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59章

第59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搞定两人之后,钟庆然便没在这事上多纠缠。办学堂这事可以先放一放,起码要等到新宅子落成之后再来考虑。

    回家后,钟庆然去了趟逍山,将水果罐头都给搬到钟家祖宅。这次只是试做,他没想着要卖,觉得老是收傅掌柜的东西不好,便打算给他送去一些。

    钟庆然每样都挑了几罐,他也不知道这些罐头保质期多久,趁着还新鲜,赶紧给傅掌柜送过去。傅掌柜没有推辞,欣然接受。

    送走钟庆然,傅掌柜把打开那罐剩余部分全给消灭了,这才带着余下那些水果罐头起身回家,找人快马加鞭送入上京。

    钟庆然这边新宅子还没搞定,钟正智那头房子先一步修缮完毕,他找了个吉日从钟家搬出去。

    钟正义三人走得比较仓促,不说远赴商杨府城的钟正信,即便是搬到平阳县城的钟正义和钟正礼,也只在县城请了街坊邻居。

    钟正智同样没有大办,毕竟等钱到位后,房子会推倒重建,那时才是乔迁大喜的日子,不过再如何,场面也比钟正义三人要大上许多。

    那天很是热闹,钟庆然带着家里一帮小家伙们,闹腾了好一阵,才让他们消停下来。陪着小家伙们玩闹的过程中,他自己也享受到了乐趣。唯有一点让他不满的便是,不知道为何,乔迁酒选在大早上办,半夜三更便被人从床头给挖起来,钟庆然即便没有起床气,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天还黑咕隆咚的,鞭炮声便响彻整个村子,将村民从熟睡中闹醒。脾气不好的,骂上几声,再倒头继续睡,脾气好一些的,全当没这回事,接着和周公相会。

    这次,钟庆然终于有机会仔细瞧刘氏娘家人。

    由于刘氏老接济他们,刘家平时都不好意思上门,只在钟家农忙时分过来帮忙,也不在钟家多留,干完活就走,钟庆然几乎没有和他们打照面的机会。

    刘家人口不多,刘老爷子,加上儿子儿媳,以及孙子孙女,总共就五口人。不过刘氏还有两个姐妹,一并也在席上。出了之前那事,刘氏对姐妹的感情早就淡了,要不是乔迁是大事,她也没彻底跟她们断绝关系,刘氏哪会请她们?

    关系闹得这么僵,说来说去,主要还是钱给闹得。可也正是一个钱字,最能看清人心。感情淡了,想要再弥补,就如破镜重圆,修得再好,终究有了裂缝,稍一有摩擦,裂痕便会迅速扩散,岂能当它不存在?更何况,钟正智家日子好过了,即便她们亲亲热热地巴上来,刘氏都不一定愿意搭理。

    这事钟庆然当然管不着,他只是看着刘氏跟姐妹相处挺有意思,便多瞧了几眼。

    乔迁宴过后,钟庆然好好睡了一觉,整个人才变得神清气爽。接下来的日子,他趁着空余时间,开始大量制作识字板,跟他一起动手的还有钟庆竹和简明宇。三人分工明确,简明宇负责削木块,钟庆竹负责写字,钟庆然则负责作画。流水线操作,速度一点都不慢。

    这次的木片和之前那批不同,上面多了两道工序,一侧凸起,一侧凹进去,任何两块木片,都能相互连接在一起,可拆可卸,操作起来非常方便。

    钟庆然一连做了好几套,不过他没打算全都包揽,每一套都不全,只做了前面一部分,余下那些,木片将由招到的学生家长提供,字画他们可以全权代劳。升米恩斗米仇的事,他可不想亲自体会一番。

    “庆然,你这么积极干吗?影都还没有,谁知道会有几个孩子过来。”钟庆竹嘴上抱怨着,手上动作却不停。

    “反正你也没事,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干点有用的活,省得你一天到晚在村里瞎晃悠。”钟庆然说得一本正经,还真像那么回事,好似他就不是这样的人。

