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50章

第50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次指针依然指向刚才的方向,钟庆然继续朝前走,接近山顶时停步。重复刚才的步骤,这回方向有变,他没觉得哪有问题,仍按着指示走,来到山背面。

    如此重复几次后,钟庆然再次拨动指针时,两根指针指向跟之前正好相反,他便明白,他走过头了,也意味着目的地即将到达。缩小范围后,没花多少时间,他就找到地方,此时,两根指针指向正好完全相反。

    钟庆然轻笑出声,福运珠实在太灵巧,它完全就是照着他内心的想法做。动用了那么多次福运珠的能力,钟庆然最关心的便是福运的消耗量。他没有立即开挖,转而关心起福运的总耗量。

    钟庆然算了下,比找专业师傅勘察水源贵一些,这点消耗,他完全承担得起。光看这个,还不如找师傅来的划算,细细一想,这里面能做的文章就大了。

    虽然结果还没有出来,但钟庆然相信,他脚下必定能出水,要是这点都做不到,那福运珠也没可能消耗几千单位的福运。

    同样具有勘察的功效,找师傅探查,未必能出水,而福运珠就不同了,不动则已,一动便直指目标。

    想是这么想,但在没见到具体结果前,钟庆然也不敢打包票,事事就怕个万一,尽管他坚信福运珠不会出错。

    钟庆然现在所处地方在山腰往上,靠近山顶处,附近植被相较其他地方要茂盛一些。他用锄头扒开表层杂草,挖了几下,捻起一块土,手指能感觉到些微湿意。

    钟庆然心里一动,照着这个位置使劲挥舞锄头。半米、一米,越往下,土壤湿度越大,到后来,已经能看到有渗水。一米五,两米,突然,锄头下方传来噗的一声,钟庆然还没反应过来,泥水就喷了他一身,他连忙跳开。

    突破桎梏之后,水压并没减低,显然这是个山泉。

    未免再被水溅到,钟庆然爬出泥坑,找了块石头把泉眼给堵上。用手擦了擦汗,结果抹下一手泥。得了,不用照镜子,他就能知道,他现在是怎样一副德行,而且还不止如此,不光脸上,连衣衫也没能幸免。看来,回去免不了要被童氏说道一顿。

    钟庆然笑了笑,原本看着让人舒心的面容,现在白一道黒一道,就跟顽童疯闹了一天似的,显得可笑非常。

    挖了深度两米的坑,钟庆然累得不轻,他坐在树荫下歇了会,见坑中没有继续冒出泉水,这才提起锄头下山。

    汪氏看到钟庆然这副模样,吓了一跳,忙递水给他:“您这是咋整的?”

    钟庆然稍微打理下自己,没有回答汪氏的问题,转而开口说道:“长贵呢?”

    “您稍等,他在地里,我这就去叫他过来。”

    汪氏说的地,就在院子后头,是沈长贵一家开出来的田地,包括菜地和粮田。

    逍山作为一座山来说,不大,可算面积的话,并不小。沈长贵一家长期住在山里,要是连蔬菜都得买,明显不现实。经过钟庆然同意,他们便在住处附近开了几亩地,数量比沈长贵申请的还多一些。

    这是钟庆然突然间冒出的想法,他虽然手头有余钱,但不可能买粮囤在家里。一者是没必要,钟家去年收的粮食,除去不好存放的,其他一粒都没卖,另一个则是买了也没处放。

    买粮动静大,很难处理,自个山头种上一些,则不存在这个问题。由于山上就沈长贵一家人,还要负责照看其他事物,种的量不大,收获之后,仅有的屋子应该能放得下。

    逍山没有水源,种的自然都是耐旱作物。因着劳力不太足,便没有精耕细作,估计亩产会比一般田地低上一些。

    没多久,沈长贵就匆匆而来,恭敬地立在钟庆然面前。

    钟庆然早就习惯了,也不纠正他的做法,直接问道:“逍山附近有没有竹子?”

