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55章

第55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嗯。没事我不会再去。”简明宇应承下来,他也心有余悸。他不怕蛇虫猛兽,却惧怕天威。这次是他运气好,下回可就不一定了。就差那么一丈,凸崖就会兜头罩下,一想到他可能无声无息留在山上,简明宇心智再强大,也有些发怂。

    “这些你留下吧。灵芝种法和菌菇一样,别种太多,种几筐就差不多够了。这东西太打眼,等我想好怎么安全往外卖再扩大种植规模。”钟庆然将纸包放到简明宇手中,“现在野外栽种时间不对,明年开春后我再拿一些种到山上去。”

    简明宇确定钟庆然并没有任何不渝的地方,才重新收好。

    “我先回去了,明天再教你怎么取菌菇种子。”

    简明宇将人送出门,一个人坐在炕上发呆。他和弟弟相依为命好几年,历来都是他照顾弟弟,虽说明晨很亲近他,也会做不少力所能及的事,但和钟庆然给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有人关心的滋味真心不错。

    隔日一早,钟庆然便应约来到简家,他先逗了逗两只幼鹰,这才对着简明宇说道:“走,我教你怎么给菌菇取种。”

    以前,钟庆然提过这事,被简明宇给拦下。

    知道如何做培养基,如何种植菌菇,简明宇已经占了很大便宜,要是连最后这点都传授给他,那等于他真正掌握了菌菇种植这门技艺,到时候他完全可以脱开钟庆然单干。这样的负担太过沉重,简明宇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经受住诱惑,索性就以这样的方式绝了这个念头。

    现在就不用顾忌那么多,钟庆然的态度其实非常明显,简明宇能感觉到。他既然决定顺其自然,那有些东西就没必要避讳太多。钟庆然再次提出这个建议,简明宇便爽快应下。

    菇类属于真菌,不是被子植物,没有种子这个说法。不过为了方便解释,钟庆然都是这么跟简明宇说的,所谓取种,其实是收集孢子。

    老待在地窖对身体不好,一般能在茅草屋做的事,钟庆然都不让简明宇到地窖里做。取种而已,哪里都一样,两人便窝在茅屋中。取种这活,钟庆然之前干过很多次,而灵芝就一株,工具还都是现成的,正所谓熟能生巧,这话还真没说错,没多会工夫,他就完成了一半。剩下一半灵芝,便交给简明宇练手。

    简明宇本来不想拿这么金贵的东西当练手之物,后来想到暂时不能大规模种植,便放开手脚进行尝试。

    简明宇历来手巧,初次干这活,也只是有些生疏,手脚慢了点,做得却很是到位,浪费的不多。这让活了三十几年的钟庆然很是汗颜,天赋这东西,真心让人嫉妒。要是把简明宇放到现代,妥妥是一个成功人士的典范。

    取种完毕,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简明宇全都会,不用钟庆然帮忙。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进入八月中旬,秋收即将到来。

    钟家田地不算多,到现在也就六十多亩。

    钟老爷子没将田佃出去,农忙请短工,平时则雇了几个长工照看。这样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田地里种什么,都是钟老爷子说了算,没谁能干涉。这大大方便了钟庆然,只要他提出的建议可行,钟老爷子都会大力支持。

    经过近一年的传播,生姜已广泛应用到膳食烹制中。可来源还是那些,导致生姜价格一直居高不下。

    钟庆然将去年留种的姜,一部分种在逍山上,一部分给了简明宇,最后也是最多的那些,则交给钟老爷子处置,他只告知了种植方法。

    别的庄稼交给长工打理或许没问题,生姜在初期定然不行。钟老爷子便带着几个儿子,亲自下田,直到将最后一株生姜苗移栽到田间为止。

    望着两亩翠绿的生姜,钟老爷子眼中流露出满意的神色,习惯性地用手捋了捋胡子,才发现满手都是泥,好在土是干的,用布一擦就干净了。

    钟老爷子曾听钟庆然说过,生姜亩产很高,之前在逍山挖的那一分多地生姜,即便是野生野长,分布还有些稀疏,也收获了一百来斤。算下来,一窝少说也能挖个一两斤鲜姜。照这个情况来看,这一亩地怎么也能收个两千斤左右,就算晒制成干姜,四取一,这量也不小。

    现在干姜价格不低,收成预计会比种粮食高出好几倍,要是被人知道这个消息,不说族里,光亲戚,钟家就应付不过来。

    钟老爷子种之前就想到了这个问题,本来他还在可惜生姜苗不足,后来就不这么认为。少也有少的好处,至少他行事能方便许多。两亩生姜被玉米包围,不进去看,还真不容易被人发现。

