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43章

第43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矛盾也就在这里,福运珠额外收获的福运现在虽然比钟庆然自己赚的多,以后却未必。之所以会这样,不过是因为单个物品利润不高,加上他分成少的缘故,要是能像菌菇这么低成本高收益,赚钱速度肯定会比吸收额外福运快,当然,对百姓有大贡献之事除外。

    为了多赚钱,钟庆然就得冒险,还可能因此付出很大的代价,可要想真正让福运珠发威,又不得不这么做。钟庆然这次还真是赌上了,就看傅掌柜他们什么态度。

    日子一天比一天冷,钟庆然没事都不想出门,这些天基本都窝在自己房里。

    炕上很暖和,用过早饭后,钟庆然又赖进被窝里,铺上炕桌,开始写写画画,累了就靠在床头休息,日子过得别提多悠闲。

    “嗯,怎么回事?外边动静好大。”钟庆然撑开半阖的眼皮,还有些迷糊。他也没想到,炕上太过温暖,靠着靠着竟然歪了过去。

    先是开门的声音,不止上房,连另一边正房也同时开启,这还算正常,让钟庆然疑惑的是,外边挺热闹,有一个声音隔着房门都能听到,还连道恭喜,他家有哪门子喜?三婶怀孕之事她娘家早就来过人,也不会等到现在,那是?难道是给他大哥说亲?

    越想越有可能,这事他不好掺合,钟庆然便把耳朵贴在墙上偷听。可惜,那女客不再高声说话,他听不到交谈内容。

    被这事给引走心神,钟庆然没心思再做其他,索性放纵自己遐想,没想到眼皮子又开始打架,再次不自觉地被周公给招了过去。

    等钟庆然又一次睡醒,外边已经有人在招呼吃午饭。

    冬天,堂屋一般都是待客用,平时钟家人大都窝在炕头做活,自然,三餐也基本在房里解决。

    钟庆然端了饭菜到上房,凑到爷奶跟前。钟老爷子夫妇对视一眼,心中很是明了。

    “先吃,省得冷了难以下口。你想知道的事,一会奶告诉你。”

    钟庆然憨憨一笑,开始低头扒饭。

    饭菜收拾走后,钟庆然如小孩子般,乖乖坐着聆听大人的教诲,其实只是他的好奇心发作,不弄清楚,他心里就难受。

    “这次我估摸着是真有喜事了。刚才来的是柳媒婆,给锦安镇贺家大郎说媒,这人正好家里人差不多都知道,除了年纪大点,倒是没有问题。我想着欣丫头不是心气高吗,这人正合适呢。他今年也才二十三,考中秀才没多久,家里老人便过世,现在才出孝。想必是家里人等不及,这才张罗着想给他找个媳妇。”

    自上回定亲事件之后,童氏就有些不待见钟欣这个大孙女,除了刚开始那段时间使唤她做活外,其他时候倒也没什么,一般轻易都不搭理她。眼下也不知道童氏是高兴大孙女终于有人要了,还是总算能将这个她眼中可能的祸害给嫁出去而舒心。

    “阿奶,你是说大姐这亲事有门?”钟庆然之前忽略了这点,他还以为怎么也得等到明年,才会将流言的危害给降到一定程度,哪想到这么快就有人寻上门。

    “嗯,这贺家大郎也是个秀才,家境马马虎虎,比陈家是好多了,不过,就品貌而言,比不上陈秀才,年纪又大,亲事也不好挑呢,能选中欣丫头,估计是看在咱家起来的份上。”童氏撇了撇嘴,对于又要多出一些嫁妆有些心疼。

    钟家起来了,没道理婚丧嫁娶还比照原来,要真这样,外头就该有人说道了。唉,人活着真麻烦,不止要里子厚实,还得做到面上光鲜。

    童氏是不得不这样。钟家那么多学子,总不可能各个都于学业上毫无寸进,虽说不能让别人把钟家当冤大头,但也不能让人给瞧扁不是?如何权衡,还真颇有些难度。

    其实,真说起来,钟欣是注定嫁妆最少的一个钟家丫头。没办法,钟家正处于冉冉上升时期,若不出意外,只会一年比一年好,而她下面最大的一个妹妹,二叔家的钟芸,今年也才十岁,跟钟文同年,足足差了钟欣五岁。五年的时间,钟家能走到什么程度,这就不得而知了。

    钟欣有时候想到这点,心头就有些不痛快。可谁让她是老大,她也不想想,作为钟家第一个孙女,不说钟正仁夫妇,就连钟老爷子和童氏也是喜爱的,尽管后来因着钟庆然的原因,喜意稍微淡了几分,但在众多孙女中,这份量仍然排在头一位。要不是之前说亲惹恼了童氏,她的日子可比其她丫头好过不少。

    “那爹娘答应了?”