    沈长贵皱起眉头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有是有,就是不大,不知对您是否有用。”说完,还用手比划了下大小。

    钟庆然看着沈长贵的手势,明白那是小细竹,于他无用,便放弃原先的打算,打算改用另一样材料:“这个太小,用不了。你去山背上看看,那里有个大坑,捡些合适用来砌池子的石头,搁在边上就行,别的不用你管。”

    沈长贵领命而去,钟庆然走出山门,来到水渠前仔细擦洗脸和头发,等弄得差不多,才回房换了套衣服。

    亏得他偶尔会在逍山夜宿,房内放有几套备用衣服,不然带着浑身泥印子进村,就该被人围观了。把脏衣服留在这边,钟庆然没再停留,朝家走去。

    竹子是最方便的接水工具,不用费多少力,可惜了,麓山这一带很少见到竹子的踪影,就连小细竹,也不是随便一座山头就能有。

    他现在有两种办法,一是采用陶管之类,二是用木料挖成中空或者直接像做水桶那样,用木板搭建一个管道。

    到底哪种合用,钟庆然并不清楚,他准备回去找钟老爷子商量商量。

    挖了一上午坑,钟庆然双手都有些脱力,休息好一会,才缓过来。他到家时,已经过了饭点,童氏亲自下了碗鸡蛋肉丝面给他。

    钟庆然吃得稀里哗啦,他是真饿了。才干了一上午活,就这副饿虎似的模样,可以想象,那些一天到晚都在地里忙活的汉子,食量得有多大。

    钟家伙食改善非常明显,有油水垫肚,钟家人饭量都有不同程度减少。钟庆然倒没太大感觉,他刚来大周朝时,正巧赶上伤病,吃食不错。伤好后,紧接着钟家就有大笔银子进账,来到这里一年多,他可说是没有吃过半点苦。

    尽管钟庆然已经仔细清理过,童氏还是发现了端倪,见他放下碗,便关心地问道:“庆然,你去哪里了,头发都湿了。”

    说起这个,钟庆然脸上的喜悦之色掩都掩不住,神采飞扬地说道:“阿奶,没事,我在山上挖到一口山泉,被溅了一身泥水才弄成这样。”

    “真的?那太好了。我还在想,那个山头没水源,种东西都不方便。要不是山前不远就有沟渠通过,你爷爷是不会同意你买的。”童氏打心底里为三孙子高兴。这下子,山上草木就不会像现在这般稀稀落落,每年收获也能多一些。

    “阿奶,爷爷呢?”

    “他啊,中午被人请去喝酒了,到现在还没回。”童氏声音里带着丝埋怨,脸上却挂着笑容,还露出骄傲神色,“现在家里日子好过,找他的人多了,都想着拉关系呢。”

    钟庆然了然,不光是钟老爷子,找爹娘叔婶闲谈的人也不少,连带家里丫头小子,小伙伴也变多了。这很正常,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句话可是大多数人们真实的写照,没必要就因此看轻他们。

    “阿奶,一会爷爷回来,要是没喝醉,您就叫我一声,我找爷爷有点事。”

    “好,灶房里热水不是很够,你先去洗,我再给你烧点。”

    钟庆然摸了摸*的头发,很乖觉地提了桶热水进房洗澡。

    因等会童氏还要送热水,门就没锁,钟庆然将钟庆涵提溜到门前看着,以防妹妹们无意间闯进来。

    钟庆涵坐在门槛上,头一点一点,看来是犯困了。也是,现在已经是夏天,气温逐渐上来,午后,人很容易迷迷瞪瞪。小孩子精力旺盛,不睡倒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前提是要有事干,这样闲闲没事做,可不就被周公逮住了空子?

    童氏见到的就是这副,钟庆涵小猫打盹的样子,好笑地拍了拍他的头,让他赶紧回房睡觉去。

    钟庆涵一激灵,见是奶奶,忙笑着跑开。

    童氏推开房门,把水桶放在屏风背后:“庆然,热水好了,一会你自己拿,房门我先给你看着,等下别忘了拴上。”

    这天气,本就让人昏昏欲睡,泡在温热的水中,这种感觉更甚,钟庆然差点就靠在澡桶边上舒服地睡过去。

    洗完澡,钟庆然一身清爽,只是头发湿答答的,他用棉布巾擦了好久,才不往下滴水。要说大周朝最让钟庆然诟病的,除了茅厕,便是头发和着装。前者,钟家早就改过,不说有多好,至少看起来让人不那么难受,后者,他适应了很长时间才习惯。

    长发看着飘逸,打理起来实在太过繁琐,而衣衫,冬天无所谓,夏天就遭罪了。要是谁敢穿着汗衫短裤出去见人,被人指指点点都是轻的,搞不好,会被人认为他们脑子有病,被人逮到家里让家人严加看管。这也就罢了,不就长袖长裤吗,现代也不是没人这么穿,让他侧目的是,穿一层不够,精简再精简,也至少得穿两层。

    还好,农家不讲究的大有人在,露点手腕脚腕没人会揪着不放,少穿一层也问题不大,只要不把身体曲线露出来就成。

    头发还没干彻底,上炕是不成,钟庆然索性搬了把躺椅到廊檐下,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状。

