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难婚女嫁 > 这就是,他给她的婚姻(上,大高/潮,必看)

这就是,他给她的婚姻(上,大高/潮,必看)

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难婚女嫁,这就是,他给她的婚姻(上,大高/潮,必看)

    洛葶葶直接就把她带到了她的房间里。ai悫鹉琻

    洛葶葶的房间与她旧时的房间不一样,虽然比她小了三岁,却异常的早熟。洛念棠以前的房间是寻常不过的,书桌床椅子,甚少有一些奢侈物。

    而洛葶葶不一样。

    她的房间尽显奢华,自然是见不到关于学业的书本,化妆品摆了一桌,衣橱里大多数都是一些性感的衣物,只有一两件是比较保守的。

    在洛家生活了这么多年,她从来都没进过洛葶葶的房间。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与她并不熟稔,平时见面也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模样,关于这些,洛念棠是早就习惯了的碛。

    她将她扯进房间后,便快速地锁上了门。如今,洛家出了事,一家子都在这屋里,不过,幸好洛阚和洛颢正在洛绍恒的书房里,而其余人都聚集在楼下客厅,她这才偷偷从后门溜进来而不被发现。

    洛念棠无暇观赏这房里的一切,她们进房后,洛葶葶便松开她自个儿去翻桌子前的抽屉,似乎是在找些什么。

    她看着洛葶葶的身影,心底有一把声音在叫嚣着让她赶快离开。可是,她的脚却无法动弹,那关于自己身世的事她太想知道了,那种求知欲让她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转身走出这间房间佶。

    洛葶葶翻抽屉的时间并不久,没一会儿便将想要找的东西找到了。

    那是一个牛皮色的文件袋。在看见文件袋的下一秒,洛念棠有些反感地蹙起了眉头,这种东西让她想起了在唐郡是霍晴偷偷送进来的那份复印件,还有那一句略显猖狂的话。

    “原来,你比我还要可怜。”

    这么的一句话,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里,让她下意识地有些抵触洛葶葶手上的文件袋。

    洛葶葶也不急着给她,反而扬了扬手上的东西,嘴角挂着一抹可疑的笑。

    “这些东西,我大可约你到外头给你,你知道我为什么偏偏要你过来老宅吗?”

    洛念棠不说话,只直直地盯着她手里的东西,全身僵直。

    她笑,看上去有些得意。

    “这东西我是偷出来的,一次无意之间,我发现父亲的抽屉里有这玩意,看了以后不由得大吃一惊。我想,还是让你过来拿吧,好歹这是老宅,比在外头好,起码,你丢脸的样子不会被记者拍到。”

    说着,她便将手里的文件袋递到了她的面前,示意她接过。

    洛念棠盯着好半晌,而后才缓缓地伸出手接过。但是,她并没有立即打开,而是拿着文件袋杵在那,一动也不动。

    洛葶葶有些不耐烦了,抢过来帮她打开。

    面对那叠资料纸,她不愿去看,却不经意地余光一扫,瞥见了惊心动魄的几个字。

    随后,一股冷意从脚底冒升,传至四肢百骇,冷彻心扉。

    她鬼使神差地接过,略显失神地看着纸上的最下面的那处地方。

    特别显眼的几个字,而其中让她无法思考的字,却是最后面的诊断----“鉴定结果:不符,排除亲子关系”。

    当她怀疑自己并非是洛阚女儿时,起码那只是怀疑,心底还是存着一丝的奢望;但是,洛葶葶的这一个举动无疑就是逼着她彻底清醒过来。

    她不是洛阚的女儿。

    她拿着资料的手微微发抖,这亲子鉴定是在她差不多十岁的时候做的,可是,她就连什么被拿了毛发去鉴定也不知道。

    原来,洛阚在那么早以前就知道她并非他的女儿,那么,为什么还要把她留在洛家这么久?

    似是看出了她的想法,洛葶葶冷笑出声,残忍地撕碎她最后的一点希望。

    “你也知道爸爸……不,是我爸,我爸是教育部的部长,这可不是一个小官,婚外情也就算了,如果被人知道他有一个私生女,后来还愚蠢到被情妇耍得团团转,帮人家养了十年的女儿,你觉得,别人会怎么看我爸?”

