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58章

第5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打开有些日子没有开过的锁,钟庆然闻到了一股异味。显然,部分罐头已经坏掉,应该是真空度没有达到或者没密封好。

    “明宇,帮我把有味道飘出的罐头都搬到外面,那些应该都坏了。”

    简明宇看着一罐又一灌要被扔掉的罐头,很是可惜。

    罐头材料有好几种,有竹筒、瓷瓶和小陶罐。竹筒罐头坏的最多,其他两种差别倒不是很大。

    好一番工夫,两人才把坏了的罐头全部清理出去,又开窗通了一阵子风,储藏室内才没有异味。

    玻璃太贵,而且有没有人会做玻璃瓶都还是未知,钟庆然便没有选择最合适做罐头的玻璃,至于铁,他不知怎么处理才能让它不生锈,同样舍弃。

    所以说,无论哪种材质,钟庆然都看不到罐头的内部。如此一来,他便没办法分辨哪罐好,哪罐品质欠佳,便随手挑了一个瓷瓶桃罐头

    将用来密封的蜡质除去,打开瓶塞,糖渍水果的甜香味便飘了出来。不用尝,钟庆然也知道这个罐头是成功了,至于味道怎样,那就只能等尝过才知道。

    见钟庆然迟迟没有动静,简明宇想到什么,转身朝门外走去,等他回来时,手上拿着一个汤碗,两双筷子。

    钟庆然憨憨一笑,不客气地拿过一双,夹了一片桃肉放进嘴里,嚼吧嚼吧咽下喉咙,呈一脸回味状。

    “不错,你也尝尝。”钟庆然将剩下的罐头,连果肉带汤汁全都倒进汤碗中。

    简明宇吃了一块,味道独特,跟蜜饯鲜果相差很大,想来会很受喜甜之人追捧。

    接下来,两人又各开了一罐,分别为竹筒梨罐头和陶罐沙果罐头。种类虽不同,但同为罐头,味道有其相似之处。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一样会腻味。钟庆然不想浪费,也不愿意把吃剩的东西像施舍一般分给别人,便又去拿了两个碗,将后面两罐各分出一半,余下一半则和简明宇一起分食。

    “长贵,这两碗果肉给你家小子们吃。”钟庆然走到沈家小院,打了一声招呼,便把碗搁在桌上,也不等回话,径自去水缸边清理沾了些糖水的双手。

    沈家大小子沈江不在,沈长贵便又拿了两个碗出来,分出一半收起来给大儿子留着,剩下那半,他拿起筷子尝了尝,果肉不像鲜果那样脆,却也不至于软绵绵的,让他感觉最鲜明的,便是那股甜味,甜而不腻,香甜的味道从口中散开,一直能甜到心里去。

    看着眼巴巴望着他的小儿子,以及满眼好奇的媳妇,沈长贵把筷子递给汪氏,让她也夹了一块尝了尝,剩下的都推给沈河。

    男人也有喜吃甜的,比起女人孩子,比率却要小上几分。

    简明宇手艺确实好,简简单单的罐头,经他手后,味道上了一个层次。汪氏尝过之后,脸上便露出欢喜之色,沈河更是,还不到十岁,正是嗜吃甜的年纪,吃得脸上汁水横流,最后留了几片,一脸心痛地将它们推给爹娘,转身就跑了,估计是怕见到心爱的东西自己无法消受,无师自通采取了眼不见为净的做法。

    钟庆然好笑地看着跑得没影的沈河,心里想着,这孩子被沈长贵夫妇教得还不错。擦干净手,钟庆然对着沈长贵说道:“储藏室前那些罐头,你清理一下,竹筒你看着办,瓷瓶和陶罐都收拾出来,我还有用。”

    沈长贵忙不迭应下。

    见事已办完,钟庆然打算返回储藏室,刚转过身来,便见到简明宇拿着几个空碗走进院子。

    “你先过去,我一会就到。”将空碗递给沈长贵,简明宇步到水缸边,清理着手上脸上的黏腻之感,拿过布巾擦手时,才发现钟庆然一直等在身边。他没说什么,率先朝储藏室走去,钟庆然忙跟上。