    “答应了,贺家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你爹自然是没意见。你娘就那个性子,太毛躁,本性倒还不坏,就是容易上头,一不注意就被人给拐带了方向,我看欣丫头也是乐意的。”童氏并没有觉得将此事说给三孙子听,有什么不妥,反而拿这事做例子教导他,“庆然,虽说这事我们这边私下里都同意,明面上可不能这么说,怎么都得挑挑刺,你来我往几回,才能定下来。要是当面应下,贺家就该说钟家丫头不值钱了,这话要是传出去,这让后面丫头怎么办……”

    童氏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钟庆然听得晕晕乎乎,出了门才清醒过来,他这是被童氏给绕进去了?真是难得。没想到他奶嘴皮子也有这般利索的时候,看来老人的智慧还真不能小觑,尽管她只是一个寻常农妇。

    钟庆然一走,童氏脸上得意的神色掩都掩不住,看得钟老爷子都晃了眼,忙转过身不再看她显摆。童氏又自个乐呵了好一阵,才开始做事。

    虽说钟家人对贺秀才都比较了解,那毕竟也是好久之前的事,童氏还是派人去打听了一番,确定没有什么龌蹉事,两家这才开始正式接触。

    其实,钟庆然是有疑问的,明年秋就是乡试,为什么贺秀才要赶在考前成亲?年纪大只是个可有可无的理由,这跟陈秀才情况不同。

    陈秀才是因为家里连供他考科举的钱都要七凑八凑,加之兄嫂对此很有意见,这才不得已而为之。那贺秀才呢?

    听童氏的话,贺秀才人应该也还可以的,派人打听也没打听出哪里不对,钟庆然搁下心中的不解之处,又投入到舒适的生活中。

    钟欣的亲事还没彻底定下,钟庆然再次进城的时间倒是先到了。

    跟傅掌柜约定好的地方不在闹市,却也不偏僻,牌匾上写着“同福”两字,看着像似一家客栈。钟庆然进去一瞧,果然没错,不过他只猜对了一半,这里还兼着酒楼的用途,前面一部分是饭堂,后面一半才是客舍。

    钟庆然直接说了地方,店伙计就将他领到前边二楼最靠里的雅竹苑。没过多久,傅掌柜也到了,看神色应该没有变故,钟庆然心里便有了底。

    傅掌柜也不摆架子,开门见山说道:“我家主子同意跟你合作,收益就按你说的分配,那东西能在年底前十日左右收获吗?”

    钟庆然想了想,猴头菇生长期差不多两个月,现在刚进入十二月中旬,一月底二月初大概能成,收获期不好精准确定,那就分批种植。

    “应该没问题,你是要运往远方?”

    傅掌柜点了点头。

    “这样运出去怕是不新鲜吧?”钟庆然身体还没暖和过来,抱着杯子捂手,他提出自己的看法,“要是想现采现吃,也不是不行,我可以连筐带菇一起提供。不过这样的话,就得提前些时间,不然,时间长了,到收获期的菌菇会开伞,那就不好吃了,想必你们也不愿意看到只收获一些品相不好的。”

    傅掌柜心里一动,看来,种植菌菇有什么秘诀,否则眼前这个小家伙哪会这么大方,连筐子一并送上?

    “没问题,就按你说得做,到时候我派人去收。”傅掌柜倒也爽快,一点不唧唧歪歪,“你给我留个地址,我会在二月一日晚上过来,到时候能带走多少是多少。”

    钟庆然也是这么想的,他现在是完全不想,把自己会种植菌菇之事宣扬出去,等下回去,还得跟沈长贵一家再强调一遍,不要把他们栽培菌菇之事传到外头。

    也幸好钟庆然买下了逍山,不然,种在村里想保密,这难度也忒大,那么大动静想不引起村民注意很难。

    别看简明宇只是个农村半大娃子,见识可一点不比那些成年人少。为了给自己种出来的东西卖个好价钱,镇上城里他可没少去,对于种植菌菇一事,比钟庆然还看得重,做什么都是避着人。那些培养基,都是他一人一早摸黑挑过去的,为了不让人瞧见,不多的东西可是分送了好几天。

    谈妥之后,钟庆然先一步离开,想着这次的事情竟然这么顺利,他都有些不敢置信。这次,钟庆然签的契约很模糊,只写明利益五五分成,其他的,双方签的名字都只是个代称,较真起来,这契书是无效的。

