,他却很快地就沉积了下来,抿起了薄唇。

    他没有回答,是裴聿早就料到的。

    裴聿深呼吸了一下,眼底尽是不赞同。

    “她不是一个玩具,不能在你寂寞无聊时拿来逗着玩。顾宸,你真的变了,以前的你根本就不会这样……”

    “不要再跟我提以前!”

    突地,男人一声怒吼,连带着,他的面容也带着几分冷意。

    “裴聿,我敬你是我二十几年的兄弟,所以,以后都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起以前了。以前的顾宸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

    是的,已经死了,随着那件事,一起死在了回忆的年轮中。

    就如同,每个人都会有年少轻狂的时候,而当时的年少轻狂,往往成了心底的一根刺。容不得别人提起,也容不的自个儿回忆。因为只要想起来,心脏的地方就会无休止的疼痛,像是已经结疤的伤口被人发狠般地重新剜开。

    所以,对他来说,那些都是已经死去了的事情。

    八年前,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奇迹,相信死去的人会以另一种方式活过来。

    &nb

    sp;八年后,他终于明白生命很脆弱,剩下来的人只有缅怀和自欺欺人的权利。

    他不愿意再继续自欺欺人,惟有将过去的自己从此埋葬,尘封在一个永无天日的黑暗世界里。

    而那件事,是他的逆鳞,不管谁人触碰,他都会发了狠地反击。就像之前洛念棠一再地提前唐郡二楼的第一间房间时,他像疯了一样用暴谑的手段对待她。

    或许,他的确是疯了,疯了整整八年。

    裴聿不再说话。

    看着他抗拒的模样,裴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到了最后,再多的话,终究还是被迫咽回了肚子里。

    “我希望你能记得今天跟我说过的话,不要忘记。洛念棠……她很善良很纯真,你给她看到的世界既然都是没有阴暗,那么,我希望她能一辈子这样无忧无虑,而你,也能一辈子给她宠爱。最起码……不要步霍晴的后尘。”

    这是他唯一能为洛念棠做的事,他只希望……到了最后,她能不受伤。

    但是,似乎从她遇到顾宸开始,她的这一生就注定了会受到伤害。只愿,她受到的伤害会因为顾宸的怜惜而变少。

    好半晌,顾宸都没有说话。

    他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斜睨了他一眼。

    “改天……一起吃个饭吧,带洛念棠一起来。”

    说完,裴聿便不等他回应什么,转过身离开了病房。

    他反手将门关上,却并没有立即离开,后背靠着门板,不自觉地松懈了身子。

    最终,他还是没有将那个消息告诉顾宸。

    就算他不说那又怎么样?该回来的始终还是会回来,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是选择的时间了。

    就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在会议结束后就立即赶过来医院,只是为了帮洛念棠说几句话。

    他与洛念棠见面的次数并不多。

    小的时候洛家还没搬迁,他那时倒是经常见面。然而,他记忆中的洛念棠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娃子,跟在顾宸的后面,还动不动就嚎啕大哭。

    年小的洛念棠那个时候经常会扯着顾宸的衣角跟在身后,然后用糯糯的女声唤他一声“聿哥哥”。可是,那些记忆由于太过久远,导使有些模糊,只隐约剩下一丝轮廓。

    长大后的洛念棠果真应了那句“女大十八变”。

    但是,他怎么都想不到,他与洛念棠的见面,会是在这么的一个情况下。

    恐怕往后,那个丫头还会怨恨自己吧?

    裴聿的嘴角扯起一抹苦笑,任由那苦涩蔓延心头,挥之不去。

    ……

    洛念棠,剩下的快乐不多了,希望你……能好好珍惜。

    ……

    ……

    睁开眼印入眼帘的,是白漆漆的天花板。

    刚刚醒过来,洛念棠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径自望着天花板发起呆来。

    恰巧在这个时候,一名护士模样的年轻女人走了过来,见她终于醒了立即扶她坐起来。

    “小姐,你终于醒了啊!”

    她环视了一周,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看这环境,应该是医院。

    于是,她便疑惑地问了出口。

    “我怎么会在这里?”

    闻言,护士笑出声来了。

    “你晕过去了。我说,你这妈妈到底怎么当的?竟然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该不会是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难婚女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爱吃肉的妖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吃肉的妖菁并收藏难婚女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