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51章

第5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钟庆然自是听从钟老爷子的话,他一样清楚种灵芝这事干系重大,不能随意施为。至少,他暂时没有往外售卖的意思。

    钟庆然种灵芝,主要还是为了让家里人享用。他就不信,熬成汤汁或者磨成粉切成碎末,还有人能辨认出来,在他认知中,钟家人可没这份本事。

    钟老爷子没有立刻就去找猎户预定灵芝,他现在这个状态,容易让人起疑。

    翌日用过早饭,钟老爷子歇息片刻,便去串几家猎户的门。经过一晚上消化,他已经恢复常态,对灵芝能以平常心对待。

    河湾村猎户有好几家,一点田都没有,只靠打猎为生的倒很少见。大多都是种上少许田,多少能为自家提供些口粮,不过靠这些糊口显然不成,来钱大头还是凭借打猎。

    各家成为猎户原因不一,有的是不会种田,只能谋求他法,恰巧打猎本事还说的过去,有的则是打猎本事高,看不上种田这点小钱,当然,余钱多了,一样会买田,自己不愿意种,难道还不能租给别人?

    通常,后者比较容易发家,前者也就混个温饱。不过,一般来说,敢做猎户的,大多数比村民日子过得要好,前提是不在山林中丧命。

    钟老爷子将几个猎户家都转了一遍,人不在家的,便跟他们家人说。每家不过说上几句话,等他转回家,天光还早。

    简明宇这几个月分到的钱不少,为了让他能安心使用,不被人怀疑钱财来源,钟庆然雇他管理逍山。

    听到这个消息,村里不少人都在捶胸顿足,埋怨怎么家里孩子就不入钟庆然的眼,要不然,这样的好事怎能轮到爹死娘亡,爷奶叔伯不理的简明宇?

    村民倒也罢了,亲戚才是麻烦根源。钟家人丁繁盛,自然亲戚也多。基数一大,出现极品概率就高。这些上门的亲戚还称不上极品,只是有点私心罢了,都想把简明宇挤走,换成他们。

    若是钟老爷子夫妇和钟正仁夫妇的亲戚,那倒也说得通,其他几个婶子的亲戚又算怎么回事?还好,这些人也好打发,童氏直接给拒了,难缠的是钟庆然外公家。

    说起这个,钟庆然就有些想不通。他和外家关系并不好,只比陌生人好上一些,每次见面都是走个过场,打过招呼,他便不用作陪,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会管。

    都这样了,他外婆竟然亲自来找明氏。难道利益真的那么重要,重到可以让他们忽视彼此间感情淡漠的问题?

    钟庆然自问给的钱不多,一个月也就二两,比大多数管事都要低。

    这是他和钟老爷子商量后得出的结果。简明宇还没成年,给太多,不好,这个价格,刚好合适。

    钟老爷子是真心这么想,钟庆然则还带有其他心思。他这么做,旁人只当是他照顾简明宇,不会想七想八,而要是给的工钱高的离谱,人们就该想,他和简明宇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欲为人知的关系。

    在没有确定双方心意前,钟庆然不想把别人的目光引向这上面。

    “翠儿,庆然真的不考虑其他人?你去说也不行?”丁氏脸色不是很好看,不死心地问道。

    “娘,你又不是不知道,庆然的事我可做不了主。前头那么多人来说情,都给婆婆拒了,想来就算是他的外家,也不会是例外。”明氏也有些没面子,可这事她都习惯了,再难堪,也不会为了面子,就揽下不能揽的事。庆然小时候,她还会做做主,可一次两次碰壁之后,明氏要是还学不乖,那可真就蠢到没救了。

    “不换人,那加个人成吗?”丁氏不想白来一趟。钟家发达了,她从明氏那也得了不少好处,可也没有一个月固定进账二两来得实在。家里几个儿子,可都还在地里刨食,当管事既体面,活又轻松,谁家不想啊。尽管工钱有些低,那也是对于管事一职来说,在农户心中,可不就成了香饽饽。

    明氏一时愣住,她没想过这点,有些迟疑地说道:“娘,您稍坐,我去给您问问。”

    明氏说是这么说,其实她并不抱多少期望。就那么一个小山头,用得着请两个管事吗?能管的就沈长贵一家四口人,难道还要两人分?

