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57章

第5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多数动物,不管长大之后是何模样,至少小时候以可爱居多。就像土狗,长成之后,卖相真不咋样,但在小狗期间,那也是能吸引人视线的。现在简家不缺粮食,养条狗完全无压力。小狗“小花”被养得圆滚滚肉乎乎,两个巴掌大,整天绕着简明晨转,很得小孩子的心。

    钟庆然把两只鹰放到鹰架上,架子不高,不会对点白和鸣雷造成威胁。做完这事,他转身对着简明晨问道:“明晨,学堂里还习惯吗?”

    “嗯,和庆涵在一个班,还认识了几个同窗。”说起这事,简明晨脸上神采飞扬。

    简姓本就是河湾村的小姓,总共就没几家。简明宇家情况比较特殊,被爷奶给单分出去,知道缘由的人同情归同情,但说起来,他们在名声上总有些不太好听,因此,和他家来往的人不多。大人的想法影响到孩子,简明晨记事起就没有几个玩伴,现在进了钟家族学,倒是认识了几个朋友。

    能上得起族学的,除非砸锅卖铁,否则总有些个家底,正所谓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自然也有人愿意和简明晨相交。

    再说,简明宇明显和钟庆然交好。而钟家,虽然没人入官场,但家业可在那摆着,远超大多数村民,大家都有眼睛看着,结交简明晨,说不定还能搭上钟家,何乐而不为?

    “帮我看着点庆涵,玩闹没事,要是不学好,你就偷偷告诉我。”

    简明晨很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钟庆然估算着,这个时候绿豆汤差不多煮好,跟简明晨说了声,便向钟家走去。

    现在才九月底,天气还挺热,尤其简明宇干的是体力活,很容易出一身汗。只是终归是一年当中最后一段暖和的时间,吃太凉的东西不好,钟庆然便只稍微晾了下,待不那么烫,便提着一个大陶罐去了宅地那。心里想着,明宇家也要建房,他过来帮自己,那岂不是要拖慢他家进度?

    简明宇是个很有原则之人,既然他做出了选择,钟庆然便决定尊重他,大不了到时候多请点人帮他起房子。简家没那么大,需要建的房间也少,相信定能赶在冰冻前完工,倒是用不着太过担心。

    有了主意,钟庆然踏着欢快的步子,哼着不为人知的小调,施施然走向新宅子。

    一般农家建房子,都是请街坊邻居、亲朋好友帮忙,也不用出工钱,包饭就行。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有来有往便不会传出闲话。

    钟家这般规模的房屋建造,就不能按照这个模式来,该雇人就得雇人,再加上他们请人的时间不凑巧,正好赶在农忙时期,工钱要比农闲时高上几分。不过现在农忙即将过去,工钱倒是降了下来。

    由于工期很长,钟家这次便不包饭,只提供热水,当然,工钱往上提了一点。他们倒是挺乐意,都是河湾村人,回家方便得很,自家供饭,还能省点钱,

    钟庆然想建的是青砖瓦房,院子里也以青石铺地,这花销可不小,现在他暂时不能拿出这么多钱,便折中一下,优先建几间正房,其余的可以慢慢来。

    同时开工的还有位于宅子后面的工坊。这个就简单多了,工坊不需要那么讲究,泥瓦房足够,重点在于地方要够大。

    庆和坊生意一直在稳步扩张,不是平阳县消费能力有这么强,而是外来订单在逐渐增多。一年下来,庆和坊名气已经打了出去,附近州县都有慕名而来之人。

    韩掌柜如今是平阳县日子过得最舒服的掌柜,他只需坐等生意上门便成。当然,作为一个称职的掌柜,他也发挥了他的才能,要不然要他这个掌柜何用?

