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难婚女嫁 > 唐予媛是我的过去,而洛念棠却是我的未来

唐予媛是我的过去,而洛念棠却是我的未来

作者:爱吃肉的妖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思念,没有经过时间的累积而减少,反而越来越浓重。言悫鹉琻

    计不清已经是第几次无功而返,顾宸早就习惯在希望里面临绝望。整整三个月的音训全无,让他有着说不出的沮丧,想他动用了那么多的关系,却始终无法把洛念棠给找出来。

    唐郡主卧里,摆设依然是洛念棠离开时的模样,一分一毫都没有动过。之前休假回家的王妈回来了,可当她听见唐予媛的“复活”以及洛念棠的离开,她难免还是吃惊了,但是,到了最后,却只能剩下一声声的轻叹。

    或许,也惟有这一声声的轻叹才能表达内心的复杂。

    唐予媛归来X市,本来以为能够顺理成章升迁,没想到上级确实是给了她一个不错的位置,她却始终无法适应过来。或许,是因为过去八年都是卧底的身份,如今的转变,不仅让她适应不了现在的变化,更是显得与同事格格不入睃。

    三个月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例如唐予媛的就职,例如……洛家的双规。

    经过审查,洛家两兄弟贪污属于事实行为,贪款较大的洛阚锒铛入狱,由于所贪的公款已然还清,思及改过及时,所以被叛了无期徒刑。而二儿子洛颢贪污金额比哥哥洛阚少,但也因为所贪公款还清,被判了二十年有期徒刑鸲。

    据说,洛绍恒为了保住两个儿子,将全部家产通通变卖还债。到了最后,洛家便只剩下现在住的洛家老宅,而其余的宅子名车已然急抛出售,甚至就连多年的积蓄也所剩无几。但是,即使已经倾家荡产了,两个儿子仍然逃不掉锒铛入狱的命运。

    这件事实在不好办,毕竟洛家贪污的事可是所有人都紧盯着,若是太过宽恕,会落了闲话。

    记者跟踪报道,照片上的洛绍恒仿佛一夜间老了许多,往常还有几根黑发的头如今已经全白了,就连脸容也极为憔悴。而两个儿子的开庭洛绍恒每一场都有参加,皆是亲耳听见宣判的。

    洛绍恒不好过,洛家里的人都不好过,这是理所当然的。

    洛葶葶之前爆出的丑闻以被毁容为最终结果。

    洛葶葶的嚣张气焰全都出自长辈们的宠爱,勾/引能当自己父亲的中年男人,不仅让洛家觉得颜面全无,更是彻底惹怒了那中年男人的正房妻子。那一日,正房拿着硫酸找洛葶葶谈判,本是让她赶紧离开自己的老公,却没想到中间两人产生了争执,那手里的硫酸便不小心泼到了洛葶葶的脸上。洛葶葶事后被送到医院,证实左边脸整片被毁,即使是整容也难以回到以前的那种模样。

    由于这事是洛葶葶勾/引人家老公在先,百姓都舆/论着对错,最后齐齐认为这是洛葶葶罪有应得。当然,法律可不是这样说话的,但根据各种证据表明,两人的肢体接触是以洛葶葶为强方,而两人手里当时拿着的硫酸瓶子虽然是正房带来的,却是在两人争执中洛葶葶的拉扯下泼下,所以,判定正房没有过错。

    这一桩事后,洛家算是彻底沉静了下来,不再像以前那样嚣张地在X市横行霸道。洛绍恒仍在很努力地想要支撑这摇摇欲坠的洛家不倒下,但各人心里都是清楚得很,就算再怎么支撑,洛家早就已经毁在了这一代。

    关于洛家的事,顾宸无暇理会。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找到洛念棠。

    卓阎带来消息,几个月前曾有人在X市的某一间医院见过洛念棠。听说,当时的洛念棠是到医院去做某方面的检查。

    几乎是得到这个消息的下一秒,他便从B市匆匆赶了回来,直奔那间医院而去。从卓阎的话中他可以得出,洛念棠到医院检查的时间,大概是她仍在X市没有离开的时候。

    飞奔到医院,找到了当时给洛念棠当主疹的医生,他这才发现,洛念棠见的是一名妇产科医生。

    心情,是忐忑不安的。他坐在医生面前,听着医生说的每一字每一句,脑子就像是被炸开一样。

    医生说,当时洛念棠前来检查,已然怀了两个月的身孕。

    原来,在她离开最初,她就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这个信息,是他怎么都想不到的。他没想到洛念棠不单单是选择离开X市,甚至是带着他的孩子一起离开。