    不出明氏所料,钟庆然想都没想就拒绝。

    丁氏听了,也没辙,翠儿家哪个孩子都可以商量,偏偏是连女儿女婿都管不了的钟庆然,她这个当外婆的,就更没法管,童氏可还在钟庆然身后虎视眈眈盯着。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丁氏只得悻悻然回去,事没办成,她哪还有心思待在闺女家。

    钟庆然虽然在逍山上撒了不少草药种子,却并没有破坏原先的植被,逍山依然是逍山,不会成为农田。不过有人常年活动,环境终归有所变化。

    最明显的便是一条条人为踩出来的小径,还有就是果树和药草周围杂草稀疏,沈家每隔一段时间会去除草浇水,频率不高,没别的原因,人手不足罢了。

    钟庆然觉得现在这样不错,他暂时还不想让逍山变成人工种植药园。野生草药,药效比人工培育出来的高,他目前这种做法,正好介于两者之间,不是特殊病症,一般来说,药效基本够用。

    当然,这是在没有算福运珠被动加成的情况下,若是连这都算上,依照之前的情况来看,效用,甚至可能比同等品质野生药材还高。

    这一天,沈长贵做完活,照例去巡山。这一查不要紧,他发现有片药草长了虫子,试着用手抓,结果抓完后,用不了多久,又还是老样子,甚至虫子影响范围还扩大了。他急得不行,只能去河湾村找钟庆然。

    听了沈长贵的形容,钟庆然配了点杀虫药水,想了下,又回房拿上进山常备物品——驱虫粉。对于蛇虫鼠蚁,驱虫粉很管用,他就想着,肉眼能见的害虫也应该归类于此,先拿过去试试,不行再喷洒药水。

    钟庆然已然去世的爷爷的确是个能人,他不仅会中医术,还擅长炮制药材,最让人无语的是,连药农的活都包了,这还不算,他还会土法配置各种草药病害药水,但凡药草相关问题,基本就没有他不会的。

    钟爷爷教出来的孩子钟庆然,就要逊色许多,他除了药材炮制和草药种植有部分亲自动过手,其他,诸如中医术、病害防治,可就全流于表面,只记了一肚子知识。

    目前,这些宝贵的资料,钟庆然全都抄录下来,裁制成册,珍藏在防虫的樟木箱内,不光如此,他还放了一包驱虫粉在内,双重保护之下,要还是被虫给蛀了,那他除了认命也没别的办法。

    钟庆然觉得他挺厉害的,很多从没做过的事,只凭着记忆中的知识,就能照着原样做出来,由此可见,他的确继承了他爷爷的部分天赋。

    最近,钟庆然时常去逍山走走,一次两次不觉得,次数一多,他就觉得老靠双脚走路太浪费时间,改天得去买一头牛。

    钟家现在田地比原先多了至少一倍,牛车使用率很高,忙的时候,一头牛都不够用。牛这东西,怎么着也是个活物,不能使命用,把牛给累倒就不值当了。

    钟庆然偶尔用一次还行,三天两头霸占,不用别人说,他自己都会觉得不好意思,没道理让牛放着活不干,反而给他充当座驾。

    心里想着事情,时间就过得飞快。一晃神,钟庆然就来到逍山脚下。

    在沈长贵带领下,两人很快到了地头,钟庆然便让沈长贵下山。

    沈长贵半点迟疑都没有,他以为主家是要避着他做事,这在大周朝实在太过寻常。哪家有个独门技艺,还不都得捂好了,断没有白白教给别人的道理。

    钟庆然倒是没想过这点,他不让人留下,是怕被沈长贵见到驱虫药的惊人异象。

    他这次拿的是强效驱虫粉,即用药量没经过删减的原版。来时,钟庆然在香囊外面裹了一层油布,包得很严实,药粉味道不能散到空气中,自然没法发挥功效。

    长虫子的药田,恰巧就是钟庆然最看重的三七。他蹲下身体,扳起一片叶子仔细查看。由于学得不甚到位,虫害有多种,钟庆然一时瞧不明白这到底是哪种,

    察看了好几株,依旧是这个结果。若没驱虫粉这个虫类克星,钟庆然就只能撒适用范围最广,功效却不强的大众药水,若这还不成,便只能一种药剂一种药剂尝试,这不仅让劳动量大增,而且还费钱。总不能因为自产自销,就把他配的药当作零成本看待。