    简明宇那就简单了,他只种了几分地,而且他种的作物非常杂,生姜倒是不那么显眼。由于家境关系,简明宇又还是个半大孩子,跟其他村民联系不多,也没谁会专门到他地头跟他闲聊,到现在为止,竟然一直没人发现他地里的蹊跷。

    钟庆然觉得,养红鳌虾之类,还需要特定的环境,起码要准备一个虾塘或鱼塘,实施起来还挺麻烦。种生姜可没有那么多要求,能种植的范围也很广,无论从哪方面来看,生姜都更容易被人接受,且收益也不低。

    钟家亲戚多,有不靠谱的,自然也有人品不错的,帮助那些人家,不仅能让他们跟着受益,同时也能为钟家带来潜在好处。要是能将平阳县发展成为生姜种植基地,那是再好不过。

    情况到底如何,还要看今秋生姜的收成。什么都没有事实能说服人,到时候不用人说,有心之人自己会找上门来。

    其实,钟庆然有想过,在生姜还没大范围人工种植前,他秘而不宣,将其全种在逍山上,那样,谁都不会发现这个秘密,他就能大赚一笔。

    最终,钟庆然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一是他不想把逍山全开垦出来作为药田,他想尽可能保留山林的气息。二则是,真要计较起来,他手头能赚钱的营生不少,生姜并不能让他发大财,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去破坏他原本的打算,并不划算。

    大周朝不是现代,这里不止讲究宗族礼法,亲缘关系也很被人看重。谁家发达了,要是不拉拔一下其他亲戚可不成。要真这样,以后的日子有得他们烦恼,除非他们不想要名声,或者能量大到已经不在乎这些。

    钟家庆和坊赚钱后,就是这么做的,雇人都是族人亲戚优先。

    不过给人上工和自己种田赚钱,这两种感受截然不同。前者依赖庆和坊,哪天东家不高兴或庆和坊倒闭,他们随时可能丢掉这份活,后者就全看自己本事,谁种的好,谁就能赚到钱。

    要只是这样,还分不出好坏,毕竟很多人不喜欢求变,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能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来源,他们会很乐意安于现状。

    任何东西,当利益大到一定程度,人就很难经受住诱惑。

    以后的事情,钟庆然无法预料,但就目前而言,生姜的利润是非常可观的,一亩地的收成,比得上普通雇工在庆和坊上工将近一年的收入。

    这样的好事,但凡有眼光之人都愿意冒险尝试一下。至于那些瞻前顾后,游移不定之人,压根就不在钟庆然考虑范围之内。能帮则帮,帮不上的,他还能硬拽不成?他可没那么好心。要不是大环境如此,钟庆然连这都不一定愿意做。

    逍山那边不会被人发现,简明宇那三亩坡地,除去种必要的粮食外,剩下一亩多地,杂七杂八种了一堆作物,生姜反而不显。倒是钟家那两亩,即便外人不容易见到,那些长工却是避不开。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种的是什么,就算有疑问,也只能憋在心中。没看到主家都亲自动手吗?那定是不希望他们过问,他们再没见识,也不至于这么没眼色。

    清晨比较凉快,钟老爷子背着手,趁着这个难得舒爽的时候,一个人在自家田间转悠。他现在逛的这一片地是后来买的,相对来说,土质比较干一点,种的都是不那么需要水分的作物,稻田都在原先那块地里。

    麦穗已经开始泛黄,标志着即将进入收获期。玉米和红薯,吃是早就可以吃了,只是还不到真正成熟的时候。一转两转,钟老爷子便来到姜田,四周都是玉米地,倒是隐藏得很好。

    看着长得郁郁葱葱的生姜,钟老爷子满脸笑容,心里盘算着来年有几家能从中得益。不知是否因为生姜第一次种在这块田地上,到目前为止,半点病害都没有。

    这是个好兆头,钟老爷子如此想到。

    今年秋收,钟家人算是全都解放出来。

    不用忙活田里的事,吃得又比以前好,钟家人一个个都养得不错,原本有些黝黑的肤色,近一年不用经历风吹雨打,都白了几分,比不上从小到大精心保养之人,可比起大多数农家人,就要好过太多。

    大人也就算了,孩子们变化可是极为明显,个头猛蹿不说,脸蛋还肉嘟嘟的,很是红润,特别招人稀罕。

    钟庆然自己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养成了,占弟妹便宜的习惯。估计就是他们长得太惹人喜爱,性子也不让人厌憎,他才会时不时摸一把小脸蛋。嗯,这个习惯不好,尽量改掉。

    麦收还没结束,乡试就已开始。

    钟老爷子虽说对小儿子的成绩不抱期望,但总存有那么一份侥幸心理。至于大孙女婿,他已经放弃,不是对贺家有意见,而是钟欣这么个性子,即便贺秀才高中,钟家也不会占到半分好处,除非贺家自己靠上来。但那有何用?在孙女跟娘家不亲的情况下,孙女婿主动靠过来,要是无所求,他一万个不信,到时候谁沾谁的光都还两说。

    乡试期间,钟家变化不大,但气氛还是有些微紧张。

    等啊等,钟正信都回来了,也没等来消息。这意味着什么,钟家人全都明白。钟老爷子叹了口气,倒也没太过失望。钟正信考秀才都只得了个榜末的名次,想要考取举人的功名,何其渺茫?