    她当真是狠,竟还是狠到了这种地步。她没有告诉他孩子的事,到医院也本是打算将孩子打掉,只是最后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便改变了主意,决定要将孩子留下。

    顾宸是万般的庆幸洛念棠最终留下了那个孩子,想想,如今过去三个月了,那个孩子也有五个月大了,洛念棠的肚子想必是很显形。

    他开始幻想着那样的画面,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想,都无法构造出那样的画面来。

    就像是疯了一样,他开始往家里添一些婴儿用品,特地空出一间客房来做婴儿房,因为不知道洛念棠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男还是女,所以衣服小鞋子他都是一次买两款,一男一女,一蓝一粉。

    婴儿房里,他亲手贴好了墙纸,买了很多的玩偶洋娃娃,甚至买的小衣服也从婴儿时期的买到了四五岁。然而,他却像是不知餍足一样,只要路过看见好看的,他便会毫不犹豫地买下。

    但是,他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那个孩子,已经与洛念棠一起消失在他的生活里了。

    关于洛家双规的事,洛念棠是知道的。

    她每天都会看电视,关注着洛家的动向。所以,几乎是洛家传出法院传票时,她就隐约猜到了这个结局。只是,每当听见那个她曾经唤了二十二年的“爸爸”被判无期徒刑,她的心情还是有些难以平复。

    这样,才能对得起广大在关注着这件事的百姓们,只是……洛家呢?洛绍恒知道了消息,他该是怎样的一种难过?

    变卖家产,才换来两个儿子的命,但是,一个被判无期,一个被判二十年。即使小儿子出来,恐怕他已经去了也说不定了。

    这一别,恐怕就是永别。

    可是,总比丢了性命要好得多。洛绍恒大概也是因为如此,才会决定变卖所有家产吧?他宁愿两个儿子还活着,也不愿白发人送黑发人。

    肚子,已经越来越大了。

    虽然妊娠反应还是一如以往的严重,但高高笼起的小腹,让她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在五个月的时候尤为明显。

    孩子已然成型,随着怀孕的周期渐长,她不时会感觉得到胎动。有时候是很轻微的胎动,有时候却是很强烈的胎动,肚子里的孩子就像是在打拳似的,不停地在她的肚皮顶成鼓鼓的一个小包,还有些时候,孩子在里头不断转身翻滚,实在调皮得很。

    但是,她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幸福。

    这种幸福,是那么的真实,让她无法忽视,也不想忽视。

    慕沁常说,这还只是个开始。小孩子本来就是奇妙的,等到出生以后,不仅能折磨人,又能让人由心而发地疼爱。而有了孩子的人生,才是最完整的。

    就像是飘零在大海的孤舟,终于找到了可以停靠的码头一样。

    洛念棠的生活过得很充实,每一天,都是上班下班。公司里的人都很体贴她,每每都会主动给她带些好吃的好喝的,还不时会关心她是否会觉得不舒服。而慕沁更是偏心得很,将简单的翻译文本工作交给了她,不然,就是核对。

    过去三个月,是洛念棠过得最平静最开心的一段日子。

    但是,饶是再隐秘的秘密,也会有暴露的一天,更何况洛念棠就这样生活在别人的眼皮底下?

    第一个发现洛念棠的,是慕沁的丈夫苏南易。

    老婆经常性的外出以及晚归,让他渐渐发现了本该离开了X市的洛念棠。当然,他并没有立即通知顾宸,而是严厉地质问自己的妻子。

    “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慕沁没有想到事情会在三个月后就这么快暴露了,但幸好第一个知道的是苏南易而非顾宸,这让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而对于苏南易的质问,慕沁只丢下一句反问就成功扭转了乾坤。

    “你是要老婆,还是要兄弟?”

    这一道选择题无疑是最要命的,就好像慕沁在问他到底她和儿子一同掉进河里他到底会救谁一样。倘若一个不慎答错了,世界大战是肯定的。

    所以,苏南易毫不犹豫正气凌人地回话。

    “老婆如手足,兄弟如衣服。”

    他的回答,让慕沁极为满意,至此,世界大战硝烟褪去,换上的是一片和睦温馨你浓我浓。

    苏南易实在纠结得很。

    一边是老婆,一边是兄弟,手背是肉手掌心也是肉,两个都是割舍不了的。但是,以目前来看,还是老婆的地位更胜一筹。毕竟老婆能够在夜里拥着入眠,而如果夜里拥着兄弟入眠,那绝对会被人认为是断背的。