    瞧够了,钟庆然也不再费心琢磨。他把油纸撤掉,顿时,一股特别的味道飘散在四周。

    钟庆然快速行动,先围着三七田边沿撒了一圈。他的目的不是驱赶,而是杀灭。逍山那么大,虫子挪个地方,还不是照样祸害他的药草。

    等做好这些,看到搁在一边的喷壶,钟庆然心底猛然起了一个念头,驱虫粉要一株一株抹过去,这得费多少劲?还很可能漏株,不知道兑成药水,效果还在不在。

    想到便做,钟庆然把驱虫粉融进喷壶中,挨株喷洒,没过多久,活便干完。

    当下,不是成片种植的好处就显现出来。各种草药都分散开,同一种,也分好几处地方栽种,譬如眼前的三七,占地不大,目测也就一两分,处理起来非常容易,

    钟庆然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竟然会把驱虫粉当杀虫剂用,这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让他都忽视了药水刺鼻的味道。

    等了一刻钟,钟庆然弯腰仔细查看叶面,由于没带手套,喷了药水后,他不好用手直接接触,就只能特意找一些正反面比较容易观看的叶子。

    从他抽样的那几片叶子情况来看,驱虫药水功效还不错。为了得到更加全面的数据,钟庆然去附近找了跟枯枝,翻开叶面仔细探查。

    成果很是喜人,那些虫子都死了。

    扔掉枯枝,钟庆然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浮土碎叶,有些可惜地看了眼浪费掉的那么多驱虫粉。谁让他一开始没有想到,把驱虫粉兑成药水的办法,总要付出点代价不是吗?

    简明宇的管事职位,其实还真就是钟庆然,为了让他有个光明正大花钱的名目而立的。他平时也常来逍山,倒是没有天天光顾。

    也由于此,逍山出事情,沈长贵都是找钟庆然解决。

    钟庆然又等了会,见三七确实没事,便转身准备走,哪知竟见到简明宇上山的身影。

    “你怎么来了,长贵说的?”

    “嗯,情况如何?”简明宇说话的声调带出点忧色。

    他也种了好几年庄稼,有些病害,时间赶得巧,正好在成熟前,减产不会严重,有些,则只能将病了的作物全株铲除,以避免传染给其他庄稼,好歹还能保住一些收成,还有些,则完全没救,一病就病一大片,这样的损失,对于农家来说可是极大打击。

    “我看着没问题了,要不你再帮我检查一下。”

    “好。”

    “别用手碰。”钟庆然将扔在一边的枯枝递给简明宇。

    走了一圈,简明宇得到的结果跟钟庆然完全一样。他早就看到撒在三七边沿的药粉,一闻就知道是驱虫粉。

    简明宇看了眼地上的粉末,又闻了闻三七田中那浓郁刺鼻的味道,有些不解,却也没开口询问。

    “走吧,天热,去泉池那坐坐。”钟庆然紧了紧头上的草帽,感受着身上的黏腻,开口提议道。

    “你先去,我把这些用土掩下。”简明宇手指着撒在地上的药粉说道。话还没说完,他就开始行动。

    钟庆然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显然又是一个艳阳天。近些日子,气温总算提上来,人稍微一动,就要出一身汗。他没带锄头,留下来也没啥用,就起身往山下走去:“一会你忙完了,先去山泉那,我去拿点东西。”

    简明宇闻声抬头时,只瞧见钟庆然的一个背影,笑了笑,继续埋头干活。

    泉池建好后,钟庆然三不五时会走一趟逍山,他就在这边屋子里留了些不易坏的干果点心。正巧今天碰到简明宇,他便来了兴致,干坐着太过乏味,嚼点东西就不会那么无聊。

    很快便到了山中小院,钟庆然把药水和喷壶搁下,清洗干净手脸后,才拿着一包东西出门。

    泉池边虽没有挖洗澡堂,倒是留了一个一米见方的小坑,大热天可以在这里舀水冲洗,人一走,坑里的水一部分渗入土中,一部分则被炎炎烈日给蒸发掉,不会让泉池边出现泥泞的景象。

    简明宇可以说是和钟庆然差不多时间到达,两人在岔道口相遇,并肩朝泉池走去。

    钟庆然不得不服,简明宇干农活就是利索,他不过走了个来回,也没在房里多待,两人速度竟然相差无几,让他来干,可不止这点时间。

    泉池边,水桶和葫芦瓢准备了好几个,都搁在亭檐下,不会被日头晒到,随取随用。

    逍山现在总共就六人,钟庆然上山前,就跟沈长贵一家说过,让他们这个时间不要进山泉。其实,不跟他们说也没关系。池子附近已经被栅栏围起来,门从里边锁上,即便有人贪凉,也闯不进去。

