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小妾 > 第97章

第97章

作者:霹雳小小苏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老夫人的脚肿的老高老高,不能下地,整日只能在床上躺着,所以招宝的担心是没错的,三爷自从探望完老夫人以后,就没再提送她走的话了。

    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

    “夫人,再过几日就是端午节了,这是刘管家送来的需要采买的物品清单,您看一看还需不需要再添些什么了。”小玉说着便将两页纸呈了上来。

    招宝半躺在床上,身后垫着靠垫,懒洋洋地看了一眼清单,并没有接过来,而是挥手道:“你先拿着,那字写的……啧,看着费劲,叫许管家过来念给我听。”

    小玉将清单放到案上,转身出去找来许管家。

    待许管家念完,招宝皱了皱眉,略显不悦:“怎的没有提到粽子?”

    “这个……恐怕老刘忘记了。”

    “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能忘?”

    许管家不语,招宝看向小玉:“你去问问刘管家,粽子采买了吗?”

    小玉转身出去,许管家站着无事,正想告退,招宝开口了:“许管家且等一等,听听小玉回来怎么说。”

    许管家点点头,垂手退至一旁,不多时,小玉回来:“夫人,刘管家说老夫人已经交代下去,今年的粽子不必买了。”

    “为什么?”难道从上至下都没有粽子吃了吗?

    “老夫人说,现在形势不好,能省则省,往后从上至下都要节俭用度。”

    这是什么鬼话?不想让她管事就明说,何必搞小动作!

    招宝将目光落到许管家脸上,问:“许管家,依您看,老夫人是不是在针对我?”

    许管家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那依你看,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是管事还是不管事?”

    “管,当然要管,否则岂不正中老夫人的下怀。依老奴看,您可将今日之事告之三爷,看他什么态度,如果三爷是支持您的,那就好办了。”

    招宝觉得有理,点点头:“你说的有理,对了,明日你去把之前教导过我的女先生给我请来。”

    “好的夫人,若是无事,老奴就先退下了。”

    招宝挥了挥手,待她退下,招宝又对小玉说:“你去把二姨娘叫过来,就说我有事向她请教。”

    小玉不解,带着疑问转身出去,来到二姨娘居住的宅院时,正巧碰上要出门的二姨娘,忙矮身行礼:“二姨娘这是准备出去吗?”

    二姨娘看见小玉颇感意外:“你有事吗?”

    “我家夫人有事想向您请教,所以让我来请您过去一趟。”

    二姨娘瞬间笑了:“真是巧了,我这正要去夫人那呢,不想你就来了,走吧。”

    小玉跟在后面,不多时到了地方,小玉让她先在门外侯着,先进去通报一声,而后,小玉满面笑容的从屋里出来:“二姨娘,夫人请您进来。”

    二姨娘提起裙子迈入,款款走到招宝面前,福了福身:“见过夫人。”行完礼,这便抬脸朝她看去:“不知夫人的腿伤恢复的如何?”

    招宝没有马上回她,先叫下人在床边放了一把椅子,邀请她入座,这才说道:“已经好多了,不像前阵子都不能动。”

    二姨娘闻言看似松口气,嘴上说道:“夫人吉人自有天相,妾身也就放心了,对了,不知夫人今日叫我过来所谓何事?”

    招宝笑道:“我听小玉说,你也有事找我,不如你先说吧。”

    二姨娘称是,见屋里的丫鬟都已屏退了,这才小声说道:“夫人有所不知,老夫人的脚扭伤是她自己做的。”

    其实招宝早已猜到是她自己做的,但仍假装不知的样子:“哦?此话怎讲?”

    二姨娘清了清嗓子:“是老夫人亲口告诉我的。”

    招宝暗暗吃惊,老夫人竟如此信任她,连这等事都敢告诉她?

    二姨娘猜她恐怕不信,又道:“我知道夫人恐怕不信,但的的确确是老夫人亲口跟我说的,她说为了能扳倒你,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她还说……”

    “她还说什么?”

    “要把您卖到青/楼去。”

    招宝一阵恶寒,指尖紧紧捏着水杯,一动不动地盯着二姨娘那张生的甚是娇美的脸。

    二姨娘见她吓到了,心里不屑,脸上则显关切:“夫人,您不要紧吧?”

    招宝这才回神,为方才的失态感到抱歉,正了正脸色:“我没事,还有别的事吗?”