    钟正信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见到家人的反应后,一时有些懵,稍后一想便明白。

    钟老爷子把钟正信的笑容当作是他在强撑,上前安慰道:“老五,你还年轻,这次没中,下次再考便是。”

    钟正信正待开口,钟老爷子大手一挥:“老大,你们跟我来,我有事和你们商量。”

    童氏望着六人的背影,半敛着眼睛,面无表情地想着心事。明氏五妯娌,则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钟庆然同样一脸茫然,他不断回想着,钟老爷子这段时间说过的话,七凑八凑之下,倒是有了点眉目。只是,真的像他想的那样?钟庆然有些不确定。

    上房,钟老爷子没发话,钟正仁五兄弟就默默站着。

    “都坐吧。”钟老爷子挨个看了眼几个儿子,有些沉重地说道,“家里快住不开,我准备分家。你们有什么看法,都说说。”

    五人听了皆心头一震,家里日子过得好好的,老爷子怎么突然起了这个念头?就算房子确实有点紧张,那也不用现在就分啊!

    各人有各人的想法,要说没有一点分家的心思,那纯属瞎话,毕竟谁不想自己当家作主?但要说一门心思就想着分家,那也不尽然。现在钟家势头正猛,若分家得不到足够的利益,谁愿意?

    “爹,您老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没意见。”钟正仁一贯都很听钟老爷子的话,这次,他也没有反驳。心里想着,反正分不分家,钟老爷子夫妇都会跟他们过,对他来说,其实没什么区别。

    “爹,我跟大哥想法一样。”钟正智言简意赅,他本身并没想过分家一事,不过既然老爷子赶在五弟刚到家的时候就说这事,想来早就仔细思考过,那他即便反对也没用。

    “你们三个呢?”钟老爷子眼神从钟正义三人身上扫过。

    “爹,为什么要分?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

    听到三儿子这么说,钟老爷子不置可否。

    “爹,我赞同二哥,房子也没紧张到现在就住不下。”钟正礼如是说道。

    见老爷子将目光对向他,钟正信也不得不开口:“爹,家里您做主,您老怎么安排都行。”

    听到五个儿子这么说,钟老爷子并没有多少开心。他也不在这上面纠结,直接说道:“现在房子是勉强能凑和,再过个一两年就不行了,这么点时间,早分晚分没什么区别。既然你们意见不大,那就这么定了。”

    不等几个儿子开口,钟老爷子接着说道:“我想好了,我和你们娘带着庆然单过,家底就一分为六。”

    钟老爷子这句话一出,房内一时安静得让人有些不知所措。钟正仁五兄弟,一个个不是张大了嘴,就是瞪大眼睛,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语。

    这还真不怪钟正仁几人,他们听过老人健在就分家的,可从不知道还有老人跟着孙子一起过的,这可是河湾村头一遭。不过,等他们缓过神来后,想想又觉得这似乎很在理。没看这十几年来,钟老爷子夫妇有多疼爱钟庆然吗?这个结果似乎并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钟正仁不知道说什么好:“爹……”

    钟老爷子摆了摆手:“你做得挺好,这事我会处理,不会让你背负骂名。”

    “爹,我不是这个意思。”钟正仁一脸惶恐。

    “我知道。”钟老爷子示意大儿子先听他把话说完,“庆然这个样子,你们多少都有些看不惯,不用否认,这点我心里有数。所以,趁着这次分家,索性将他单分出去,趁着我和你们娘还能动弹,先帮他把家撑起来,免得到时候失了我们的庇佑,日子过得不成样子。”

    钟老爷子都这么说了,钟正仁几人那是说什么都不对。

    不说其他几个,就连一向对二儿子很不错的钟正仁,也无法张口说什么。他再怎么宠庆然,必定比不过钟老爷子夫妇,更不用说还有一个更偏爱前头两个孩子的明氏在。确实就像钟老爷子说的那样,钟庆然现在就分出去,跟着他们两老过日子,是对他最好的安排。

    钟正仁都不反对,其余四兄弟就更没话说。

    钟老爷子见此,便继续说道:“我打算给你们每房五百两,当然,这钱现在还拿不出来,暂时只能分给你们一家一百两。余下的银子,谁要是急用,可以来我这支。至于庆和坊,你们也明白,没有庆然,就没有庆和坊的今天,那铺子给你们也没多大用,我就留给庆然,五百两银子便包含了铺子的补偿。”