    钟庆然并没放在心上,他虽不清楚傅掌柜背后势力如何,但庆和坊能这么平静,定跟他们脱不了干系。以他们的能耐,真要霸占,不用这么隐晦的方式,直接强取豪夺,他还能反抗不成?钟庆然虽有后招,那也得等事情发生之后才能成行。

    既然出事也不能跟他们讨个说法,那还不如闷头发财,没有明确的契书,到时候即便发生意外,契书被人给看到,也牵扯不上他,这算是双方达成的共识。

    钟庆然这回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可就算如此,也把他冻得够呛。特别是从温暖的屋子里转到冷意森森的街上,不把自己包好,身体还感觉不到什么,毕竟热气没那么快散尽,露在外面的手和脸恐怕立马就得遭罪。

    屋檐下的冰棱垂挂着,阳光照在上面,竟没有融化的趋势。钟庆然自己也感觉不到阳光的温度,又有北风肆虐,这样的天气,他也没闲心四处晃悠,办完事直接在街边找了一个食肆,便坐定不动,看时间差不多,这才动身前往码头。

    钟庆然坐船也是为了图个方便,他自己赶牛车技术还有些生疏,又是个半大小子,要是半道上出点问题,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不能为这点小事就要动用福运珠吧?这也太大材小用了。找个人驾牛车也不是不行,问题是找谁?大冬天的,就为了送他一人去平阳县城,这貌似有些说不过去,又不是没有更加便宜的方式。

    既然谁去都是跟着他一块受罪,还不如就他一个人。

    上次还好,气温没现在这么低,就算船舱里有些漏风,也不碍事,这回,钟庆然等船客就有意见了,来回一趟,坐一次,下船时,整个人从内到外就没感觉到哪里热乎。

    船家也是河湾村人,见船客意见这般大,他也只能陪笑,心里下定决心,这都快影响到生意了,怎么也得修补一下。要是生意变坏,家里日子就不好过了。

    钟庆然心中意见也不小,不过看到船家那一身衣衫,还要日日在寒风中撑船,觉得他的生活跟船家相比,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便没再纠结此事。

    下了船,钟庆然在地上跺了跺脚,等暖和一些后,才步履匆匆往家走,将一众人都抛在身后,心里还留着方才的念头,大家日子都不好过啊。

    钟家人多,房间也多。以往一到冬天,都是尽量一家人在一起,以一房为单位,也能省些柴禾。今年情况明显好转,童氏也大方了一回,没让人挪窝,白天黑夜的烧炕,不过每房分的量有限制,嫌不够暖和,那就各房自己出钱,她不管。

    可以说,这个方案下,钟家算是过了一个最暖和的冬天。现在各房每日进账都不少,从他们口袋里掏钱,较之前容易许多,有钱谁不想让自己好过一点?

    可该省的也不能浪费。钟庆然出门之后,他房间里的炕就熄了,等他走了一趟平阳县城回来,炕上连个余温都没有。

    这事好办,直接跑上房蹭就是,钟庆然便是这么做的,正好能跟钟老爷子说一下事情的进展。

    “爷爷,这事想来是成了,那傅掌柜态度挺好。”

    “这样就好,我就怕……”钟老爷子话只说了半截,未竟之意却是谁都明白。

    “好了,既然事情办成,就别说这个。庆然,快上来,瞧你冻得,手都红了。”说完,童氏下床,披了件外衫,去灶房拎了壶热水过来,化了点红糖进去。

    钟庆然喝着略带甜味的糖水,心里甜滋滋的。

    “阿奶,我买了点东西,你看看。”

    童氏早就注意到了,只是刚才光顾着钟庆然,哪里有这个心思,现在三孙子一提,自是对那小堆东西起了兴趣,随手翻着,嘴里还不忘问上几句:“都买什么了?你啊,每次进城,总要带点东西回来,以后别这么破费。钱你自己攒着,我和老头子还能差你这点?”

    钟庆然微扬嘴角,没说话,捧着糖水慢悠悠喝着,不时看下童氏兴致勃勃拆纸包,感觉这样也不错。别看童氏嘴上这么说,没看她心里高兴,都反映到脸上了?

    “呦,这不是红锦坊的梅花霜吗?庆然,你买这个给奶用?”童氏有些愣住,这东西不是小姑娘新媳妇用的吗?她都老大一把年纪了,用这个合适?