    由于多了一个苏南易,洛念棠便也多了一处去处。既然苏南易都知道了,慕沁便嚣张地直接就将洛念棠带回家喝汤,明其言要给她好好补补身子。

    顾宸与苏南易还是会经常见面的,每一次看见顾宸为了找寻洛念棠的行踪忙得不可开交,他就总是忍不住想要想洛念棠的消息告诉他。可是只要想要自家老婆,所有的同情便被全数泯灭了。

    这世道,重色轻友已经成了理所当然。

    顾宸还是会偶尔过去B市,但是,毕竟已然过去了三个月,他便将目标放大,延伸到周边的几个城市,想着就算是将这个世界翻转过来,他也要将洛念棠找出来。

    还有,他的孩子。

    近日,KOO印象接了一桩案子,需要一个法语的翻译能手,顾宸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苏南易的老婆慕沁,想也没想,就给了苏南易一通电/话,说要打算到FA找他老婆让她接一桩案子。

    挂短顾宸的电/话,苏南易立即便拨通了老婆的手机,将顾宸要到FA的事情果断通风报信。

    顾宸的动作一向是极快的,苏南易刚说完,慕沁便接到了楼下前台的电/话说KOO印象的总裁前来求见。慕沁二话不说,便跑到办公室外一把抓起了还有些迷惘的洛念棠,急匆匆地就往自个儿办公室里走。

    自从她生产完回来,便换了一个新的办公室,之前的办公室太小,而如今的办公室多出了一间供以她休憩的休息室,每当工作到累了,她便会到里头去躺一会儿。

    此时,休息室正好起了重要的掩护作用。

    将她推进休息室,她按下了反锁的按扭,临关门前将顾宸就在楼下现在正坐电梯上来的事情告诉了她。

    洛念棠有些吃惊,在这工作的三个月顾宸都没有来过,而且听慕沁说,过去顾宸上来找她的次数也是廖廖可数的,所以慕沁决定FA是一个避开顾宸的好地方。但是,任谁也没想到,顾宸要么不来,要么就这么突然就跑了过来。

    慕沁将门关上,休息室里便只剩下她一个人。房间的隔音不是很好,只要稍微仔细听,她就能听到外头办公室的声音。

    她等了几分钟,便听见了一串脚步声。然后,便是椅子被拉开的声音。

    首先开腔的,是慕沁。

    “顾少今日大驾光临,真是蓬筚生辉啊!”

    随即,一把久违的男性嗓音传进了耳里。

    “慕沁,想必南易已经跟你提过了吧?”

    既然他这么直言不讳,慕沁自然不再跟他罗嗦些什么。

    “得!法语是吧?案子多大?我好往下安排时间。”

    顾宸想了想,便直接丢下了两个字。

    “三天。”

    只是,慕沁显得有些吃惊。

    “三天?就只是三天的小案子?顾少,你家公司该不会是要垮了吧?这么小的案子,还需要你一个总裁特地跑来我这边要翻译?”

    对于她的话,顾宸不怒反笑。

    “不光是为了这件事,而是还有件事,想要亲自过来问一问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慢慢地变成了严肃。慕沁一愣,直觉他想问的事是她不想答的,但是,就算是如此,她还是从容地望着他。

    “什么事?”

    等的,就是她的这一番话。

    顾宸沉默了半晌,倚着背椅低垂着眼,许久后,才将自己此行的目的道出。

    “你有没有见过洛念棠?”

    慕沁的心下意识漏了一拍,但是,她还是努力地假装若无其事。

    “为什么突然跑来这么问我?”

    他阖了阖眼,掩去那眼底满满的疲惫。

    “三个月了,她仍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找了很多地方,可是都是一无所获,我还找了她的朋友问她可能的去处,但没有一个人猜想得到。”

    闻言,慕沁沉默了下来。

    其实,关于这三个月以来顾宸的不放弃,她是从苏南易的口中得知一二。但是,如今当面听说,心里还是有些复杂的。

    他不会知道,仅仅是一门之隔,他想要找的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就在那休息室里面,甚至,还在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话。

    “都三个月了,你……为什么不放弃?”

    她问出这个问题时,她就没想过顾宸会回答她。如果这个男人当真想过要放弃的话,他不会一找就是三个月,更甚是没有停止过一分一秒。

    这样漫无目的地找,真的有意思吗?

    洛念棠已经离开了他,既然离开,那自然是不可能再回到他的身边。她就不相信,他会不懂得这个道理。

    或许,他是懂得的,但是仍是无法控制自己去找寻洛念棠的身影。

    就犹如有一种思念,叫作身不由己。

    果然,他没有说话,只是突然脸色一正,认真地瞅着她。

    “当初南易不知所踪的时候,你是怎么过去的?”