    不知不觉,钟庆然就着微风睡着了。

    钟老爷子到家时,钟庆然睡得正酣。听童氏说起庆然找他有事,看着睡得香甜的三孙子,钟老爷子决定不打搅他的美梦,等他睡醒再说。何况,他酒喝多了,有点上头,他还是先睡一觉,醒醒神再说。

    钟庆然这一觉睡得很舒服,今年气温貌似没去年高,只要不被阳光晒到,不动弹的时候,就不大容易出汗。他洗了一把脸,见上房门半掩着,便神清气爽地敲门进去。

    这事不用避讳,钟庆然便没有锁门,直接把事情原委跟钟老爷子说了一遍,末了问道:“爷爷,就是这么回事,您看哪种方案比较可行?”

    “陶管比较牢固,但不好烧,价钱也高,这个基本不作考虑,至于剩下两个方案……”钟老爷子迟疑了一下,最终做出决定,“先搁着,我听你说大毛竹最省事,我去问问村里有没有谁见到过,若没有,再考虑用木料。”

    钟庆然没有意见,他第一个想法也是用最省事的竹子。见钟老爷子都准备这么做,他自然更不能闲着,不光他自己,他还发动弟妹去问小伙伴,谁要是提供消息,就奖励他一些糖果。

    别小看孩子们的能量,一传二二传三的,很快,整个河湾村的小孩,包括部分大人,都知道钟家找毛竹的消息。

    这种情况下,除非村子附近一带确实没有毛竹存在,不然,很难逃过众人的眼睛。

    最终领取奖励的是一对姐弟,倒不是两人有发现,毕竟孩子不可能进入深山,而是他们的爹是一个猎户,常在人们不常去的地方打转。他也没太过深入,就在麓山外围一带打转,只是光顾的范围很广。

    麓山是一座山脉,绵延好几百公里,自然外围也很多。村民常去的是离河湾村最近的那一片山头,那个猎户却是在更远些的山峰打猎,他指点的地方,离逍山并不太远,往里再走十几座山头便是。

    找到地方就好办,钟老爷子在逍山监督工人,让他们照着钟庆然画的简略示意图砌池子,钟庆然则带着一批人跟随猎户进山。

    毛竹比树要轻许多,一个壮劳力至少能扛一捆。钟庆然不清楚铺遍整个山头需要多少,他就尽可能多挖一些,省得下次还要走这么远的路过来砍伐。

    将毛竹扛出山之后,接下来的事情便好办许多。先将竹子剖成两半,把里面的竹节给打掉,再首尾相连,通到院子水缸里。水缸满了之后,把竹管移到旁边的排水渠上即可。这一条管道最先铺成,其他的也陆续完工,只是平时不通水,想要浇灌的时候,把竹管连通山泉就行。

    就这么一个小变化,便为沈长贵一家节省下许多劳力。他们再也不用挑水吃,也不用在阳光太晒的时候提水灌溉。虽然钟庆然秉持的是让草药和果树野生野长,但也不能全然不顾不是?

    钟庆然挖出来的是冷泉,他有那么点可惜,心里想着要是温泉就好了,到时候在旁边再砌一个池子,将水引过去,盖上一个四面皆有帘子遮挡的亭子,一边泡澡,一边看风景,别提有多美。这个念头也就一闪而过,人不能那么贪心,能找到山泉,就已经是非常幸运之事,再奢求就有些过了。

    钟庆然这么想,也是基于事实无法改变,要是能弄个温泉,他是定然想要的。

    钟庆然站在池边,看着泉水咕嘟咕嘟往外冒,心里想着,要不是把水给引流出去,恐怕水池用不了多久就会装满,从而开始往外溢,泉池附近草木就该遭殃了。

    池子不大,深两米,长宽各三米,周围树木比其他地方要茂盛一些,将池子完美遮掩,没人带着,估计很难找到。为了不被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污染,泉池顶上盖了个凉亭,四周也用栅栏围住,钟庆然还撒了驱虫粉,将小动物之类都给拦在外面。

