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42章

第4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批草菇成熟后,钟庆然就开始筛选良种。那四筐草菇,个头小,形状颜色都不好的,一成熟就被采摘下来,剩下那些,都是些个大形正颜色好还不长虫子的。有过一次经验,第二批无论是培养基,还是菌种,都好过第一次,自然种出来的新一批草菇,长势也更加喜人。

    这事,钟家除了钟老爷子夫妇,还没人知道,他们只以为钟庆然在山上起那么多房子,是为了给看山人住,以及当仓房使。

    钟庆然弄到的所有菌菇中,草菇生长期最短,到现在为止,第二批也已快长出子实体,剩下那些,不是生长期长,到现在都还没成熟,就是产量不高,不好种植。后一种,钟庆然并没意愿扩大种植面积,种一些意思意思,够自家吃和送人即可。

    也就是如此,三间菌菇栽培室,钟庆然打算其中两间都用来种植草菇,这时间不会长,估计再种个一两批就能达成目标。

    这些就罢了,让钟庆然心里一凛的是猴头菇。经过两个月的培养,仅仅采集了一窝猴头菇的菌丝,长成后数量就极为可观,并不比草菇收成低多少。想想,草菇价格是所有菌菇中排名最末的,而猴头菇,怎么也得排名前列,那价格可是草菇的十倍还不止。这样高的收益,他不知道傅掌柜背后之人能不能抵挡住其他人的觊觎,还是说他们转头反咬一口。

    钟庆然心中有几分惆怅,一张稚嫩的脸上满是愁容。有钱不一定能赚到口袋里的痛苦,他现在算是尝到了。

    也不知是不是早就预感到了这一点,猴头菇一直养在钟庆然自己的屋里,倒是没人知晓这一点。可这般下去总不成,难道只让他一个人背地里欣赏?

    半年多相处下来,钟庆然看得很明白,这个家里能让他说话做事都无所顾忌的,也就只有钟老爷子和童氏,其他人则起码差一截。既然自己不确定,那不妨跟钟老爷子去谈一谈。

    钟庆然等到晚上,透过窗子往外瞧,只见院子里漆黑一片,也就各间房里还有灯火在闪耀,便回身带上一盆猴头菇摸黑进了上房。

    这个时间不早不晚,两老还没睡,却已经坐在床头,各自做着一些小东西。许是知晓钟庆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这个习惯,上房门通常只在他们睡觉时才会从里拴上。

    每次见到钟庆然偷偷摸摸的样子,总能把童氏给逗乐,就连钟老爷子心情也能好上许多。

    刚开始,两人还不以为意,只当钟庆然拿了他养的成果让他们过过眼,等人走近,钟老爷子笑容都绷不住,脸上呈现出讶异之色,随后一脸凝重:“庆然,端过来让我仔细瞧瞧。”

    不用钟老爷子说,钟庆然本就有此意,把盆子凑近两老,童氏差点惊呼出声,嘴巴都张开了,意识到不对,忙用手捂住,等心情平复一些,才抖索着开口:“庆然,这真的是你养出来的?”

    钟老爷子也抬头望向钟庆然。

    被两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钟庆然实在有些顶不住,直言道:“爷爷,奶奶,没错,这就是我种的,不过也是刚种成功。我想着这里面利益有些大,正不知道怎么处理好,这不就过来跟爷奶讨教办法吗?”

    得到确认后,这下不光是童氏,就连钟老爷子也心跳加速。别看猴头菇他们卖给店铺一斤还不到百文,实际价格却远非如此。无他,只因农户没有门路,再好的东西也卖不上价。这就跟有人陡然挖到珍贵的百年以上老参类似,卖给药铺也就只值个百十两,而药铺一转手,这价格可就不止翻倍了。

    猴头菇虽没有这么夸张,一斤卖个几百文甚至超过一两都有可能。当然,这只是钟老爷子的猜测,具体能卖多少,他不知道,总之低不到哪去就是。

    大周朝看似规矩繁多,有些地方却并不迂腐守旧。譬如暖房种花,这早就不是新鲜事,很多富贵人家都流行这玩意。还有,温泉附近种出来的反季蔬菜,也早就走进各大富户,怕猴头菇不被人接受,这点完全不用担心。让他们忧心的只有一点,这东西没个强大的靠山,恐怕他家保不住。

    钟庆然对大周朝各种规矩还是不够了解,连童氏也没想到其他的,钟老爷子却想得更多。

    庆和坊再赚钱,只要招牌还没彻底流传出去,觊觎也有限,毕竟都是些单个利润不高的小物件,想进一步,也只能是到其他地方再多开几家。猴头菇就不同了,顶级猴头菇可是被列为贡品,钟老爷子虽不知是哪家在提供,至少他从大长房那边听到过零星几句。这要是自家种植规模一上去,连冬天也能提供,还不成为那家眼中钉肉中刺?这东西在没有找到足够强的后台前,轻易动不得。

    “现在天已经很冷了,庆然,这东西能一直种?”