    钟庆竹“嘘”了一声,鄙视地看着他。

    钟庆然完全不为所动,依然故我地做着手头的事,见钟庆竹动作慢下来,立马指出,仿佛后脑勺长了眼睛一般,把钟庆竹弄得全然没了脾气。

    简明宇看着两人互动,嘴角微微扬起,手上动作却半点没慢。

    不知不觉中,时间一晃而过,钟庆然三人忙活了一天,总算赶在黄昏前,完成了当天的任务。

    钟庆竹欠了欠腰,感觉浑身都舒坦之后,才猛然间想起一件事来,眉飞色舞地说道:“庆然,虾塘那边,第二批红鳌虾快可以出塘了,这次定能卖个好价钱。”

    这些天,钟庆然都忙着新宅子的事,倒是把这事给忘了。一听到这个消息,他脸上也绽出了笑容。他正愁钱不够用,就有好事上门,当即被虾塘给吸引了全副注意力。

    “走,去虾塘看看。明宇,你还没看过虾塘吧?你也一块去。”把东西收拾好,钟庆然便一马当先做起了领路人,尽管其实压根就不用他领路。

    虾塘有密实的栅栏围着,从外面看过去,很难看清里面的情况。村民再好奇,也只能憋着,总不能不经主人同意闯进去看吧?

    这里水汽充足,夏天是个好去处,冬天就有些难熬。好在看塘人住在附近,离虾塘还有些距离,倒是不用太过担心。

    现在气温已经逐渐下降,红鳌虾活性也随之降低,要是这最后一段日子,红鳌虾还长不到能卖的规格,恐怕就要等到明年了。要真这样,那就意味着一年也只能养殖一季,收益将会锐减。

    好在这样的事没有发生,不说钟庆竹,就连钟庆然也打心里高兴。

    没分家前,钟家那五亩虾塘,都是钟家自己照顾,分家后,这活被钟庆然交到看塘那两家人手中。

    那两家人倒是没有意见,他们也不敢有意见,钟庆书临走前可是交代过,让他们一切都听钟庆然的,二十亩虾塘都照顾了,他们也不在乎再多照顾五亩。

    钟庆然并没有压榨他们的意思,他另出了一份月钱,不是很多,但足够让他们日子过得更好一些。就这么小小一个动作,看塘的两家人心里舒坦许多,干活也更尽心尽力。

    打开门,钟庆然一行人鱼贯而入。塘基上零散分布着少许果树,因着去年才刚种下去,都还是小树,想要收获果子,起码还得等个一两年。

    几人走得比较小心,不时分神注意脚下,生怕踩着红鳌虾。红鳌虾这东西,除了喜欢打洞之外,还喜欢到处爬,还好,塘基比较高,爬上来的很少。

    钟庆然让人捞了一网上来,挨个查看一番,确定就如钟庆竹所说那样,差不多可以卖了。上一批红鳌虾都是亲虾,数量不是很多,这次量就大多了,一眼望去,虾塘里满是红色,看着就让人觉得喜庆。

    将虾塘转了个遍,见情况都差不多,几人便没有多待。

    既然已经能够收获,钟庆然就打起了红鳌虾的主意。他可没打算白走一趟,叫人捕了一筐上来,分出一些给简明宇,便带着半筐红鳌虾乐滋滋地回了钟家。

    至于钟庆竹,也一样得了一些,尽管他自己也有虾塘,可这能一样吗?得到朋友送的,可比从他自己虾塘里捞虾让他开心多了。

    回家路上,钟庆然特意拐了一个弯,送了一部分给他四叔,看着钟晓和钟庆成笑呵呵地围在盆前看红鳌虾,钟庆然嘴角弯了弯。

    刘氏拿出点心热情招待。换成其他时候,钟庆然会毫不客气拿过来就吃,不过,现在天色已经不早,钟庆然半点没犹豫便拒绝,他还要留着肚子回去吃饭。

    自从各房都搬出去之后,钟家冷清了许多,钟磬今年九岁,不算小了,家里唯一称的上小孩的只有钟庆涵,可惜他进了族学之后,一下子长大许多,没以前那么活泼。不过他老是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钟庆然每每见了都觉得莞儿。

    这才多大,就这样,别以后成了书呆子,那可就不美了。想到这点,钟庆然决定,等以后搬出去,也要多看着点,可千万别给整成迂腐的老学究。

    这阵子,不光钟庆然忙,钟老爷子也一样,他也是见到红鳌虾,才想起这茬事,上前仔细看了一番,见红鳌虾一个个长得个大色泽鲜亮,眼里仿佛有道亮光闪过。

    “庆然,虾塘里红鳌虾都这般模样?”