    韩掌柜如此,也是基于钟家的策略。钟老爷子和钟庆然,目前都没打算把庆和坊开到外地去。一个是合适的新掌柜还没有培养出来,另一个则是,钟庆然更愿意把庆和坊做成一个招牌,将由庆和坊工坊出产的货物大量销往外地,这样省事多了,能免去家人每年都要跑到外地去查账的辛苦。

    大周朝交通可没有现代那么发达,坐马车走几天,恐怕屁股都得被颠坏了。总而言之,出远门更多时候就是在受罪。

    钟庆然哪里能放心年纪一大把的钟老爷子独自出门?反过来也一样,钟老爷子也不可能放还没成年的钟庆然出去。

    现在这样是最好的,钱照赚不误,还不用那么辛苦。不过,这样做也有弊端,只要哪个地方有铺子进了庆和坊的货,那庆和坊基本与那个地方无缘。生意吗,讲究口碑,正牌铺子开起来之后,这不是断人财路吗?

    其实,钟庆然这么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钟家力量还是太过薄弱。在平阳县,有傅掌柜背后之人罩着,庆和坊一直顺风顺水,偶尔有点波折,也很快被解决。到了外地,钟庆然可没有那么大脸面去求,况且,又不是每个地方,傅掌柜背后之人都能像在平阳县这般能量大。

    听到主家吆喝他们过去歇息,雇工们随意擦了把手,就大步走过去,有几个年纪不大的,还小跑着,生怕没有他们的份。

    钟家并不小气,午饭不包,但热水管够,还三不五时提供点心,或者各种热茶热汤,这让干活的人很有干劲,建房进度也略有提升。

    其他人钟庆然不管,他倒了一大碗绿豆汤,找了个阴凉地方坐着,挥手叫简明宇过去。

    这个宅子里有口水井,在房子开工前,钟老爷子就先找人掏了井,用水倒是非常方便。

    钟庆然虽然不是很注重仪表,但他在现代养成的习惯,也带到了大周朝,这就很有点什么了。他的做法,自然也影响到周围人。简明宇本身就比较爱干净,加之他知晓钟庆然的习惯,就更为注意。将手脸洗干净之后,简明宇才走到钟庆然边上坐下。

    其他人可不会像简明宇这般“磨叽”,要是钟庆然没有提前下手,恐怕等简明宇弄好一切之后,留给他的只有一点汤底。

    尽管用凉水洗漱了一下,简明宇也没法一下子凉快下来,一碗温热的绿豆汤下肚,倒是正好,一点也没有内冷外热的感觉。

    “你打算什么时候起房子?”钟庆然之前就想好了应对的法子,但还是决定开口问一下。

    “我只打算建两间正房,一间堂屋、一间杂物房和一间灶房,用不了多少时间,半个月应该就能搞定,时间就定在十月底吧,到时候你这边应该也差不多能完工。”

    “建在哪里?”

    “把旧房子推到了重建,再重做围墙就可。”简明宇一早便想好,重新买宅地没必要,就他和明晨两人,一人一间房够住了。

    钟庆然靠近简明宇,小声问道:“重新动土,地窖不会被人发现?”

    “不会,我当时挖的时候表层留得很厚。至于入口,以前起房子时,就将地基做好了,不用重新开挖。墙瓦请人弄,地砖我自己铺就成。”

    “你自己心中有数便成,开工的时候跟我说声,我多找几个人过去,也好早日让你住上新房子。”

    “好。”

    钟庆然这样银子紧张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庆和坊天天都有入账,用不了半月,建房子的钱就已凑够。还有一点,生姜也在九月底收获。这个没有跟粮食一起分,算到钟老爷子这边。

    钟庆然想用它来造福亲戚,钟老爷子也乐意,采收之后,生姜便都晾干贮存起来。这番动作钟家一点没有隐藏,知道消息的人起初不多,一传十十传百后,河湾村差不多都知道,亲戚也先后获悉。