    见她不说话,洛葶葶也不意外,看着她的眼神逐渐染上了冷意。

    “你/妈丢得起这个脸,可并不代表我爸愿意丢这个脸,就当是做

    善事抚养了一个贫穷孩子吧,反正只是家里多双筷子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洛念棠拿着资料的手不自觉地微微发抖。

    “因为面子关系,就把我留在洛家冠以洛姓,又在我成年以后千方百计地想要把我赶出洛家免得被我瓜分到遗产吗?”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声音有点小,隐隐还透露出一丝悲凉。她怎么都想不到,洛阚竟然是因为面子问题才会在知道她并非他的女儿后让她继续留在洛家。

    她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

    而她过去付出的那二十几年,又算是什么?

    洛念棠觉得,以前的自己实在是太傻了。她愿意死守着这个抛弃她的家,可是这个家呢?又是怎么对待她?

    这二十几年在洛家的片段一幕幕地在脑子里上映,曾经让她最为眷恋的画面,此刻却成了充满讽刺的强烈对比。

    一时之间,迷惘,难受,痛苦……泉涌而至,如同坠入了永不见光明的深潭里,窒息感一阵阵袭来,让她无法喘息。

    手里的资料被她紧握成了皱巴巴的一团,她咬着牙关,却怎么都压抑不住心底越加泛滥的锥痛。

    她好想笑,可是无论她怎么扯动唇角,也笑不出来。她失神地杵在那,这个模样的她,却取悦了洛葶葶。

    洛葶葶的眼微弯,这样狼狈的洛念棠,她早就想要看到了,也等待太久了。

    “洛念棠,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就很恨你。自从你被爸爸带进洛家以后,我妈的脸上就再没有笑容。每一天,她都是以泪洗脸,你的存在,对她和对我来说,就是等同于父亲的背叛。你凭什么要来跟我抢爸爸?爸爸是我一个人的,你的出现,甚至还让我妈难过,最后我妈因为抑郁去世时,你知道我妈把我拉到床头说了什么吗?”

    她也不等她接口,就继续往下说。

    “当时,我妈说她永远都不会原谅我爸。洛念棠,你为什么要出现?还有你那个贱蹄子的母亲,凭什么要出现在我和我妈的面前?你/妈要走,为什么不干脆把你也带走?呵!我恨你,真的很恨你。就是因为你,害死了我妈妈!只要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洛念棠无言地站在那,看着洛葶葶渐渐扭曲的容颜,脸色稍白。

    江碧云去世的时候,洛葶葶才四岁,却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只有四岁的洛葶葶对她怀真恨意,甚至认为是她的出现让江碧云抑郁而终。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她和妈妈的错。

    她的妈妈杨芸是洛阚的情妇,这种事情并不是一个巴掌就能拍得响的,又怎么可以全都责怪到她们的身上?

    洛葶葶的一句“贱蹄子的母亲”让她再也忍耐不下去,手里的资料被她一洒而空,冲过去推了洛葶葶一把。

    “我妈不是什么贱蹄子!她不是!”

    洛葶葶被她推了一把,向后跄踉了几步才站稳。只是,她的面靥染上了狰狞。

    “她就是贱蹄子!不顾廉耻地缠上我爸爸,还把野种的你赖给我爸,把我爸当作傻瓜一样乎悠!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爬上小叔的床把霍晴挤下,让他们因为你而离婚,再趁机上位当了顾太太!你们都是贱蹄子!有其母就有其女!”

    “不是!不是这样的!”

    洛念棠再也控制不了情绪,发了疯地大叫,眼泪布满了脸颊。

    “我不是什么野种,我妈也不是什么贱蹄子!之前是顾宸逼着我嫁给他,不是我逼得他和霍晴不得不离婚的!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什么都没有!”

    “小叔逼你?”她冷笑,“你以为你是什么香镆镆吗?全世界的人都争前恐后地去抢夺你?别做梦了!你/妈是什么样的,你就是什么样的,不要太把自己当一回事,这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她没有,她当初真的没有爬上顾宸的床,为什么大家都不相信她?

