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48章

第4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顿饭,吃得众人肚皮溜圆。人吃饱就容易犯困,钟庆然便领着一帮弟妹霸占了简家的炕。两个丫头睡里间,小子们都睡外间,幸好农家炕不小,睡五个孩子绰绰有余。

    其实简明宇并没有午睡的习惯,往日也都是大热天不能出门,才会歪在炕上休息一会。眼下这个季节,天光正好,他并没有多少睡意,可看着一炕睡相各异的小子,简明宇突然觉得,他要是不上炕躺一会,似乎就对不住自己。没有多少犹豫,他也加入几人中间。

    想是人的体温太过温暖,这一睡,两大五小足足睡了一个时辰才相继醒来。

    钟磬这个年纪,在农村不算小了,村里时常见到这些还没长成的小姑娘,在田间地头忙活。去年底之前,钟磬也是这般,挖野菜、割草、拾柴……整天忙活。现在,除了割草拾柴外,野菜基本不用挖,这为她省下不少时间。多出来的这些时间,一部分被针线活占据,一部分则花在跟钟庆然识字学画上。

    钟庆然根据钟磬的习惯,主要教她怎么画绣样和玩具造型,虽然钟磬学的时间不长,也没太多时间花在这上面,但简单图案已经画得有模有样。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钟磬都是勤劳的小姑娘,像今天这样被钟庆然带着,基本什么活都不用干,是极为罕见的体验,这让她一时竟有些不大习惯。

    家里没人来通知,钟庆然也就带着弟妹们继续赖在简家不走。他看到钟磬坐在堂屋口看着钟庆涵几人玩,便走到她身后,说道:“难得休息一天,怎么不去玩?看,明晨就比你小一岁,跟庆涵玩得多开心。”

    钟磬回头看了眼钟庆然,在她三哥眼神鼓励下,放弃小姑娘日渐增强的性别意识,直接奔上去,一同加入玩泥巴的行列中。

    “磬丫头已经是家里最活泼的一个姑娘,谁想到才九岁,就不爱跟小孩子玩了,长大了啊!”钟庆然对着坐在他身后的简明宇如此感叹道。

    “半大姑娘都不爱跟野小子般在外面撒野,我记得我那些堂姐就是这样。”简明宇陈述着事实。

    这点,钟庆然很是认同。也就是乡下,没那么多讲究,要搁在大户人家,估计就算是亲兄妹,都要讲究男女大防。

    这天,不光钟磬玩得开心,连钟庆然也特别放松,他什么都没做,尽看着小家伙们玩。

    眼看太阳即将下山,钟庆然想着,他一个人在外住一晚没问题,连带着四个弟妹定然不行,索性晚饭也回家吃。果然,五人到家时,还能听到张氏间断的叫喊声。

    妇人生产,折腾一整天的都有,张氏这点时间不算多。

    钟文在产房门口徘徊,心里说不出的紧张,两个拳头握得死紧,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房门口。情绪是会传染的,她都这样了,一左一右站着的两个妹妹,更是白了一张脸。

    “童嫂子,正礼家的体力流失太快,坚持这么久都不落生,接下来恐怕会更难,我看,就按之前说的做,只是这样一来,正礼媳妇之后就要受些苦了,危险也不小。”

    “成,就按你说的办。”童氏也明白,再不想办法,孩子怕是要闷死在张氏肚子里,到时候说不定连大的一并送了命,张氏受点苦,总比小命不保好。至于危险,妇人生孩子,本就是在鬼门关转了一圈,谁能保证人人都得以活命?

    稳婆不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心里不由叹息,张氏也不是个福气人,瞧吧,钟家日子好过了,她不过吃得好了点,就补得太过,导致胎儿过大,孩子都能看到头了,就是卡着出不来,大人小孩都遭罪。

    “童嫂子,让郎中准备一下,别的不用担心,就怕一会出血过多,得防着点。”

    童氏这次亲自出门传话,钟正笑从药箱里翻出一包药粉,这是用来外服的,又拿出一包药,让人马上去煎。他能做的就只有这些,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

    “啊!”