    逍山果树不是很多,但所有的果子加在一起,那量也不少。

    钟庆然怕做罐头不成,全浪费就太过可惜,便卖了一部分,送了一部分。当季时分,当地果子通常都卖不上价,钟庆然从水果上赚到的钱不多,聊胜于无。不过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总不能搁在树上任由它们腐烂。

    钟庆然的担忧不是毫无道理,水果罐头半数以上都废了,两人光清理这些都用了好长时间。眼看天色将晚,钟庆然另取了两个筐子,各装半筐子罐头,每一样都挑了一些,然后将一筐子水果分装到这两个筐子内。他自己背着一筐水果,简明宇则挑着装了罐头的那两筐,趁着黄昏时分夕阳的余晖,一前一后朝河湾村而去。

    一筐水果不轻,怎么也有一二十斤重,勒得钟庆然肩膀有些难受。想想还要走那么长的路,他就欲哭无泪。特别是看着前面简明宇挑着担子,却脚步轻快,一点不受重担的影响,这种感觉尤甚。谁让他之前盘算好要买一辆牛车,可就一直没实施?他想着,这样下去不行,等凑够钱他就去买一辆。

    怀着这样的怨念,钟庆然总算赶在夜幕四合前到家。

    “这筐给你,剩下那筐你帮我搬进去。”

    “好。”简明宇放下扁担,轻轻松松就抱起筐子,按着钟庆然的要求,把它放在堂屋口。

    简明宇正欲转身离去,被童氏叫住,想留他吃饭,被他给拒了,家里还有明晨在,现在天都黑了,他不好在外面多待。

    童氏清楚他家状况,便也没多留,找了个篮子开始往里装水果。

    钟庆然看了忙阻止:“阿奶,我已经分给他一些,不用再给。”

    童氏手停了下,接着继续往里装,说道:“那我拿去给你二爷爷,三爷爷。”

    这次,钟庆然没有再拦着,亲戚之间往来免不了,二爷爷三爷爷两家,虽然和他家有些龃龉,但终归是他家在河湾村亲戚关系最近的亲人,内里闹得再难看,对外时还是非常团结的。

    “阿奶,这筐底下有罐头,要不要也送几个过去?”

    “罐头?”童氏想了半天,才想起,之前庆然好像有提到过,迟疑地说道,“你等等,我叫你爷爷过来看看。”

    钟老爷子进堂屋时,钟庆然已经打开一瓶桃罐头,还叫钟磬拿了几个碗过来。

    “这就是你说的罐头?”钟老爷子凑近瞧了瞧,汤汁稍有些浑浊,卖相不够好,但那满屋子的水果甜香味,完全弥补了这个缺点。

    不待钟庆然回话,钟庆涵便按照他的吩咐,带着钟晓和钟庆成跑过来,一闻到味道就嗖地一下窜进堂屋,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问道:“三哥,这味道真甜,好吃吗?”

    “你尝尝就知道了。不过不能吃多,马上就开饭了,得留着肚子吃饭。”

    钟家人多,尽管钟正义钟正礼钟正信三家已经离开,家里依旧有十几口人,即便尝尝味道,一罐也是不够的。钟庆然又打开一罐,倒进碗里,致使堂屋中的甜香味更大。孩子们围成一圈,眼巴巴瞅着,却没人动一筷子。等到钟老爷子和童氏尝过之后,其他人这才开动。

    要说水果罐头,钟庆然还是觉得荔枝有味,可惜,河湾村地处北方,连干荔枝都难吃到,新鲜的就更不用想了,至于罐头,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反正他没在平阳县见过。

    现在是饭点,一大家子人都在,大人尝了两筷子,便全都留给孩子们。东西就那么点,人又多,很快,两瓶罐头就被吃得一点不剩,连点汤汁都没留下。

    这次,钟庆然没打算藏着掖着,他也算是想明白了,有些东西,利益过大,确实不能随便拿出来,但有一些,则无妨。像水果罐头和生姜种植,正属于这个范畴,有足够的利益,又不会太过遭人觊觎,以钟氏一族的能力,应该能护得住。

