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强战兵 > 2060 再招惹你一个又何妨

2060 再招惹你一个又何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薛墨心中窃喜,他眼角的余光,已经关注到眼前绝色双姝的神情,于是心中笃定地认为:一定是我英姿飒爽的英雄救美太潇洒,才能轻易地获得美人芳心,而眼前的赵子狩形象如此龌龊,口水横流,一瞧就知是无名小卒,也配跟我抢夺?

    赵子狩果然惴惴不安,露出警惕神色,毕竟,六元丹武圣在青帝城中已经算是一方强者,竟然对待薛墨如此的毕恭毕敬,那就令他格外忌惮,暗想:莫非,眼前的家伙是武神豪门的阔少?也对啊……近期剑神墓中的纷争,惹来很多大人物,万一他真的身份特别,我真的不好针对他,免得惹火上身!

    一时间,赵子狩后撤半步,表露出认怂的姿态。

    “呵呵,无名小卒,也配在我面前猖狂?”薛墨轻蔑地瞥他一眼,懒得再跟赵子狩啰嗦,而那股讥讽眼神,顿时令后者勃然大怒。

    “该死的!”原本赵子狩的确是没兴趣再惹是生非的,但不得不说,他在青帝城中纵横捭阖太久,根本无人能够跟他抗衡,那也令赵子狩自大得很。何况他的父亲可是堂堂的八元丹武圣,眼前那家伙的保镖,也就只是六元丹武圣而已,凭什么他那样嚣张,根本没有将自己当一回事?

    一时间,赵子狩顿时在熊熊狂怒下翻脸,直接就是一剑斩去!

    薛墨霎时变脸,心中万分的恼火,咬牙切齿地瞪向赵子狩。

    “有种的,别用保镖!”赵子狩冷笑着说,“既然是争抢女人,靠家奴算啥本事?你我真刀实枪地来一场!”

    薛墨冷笑连连:“就你也配?也罢。”他冲着保镖努努嘴,授意他说:“将现场给我监控住,让我跟他单挑!呵,凭我薛某人的本事,多少年未曾碰到如此嚣张却一无是处的小角色,看我将你的脸打肿,让你变成一只货真价实的肉猪!”

    他淡漠地说着,神情冰冷。

    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而客栈中所有看热闹的人,都不禁屏息,露出期待的神情。然而正在此时,樊姬忽然起身,然后就猛地热泪盈眶地投入一个陌生男人的怀抱。

    紧接着纳兰冰也是羞涩地跟苏狂一抱,但她心中却是在抗拒中隐隐带着一丝欢喜,因为纳兰冰已经是恢复她所有的记忆!!!但她却不清楚,该以何等的身份继续跟樊姬和苏狂接触,因为她也清楚地记起在被那疯癫武神俘虏后,囚禁在那栋石室中,跟苏狂接触的肌肤之亲……而苏狂甚至手把手传授她一套功法《日月龙鳞》!

    以往,纳兰冰带着青湖来找苏狂,是因为她心中认定苏狂是一个负心薄幸的好色登徒子,然而,她却一不小心中招,险些被一个屠夫吞噬,而苏狂只是因为她跟青湖有同门之情的缘故,就肯冒着性命危险,将她救出来,甚至哪怕在性命攸关之时,都对她不离不去,从未将纳兰冰给抛弃掉!

    须知,当初纳兰冰浑浑噩噩地被囚禁在石室中时,苏狂的最佳抉择,绝非是将她搬出那间非常危险的石室,因为一旦疯癫武神尚未彻底失去理智,依旧存着一丝丝的正常思维的话,那就意味着纳兰冰的失踪就将曝光,而苏狂也必将暴露!那样的话,苏狂也是必死无疑。

    他就只是因为自己跟青湖有些关系,就肯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冒着性命危险救自己脱困,而且他在那过程中表露出的卓越计谋和行动,简直是毅然决然,堪称果决。那就令素来欣赏行动派的纳兰冰……怦然心动!

    何况,原本纳兰冰觉得苏狂贪婪好色,然而在她和樊姬落难,都已失去记忆时,简直是任人蹂躏,而且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反抗。因为当时的她们只有一点点孩童的智力,苏狂只需要稍微诓骗一下,她们就必然甘愿侍寝,而事后生米煮成熟饭,甚至令她们怀孕后,就算她们对苏狂心存怨怼,也多半没法下杀手。

    再说,苏狂对她们有救命的恩情,就算令她们真的献身报答,也是合情合理的……

    纳兰冰一辈子从未受人恩惠,多少年来,也就是对待青湖的外婆时赊欠下很多恩情,因此她对待青湖才那样的不一般。

    而如今,纳兰冰却是直接欠下苏狂一条命,又蒙受他照料很久,甚至跟苏狂又有师徒之情——那本《日月龙鳞》显然相当不凡,绝非那种烂大街的货色,甚至武神都可能会垂涎三尺,而苏狂竟然肯传授给她。