    钟庆然身体一抖,这叫声太渗人了,之前,也就是嗓门大些,这次完全就是尖叫。他不知道二进院情况怎么样,看这个势头,可能要遭,想了想,翻出止血药,倒了些在纸上,包成一小包揣进袖口内,进了隔壁上房。

    “爷爷,这包是止血药,您去二进院看看,要是三婶用得上,不妨一试。若用不上,就搁您这,止血效果不错。”

    钟老爷子看着小小一包药,感觉心里沉甸甸的:“庆然,我知道你会点医术,心肠也好,只是这事你最好别插手,治好了一切好说,要是用了你的药还是出事,这就不好办了。这样吧,我先去看看,真要用得着,就当是我从游方郎中那买的。”

    钟庆然跟张氏没什么恩怨,见死不救的事还做不出来,总不能因为钟文而迁怒她。不过,他只会配药,诊病就是个三脚猫功夫,因此并不想暴露他会些许医术的事,钟老爷子的做法正合他的意,便很爽快答应下来。

    钟老爷子到的时候,恰巧看到老三父女四人站在产房前,一个个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正礼,里面情况怎么样?”

    “有些不大好,暂时还没问题。”钟正义一脸焦急,张氏提前生产,他也是刚到家没多久。夫妻俩最大的孩子钟文都十一岁了,两人感情还不错,以钟家现在的家境,他要再娶个媳妇倒是容易,可总没有少年夫妻来得情投意合,不到实在不得已,钟正礼不会走这一步。

    听着一声惨过一声的叫喊声,几人都没心思说话。

    “再加把劲,孩子的头快出来了。”稳婆为张氏鼓劲。

    张氏想着好不容易过上好日子,不能就这么留下三个没长成的丫头在后娘底下讨生活,拼着最后一点力,向下用劲。

    随着一声绵长的喊叫,产房内传出婴孩的啼哭声。

    稳婆看着张氏血迹斑斑的下身,快速清理干净之后,动作利索地撒上止血药粉。见效果虽不算好,起码流血速度变缓了。第一层药粉被血迹湮没,赶忙撒上第二层,第三层,总算捱到内服药送进来,双管齐下,流血速度终于降下来,最后彻底止住。

    “好了,把产房清理一下,然后让正笑进来看看,应该就没问题了。”稳婆精神一松,这次接生时间不算长,凶险却一点不比那些迟迟生不下来的产妇小。看着放在张氏旁边的襁褓,她笑着向童氏恭贺。心里想着,这趟虽然累,辛苦钱定不会少。

    童氏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红包,足足有一串铜钱。稳婆拿在手里,轻轻掂了掂,沉甸甸的,数目看着就极为喜人。

    送走稳婆,童氏便被钟正礼拦下:“娘,兰花怎样?生的是儿子还是闺女?”

    “你媳妇失血有点多,没太大问题,现在累得睡着了。”童氏也忙了一下午,即便有那么多儿媳妇在一旁搭手,毕竟年纪摆在那,很是疲惫,想起小孙子,脸上也带出了笑容,“是个儿子呢,你终于有后了。行了,看你那着急的模样,进去看看吧。”

    话刚落,门前父女四人就不见了踪影。

    “老头子,你怎么在这里?”童氏有些好奇,她都有十几个孙子孙女,以往,钟老爷子都是在媳妇们生产时过来看一眼,意思意思便走,今儿个怎么突然改了主意。

    钟老爷子没说话,直接眼神示意,童氏一看就明白,便揭过这个话题。

    产房内,钟正笑正在为张氏诊脉。

    钟正礼:“正笑,我媳妇没事吧?”

    “问题不太大,不过失血过多,身体有点虚,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我开点药补补气血。”

    “那就好。给我儿子也看看。”

    “这娃闷在肚子里久了,身体底子有些弱,孩子太小,不好用药,你们把大人养好了,好好喂奶,体虚状况会慢慢好转。大一些再找我看看,到时候我看情况决定是否用药,应该不会有问题。”

    童氏付了诊金,由钟正礼将人送出门。钟家又恢复以往的样子,只是多了个婴儿。

    钟正礼看着躺在炕上的一大一小,脸色一片柔和。他上前对着襁褓看了看,儿子小脸通红,皮肤皱皱巴巴的,看那个头,比他前面所有哥哥姐姐都要来得大,一点都看不出体弱的样子。

    “爹,给弟弟想好名字没?”钟文眼眨也不眨地看着艰难来到世上的小婴儿,一脸欣慰。这是她一直期盼的,现在终于实现了。

    “你爷爷定的,叫钟庆飞。”钟正礼心里乐坏了,摸着孩子软软的脸蛋,想抱又不敢抱。他盼这个孩子的到来盼了那么多年,这次总算没有让他失望。

    钟怡钟乐两姐妹挤在炕前,好奇地看着襁褓中的弟弟,忍不住伸出手去逗弄,都被钟文给拦下:“弟弟还小,现在还碰不得。”

    “哦。”两个小丫头有点失落,却没再动手。

    看着眼前妻儿,钟正礼心满意足。

    叫喊声消停了,换成婴儿的啼哭,钟庆然便知道孩子已经降生。他起身坐到门口,静静地等着。

    钟老爷子路过,走到钟庆然跟前,小声说道:“那东西没派上用场,我收着了。”接着,不等钟庆然应声,就回了上房。

    童氏有些累,可再累,也止不住她的好奇心:“老头子,到底乍回事?”