    钟庆然可不想当滥好人,种姜谁想要,那就拿钱来买。他也不多收,开的价比行价略低一点。至于人选,则由钟老爷子决定,钟庆然不管。

    两亩生姜,足足拉了几牛车,沿路碰上的村民无不驻足打听,一过秤,亩产两千斤还出头,这个产量可惊呆了一众人。

    钟庆然却一点都没有惊讶,反而觉得这个产量有点低了。不过,他也明白,现代生姜种子大约是经过改良的,远不是现在的生姜品质可以比拟。就像河湾村水稻,亩产也就在一百到三百斤之间,比起现代杂交水稻产量可要逊色许多。

    收成到底如何,刨除种子问题和气候影响,就看农家人的本事。他记得在现代,生姜亩产上万斤都比比皆是,在这里能收获这个数字,勉强能让人接受。

    可在村民眼中,这个数字就非常震撼人心。两千斤,这是个什么概念?反正村民从来没种出过这个亩产的作物。

    尽管生姜对他们的诱惑很大,可真正敢于尝试的人还真不太多。即便钟老爷子愿意把种植方法无偿教给他们,依然没有多少人改变决定。

    不是他们太过顽固,而是新事物总得有一个普及过程。生姜不是粮食,要是换成任何一种粮食作物,估计见到这么高的亩产,他们早就蜂拥而上。

    生姜是作料也是药材,少一点还好说,药铺就能吃下。多了,他们怕销不出去。没有形成特定的市场,这事情真的非常有可能发生。大多数村民都是普通百姓,他们没有门路,就算成功种出来,也只有烂在家里的份。那些有门路的,恐怕也看不上这点小利。

    钟老爷子也不废话,把该说的说了,尽到自己的心意,他就没再多管,他可不想好心好意为他们着想,结果反倒惹了一身骚。

    愿意尝试的,钟老爷子来者不拒,他们要多少他都给。当然,只是正常份量,若想要转手,只要不太离谱,钟老爷子就当没看到。

    有了钱之后,钟老爷子又招了一些人建新宅子。

    简明宇也在此时被钟庆然叫走,现在人手够了,没必要还要他一个半大小子上前忙活。

    “明宇,你想建成什么样?你说的具体一些,我帮你画一张示意图。”钟庆然没有系统学过建筑图纸设计,他就只画个样子,能让泥瓦匠看明白就成。

    简明宇沉吟了半响,也没想出特别的方案,干脆只说了房屋大小和数目种类,便让钟庆然自由发挥。

    钟庆然一点没有谦虚,还真拿着炭笔,按照自己的想法,开始写写画画。钟家祖宅虽年头久远,布局却很有可取之处。钟庆然参考了游廊的设计,把所有屋子都连接起来,这样,下雨天做事情就能方便许多。

    除此之外,他还把排水沟改了一番,从明渠变暗沟。这么小小一个变化,夏天味道就没那么大,也不容易遭蚊子之类。驱虫粉是好用,可粉末的味道并不那么好闻,能不用就尽量不用。

    只是这样一来,银子就得多花点。好在简家院子不大,需要改动的地方不多,简明宇倒也能承受得起。

    “好一些的泥瓦匠都在我那边忙活,要不,你再等几天?”钟庆然提议。

    简明宇没有意见,他的院子比钟庆然宅子小很多,要建的屋子也少,要不是钟庆然劝他把房子建好点,他都准备自己多找几个熟手,不过是十天半月之事。

    “你这些天没事,要不你过来帮我炮制药材?”