    “要温度足够才行,放外面长不出来。”

    钟老爷子权衡再三,提出建议:“你不是跟傅掌柜能搭上线吗,要不先去探探底?他那儿要是不成,靠族里,我估摸着十之八~九也是有去无回。那这些好东西就只能烂在手里,偶尔卖几次,得的收益有限,还不如留给家人吃。可就连自家吃都得小心,多了便会让人起疑。”

    童氏一边用手轻轻摸着那一朵朵代表着无数铜板的猴头菇,一边分神,支棱着耳朵仔细听。这事她管不了,可她听懂了钟老爷子的话,运气好的话,钟家可能跟皇家搭上关系,这可是她以往从不敢想的。同样,风险也高,一个不慎,估计就只能把种植菌菇的秘方给献出去,用以保全他们一家。

    钟家现在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守住这个秘密,就他们几人知道,也就断了一条来钱的路子,要么找一个强大的靠山,没有别的选择。若什么后招都没有,就这么大大咧咧出去兜售,不被人盯上才怪。

    钟老爷子说的提议,也正是钟庆然曾想过的,既然两人都有这个意思,那么不妨一试。他想着,目前的情况就相当于握着金矿却不能开采,以前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吗,自是要冒险尝试一番,大不了失去这个金矿,也好过心里患得患失。

    钟庆然不是个拖沓的性子,决定了就立即付诸行动。第二天,他就揣着两朵猴头菇踏上了去平阳县的客船。

    萧瑟的秋天已经过去,迎来了万物更加沉寂的冬天。

    钟庆然出门时,天色还没有完全敞亮。这个时间点,要是放在夏天,渡口的船恐怕早就出发了。

    他到时,船只还没有满,船家没有动静,众人只得继续等待,足足过了一炷香时间,船只才开始往前划动。

    水上风大,钟庆然紧了紧身上的棉衣,整个人都尽量往船舱内里靠。冬天坐这种挡风不好的小船,还真是遭罪。下回要是还一个人出来,得裹得更严实一些。他有点后悔没听童氏的话,活生生展示了一把什么叫做“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好不容易捱到县城,钟庆然一下船就开始活动手脚,等把全身的寒气散尽,这才启程前往安源茶楼。

    钟庆然到的时候,已经是半上午,倒是不用担心茶楼关门,不过能不能找到正主,他心里却没底。他也不急,若人不在,就留个口信,相信以傅掌柜之前的态度来看,到时候应该会派人过来接洽。

    或许钟庆然运气真的不错,这次一样见到了想见之人。

    傅掌柜有些疑惑,他对庆和坊一直有留意,并没有问题,那钟庆然这次来是?心里这么想着,他还是很客气地将小客人迎进偏厅内,让人奉上点心,又沏了壶清茶,热气袅袅升腾,气氛还挺融洽。

    钟庆然捂着茶杯暖了暖手,揭开杯盖,便瞧见杯内只漂浮着几片茶叶,抬头望了对面的傅掌柜一眼,想着这人还真细心,知道小孩子喝浓茶不好。

    轻啜了几口,感觉整个人从里到外,彻底暖和过来后,钟庆然这才表明此行来意,他从怀里掏出个纸包,递到傅掌柜桌前:“傅掌柜,劳烦你过过眼。”

    傅掌柜有些惊讶,莫不是钟庆然得了什么好东西?怀着这样的念头,他倒也认真起来,结果,打开纸包,跃入眼帘的竟是两朵蘑菇。他心中诧异更甚,等瞧仔细了,发现是猴头菇,品相也还不错。

    傅掌柜手指无意识摩挲着手中的茶杯,心念电转。冬天也不是没有这样过季的蔬菜花卉,要说猴头菇,可真的太少见了,至少他还未曾见过。

    看钟庆然这么慎重的样子,恐怕不会只有这两朵,要不然不用大费周章跑他这里来。在情况未明之下,傅掌柜也不好断定,直接开口问道:“庆然,你这是?”