    钟老爷子便把钟庆然配止血药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童氏和钟老爷子一样,并没多少诧异,钟庆然会配药的事,他们早前就知道了。之前下田进山,他们哪次不带点驱虫药?

    新生命降生的喜悦还没过去多久,紧接着便传来钟正信中秀才的喜讯。

    这下,钟家是真沸腾了。

    钟老爷子这一代,三兄弟没一个在学业上有这份本事,钟家已经有很长时间连秀才都不出一个,这个好消息来得太是时候,连钟老爷子都绷不住,真正可谓是激动万分。

    亏得接下来便是乡试,钟正信匆匆回了趟家,拿到保举之后,又马不停蹄赶往府城,否则,钟家大概这会都摆上流水席了。

    钟文听到这个消息,当即愣住,连手中的尿片掉进水盆也没察觉,嘴里喃喃道:“这怎么可能?哪里又有了变动?”

    到现在,钟文仍然坚信,那个梦境没错,会发生这么大偏差,必定是有地方因她插手连带引起的改变。只是,这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她相信,若不是哪里有她不知道的变动,小叔就会像梦境显示的那样,到她离开人世时,仍旧是个童生。

    钟文想不通,到底哪里还有那么大的变化?回过神来,她仍旧木愣愣地搓洗着手中尿片,原先弟弟降生的喜悦,都减了几分。

    不管了,她一定要躲过那个劫,谁拦都没用。

    钟庆然也很高兴,可总归隔了一层,人心易变,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即便是经过福运珠加持的护身符,也只能检测当下,未来之事谁都无法预料。

    让钟庆然更加上心的反而是庆和坊新址。那个铺子,他跟钟老爷子去看过,比原先那间要大上好几倍,价格也很可观,就这么一个铺子,把庆和坊大半年来所赚,几乎全都花了进去。

    当初买下的时候,钟老爷子十分犹豫,那可是好几百两银子,没点魄力还真不敢轻易出手。

    钟庆然则想着老是换铺子麻烦不说,还不利于经营招牌。无论哪个行当,固定地点都非常重要,频繁更换地址,每更换一次,就要流失一批顾客,形不成惯性消费,那都是庆和坊的损失。

    庆和坊新址是上下两层,自带的后院也大,往后钟家人进城,就有了落脚的地方,这样会方便许多。

    新铺面装修风格延续了先前那间,只是提升了材质,看着更加让人舒服。

    一楼主要是些玩具藤编摆设之类,笔筒等书生用品,也都归置在楼下,二楼则全是各种绣品。这回,钟老爷子是下了血本,请了好几位绣娘绣师,专门绣制精美的物品,村里请的人,则大多缝制不太需求绣艺的布玩具之类。

    铺面大了许多,意味着又得招一批新人,这次,亲戚就不少。

    钟庆然对此,本身并没什么意见,却不免想到,现代家族企业总有着这样那样的弊端,亲戚多了,别搞的到时候出现管理难的问题。这种事处理起来很麻烦,一个不慎,亲戚也不用做了。不过,这也就是他想想,在大周朝,谁家发达了,要是不照顾亲朋好友,被人鄙视排斥不说,没准还得招骂。世情如此,钟家若还想在河湾村好好待着,还是不要这么做为好。

    钟庆然料想的没错,新请的这批人,管理难度比之前那批高了许多。钟老爷子管了大半年生意,早就不像以往那样抹不开面子,看在亲朋好友的份上,可一可二,不可再三,谁真要仗着亲戚的份不好好干,三次后就毫不留情面将人遣回。

    名额仍给那家,若是连续两人都不合适,那不好意思,给了他们两次机会,还不知道珍惜,那就别怪他们把机会留给其他亲友。

    到目前为止,还没出现第二种情况。这一点都不奇怪,谁家来上工,都是为了赚钱,受过一次教训,见钟老爷子下得去手,第二次便学乖了,最多在钟家人面前诉诉苦,别的却是不敢再做。真要被踢出作坊,损失的可是他们自己。每天少说也有二十文左右的收入,这可不是哪都有的,谁舍得放弃?