    “好。”

    逍山上种植的草药面积不广,钟庆然陆陆续续采收了一部分,现在这个时候,差不多是最后一批,忙完这些,正好入冬。

    一年生草药多数都不怎么值钱,钟庆然种得并不多,他不想为自己增添太多麻烦,会种它们,只是想填充自己的药材库,多余的那部分药材才会卖到药铺。

    早在分家前,钟庆然便让人兴建了一个药库,就在菌菇栽培室附近。药库比其他房子都好,是实打实的砖瓦房,屋顶还多了一层,地面也铺了地砖。

    为了建这个药库,钟庆然可没少费心思。他倒没行医的打算,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他知道,有了福运珠能力的被动加持后,在他名下田地里生长的药草,再由他亲手制作成药,药效会比一般汤药好。

    若是家中有人生病,大夫治不好,他便要动用这个后手。其实,钟庆然用到这个药库的机会并不多,大多数时候还是为了让自己安心。

    药库是独立的,前面有个小院子,用来晾晒各种药材。钟庆然将院子的钥匙给了沈长贵一把,他不在的时候就由沈长贵翻晒,而药库的钥匙则只有他一个人有。

    之前,简明宇就有帮钟庆然采收药草,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沈长贵一家在忙活。

    沈家四口,以前只会种植粮食蔬菜,草药是半点都没有碰过。钟庆然为了将自己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可没少教他们。现在,沈家四口,不管大的,还是小的,都已是合格的药农。

    沈家人也明白,他们从主家那里学了那么多本事,主家是不可能放他们离开的。他们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吃喝不愁,隔三差五还能吃到肉,这可比以往的日子要好过太多。

    一想到从前拼命干活,依然吃不饱,到最后,更是走投无路,只能自卖自身,沈长贵就浑身一激灵。他可不想再过这样难熬的日子,他自己就算了,总不能让妻儿也跟着他受苦。

    尽管沈长贵之前没卖过身,但他在决定卖身之后,可是见过不少富家老爷夫人和管事,像钟庆然那么和善大方的还真没几个。他要是不好好干,恐怕要遭天打雷劈。

    沈长贵面相老实憨厚,人也实诚,不代表他不识人心险恶。别以为主家看着年轻脾气好,就好欺负,他真要敢这么做,等待他的下场定然好不到哪去。况且,他也不是不知感恩之人,要是当初他们一家没有被钟庆然买下,别的他不知道,至少不会有这样的好日子过。

    大户人家,奴仆也分等级,像他们这样没根基之人,只有被欺负的份。钟家看着家底不是很厚,也无权无势,至少能让他们一家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更重要的一点便是,只要他们一家安安分分,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沈长贵卖身之前,曾打听过,知道不少大户人家,都有奴仆,甚至主子们,无声无息逝去,这个消息吓得他不轻。

    也是因为这个,钟老爷子挑上他们一家,明言要他们下地时,沈长贵才会这么爽快便应下。他怕错过这次机会,他们捱不到下一个这样的主家,辛苦点,总比哪天丢了小命要好。

    到了逍山之后,沈长贵才发现,需要干的活比他预想中要轻松不少。他们一家并不用干太多体力活,平时只需要帮草药除草松地,照顾好菌菇便成。

    沈长贵再没见识,也知道,不说从未听说过的菌菇种植,就是草药,也不是一般人能种得。主家能牢牢掌握住这两样东西,这能耐就不可小瞧。即便他起了异心,也不敢妄动。更何况,他从没这份心思,他巴不得主家能一直顺顺当当,这样,他家才有好日子过。

    隔日一早,钟庆然便带着简明宇来到逍山。

    药材已经经过初步处理,只需要简单晾晒的草药,沈长贵一家就能胜任,剩下的,便是需要经过不同手法炮制。

    药材炮制是一门技艺,就跟医术一样,炮制师傅不会轻易将之传授于人。钟庆然对简明宇可说是半点都不藏私,他连灵芝这么贵重的东西都交出去了,哪里还会在乎这些。

    简明宇以往陆陆续续学了一些,现在要处理的这份药材是他之前没学过的。钟庆然边说边示范,他就在边上仔细听,然后尝试着自己操作。有不对的地方,钟庆然当场给指出来。这可比拜师学艺轻松多了。

    很多师傅,招了徒弟,不让他们干上三五年下手活,压根就不可能传授他们真正的炮制工夫。即便年头过久,他们不得不教徒弟一些东西,那也多是一些比较容易学,较为表面的东西,那些核心的,真正重要的技术,通常都把在自己手里,不让他们满意,徒弟就甭想学到。