    “这是比较大的,还有一部分稍小一些,想来不出几日应该就能收获。”

    钟老爷子露出满脸喜悦之色,其他人也都如此。

    翌日中午,钟庆然就吃上了红鳌虾,这次比上回味道更好。看来,就算排除季节原因,只红鳌虾本身就能卖个好价钱,想必在此双重因素影响下,价格恐怕只高不低。

    隔天上午,钟老爷子便领着钟庆然和钟庆竹,带着一筐红鳌虾走了一趟瑞丰酒楼。一见到他们,廖掌柜满脸喜色,指挥着店伙计忙东忙西,茶水点心一应俱全。就钟庆然这点眼光来看,招待规格应该不低。

    钟庆然上辈子日子也算过得富裕,可跟奢华完全沾不上边,对于大周朝的高层次消费,就更没底了。虽则如此,但他基本的鉴赏能力还是有的。吃着甜度适中,不粘牙,不沾嘴的点心,品着清雅怡人的香茗,听着钟老爷子和廖掌柜两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钟庆然十分怡然自得。

    看得一旁仔细聆听的钟庆竹都佩服不已。这可是在谈判,一个应对不好,便要损失一大笔钱,岂能这般轻松毫不在意?不说别人,反正他做不到。

    对于钟庆竹瞄过来的小眼神,钟庆然全当没看到,该听的他都听了,没必要整的跟上课一般。

    一番商谈过后,双方都得到了满意的价格,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猛然间散去,重新变得轻松惬意。

    稍坐了会,钟老爷子便带着钟庆然两人离去。他们还有事要办,不能在这里耽搁太多时间。廖掌柜见留不下人,当即亲自送他们出门。

    这次进城,钟老爷子不光是为了出售红鳌虾,他还得买一头牛。分家时,家里那辆牛车分给了钟正仁,现在用着还算方便,等以后他们从祖宅搬出去,再三天两头借用,就有些说不过去。

    这种小事最是耗人感情,想象一下,要是有人三不五时来你家窜门借东借西,你对这人的观感能好到哪去?再好的感情,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牛马市味道很是让人*,若非必要,没几人愿意进去。钟老爷子能做到面不改色,钟庆然和钟庆竹就不成,两人忍了忍,才压下反胃的冲动,装作若无其事般,跟着钟老爷子在市场里头到处走动。

    农家还是牛用着方便,套上犁就能耕地,套上车辕就能拉货拉人,一举两得。

    牛也算是个大件,即便钟家有钱,钟老爷子依旧挑得很是上心,病的不要,老的不要,太小的也不要。后两者还容易分辨,前者就要靠经验,有的病牛看一眼并不能看出究竟。不过这点,钟老爷子并不担心,对于孙子的能耐,他也算了解,挑好了让他查一遍,基本不会出错。

    钟老爷子将两人招到身边,一边看,一边轻声跟他们讲解。庆然还好说,庆竹完全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今年都十五了,依然一副长不大的样子,很多事都不懂,这以后可怎么办?既然跟庆然交好,他也不吝惜指点一番。

    钟庆竹竖起耳朵仔细听,这样的机会难得,他又不是个蠢蛋,不管这些知识以后能不能用上,多学点总是好的。

    “这头牛看着壮实,其实没什么大用,耐力跟不上,那边那头,个头不显,却最是能吃苦耐劳,要是没更好的选择,一会就过来买它……”