    招了第二批人手后,钟家房子又一次陷入紧张之中。建一个大作坊势在必行,可惜,现在手头银子都用在买庆和坊铺面上,还得等上一段日子才能成行。

    原先那个庆和坊,钟老爷子没动,打算到租期后,再全部搬到新铺面上。现在等于是,钟家拥有两个铺子。

    投入那么多,回报同样高。新铺子开业后,生意明显比之前要好。还不止如此,原先由于人手不足,无法接取外地订单,现在,作坊扩大不少,便可以尝试一下。

    对这点,钟庆然是极为赞成,唯有一点,那就是订单违约金不能超出钟家的承受范围,一旦过线,无论利益有多诱人,钟家都不能接。谁知道是不是哪个对手想击垮庆和坊,设了套让他们钻?

    完不成订单,而把铺子都给赔上的事情,光平阳县就发生过不止一桩,钟庆然可不想钟家也步上他们的后尘。早早把规矩定死,这要还上当,那他也无话可说,活该钟家败落。

    钟老爷子对于钟庆然的意见,现在是相当看重,这种他都觉得很有道理的建议,自然是采纳。风险利益并存,这谁都知道,只是有些人被银子蒙蔽了双眼,只看得到成功的高额收益,看不见那背后隐藏着的风险。

    钟家现在还只在平阳县有铺子,钟老爷子来回跑倒也不会很累,等到哪一天,铺子开到外县,就不能让钟老爷子这么干了。钟庆然笑了笑,这事还早,不过,未雨绸缪,还是尽早培养一个自己人作新掌柜。

    钟老爷子听后,等钱回笼一部分,就立马实施这个方案。他直接买了一家人,十几岁的半大男孩送到庆和坊,跟着韩掌柜慢慢学,他的父母,则安排在作坊里,一点都不用浪费人手。

    庆和坊生意蒸蒸日上,即便有人眼红,也无法撼动它的地位,谁让钟家背后靠山强硬,他们不敢招惹。

    这些日子,钟庆然却被虾塘给难住了。他是不会将红鳌虾卖给鸿泰酒楼的,可他三叔还在为酒楼干活,这就有些难办了。

    钟庆然到现在,都弄不明白他三叔是何想法,为什么就非得一门心思吊在鸿泰酒楼。

    钟老爷子斟酌再三,还是去了趟平阳县,把三儿子叫出来,最后一次劝说:“老三,家里红鳌虾要往外卖,鸿泰酒楼肯定没份,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钟正礼这次倒没有坚持,乖乖跟着钟老爷子回了钟家。

    没了钟正礼在鸿泰酒楼戳着,钟老爷子便带着钟庆然和钟庆竹,抓了些红鳌虾,准备去平阳县城各大酒楼售卖。

    河湾村虾塘出产的红鳌虾,个头大,颜色红艳,味道比野生的还好,钟庆然对此信心满满。哪知,第一家就没谈拢。钟庆然二话没说,直接找下一家,他就不信,家家酒楼都这么没眼光。

    还好,第二家就谈得很顺利,这种时候,钟庆然就只当个摆设,任由钟老爷子随意发挥。

    出了瑞丰酒楼大门,钟庆然挨近钟庆竹,问道:“感觉怎么样?”

    “长见识了,平阳县酒楼我都进过,可跟掌柜谈生意,还真是头一次,要注意的事情真多,没点本事很容易被人套住。”钟庆竹听得都有些蒙头。三叔自己都不懂这些,哪里会教他?大伯那边,他又接触不到,跟着钟庆然,反而学了本事,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钟老爷子也就看在钟庆然的面上,才会带着他谈生意,否则谁会这么好心教他?

    “这下你放心了吧。以后瑞丰酒楼会上门取货,运费都省了。你可别一有钱,就又全都花在吃上。”钟庆然打量了钟庆竹一番,迟疑着说道,“我怎么觉着你又胖了?”

    “你这什么眼神?我不过是想开了,再愁也没用,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与其整日愁这愁那,还不如让自己过得痛快些。心里没负担,可不就又长回去了?”钟庆竹也有些遗憾,前段时间那样刚好,现在这副样子有点胖了。

    “别多想了,胖点也没什么不好,别人想胖还没机会。看来,少吃点效果还不错,比之前可是瘦了许多。”

    “也不知道庆书怎样,到现在都没收到他的消息,这家伙别是遇上什么事了。”想起这事,钟庆竹笑容不再,转而一脸担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