    二姨娘微微摇头:“暂时没别的事了,不知夫人您叫我过来所谓何事?”

    招宝挤出些许笑容:“已经无事了,你先退下吧。”

    二姨娘起身告退,款款而去。

    招宝收回视线:“小玉,去把许管家叫来。”

    不多时,许管家过来,朝她见了一礼:“夫人!”

    招宝抬抬手,示意她上前两步,这才出声:“方才二姨娘来过了,她说老夫人准备不惜一切代价要扳倒我,你觉得她的话可信吗?”

    许管家垂眼:“二姨娘固然不是个好人,但她两边都想讨好,说的话并非是假,此人可以为我们好好利用。”

    招宝点了点头:“我相信她也不敢骗我,那么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是先下手为强,还是……”

    “老奴认为,以不变应万变。”

    “好,就照你说的做。”

    许管家就是她的定心丸,有许管家出谋划策,她这心里不上不下的总算安定了。

    这时,外面的丫鬟进来禀报三爷回来了,许管家连忙告退,行至门口时,见三爷迎面而来,连忙福身见礼。

    三爷在经过她时,脚步停了一下:“夫人在这府里势单力薄,许管家定要好生辅佐她,这事做好了,我自不会亏待你们一家子。”

    许管家有点激动:“三爷请放心,老奴定当全力以赴。”

    徐正点了点头跨过门槛,招宝行至门口迎他,垫起脚跟伸手替他掸掉肩头上的一片嫩叶,转身叫人奉茶。

    待他落座,她从丫鬟手里接过茶盏亲手奉上:“爷,您今日回来的挺早的。”

    “明日我要去京城一趟,所以想早早回来陪你和小团子。”

    招宝大吃一惊:“您明日就要走?怎的这么急,要去多少日啊……”一连串的问题。

    徐正有些哭笑不得,伸手在她头上摸了几下:“你别紧张,顶多两个月我就回来了。”

    两个月?这么久?

    那他们岂不要分开两个月,小团子会有两个月见不到她的父亲?

    这么一想,她顿时瘪了嘴,眼泪快要掉下来的样子:“那我们岂不要两个月见不着您了……”

    “傻丫头!”他摸着她的发,心里突然生出一个想法。

    这晚,他们早早地洗漱完上/床,刚躺下去,老夫人差人过来请三爷即刻过去,说是有要事相商。

    徐正不得已,只起披了衣服过去。

    老夫人正坐在椅子上等他,待他来了,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这阵子你一直称忙不见我,今日倒是肯了,那么我想问你,程招宝你到底打算如何处理?”

    “什么如何处理?”徐正表示听不懂。

    一见他这样老夫人就来气,想拍桌子又忍住了,端起水饮下一口压压火:“那日明明都说好的,暂时叫她顶替一下那个身份,事后就打发她走,给她宅子或者是给她大笔银两,可现在呢,她都顶着那个身份多久了,你还不开口跟她讲清楚!”

    徐正眯了眯眼:“母亲,儿子不记得有这回事,是不是您记错了?”

    老夫人一听,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这是什么话?你意思是我胡编乱造?呵呵!”

    她笑的讥诮:“我说老三,你这是打算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了!”

    徐正不慌不忙道:“只要是儿子说过的话,儿子从没有赖过,也没有必要赖,可像方才那样的话,儿子着实不记得说过,儿子在想,恐怕是您老糊涂了。”

    老夫人一向是暴脾气,如果说方才还能勉强压住火,这下无论如何也压不住了,气得又是拍桌子,又是砸杯子,嘴里嚷嚷着被亲生儿子吭了的话。

    徐正气定神闲,冷眼旁观,等她发/泄完了,这才慢悠悠地开口:“程招宝是我正儿八经娶回来的妻子,还望母亲莫要再提顶替不顶替的话了,否则的话,儿子不得不将您送走,还望母亲三思。”

    这就挑明了,他是不会送走程招宝的,老夫人为自己当初的决定痛心疾首,恨不能时间能够倒回那日,一切都回到原点。

    徐正知道她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多说无益,最后看了她一眼,便抬脚走了。

    当晚,老夫人就气病了,高烧不断,反反复复烧了三日,到第四日才好转。俗话说,病来如山倒,老夫人这一病,整个人好似变了形。

    招宝几次过去探望,均被拒之门外,听说老夫人好转这日,招宝与两个姨娘几个侍妾一同过去探望,如同前几次一样,对方仍然将她拒之门外,却见了二位姨娘及几个侍妾,这不明显在打她脸么。

    既然如此,往后她同对方也没什么情面好讲的了。

    “小玉,我们回去。”

    招宝冷着脸说完,抬脚就走,那些下人对着她的背影福了福身:“夫人慢走!”