    大周朝是一个讲究宗族礼法的社会,光靠钟家一家,显然不行。势单力孤,恐怕出点事情都找不到人救,孤掌难鸣,独木难支,在大周朝尤为明显。

    钟氏一族始终没能在大周朝有大的影响力,跟族里的态度有很大关系。大长房发展的最好,稍次一些的也有好几家,要说族里没钱,那不可能。只是即便有钱,他们宁可放在家中发霉,也不肯拿一些出来。族人中连饭都吃不饱的,就有不少家。这也就罢了,所谓救急不救穷,但至少下一代培养要顾上。

    可这么多年来,族人越来越多,族学却没见扩大。以至现在,族中很多小孩,大字都不识几个。培养出一个秀才难,但教会他们识字还是很容易的。穷有穷的办法,没必要比照富户那么做。

    钟庆然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他要办个学堂,要求不高,先期目标是教小孩子认字,而费用就从做水果罐头中抽成。哪家想学,便签订契约,约定从利润中拿出一成,一部分用来置办田地,一部分则直接用在学堂上。等来年这些田地出产所得,也一并用在这上面,有多余的,则用来扶持贫户。

    将想法在脑海中过了一遍,钟庆然觉得此法或许可行,便不顾一大家子不解的眼神,直接拉着钟老爷子进了上房,把他的打算全盘托出。

    钟老爷子沉吟半晌,神色有些凝重地说道:“庆然,你这想法很好,只是我估摸着会遇到些麻烦。”

    钟庆然一时有些茫然,脸上便带了出来。

    “庆然,你这是给大长房他们,这些享受惯了族人奉承的人添堵啊。”钟老爷子叹了口气,直指问题所在,“要是族里每个小娃子都受教,就算资质大多普通,钱财可能供应不上,可人多了,总能有部分学子脱颖而出,这不是严重威胁到他们的地位吗?”

    钟庆然脑子稍一转弯,便明白其中的门道,怕是族里有意在控制。

    “爷爷,其他宗族也都如此?”

    “大都如此,跟嫡支关系越近,受到的照顾越多,出了五服,已经不算亲戚,只能称为族人。为了保证嫡支的权威,自是要打压旁支。当然,旁支靠自身能力起来的也不少见。不过他们发达之后,做法跟嫡支没什么差别。”

    钟庆然听了,总结出一点,以大周朝宗族的做法,嫡支的地位,基本决定了这一族能走到多高。难怪,钟氏一族传承近两百年,也没在朝堂这个大池子里掀起多少水花。

    “爷爷,你说就我和庆竹、明宇三个半大孩子办的学堂,会引起族里重视吗?”

    钟老爷子怔住,揪着一绺胡子大笑道:“是我想多了,你按着自己的想法来,爷爷看好你。走,吃饭去。”

    饭菜早就好了,童氏等人一早就坐在凳子上等着,听到从上房传出钟老爷子洪亮的笑声,一个个都面面相觑,想不明白什么事能让老爷子这么开心,难道是刚才的水果罐头?不至于啊,有庆和坊这个赚钱的营生在前,水果罐头哪有这么大的魅力?

    钟老爷子龙行虎步般踏进堂屋,整个人可说是容光焕发,仿佛年轻了十几岁,让童氏等人都惊诧不已。

    钟老爷子也不解释,拿起筷子示意大家就餐。

    钟庆然没想到不过是开办个学堂,现在连影都还没有,居然能让钟老爷子心情这么畅快。仔细一想,其实也不难明白,学堂要是真办成功,那钟家得到的名声就非同一般。

    钟老爷子也是族老,地位却是最末的。人活一世,大多数人注重的不过名和利,钟家利是有了,名却差了老远。真到了那时,名利双收,钟老爷子就能扬眉吐气,钟庆然也能在族里有一席之地,还有什么会比这更好?