    她没想到他会提起那些属于以前的事,也是因为他的这句话,她不由得想起了那曾经难熬至极的一年。

    整整一年,她每天都在希望中迎接绝望,再在绝望中想尽办法萌生希望。

    反反复复,从不曾想过要有一刻言弃。

    或许,她有些明白顾宸这三个月的举动了。

    慕沁咬着下唇,一声不吭地看着他。他的嘴角勾起了一笑,过去三个月,不仅仅是精神,就连身体也被折磨着。

    一刀来解决干脆利落,总好过像现在这种感觉,如同寸寸凌迟。

    她突然觉得喉咙有些酸涩,犹豫了半晌,才终于开口。

    “你跟我当时不一样……你失去了洛念棠,起码,你还有一个唐予媛。”

    “洛念棠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他淡淡地道,“唐予媛是唐予媛,洛念棠是洛念棠。唐予媛是我的过去,而洛念棠却是我的未来。”

    说完这句话,他便起身告辞。

    等到确定他已经离开后,慕沁这才走到休息室去敲门。

    好一会儿,洛念棠才缓慢地将门打开。门后的她,苍白的面靥上是残留的泪痕,她的柳眉紧蹙在一起,看得出方才的话她都一字不漏地听进耳朵里了。

    慕沁叹了一口气,走进休息室的浴室给她洗了一条毛巾让她抹脸。

    但是,脸上的泪就像是怎么都抹不完似的,干了以后湿了,湿了再抹,又湿了。

    顾宸最后所说的那番话,深扎在她的心里,剜开了她以为早已痊愈的伤疤。

    她终于明白,原来,那些伤并非经历了时间一忽就已痊愈,而是结了疤的伤口没再流血,不代表不会痛。

    唐予媛是我的过去,而洛念棠却是我的未来。

    她不知道,顾宸到底是用一种怎么样的心情说出这么的一番话。只是,有些话有些事,终究还是太迟了。

    现在的她,已经没了退缩的机会,也没了……重新回到他身边的可能。

    顾宸离开FA后,并没有急着回KOO印象,而是将车子驶向了X市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医院。

    AstonMartin.One-77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他甩上车门直接就走进了住院楼。

    三楼,是新生儿科。

    对于这里,他已经不算是陌生了,这三个月以来,除了B市唐郡以及公司,他最常来的就是这么一个地方。这里的医生对于他的出现早已见怪不怪,或许刚开始的时候还会好奇地询问一两句,可日子久了,大家便会与他点头打招呼。

    一个星期里,他有四天的时间几乎都是消耗在这里。

    走到熟悉的窗户前,顾宸停下了脚步,看着玻璃窗里一个个同样透明的温箱。那些温箱里,是脆弱而神奇的小小生命。

    他用贪婪的目光看着,不时拿出书机对着玻璃窗里的小婴儿拍照。然后,再对着照片傻笑。

    他总在想,再五个月后,他即将出生的孩子是不是也是这个模样。

    温箱里的孩子来来去去,有的已经跟着母亲出院回家,有的却因为早产而被迫住在温箱里一段日子。他初来时,那些护士是不允许他拍照的,但见他日日前来,总是站在玻璃窗外静静地看着,再加上他优秀的外表,那些年轻的护士便心软了,由着他趁着无人时偷偷/拍照,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只是,或许大家都是心里有数的吧?

    生命是奇妙的,温箱里的小婴儿挥舞着小小的拳头,哭声仿佛能撼动山河,那种感觉,就似是在抗议着这个陌生的世界一样。而这些小婴儿睡着的时候却是那么地安静,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粉嫩的小唇微嘟,可爱极了。

    难怪别人都说,刚出生的孩子,都是天使。

    顾宸每一次看着,心里就觉得震撼极了,而内心那种对孩子的期盼便越来越大。但是,同样的,痛也是越来越重。

    每一次,他都会站在那一站就是两三个钟头。

    等到离开,他在路过长走廊时,总是会习惯性地在某一段停下脚步。然后,抬起头看着墙上挂着的母婴图。

    那是讲述母亲怀孕的整个过程,小小的胚胎,生长成轮廓分明的小婴儿,直至脱离母体降临于这个世界。

    那些图片下,都是特别标注着日期。他找到了五个月的胚胎图,仔细地将那副图片记在脑子里。

    这是他对于那个未曾见过面的孩子唯一的一个念想,原来,五个月的胚胎,他的孩子在母体里竟是这副模样。

    只是,每一次去想,都必定得经历一段撕心裂肺的疼痛。

    顾宸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要多久才能找到洛念棠。抑或是,这辈子他都注定再也找不到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难婚女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爱吃肉的妖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爱吃肉的妖菁并收藏难婚女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