    钟老爷子说得很小声,架不住有人耳尖,等他们转完一圈回来,原先他看好的那头牛刚好被买走,只留给他们一个背影。钟老爷子无奈,只能选择其他。

    钟庆然笑笑不说话,他刚才只大略过了一眼,并没发现哪里不妥,现在再仔细一瞧,就看出点问题来。只是这种事,哪能当着店家的面说出口?本身问题也不大,钟庆然便没有多管,你情我愿的事,就当买家花点钱消灾。

    钟庆然不知道那人是想捡现成便宜,不然就不会这么想了。

    那人喜滋滋牵着牛出了牛马市,到家没高兴多久,便发现牛不怎么爱动弹,拉稍微重一点的东西,就大喘气,找兽医花了一笔钱才治好,把他给心疼坏了。

    可不是吗,多花的钱,都快够他买一头小牛犊了。不过心疼归心疼,他也没后悔,那老人家说得没错,这牛真心不错。只是他总觉得,这几天特别倒霉,不是这里磕着,就是那里碰着,好在都是些小麻烦,没过几天就一切正常,他便也没在意。

    钟庆然绝想不到,福运珠的被动能力已经强到这个地步,以前可不会这样。芝麻点大的事,他岂会放在心上?况且他压根不知道有这回事,更无从谈起报复的问题。

    性价比最划算的牛被人买走,钟老爷子虽不觉得如何,但要说心里头没点遗憾,那不可能。

    “爷爷,要不我们买那头?”钟庆然有些迟疑,最后还是伸手指了指前方不远处,一头神色萎靡、刚成年的耕牛,说出自己的想法。

    钟老爷子眉头微皱,轻声说道:“那头牛好是好,只是不用细看就知道是一头病牛,你治得好?”

    “爷爷,这点估计那卖主心里也清楚,价格不会高,要不买回去让我试试手?”钟庆然并不能保证一定可以治好,但这头牛是整个牛马市中最好的,若不是病了,估计一早就被人买走,哪里有他们入手的机会?当然,这点是钟老爷子说的,钟庆然可没看牛这份本事。

    钟老爷子想了想,没有直接拒绝:“那就先去看看。”

    那摊子不远,三人很快就到。

    钟老爷子仔仔细细查看一番,问道:“店家,你这牛怎么卖?”

    “七两。”

    这个价格放在平时还真是低的可以,可那也得看情况,眼前这牛,但凡眼神没问题的,都不乐意要。会过来问的顾客,大都是贪图价低的牛倌,想着是不是有利可图。这从摊子前人来人往,一问价格,顾客全被吓跑,就能知道大家伙不光眼神好,还都很精明。

    “能便宜点不?”

    店家很干脆地摇了摇头。

    钟老爷子转头看了钟庆然一眼,得到示意后,也没再跟店家歪缠,很是爽快地买下。

    平阳县牛马市比较大,里面很是热闹。这头病牛所在的摊子前,围着的人就更多了。不待三人走远,看热闹之人便三三两两开始就这事议论起来。说什么的都有,不过大多都是在说他们贪便宜,怕是要吃大亏。

    钟庆然耳朵好,林林总总也听了个大概,他也没在意。他们说的没错,事实本来就是如此。他已经做好了血本无归的准备,不,指不定还得赔上药钱。

    买牛很麻烦,还得订立官府契书。好在牛马市上就有专门的官差负责此事,把牛的情况一一登录后,钟庆然一行人便一刻不停,迅速离开那里。牛马市到处充斥着让人难以言喻的气味,即便是钟老爷子待久了都有些受不住,遑论两个从小没吃过苦的半大小子。

    出了牛马市,三人分成两拨,钟老爷子取道庆和坊,钟庆然和钟庆竹则在街上随意逛荡。

    “来年你就十六了,你家就没对你做出安排?”钟庆然对着钟庆竹随口说道。

    “没有。等吧,最多就几年,总不会忘了我。”

    “你倒是心宽。”

    “不这样,又能如何?”钟庆竹一脸无奈,他也不想如此,可是没有办法。他老早就盼着分家,但他心里清楚,实现的可能性非常低。反正想那么多也没用,索性就吃吃喝喝,至少心情舒畅。