    回到自己的宅院没多久,四姨娘带着丫鬟过来,互相寒暄完,切入正题。

    四姨娘:“夫人有所不知,方才您走后,二姨娘在老夫人面前说了您好一通坏话。”

    招宝:“哦?都说我什么了?”

    四姨娘:“她说您不仅要对付老夫人,还要将老夫人赶回栗州,老夫人一听这个还了得,当下就动怒喷了一口鲜血出来,将三爷都惊动了。”

    招宝一听就紧张了:“那三爷可有说什么?”

    四姨娘摇摇头:“三爷什么都没问,也什么都没说,见老夫人并无大碍就走了。”

    招宝只觉这心里愈发不安了,三爷为什么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呢?好奇怪。

    四姨娘仔细瞧着她,轻轻一叹:“我知道不该跟您说这些,可有些人的做法实在叫人看不惯,我忍不住就想说。”

    招宝呵呵,起身拉住她的手,表现的十分诚恳道:“你的心意我领了,往后多来我这里走动走动。”

    四姨娘一听喜上眉梢,连连点着头,又坐了会才离开。

    待四姨娘一走,招宝的笑容立刻垮下,转脸对小玉说:“你去看看三爷可还在府里。”

    小玉一走,她则起身去往隔壁,一边陪小团子玩,一边等小玉,都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也不见小玉回来,她心想,怎的去了这么久,莫不是出了什么岔子吧。

    大约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小玉才跑回来。

    “对不起夫人,奴婢有事被绊住了脚,回来的晚了。”

    招宝摇摇头:“不要紧,三爷可还在府里?”

    小玉连连点头:“在的,正在前厅会客。”

    招宝点了点头,这才注意到小玉的头发有点乱,衣服的扣子也扣错了,心里疑惑,正想问一问,她却走开了。

    再看她走路的姿势也不对。

    往深处一想,忽然就明白了,于是开口叫她,待她走过来,方说:“你方才也见了吴名对不对?”

    小玉脸上腾地一下就烧了起来,含羞低下头,没有说话。

    于是招宝就更加肯定了:“我知道你和吴名情投意合,改日我向三爷禀明,让你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如何?”

    小玉原以为她要责怪自己与吴名做那事,谁知竟然不是,简直不要太高兴,扑通往她面前一跪,磕了一个响头:“奴婢但凭夫人做主。”

    招宝笑着点了点头。

    很快就到午饭时分,三爷并没有过来用饭,也没去老夫人那里,抑或是其他女人那里,就在前厅简单吃了几口。

    招宝想去找他,又怕他会不高兴,就只好作罢,一直等到天黑,他总算现身过来了。

    招宝好似觉得这一日有一年那么长,连忙净手奉茶,然而他接过茶并未喝。

    “原本计划前几日就去京城的,却因老夫人这一病而耽搁住了,老夫人的病今日已好转,我决定明日动身前往,我这一去至少要两个月,光是路上来回一趟就要个把月了,我不在的时候,老夫人肯定还会为难你,你也莫怕,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就找许管家商量,另外,会有暗卫保护你的。”

    招宝嘟了嘟嘴巴:“就不能带我和小团子一起去吗?”

    “路途遥远,小团子太小了,不适合颠簸。”

    “那……”她小心翼翼瞄他一眼:“等老夫人完全康复了,她还会继续留在这里吗?”问完她就把头深深地垂了下去,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他并没有回她,而是起身走了。

    招宝有些发愣,直到小玉的声音飘过来,才回过神来。

    他这一走,招宝什么心情都没有了,晚饭也吃的极少,不用散步消食,早早地洗漱完便带小团子上&床歇息,睡到半夜,被一具身体压着,稀里糊涂就被要了。

    第二日,她揉着腰起床服侍他穿衣,陪他用早饭,直到将他送上马车,他们也没开口说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小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霹雳小小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霹雳小小苏并收藏小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