    “阿奶,这东西又没规定谁能用谁不能用,我试过,擦了这个,脸就没那么干,味道也很淡,不注意都闻不出来。阿奶,您就放心用吧。”

    听钟庆然这么一说,童氏倒也觉得有理。冬天本就减少了外出的时间,这梅花霜又是微香型,不用太过在意。但一想到她一个老太婆,学着丫头们搽香抹粉的,她就有点别扭。不过钱都已经花了,她也只有收下的份,否则岂不是辜负三孙子一片好意?

    童氏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乖孙有孝心是好的,可老买些让她老扮嫩的东西,她有点吃不消,得先习惯习惯才行。

    除了梅花霜之外,钟庆然还给钟老爷子带了一小包烟丝。他知道抽烟不好,可钟老爷子人都上了年纪,这时候让他忌这忌那,对身体未必就好,钟庆然只能给他多买点好的。就这么一小包烟丝,抵得上钟老爷子往日抽的一大包了。

    童氏抱着梅花霜既高兴,又有些不好意思,钟老爷子见到烟丝,可就只余高兴,两老嘴上说着让钟庆然不要老为他们花钱,每次收到礼物,笑容可是藏都藏不住。

    乐过之后,钟老爷子肃了肃脸,再次强调道:“庆然,简明宇那你可得长点心,千万别在他那里出了岔子。”

    “爷爷,放心,我会注意的。”钟庆然不敢保证万无一失,对简明宇的为人他还还是相信的。

    钟老爷子也就提了这么一嘴,具体事情他不插手,任由钟庆然自己把握。

    钟家这些日子正为钟欣的亲事忙碌,那个柳媒婆三番两次上门,进入腊月前,双方总算商量妥当,就在半个月后定亲。

    还来不及感受喜事的气氛,钟庆然先收到了一个称不上好的消息,钟庆书被送到老家十来年,现在上京来人,竟是要带他进京。

    临行前,钟庆书同两个好友告别,地点就选在钟庆然房间。

    这事钟庆然管不了,他只能尽一点绵薄之力,想了想,问道:“什么时候走?”

    “后天。”

    “定死了?能晚几天吗?”

    “我想想办法,应该能多拖几天。你这是?”钟庆书是三人中心思最深的,他知道,钟庆然不是胡来之人,他既然这么说,定有他的道理。

    “我送点东西给你,只是要费点时间,多拖几天吧,最好五天以上。”

    “这事还不简单,给来人下点巴豆之类,或者晚上把窗户大开,让人受个风寒,不是什么事都解决了?”钟庆竹话说得轻飘飘,还有闲心往嘴里塞糕点,殊不知,他的两个小伙伴,同一时刻将目光都转向他,眼里有着掩不住的诧异。

    被两人盯得发毛,钟庆竹神经再大条,也感觉到了,一脸不解地问道:“你们盯着我干吗?我身上哪里有问题?”

    说完,钟庆竹不等两人回话,在自个身上摸索一番,还拿过铜镜照了照脸,没发现哪里不对,脸上更是一脸不明状。

    钟庆然都有些不忍心看,撇过头眼不见为净,还是钟庆书为他解了惑:“你哪里听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哦,你说这个呀,我闲着没事听到的。”钟庆竹一脸恍然,随即有些鄙视两人,“咱们村贫富相差很大,穷的真穷,可大户也不少。一些大户家里碎嘴婆子,没事干就喜欢聚在大树底下。我有几回远远路过,听了几嘴。我这不是给你出主意吗?要不然哪里会想起这些污糟事。”

    钟庆竹话落,房内一下子安静下来。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打破僵局,只得继续和糕点做斗争。

    乡下人,心思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干净的,有纷争也大都明着来,暗搓搓想法子对付对手的不是没有,只是很少见到。

    就如钟庆竹说的那样,河湾村是钟氏一族的老家,不管哪一房发展再好,总会在老家留些人手,也因此,使奴唤婢的人家还真不少。不过这些人大都只和差不多的人家走动,想要在村里见到他们,还真不容易。

    钟庆然大半年来,便和他们一点交集都没有,对他们不了解实属正常。他一想到乡下大宅门里都这么多龌蹉的手段,心就凉了几分。乡下都这般,那到了上京,怎还了得?这更加坚定了他原本的想法。

    总这样沉默也不是回事,钟庆书作为这次聚会的中心,主动开口打破这个凝重的气氛,笑着说道:“庆竹说得好,我回去就照着办。”

    钟庆竹很配合地给了一个得瑟的眼神,脸上写满了还不感谢他的神色。

    钟庆然都有些没眼看,不过被钟庆竹这么一打岔,气氛倒是重新热络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