    钟庆然身上佩戴的护身符没有排斥傅掌柜,他自己也感觉对方对他没有恶意,总算让他吁出一口气,直言道:“我能种它,冬天也能。”

    傅掌柜心中原本只是微风轻浪,现下却是白浪滔天,面上却不动声色,放下手中的茶杯,眼神中多了几分认真:“你确定?”

    钟庆然点了点头。

    “周期多长?产量多高?”

    “两个多月,产量吗,还不太能确定,一亩上千斤估计没问题。”钟庆然说得很是保守,实际估算数值应当还要高上一些。

    “那你的意思是?”

    “我把收获的猴头菇托给你们销售,利润跟你们五五分成。”钟庆然想了想,觉得这样还不保险,接着说出他的打算,“我还种了其他菌菇,如果只有猴头菇交给你们,只要我把其他的往外一卖,想来很容易露馅,不如这些你也包了?”

    钟庆然说得连自己都有些不确定,若让他来办,他是乐意这么做的,只要操作好,便能隐藏此秘密很久。只是他跟傅掌柜接触不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个想法,就连傅掌柜愿不愿意跟他合作,他也不敢断定。

    如今情况便是,主动权已经到了傅掌柜手上,端看他会怎么处理。钟庆然来之前就做好白走一趟不说,还要把栽培菌菇秘方送人的准备。尽管他认为这个可能性并不太高,毕竟他活到现在,对自身直觉非常自信,却也不能保证事情一定能成。

    傅掌柜一时没有言语,钟庆然也没有说话,偏厅内寂静无声,就连茶水蒸腾出的雾气也已散了个彻底。

    “这事不小。要不这样,我去请示一下上面,你先种着,过半个月后到这个地方找我。”傅掌柜起身拿来纸笔,写了一个地名,“以后你找我不要再来茶楼,直接到这个地点。只要我人在平阳县城,你让人捎个口信,我很快就能过去。”

    钟庆然步出安源茶楼,人还有点恍惚,觉得一切都不真实。他提出的要求,傅掌柜竟然完全没有反驳,连讨价还价的意思都没有。难道他的运气真的如此逆天?钟庆然不相信,这里面定然有他不知道的事。

    算了,想那么多干吗?只要对方不危害钟家,就随他们折腾。傅掌柜这边,已是他能找的最好的合作伙伴,其他人吗,一想起当初将红鳌虾处理方法卖给鸿泰酒楼时,竟连口头约定都不打算遵守,他还是歇了随便找,就能找到一个实诚商人的心思。

    钟庆然手头还有些钱,欠家里的那笔银子,以后从庆和坊分到的红利中扣,倒是不担心没钱花。见时间还早,他便在街市上闲逛。

    冬天,外边气温低,多半人没事都不出门瞎晃荡,街上看起来人流少了起码好几成。也是,真有钱有势的,估计没心思大冬天的逗留在外,要买什么,都是让店铺掌柜带人上门任他们挑选。现在还出来的,不是兴致高,就是连这个资格都没有。

    钟庆然脑海中不期然出现简明宇的身影,赶紧晃了晃头,将一丝绮念给晃出脑袋。对方才多大?只怪简明宇这些年辛劳,长得有些老成,做事更加成熟,让他模糊了年龄,还是等等吧。

    钟庆然站定,手背撑着下巴,突发奇想:不如一步步试探?要不然,等到简明宇长成,却没这方面心思,那他岂不是太过冤枉?

    钟庆然连自己都不确定,他到底对简明宇有多深的想法,只能凭着感觉走,真要到了不肯放手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对他毫无感觉,那估计就要悲剧了。

    买给简明宇自己?好像不大保险,嗯,有了,就给简明晨带点蜜饯,农家平常都不买这些,省事又实惠。

    说干就干,钟庆然兴致十足地踏入点心铺,不光给简明晨兄弟带,还给自家人也买了些,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因着手头不太宽裕,钟庆然没在县城逗留太久,看着时间差不多,便动身前往码头。又被风吹了一路,钟庆然总算摆脱难熬的旅程。他没有直接回去,先走了一趟简明宇家。

    院门虚掩着,钟庆然轻轻一推,门就开了,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他正想开口喊人,简明晨听到声音从屋里出来,见是钟庆然,身上还拎着好几个纸包,面露疑色问道:“庆然哥,你这是?”