    想得远一点,要是他教出来的的学生中,有出息的人多了,那他的地位就会非常稳固,纵使没了靠山,想要动他,也得过学生这一关。

    钟庆然可不止想培养士子,他的远期目标是,打算把农工商都涵盖进去。他教不了,那就请人。先生首重品行,可不能光教书而不育人。若教出一大拨白眼狼,钟庆然估计连跳河的心都有。

    不过,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他连办学堂的地方都没有。

    第二天,钟老爷子和钟庆然分开行动。钟老爷子拿着水果罐头将族老们都请到族长那,把他的意思一说,厅堂里顿时鸦雀无声,一个个都呆愣住。

    半晌之后,族长作势掏了掏耳朵,开口说道:“泽鑫,我没听错吧?你的意思是你那三孙子要办学堂?”

    钟老爷子点头示意他没听错。

    “罐头的事好说,等下我召集村民很容易解决。”族长语重心长地说道,“泽鑫那,你是不是太宠你那宝贝孙子了?办学堂岂是儿戏,那能随便办吗?”

    族老们也跟着附和,这倒不是他们巴结族长,而是族长的意思完全就是他们心中想法的真实写照。

    “族长,我知道这是庆然几个孩子一时心血来潮的念头,不过他们教一些大字不识一个的小娃子尽够了。想要走科举之路的学子,不会去庆然办的学堂,其他人吗,本就和族学无缘,多识几个字也是好的,就当是让庆然打发时间,不会耽误多少事。”

    “泽鑫,你说得倒是容易。办学堂要有屋舍,这就算了,你家有庆和坊在,现在钱一时不凑手,过段时间总有余力。只是,你打算让庆然无偿办学堂?若不这样,哪里会有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去听几个孩子讲课?”

    “束脩可以不要,但无偿不可能,他们可以随意给点家里出产的物品,也可以帮我家干点砍柴之类的小活。”

    族老们都摇头叹息,钟老爷子这人疯魔了,简直到了孙子在他头上撒尿都笑呵呵受着的地步。他们再没什么好说,对于钟庆然要办学堂这事压根就不放在眼里,一个才十三岁的孩子带着另外两个孩子能干出什么名堂来?能不能招到学生都还两说。

    族长发话,效率很高。没多久,各家家主就被召集到钟氏一族祠堂前的空地上,其中包括他姓村民。

    族长把大致意思一说,剩下的事就交给钟老爷子处理。

    “大家安静。”

    说完,钟老爷子递出一个眼神。钟正仁和钟正智立即开始行动,两人抬了一张桌子放到钟老爷子面前,摆上几副碗筷,然后把一个筐子搁在上面,熟练地清除蜡质,拔塞子,最后将罐头倒进碗里。只一会儿工夫,祠堂前就飘满了甜香味。

    人群开始躁动起来。那些围在后面的妇人孩子有志一同往前挤,族老们咳了几声,才把这个风潮给压下去。

    钟老爷子视线在前排之人身上一一扫过,高声说道:“这就是水果罐头,数量不多,每人只能尝一块,排成四队,四个四个来。若谁有兴趣,就按照刚才说的跟我签契书。”

    底下没人响应,这点在钟老爷子考虑内。大家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还没尝过味道,谁知道这所谓的“水果罐头”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谨慎些没错。

    有族长和族老们镇场子,人群很快变得有序。排在前面的大都是年纪比较大的老爷子,对于甜食,有的喜欢,有的不喜欢,不过,那些对甜食不感兴趣之人,他们也没退下,改换家中其他人过来。这事要真能成,可是个来钱的营生,不自己把关他们不放心。

    第一批清一色都是年近五十的老头子,四人动筷子之后,有两人显出一副意犹未尽的神色,眼看他们还想再尝一筷子,后面排着的人不乐意了。东西可就那么些,谁多尝一块,排在后面之人就有可能连尝一尝的机会都没有。

    不客气地把人给拉开,新一批人重复着之前一批人的动作,如此全部尝了了一遍之后,桌上还剩可怜的一罐。在场那么多人,分给谁都不好,钟老爷子索性让大儿子收了起来,回家给几个孩子吃。

    “大家都尝过了,有意愿的随时可以到我家再仔细商量。”钟老爷子话落,本想离开回家,哪知底下人有许多疑问,把他给当场拦住。

    “这罐头能放多久?”