    洛念棠双腿一软,便跌坐在了地面上。她的脸颊尽是泪痕,全身禁不住地发抖。

    洛阚不是她的父亲,洛阚不是她的父亲……

    她是母亲与别人生的孩子……

    &nbs

    p;她甚至就连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

    洛葶葶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冷漠地瞅着她,见她崩溃的模样,心里简直就是痛快极了。这口怨气,她憋在肚子里已经十几年了,现在,终于舒服了。

    只是,还不够,这仍然不够弥补她与妈妈所受的委屈。

    她伸出手,强行将她扯起来,狰狞的脸上尽是疯狂。

    “知道自己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这感觉怎么样?很难受吗?不,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

    她干脆利落地拉着她走向房门,猛地把房门拉开,身后的洛念棠有些跌跌撞撞地跟在身后。

    两人走到走下楼的楼梯前才止下脚步,洛葶葶转过了脸,终于松开了她。

    洛念棠扶住旁边的墙,瞪大眼一脸恐惧地望着她。

    越是这样,洛葶葶的心就越期待。

    期待……接下来的好戏。

    “洛念棠,把你带来洛家老宅除了给你看那一份东西以外,还有一样东西,是要送给你的。”

    她故作神秘地顿了顿,随后,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你霸占了爸爸二十几年,今天,你的梦醒了……可是,何不防更加彻底一点?我妈在天上看着,我跟你‘姐妹’了这么久,做妹妹的还没送过你一份礼物呢,不如现在就补上吧!希望,你会喜欢这份礼物……”

    说着,她便向楼梯的方向瞥了一眼,那一眼意味尤长,让洛念棠下意识地抗拒接下来的事情。

    她后退几步,一脸警惕地瞅着她。

    “你……你想做什么?”

    洛葶葶不怒反笑,只是,笑得……很是阴冷。

    “不,这句话不应该是你问我,你应该去问你的丈夫……噢,对了,我似乎还没告诉你,昨天你丈夫打了一通电/话过来,说是今天这个时间会过来……”

    见她倏然睁大了眼,洛葶葶故作意外地扬眉。

    “怎么?你身为他的妻子,他没将这件事情告诉你吗?也对,男人嘛,总是有些秘密的,他不可能把所有事情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你。”

    她的话,似乎隐藏着别的什么意思,而这样隐晦的含义,她心底有一股声音是抗拒地不想去听。

    她的脚步有些退缩,明明楼梯口就在眼前,只需要她跨出脚步走下那段楼梯,她就能知道洛葶葶到底想要让她知道些什么。

    顾宸并没有告诉她他今天会过来洛家。

    记忆中,顾宸与她结婚以后从来不会主动过来这边,可是,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她从洛葶葶的口中知道那个男人就在楼下客厅。

    他来做什么?是……关于洛家的那些事情前来的吗?

    他不是与那件事无关吗?他不是当着记者的面说他与洛家已经脱离关系吗?他不是说倘若确有其事他不会选择包庇吗?

    那么,他为什么会过来?

    太多的疑惑充斥在脑子里,让她有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

    她不想下楼,总觉得只要她跨出这一步,她一直以来的世界就会全数崩塌,不复以往。

    可是,她不想下去,并不代表洛葶葶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洛葶葶走了过来,一把将她拉住,不让她有丝毫退缩的机会。

    “你跑什么?下去啊!下去听听啊!你难道不想知道顾宸隐瞒了你什么吗?你不想知道他跟爷爷他们说些什么吗?”

    洛念棠很想说不想,可是,双脚却像被人控制住了一下,正缓缓地向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一步,一步。

    总是她心里再怎么抗拒,可她还是鬼使神差地走下了楼梯,最后,在楼梯的平台处停了下来。

    这一个地方,可以清楚地听见楼下客厅里的谈话声,毫无遗漏。

    其中,顾宸的声音最为响亮,就如同……在心底

    响彻一般,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深深地烙印在她心里。

    她扶着楼梯扶手的手倏然一紧,脑子里的一根线似乎在一瞬间绷开,只余下一片可怕的空白。

    而她的世界,注定在这一天彻底被毁,毁得……不剩丝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难婚女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爱吃肉的妖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吃肉的妖菁并收藏难婚女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