    钟庆竹的情况,在河湾村中都算特殊的,他家不止没虐待他,还好吃好喝地供着,每个月钟庆竹都有大笔月钱入账,这到哪都没处说理去。村中可有不少人羡慕他,他要找人抱怨,恐怕还会遭人反说一顿。

    当然,这是大周朝百姓的普遍认知,钟庆然可不这么认为。钟庆竹这情况,明显就是被冷待了,他不缺钱,缺亲情,缺父母的爱。要不是他家有钱,估计他早就被人指着鼻子骂野孩子,没教养。

    尽管如此,背地里说道的人还是不少,只是没传到钟庆竹耳中罢了。

    钟庆然多少知道一点,只是说了也没用,还不如让他过得快乐一点。再说他们两人也是半斤八两,他自己也没比钟庆竹好到哪去。所以,他才想着办一个学堂,不管办得如何,起码能把名声给刷上去。

    “庆竹,你多在街上看看,找一找有没有自己喜欢的行当,一直这么下去总不是个事。要是实在没有,那就好好当个地主,只是你现在还没分家,这个计划也有相当大的风险。”

    “你说的有道理,走,瞧瞧去。”钟庆竹半点没受到打击,颠颠地跑向最近的铺子。他没什么大志向,庆书走的时候他已经振作过一回,觉得如今这样就好。

    看着整天乐呵呵,万事不走心的钟庆竹,钟庆然无奈地摇了摇头,想着这样也不错,人还是追求少点比较快乐,没必要是个人就得拼命钻营。

    看了半天,钟庆竹也没找到适合他的活。眼瞅着到了约定的时间,两人便转道庆和坊同钟老爷子汇合,再一起返回河湾村。

    这次有牛在,乘船不行,钟庆然三人包了牛车两个位子,轮流赶牛,慢悠悠回家。

    一到家,钟庆然就围着新买的耕牛“小黄”转悠。他连诊人的中医术都是半吊子,更不用说诊牛了。若非钟老爷子连叹几声可惜,他也不会打它的主意。

    钟庆然有些犯愁,大致病因他能找到,想确诊,就有些难为他。他也不费这个脑子了,将可能用到的几种药名都写出来,围成一圈摆放好,怎么选择就看福运珠。

    指针在钟庆然拨动下飞速旋转,最后指向其中一个药名。

    钟庆然眸色亮了几分,看来他的医术没白学,尽管没能断定,起码圈出了一个大致范围。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配药费不了多少时间,麻烦的地方在于,怎么给牛喂药。这事,钟庆然帮不上忙,就交给经验丰富的钟老爷子。

    钟老爷子在钟正仁的协助下,给牛灌药还算顺利。一下午过去,小黄看起来就精神许多。

    钟庆然觉得他的工夫没白费,浪费点福运算什么,哪及得上让家人开心?

    隔日,瑞丰酒楼廖掌柜亲自走了趟河湾村,估算出大致数目,跟钟老爷子约好取货时间和数量,这才带着几筐寓意甚好的红鳌虾回酒楼。

    这次红鳌虾卖了个好价钱,最高兴的莫过于钟庆竹。他收入来源十分简单,以往除了月例之外,再没有别的,现在则多了一样。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五亩虾塘赚的钱定然比一年月例还多。想着即将到手的钱,钟庆竹就止不住乐呵。

    钟庆然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见他没反应,不由扬高声音说道:“傻乐什么?”

    美梦被打断,钟庆竹不乐意了:“就不兴我高兴一回?”

    “行,行,你继续。”

    两人玩闹了一会,钟庆竹见好就收。一静下来,他就想起远在上京的钟庆书,脸上现出忧愁的神色:“庆书去上京都大半年了,半点消息都没有,他那边不会出问题吧?”

    说起这事,钟庆然也没了笑容:“再过段日子吧,等红鳌虾卖得差不多,就找个可靠之人把钱给他送过去。嗯,要不这样,先紧着庆书,他虾塘的红鳌虾先卖,如此一来,也能早日派人过去探一探情况。”

    “我没意见。”钟庆竹很是赞成,他每个月花用不到一两钱,虾塘的收益他都积攒起来,这次给庆书捎钱过去,他还能往里添一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