    “至少一个月以上,到底能搁置多长时间,目前还不清楚。”

    “成本高吗?”

    “钱主要花费在瓶子和糖上,柴火人工费用不多,具体多少,一时还算不出来,这东西要是没做好,不出几天就坏了。正因为不容易做,卖价肯定不低。不过到底做不做,都在你们。你们自己想清楚,别到时候亏本来找我哭诉,我可没法保证一定不亏。”

    ……

    见此间事了,族长便示意众人自便。

    难得聚在一起,村民哪那么容易散去,大都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说着各自的意见看法。

    村里谁家院子里没种一两棵果树?这些收获,再加上从麓山中摘到的,以往都进了自家人的肚子,偶尔得的多了,才会拿到平阳县城去卖。可那价格,只比蔬菜高一点点。也因如此,果子不是多到一定程度,通常不是送人,就是自家人消耗。

    要是稳赚不赔,估计乐意的人会很多,可惜,世上就没有万无一失的事。钟庆然初次做水果罐头,还坏了一半多,其他人来做,可能连这个成功率都没有。光这一点,就吓住了不少人。原料人工可以不算钱,但瓶子和糖那都是实打实的花销。

    钟庆然也提供了竹筒这种材料,可惜,一个是河湾村这边,大竹子本就不多见,另一个则是竹筒可塑性不如瓷瓶和陶罐,密封性能及不上后两者,做坏的可能性极高,最终被他放弃。当然,谁要是愿意继续尝试,他也不会阻止,没准他们有办法解决这一个难题。要真这样,成本能降低不少。

    这事,钟老爷子并不急。今年已经过了挂果期,最少也要等到明年五六月份,才会有新一批果子成熟,到那时再商谈也不晚。所以,对于只有零星几人来跟他商量,钟老爷子一点都没有失望。

    钟老爷子忙着此事,钟庆然也没闲着。想起办学堂,他就想到了钟庆竹。

    钟庆竹除了去虾塘转转,一天到晚都闲着,没成为混子,不得不庆幸他交对了朋友。这不光说的是钟庆竹,还包括钟庆书和原主。三个人凑一块,才没让他们学坏堕落。可老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现在几人还小,这么混日子倒也还凑合,再过个两三年,估计连媳妇都不好娶,总不能挑别人剩下的吧?

    “什么,让我去教书?”钟庆竹以为自己幻听,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钟庆然,“你觉得我能成?”

    钟庆然点点头。

    钟庆竹一时哑口无言,稍后才呐呐地说道:“我就学了几年,我这样不会误人子弟?”

    “误什么人,他们连字都不识。又不是让你教他们经史子集,你只要教他们认字就足够了。”

    饶是钟庆然这么说,钟庆竹依旧觉得他的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不过,钟庆竹明白这是钟庆然在照顾他,给他提一提名声,朋友的好意,他哪有推辞的道理。撇开那些不靠谱的想法不谈,其实这个方案自有其可行之处。

    搞定钟庆竹,钟庆然便转道简明宇家。

    钟庆竹还好说,至少学过好几年,除了个别生僻字以外,其他基本都认得。简明宇就不行了,他自己都还在跟着钟庆然学,让他去教人,那不是为难他吗?

    听到钟庆然让他去教孩子,简明宇一脸诧异,但仍旧应了下来。他不信钟庆然会拿这事跟他随意开玩笑,既然钟庆然说他行,那他肯定有可取的地方。

    当他得知教孩子认字只是顺带,钟庆然的主要目的是让他带学生习武,简明宇才恍然大悟。

    就说嘛,让他当先生,被真正的先生听到,可真要笑掉大牙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