    可就算这样,愿意跟着师傅学的徒弟依旧多不胜数。这从侧面证明了掌握一门手艺的重要性。

    钟庆然继承了他爷爷中医术上的部分天赋,一些只知道炮制方法,他不曾亲自尝试过的药材,初次试做,基本都能成功,品相还不至于太差。

    而简明宇又不一样,钟庆然只在绘画和中医术上有天分,他则是手巧,看过的东西,很容易就能上手,是和钟庆然截然不同的天赋。

    钟庆然对此已经见怪不怪,心里想着,简明宇是不是在针线上也一样灵巧?简家没有女人,简明宇会缝缝补补,这点,钟庆然是知道的,只是不知手艺到底如何。这么想,他便这么问了。

    简明宇有一霎那怔愣住,随即若无其事说道:“只会补衣服,其他没尝试过。”

    “要不,改天你试试?”钟庆然止不住好奇。

    简明宇没有迟疑,应得很是爽快:“好。”

    “唉,算了,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要不喜欢就不用迁就我。”钟庆然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觉得他现在的行为颇有欺负人的嫌疑,忙打住。

    简明宇笑了笑,没有接话,开始认真干起手中的活。钟庆然也安静下来,神情专注于药材炮制上。

    人一旦投入到某项工作中,时间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等钟庆然将药材全都炮制好,一上午就过去了。

    “走,收拾收拾吃饭去。”一切妥当后,钟庆然便招呼上简明宇,朝沈家走去。

    知道今天可能要忙许久,钟庆然提前带了些鱼肉过来。汪氏手艺不算好,不过偶尔用个一两餐,钟庆然还能接受。

    饭后,两人在钟庆然的屋子里午休,一个睡里屋,一个睡外屋,倒也异常和谐。

    简明宇原本没有午休的习惯,跟着钟庆然相处久了,午休的次数明显增多。他觉得这样挺好,爹娘过世的这几年,他的神经绷得很紧,大姐不能依靠,小弟要他照顾,时时都得坚强,在钟庆然身边,是他最放松的时候。

    钟庆然身板瞧着也结实,但稍微有点眼力之人,一眼就能瞧出来,他没受过苦,不像是能依靠之人。但简明宇却能感觉到,钟庆然有别于村子里绝大多数人,别看钟庆然整天笑呵呵的,一有空闲时间,便带着弟妹到处玩,一点不像个有担当,能成事之人,可他做的事就不简单了。

    这点,简明宇非常清楚,但他最看重的却不是这个。他总觉得只要有钟庆然在,仿佛天塌下来钟庆然都能顶着,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也是如此,简明宇对钟庆然三不五时出现在他面前,还毫不遮掩地表露出他的意愿,才会不仅不反感,还认为这样相处很是不错。基于此,很多事情,简明宇都不由自主迁就着钟庆然。

    对于简明宇的想法,钟庆然自是半点不知。他要是知道,定然连晚上睡觉做梦都在笑。

    经过一年的发展,逍山草木比之钟庆然接手前要茂盛不少。当然,多是果树和一些能用来做家具的树木,只能当柴烧的就算了,地方就那么大,没必要种这些不值钱的东西。

    眼下这个时候,逍山上果子不多,不过仔细找找,总还能找到一些。

    钟庆然便带着简明宇开始满山乱窜,临近傍晚时,总算摘满了两背篓。

    看着种类繁杂的果子,简明宇猛然想起一件事来,问道:“你上次让我做的“罐头”,现在可以用了吧?”

    钟庆然愣住,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他一脸黑线地跑到储藏室中,到了地方,才想起没带锁,又跑回房,好一阵翻箱倒柜,才找着那把钥匙。

    储藏室也是跟药库一起建的,同批的还有另一间仓房。不过,这两间房子就简单多了,和第一批房子同一档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