    沈长贵家将其作为饮用水,自是要同只做灌溉用水区别对待。

    钟庆然靠在栏杆上,身上萦绕着淡淡水汽。大热天的,有这么个凉爽到可以媲美空调房的地方,实属好享受。

    可即便再好,他也不能把泉池当窝,舒爽够了,依旧要回到已经逐渐变热的家中。

    泉池刚建好的这些天,钟庆然贪凉,常到池边待着,同时,他也没忘记去察看一番草药和果树。走过藏养灵芝的地方,钟庆然眼睛闪过一道流光。

    猴头菇效益已经高到足够让人垂涎,要是灵芝……他简直不敢想那样的后果。

    不止如此,钟庆然还种植了人参和其他一些高价值的药草。在种之前,他根据掌握的知识,将种子一一处理过,致使出苗率比大周朝人工种植高上不少,成活率同样高的让人咋舌。

    价格高昂的药草,通常都是多年生植株。像人参,不采收的话,能一直长下去,至于到底能活多久,钟庆然也没有确切的数据,反正肯定比他寿命要长,百年参,千年参,可是有明文记载的。

    人参倒也罢了,再如何,由于生长期长,繁殖能力有限,等他种下的人参长到能打籽,怎么也要个三四年,他要想年年种,就得年年去药铺等地方买。

    而灵芝就不同了,大多数品种都是一年生,能像种植食用菌菇一样人工培育,一年亩产往少了算,也有千斤以上,要是他真这么做了,将对灵芝市场造成极大冲击。

    钟庆然又看了眼那株独自在树洞里安家的灵芝,心里有些叹息,怎么就是少见的多年生灵芝品种呢?

    算了,就算有一年生灵芝品种,他也不知道怎么处理。不种,他心里会痒痒,种了,又不知道该种多少,该卖给谁,到时候免不了一脑门官司,平添烦恼。

    不过,有备无患,总比临时急需,却拿不出要好。钟庆然决定多注意这方面的消息,争取今年灵芝成熟期到来时,能得到一株,到时候种上一些,自己炮制好,放个两三年问题不大。

    灵芝有一点比人参好,人参药性较大,常吃并不好,灵芝则可以作为平常补气养生用,只要不是像菜那样顿顿吃就行。

    想到这个消耗灵芝的方法,钟庆然干劲十足。钟老爷子夫妇可是高龄,现在看着还很康健,多年劳累下来,身体亏损是免不了的。钟庆然只能趁现在他们身体没出问题时,给他们缓缓进补,这样,才不会一有风吹草动,就让他们身体迅速垮掉。

    钟庆然不想太过引人注目,他的年纪摆在那,很多事情他都不方便出面,钟老爷子便成了首选。

    听到钟庆然的请求,钟老爷子有些好奇:“庆然,你要灵芝干吗?配药?”

    “拿来种。”

    钟庆然轻飘飘三个字,震得钟老爷子心神大动。他想起来了,庆然会种菌菇,而灵芝好像跟菌菇有些像,这种想法太过美妙,钟老爷子有些拿不准,他也不自己费脑子,现成的人选不就摆在面前吗,颤着声音问道:“庆然,灵芝是和人参一样种,还是跟菌菇一样?”

    “就跟种猴头菇类似,只是灵芝生长期比较长,室内一年顶天种两茬,室外,一年一收。”

    钟老爷子手都在抖,他虽然没有过问猴头菇的售卖情况,但听庆然说起过大致情况,自是明了猴头菇的利益有多大。钟庆然一直控制着产量,当猴头菇种满一间房,便没再扩张。饶是如此,每次收益依旧到了不止让人眼红的地步。亏得傅掌柜背后之人能耐比较大,至今没透出半点信息,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头。

    猴头菇都这样了,那灵芝呢?简直不可想象。

    钟老爷子自己没用过灵芝,不妨碍他对价格知道个大概。河湾村几千人,不说每年吧,隔个几年,总有人幸运采到灵芝,卖给药铺的价格,少的几两,多的几十上百两,至于还有没有更高的,他也不知道。即便这样,也足够让他心惊肉跳。

    想想,要是庆然种出十棵百棵,这得值多少钱?何况,这还只是零头,既然灵芝能像菌菇那么种,那就是想种多少种多少,这……

    钟老爷子知道自己想多了,种出来容易,怎么安全卖出去才是大难题。这简直跟挖到金矿没两样,甚至还要更简单,轻轻松松就能收入千两万两,这个诱惑力实在太大,就算钟老爷子知道这不大现实,但光想象那种情况,他就心肝颤悠。

    钟老爷子觉得,庆然要不是他疼爱的孙子,在这么大利益面前,他都不敢保证他会不会伸出罪恶之手。

    他都如此了,那其他人……

    钟老爷子深呼吸几次,心跳才慢下来,却始终回不到之前那样,他明知庆然不是鲁莽之人,却依旧再三叮嘱,让他不要声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