    “老宅吗,祖宗有规矩,就留给老大,这点老二你们四人也不用争,争也没用。你们两个婶子当时闹腾了许久,也没得到她们想要的,换成你们,一样闹不出结果。老大拿了祖宅,我也不能亏待老二你们四人,每人多分二十两银子。”

    这点,钟正义四人倒是没有意见,他们都见过当时的场面,除了把兄弟感情给折腾没了,两个叔叔家并没能多拿走一分东西。

    “各房的东西都归各房。田地我分了六份,一份五亩,五份十二亩,最少的那份留给我,剩下五份都差不多,你们自己抓阄,抓到哪份算哪份。虾塘我留着,就不分了。至于粮食,等秋收结束后,按户和丁口来分……”

    钟老爷子这次突如其来的分家,意外的平静顺利。莫说别的,光五百两银子,就让各人将小心思都收了起来。这么多钱,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钟老爷子这么大方,便是考虑到这点。庆和坊是赚钱,但从去年到现在,总共也没赚到这么多。果然,重利之下,即便有不满的声音,也都缩了回去。

    同五个儿子商定后,钟老爷子便挥手让他们都下去。

    见钟正仁几人依次出来,明氏五妯娌忙迎上前,眼里尽是疑问。

    钟正仁没理明氏,对着后头的钟庆然说道:“庆然,你爷爷喊你过去。”

    说完,他便叫上明氏回房,其余四房也都各回各屋。

    听着钟老爷子低沉缓慢的话语,钟庆然心里有点不大好受。他到大周朝快一年半,自是明白,钟老爷子这么做,真的是为他考虑。不然,哪用得着单独把他分出去,还给每房那么大笔银子?在不明真相的外人看来,钟老爷子这买卖明显做亏了,分个家,不止没得到半点好处,还倒欠不少银子,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钟庆然看出来了,钟老爷子这么做其实很有深意,他怕的不是分家,而是分不了家。财帛动人心,庆和坊摆在那,给的银子少了,还不得一个个都黏着不肯分?

    “爷爷,新宅子建哪里?”收起思绪,钟庆然想到一个棘手的问题。

    “还没定下,这几天先去看看,不急,等到宅子建好再搬。”

    钟正仁五兄弟,对于分家可说是内心非常复杂,明氏五妯娌就不同了,她们巴不得分家,前提是分到的家产能让她们满意。

    听说每房能分到五百两银子,明氏五人一个个心都漏跳了一拍。她们虽不知道庆和坊到底有多赚,但也能估个大概,一年下来,最多也就赚个两千两左右,除去钟庆然分走的两成,能有一千六百两就顶天了。

    这还没算开销,之前买地就花去近二百两,买庆和坊铺子也用了几百两,吃用等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钟老爷子手头估计连一千两都没有。每房给五百两,总共要付出两千五百两,这等于将庆和坊明年的收益也提前支取了,她们还能有什么不满?

    她们是眼红庆和坊的收益,可帐不是这么算的。别看现在庆和坊生意红红火火,哪天不赚钱了甚或关门也说不准。生意吗,谁都不能保证必赚,再说,赚再多钱,也是钟老爷子握着,只有拿到手里的银子,才是真金白银,其他都是虚的。有了这笔钱后,她们无论是买地,还是开铺子,都能有一笔不小的进账,还能自己当家,想想这日子就让人分外有干劲。

    许是钟老爷子给出的利益足够大,家里竟没人闹腾。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钟老爷子选定一个日子,请来族老们做见证人,将各种财产划分好,立下文书,钟家便宣告正式分家。

    最麻烦的便是房子问题,钟老爷子考虑到这点,分家时就说好了,各房可以在老宅住到找到宅子为止。

    “三哥,你要搬走吗?”钟磬很是不舍,爹娘待她倒是还行,可跟三哥一比,总觉得差了些什么。这点区别,钟磬年岁还小,暂时想不明白,却被她察觉到。

    钟庆涵也一样,家里和他年纪相当,且玩得来的兄弟姐妹也就那么几个,而钟庆然能带着他到处玩耍,教他识字画画,还不用担心会被爷奶爹娘教训,这样的好事以后可不会有了。当然,这只是其次,小孩子感觉非常敏锐,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他心中或许没有这个念头,但在行动上却直白地表现出来。

    不说钟庆然的亲弟妹,就连四叔家的两个孩子,钟晓和钟庆成,也一样舍不得他。

    见年纪最小的钟庆成扒着他的裤脚,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钟庆然满脸无奈地抱起来,安慰道:“还早呢,等房子建好,起码要一两个月。再说,三哥搬走了,你们难道就不能过来找我?我保证,有空就去看你们。”

    好不容易劝下几个弟妹,钟庆然这才转身进入上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