    这些设施原本是没有的,后来钟庆然老是往山上跑,有时候还带着弟妹过来,便让人给弄了一道防护。

    钟庆然趁着刚进凉亭,署意没消,赶紧打水清理自己。眼下只有他和简明宇两人,钟庆然一点都不避讳,把上衫脱了个干净,裤子也挽到大腿根,痛痛快快洗起凉水澡。

    “你别杵着啊,过来一起洗,都是男人,有什么不能看的。等会身体凉下来,再洗就不舒服了。”钟庆然擦着上身,见身边没动静,一看才发现简明宇还背对着他靠在栏杆上,便催促道。

    简明宇半合着眼,眸中似有暗光闪过。村里男娃子在河边洗澡的多了去,当然,他们是趁着天将黑的时候,也不会像钟庆然这般,几乎等于光着身体。不过,现在和那时情况不同,这里就他们两人,确实不用顾忌太多。

    简明宇会迟疑,自是因为他能感觉到,钟庆然偶尔看他的眼神不对,他又不是性子粗咧之人,当然要避着点。

    现在吗,钟庆然都打招呼了,他要再这般,反倒显得他心里有鬼。

    简明宇身上穿的是干活的衣服,还能见到几块补丁,比起以往补丁撂补丁的情况,可是好了很多。

    不是简明宇抠门,干活吗,穿好衣服纯属浪费。就算他手头有钱了,穿这一身,他也没半点不好意思。

    钟庆然当然也不会对此有意见,他看着甚至还有点亲切。不说钟老爷子夫妇,就是他在现代的爷爷,干活时穿的也是旧衣服,当然,补丁是见不到的。

    下了决定后,简明宇便立马行动。这还是钟庆然第一次看到,简明宇在他面前擦洗身体,常年不见阳光的上身,肤色和脸上差别明显,看着却并不让人觉得碍眼。

    简明宇比当初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壮实许多,个头也蹿升了一截,腹肌明显不是一块,但仍是少年人的体形,略显单薄。

    钟庆然自己也是这般,都处于拔高的年龄,纵向生长迅速。真要说起来,钟庆然还不如简明宇。他是好伙食养出来的好身体,简明宇的身形,可是常年劳作而来,结实有力,两者不能放在一起比较。

    老盯着人看,可是不妥的行为,钟庆然嫌偷瞄一眼太过麻烦,干脆加快清洗身体的速度,本来就是他先一步,动作变快之后,等他洗完,简明宇才刚擦完上身。

    钟庆然换上备用衣衫,一身清爽,光明正大歪靠在栏杆上打量。没事干和有事做自是不同,即便看得简明宇皱眉,他也不好说他。

    钟庆然还有点良心,欣赏够了,便决定放过他。

    简明宇背对着钟庆然,对于背上火热的视线,他有刹那绷紧身体,随后他觉得对钟庆然的目光太过敏感,这样不好,钟庆然压根没表露过,谁知道是不是他想多了?放松下来后,简明宇便视钟庆然如无物,一门心思放在清理身体上。

    简明宇这般自然而然的动作,更加吸引钟庆然的注意力。他拿起石桌上放着的干果,随手挑了一样,惬意地一边吃,一边赏景,只是不知赏的是何种风景。

    穿戴好,简明宇总算逃离刚才的尴尬境地,很是自然地落座在钟庆然对面,抓了一把花生,剥开一粒尝了尝,味道还行,没他自己做的好吃,一连吃了几颗,当即决定下次多做点,留着给庆然当零嘴。

    吃完面前这把,简明宇掸了掸手,说道:“我想让明晨跟着你五弟一起进学,他还有些不乐意,就怕我一个人做太多事情给累坏了。”

    说着说着,简明宇脸上浮起淡淡的笑容,明晨有这份心思很好,他可不想养出个白眼狼来。

    听到进学,钟庆然才想起钟氏族学,一样对河湾村其他姓村民开放,不过束脩就差不多按着正常学堂来,只便宜那么一丢丢。

    “决定了?”

    “嗯。入秋后就送明晨过去。”

    “那倒好,庆涵有伴了,到时候让明晨照顾一点。”

    “好,我回去就跟他说。”

    “你家房子不行,你准备什么时候起新房?”钟庆然也无奈,简明宇有钱不能花,实在太过痛苦。菌菇的事情不可以往外说,钟庆然绞尽脑汁,才想出让简明宇当逍山管事这么个幌子来。

    “怎么也要入秋后。”

    “那倒是,做戏做全套,还是谨慎点好。”

    即便手头攒着银子花不出去,简明宇却不觉得这有哪里不好。大事做不了,起码能改善日常生活。吃食衣衫,他都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样精打细算,能不买就不买。他也不再一天到晚盯着地里那点出息,多了几样活干,反倒比以往还清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