    “那,这份给你的,跟你哥说声,没别的事,就这样,我走了。”

    钟庆然直接将东西塞到简明晨怀里,也不等他拒绝,直接走人,留下简明晨在寒风中不知所措。

    简家来往的人不多,不过农家只要有人在,白天大都不关门,简明宇做的培养基需要保密,自然不能放在前院,简明晨看了眼合上的大门,抱着个纸包,颠颠跑向茅草屋。

    “哥,这是庆然哥给的,他刚说完就跑没影,也不给我拒绝的机会,这东西要退回去吗?”简明晨仰着小脸,一脸希冀,想留下,又觉得这样不妥,最终还是恋恋不舍地把纸包递给简明宇。

    简明宇扫了一眼,还伸手捏了捏,感觉应该是吃食,微合眼睑思索片刻,又放回简明晨手里:“不用,你拿着吃吧。”

    见到哥哥答应,简明晨当即眉开眼笑,迫不及待拆开纸包,连屋内难闻的气味都不管了,一看是一年都不一定吃一回的蜜饯,拿了一颗塞进嘴里,那甜甜的滋味沁入心脾,抬头看到哥哥,才想起他似乎忘了什么,忙把纸包送到哥哥面前。

    “你吃吧,我手脏。”

    简明晨皱起小眉头,随即眼睛一亮:“哥哥也吃,我喂你。”

    简明宇吃着蜜饯,心思早不知道飘到哪去,这嘴里的甜味却无论如何也抹不去。

    钟庆然一到家,便把点心蜜饯都分给弟妹,正要走时,钟磬喊住他,“咚咚”跑回房拿了个东西出来,往钟庆然手上一塞,就又低着头跑了,关门时还不小心弄出了点动静。

    钟庆然摊开手心一看,是个浅蓝色的荷包,针脚没有外露,比起上回那个小金猪好了不少,看来这段时间四妹是狠下了一番工夫。

    回到东次间,钟庆然换上新的荷包,瞧着还不错,乐呵一阵之后,便拎着剩下那包糕点,走进隔壁上房。

    房内只有钟老爷子一个人,钟庆然将糕点放在床边桌上,把跟傅掌柜的谈话内容大致说了一遍,最后说道:“爷爷,我瞧着这事有戏,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变故。”

    “外边这么冷,你先上炕坐坐。”说完,钟老爷子便半合着眼,陷入自我思绪中。

    钟庆然也不打搅,把玩着新到手的荷包,刚才没有细看,这时才发现,荷包一角绣了个简单版的小蓝猪,由于颜色相近,一时竟没看出来。钟庆然有些哭笑不得,看来他这个四妹真是跟小猪较上劲了,连送给他的荷包都不忘让它露下脸。

    “庆然,这事就这样吧,能成是我们运气好,撞着好人了,不成,就把这个秘方交出去,宁可损失点银子,也不能给家里遭灾。”钟老爷子眼里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他自己也知道,若明智点,交给族中处理的话,至少能落进口袋里一些钱,可他不愿意,摆明没多少好处的事,他哪会干?

    更何况,若要这样,还不如把猴头菇给隐下,自此不种这个。而去找傅掌柜,钟老爷子和钟庆然两人都觉得,希望起码有五成,这个几率已经不低了,足够他们冒险一试。目前看来,这个决定没做错,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

    钟庆然这么做也是迫于无奈,先不说能吸引不少人视线的猴头菇,就连菌菇栽培成规模后,往外销售都是个事。

    当初红鳌虾的利润就足够惹人眼红,菌菇就更加让人垂涎,这次可不像上回那样,有鸿泰酒楼顶在前。他们为了扩大利益,把觊觎之人都给挡了回去,等后来吸引差不多势力的目光时,又当机立断,先是跟人扯皮,拖到不能再拖,就跟他们合作,最后才因为方子被人破解,而使此事彻底消弭于无形。

    还有一点,红鳌虾数量比蘑菇多上许多,更是一年四季不断。就凭这些,菌菇的利润便更让人无法忽视。没有倚靠,钟庆然也只能卖卖干菇,还得控制着量,这么麻烦的事,他不乐意做。

    其实,钟庆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他想着,要是傅掌柜那的路走不通,他就动用福运珠。几个月下来,福运珠除去固定每日积攒的福运之外,还累积了不少额外的福运,一些是来自红鳌虾和姜这味调料的运用,一些则来自庆和坊销售的货物。前者是因为造福了他人,后者则是给人带去了快乐。钟庆然目前赚的有限,这两样才是福运的大头。

    真要是出现最坏的状况,傅掌柜背后之人反戈一击,那钟庆然就不客气了,直接抽走他们的福运,他就不信一个势力没点漏洞,人一倒霉,东窗事发,被对手抓住把柄拖垮,也不是多难的事情。有一就能有二,只要他的福运能跟上消耗,他就谁也不怕。

    惹他家的人接二连三倒霉,他就不信有几人敢不信这个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