    一再歉疚和赊欠下恩情,再加上苏狂无微不至的照料,和跟那个男人相处以来,亲眼目睹他的大手笔:小说旗舰店,激战长生商会,令常家束手无策,甚至令大星域风云榜上的四大天骄也毫无办法。

    如果说,如此的人杰,都没法赢得女孩好感的话,那绝对只能用女孩本身是蕾丝边,不喜欢男人来解释。

    正因如此,纳兰冰更加没法面对苏狂,因为他可是青湖所眷恋的男人,她死心塌地的喜欢着苏狂,自己又岂能横刀夺爱?再说,眼前的樊姬,昔日是纳兰冰的手下,是雪城的葬雪使者,跟纳兰冰情同姐妹,她同样对苏狂一往情深,既然如此,纳兰冰更加没法去喜欢苏狂。

    所以,最终纳兰冰只能伪装成懵懂少女,佯装没有回复记忆。

    苏狂轻轻搂住绝色双姝,温柔地拍拍她们的香背,淡淡笑笑:“别怕,我已经回来啦。”

    噗嗤。

    樊姬笑容可掬地说:“你现在都依旧将我当成那个浑浑噩噩的婴孩呢?我已经正常啦!现在,只需等待纳兰冰城主大人正常即可,不知为何,她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少女时候。”

    纳兰冰抿唇,冷哼不语,将少女的娇嗔展露得淋漓尽致,而她撒娇的模样,简直是钟灵毓秀,看得一众男武圣们格外眼馋。只是,纳兰冰的小女儿姿态,却是只针对苏狂,其他人根本就没法享受到。

    本来正在针锋相对,意图决一雌雄的赵子狩和薛墨,顿时浑身僵硬,彼此看着对方,好像看着两只傻鸟。

    路人们瞥视着摆出“飞鹤亮翅”的赵子狩,和“龙骧虎步”的薛墨,犹如在看着两个棒槌。

    薛墨咬紧牙关,直接转身,气恼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懒得多说半句话。既然人家的正牌护花使者已经到来,那自己又何必强出头?反倒不如等到那个左拥右抱的该死小子完蛋,再由他真正地英雄救美,解决掉所有麻烦!

    赵子狩冷哼,懒得再搭理薛墨,却是立刻用神识一扫苏狂,顿时心中冷笑:果然是那个小小的三元丹武圣,就凭他,也配来跟自己抢女人?!

    “小子,我怀疑你来青帝城居心叵测,有所图谋。你来跟我回去一趟吧,让我查查你是否是奸细!”赵子狩一撇嘴,即刻他的一众家奴家将就将苏狂团团围住,而其中,为首的五元丹武圣很是嚣张地大大咧咧来到苏狂面前,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神情轻蔑。

    常年呆在城主府,很擅长察言观色的武圣,轻易就瞧出苏狂的身份:绝非是任何富贵的人物,很显然,也就是一个穷乡僻壤来的武圣而已,没啥势力,既然如此,不欺辱苏狂那他们欺辱谁呢???

    苏狂淡淡笑笑,瞥向薛墨,无奈地双手一摊:“如此说来,你们赵家一定是青帝城的城主府中人,对不对?”

    “你为何知道?”赵子狩顿时心生警惕,但很快又露出冷笑来,“哦,想必你一早就在打探我们的秘密,对吧?呵,你小子倒也是有点意思,既然清楚我的身份,你就该知道接下来该怎样办,对吧?”

    “不。”苏狂撇嘴,“阁下的优越感未免太浮夸,就你那尖嘴猴腮的模样,就算我是基佬,也不可能老早就关注你。抱歉,你想得太美啦。”

    赵子狩的脸顿时变成猪肝色,恼火得很。

    一众家奴也不禁心中忍笑,因为苏狂所描述的尖嘴猴腮,真的是特别跟赵子狩的模样匹配,令人觉得非常合适。

    “我是瞧到薛墨公子后,才忽然想起,上回我在群星之城,也是碰到同样的待遇。呵呵,一样烂俗的老招数,你们竟然屡试不爽:无非是想先给我扣上间谍奸细的帽子,将我关押起来,再控制住我的修为,那时候,我就将任凭你们蹂躏,屈打成招什么的,对你们来说想必非常擅长,对不对?而那时候,既然我任凭你们揉捏,我的女伴们自然也是你们的囊中物,啧啧,真是一招很老套但非常有效的方法,简直是循序渐进,而且占尽法律和道德的优势。”苏狂撇撇嘴,千机变面罩的易容已经剔除,露出他本尊的脸来。而嗓音也没有再控制,立刻就令薛墨毛骨悚然!

    薛墨发誓,他一辈子都没法忘掉苏狂那混球的嗓音。

    当初在群星之城时,他联合常太虚,竟然都输得一败涂地,那简直是生平耻辱,而现在,苏狂亲自现身在青帝城,立刻令他双眼赤红!

    “苏,狂。”薛墨咬牙切齿地说出那两个字。

    赵子狩却是险些魂飞魄散。瞠目结舌地立刻撤到五元丹武圣的家将身旁,哆哆嗦嗦地问:“你……就是苏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最强战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玖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月并收藏最强战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