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65章

第65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或许钟庆然身上福运足够多,他配的汤药竟然起到了不错的预防功效。喝了药之人,染病几率极低,不过,对于感染的患者而言,效果并不怎么好,只是延缓了病情继续恶化的速度,离治愈还颇有些距离。

    见几个病人家属眼带哀求地看着他,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他身上,钟庆然愁啊,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他仔细为几个病患诊过脉,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病症。看着像是痢疾,可事实证明并不是,不然的话,之前的汤药效用应该不止这点。

    除了这个正常的手段,钟庆然还动用了福运珠的能力,可这次效果就没那么好,指针并没有正对他提供的诸多方子,显然最合适的那个医方也并不对症。

    药是真不能乱吃,钟庆然想了想,斟酌着开出了通过福运珠选出来的这副药,剂量放得不大,即便不怎么对症,也能尽量减少对身体的副作用。

    患者病情最严重的两家人,几乎是感恩戴德地,抱着好不容易求到的药包跑回家,一刻不停熬好汤药,给两人灌下去,可惜效果虽比之前那份好,却依旧没有太大起色。

    钟庆然这下是真没辙,他掌握的药方都让福运珠测遍了,没一个完全对症的,难道这是个从未出现过的新病症?

    钟庆然有些挠头,这可是疫症,一日不解决,一日就不得安生。他总不能每隔一两天就喝一碗黑乎乎、又苦又涩、让人倒尽胃口的汤药吧?这何时是个头?别忘了,药材可都需要他们自己去采,这么一直下去,附近山头的药草,恐怕都得被他们给采光。

    看来,凭借从爷爷那学到的医方解决不了眼下的难题,钟庆然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福运珠上。

    想是这么想,钟庆然也不可能完全指望福运珠,要真这般做,消耗的福运估计他可能都无力承担。钟庆然早就总结出来,对这个世界百姓贡献越大,福运消耗越高。不管从哪一个角度考虑,钟庆然都得好好利用他学到的中医术专业知识。

    先得确定新药方需要用到的药材,然后确定剂量,这还没完,主药辅药投放时间、炮制方式等都不能有差错。这么一套下来,即便有福运珠帮忙筛选,也是个庞大的工程。想也知道,一个新方剂的诞生,不会那么容易。

    钟庆然算幸运,福运珠能为他大幅度缩减研制过程,要不然,以他的能力,短时间内就甭想了。

    在喝下第一批预防汤药后,除却抵抗力实在弱的人不幸感染之外,其余人,只要按时喝预防汤药,再没人得病。用了第二个药方之后,村里疫症患者病情已经得到控制,没见好,至少不再恶化。

    有了预防措施后,半山村村长便继续派人去收敛山脚下村民尸首。他们村子穷,与村民没有关系的那些人,统一葬在那个村子的坟山上,不要说棺材,大多数连个裹尸的草席都没有。他们已经尽力了,没奈何,他们村就这点能力。另外那些人,则要好一些,至少有亲朋送上一程。

    至于更远的地方,村民也不是没去过,只是一见到最近的杨树村,幸存下来的村民的惨状,便被阻住了脚步。帮着杨树村民,把他们还没来得及收敛的尸首,草草安葬后,半山村民便不敢再向前。谁都惜命,这万一要是染上其他病症,他们还不得后悔死?

    杨树村是真的惨,逃过洪水一劫的人,超过三成人都染了疫病,最严重的那些人已经病入膏肓,显见得没救了。

    半山村村长得到这一消息后,有些不忍心,便找钟庆然求药。意思很明确,在确保大家性命无忧的情况下,要是有富余,能不能匀一些药给杨树村民。

    钟庆然没有反对,想到以后药材需求可能越来越大,便跟村长商量,让他派几个人跟着简明宇一起进山采药。

    村长哪里会有意见,他正巴不得呢,州衙到现在还没派官差过来,州城的情况之糟可想而知。他们能不能活下来,就看眼前这位小兄弟了。

    很遗憾,钟庆然开的药方不完全对症,杨树村民服用汤剂后,疫症晚期患者还是没能逃过一劫,先后过世。症状不严重的病人,病情倒是得到了控制,不过,也就这样,并没有治愈的迹象。

    这也就罢了,对于染上疫症的病人,他们家人也不抱太大希望,最让他们满怀感激的是,钟庆然提供了预防汤药,那个药效非常显著。原本几乎每天都有人染病,喝了这个汤药之后,新的病人几乎绝迹。

    杨树村民想进半山村感谢一番,被半山村民拦下。村长有交代,现在这样的时候,外人能不进就不进。半山村民也是送完药就走,绝不多耽搁一会。

    钟庆然这几天很忙,但也没忙到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地步,对于外面的情况还算了解。听人说和亲身经历压根不是一回事,失去亲人的痛苦,钟庆然无法感同身受,但至少能理解一二。

    为了早日摆脱困境,钟庆然将全副心神都扑在研制新方子上。福运珠好用是好用,但限制也不少。他也是最近才发现的,主动使用福运珠,不仅每天有次数限制,每一次筛选数量还有上限。

    就好比现在,钟庆然想从数量繁多的药材中,选出合适的那几味药,若没有限制,想必不出一天就能搞定。事实却是,好几天过去了,他还在筛选中。

    一次筛选十味药材,一天最多二十次,这意味着一天能筛选二百种药材,一般的方子,应该一天就够了,毕竟钟庆然熟知各种药材的功效,最先挑出的都是和疫症相关的药材,偏偏病症他闻所未闻,就连用药也很是偏门。从选中的几味药来看,除了主药还在他的认知中,少部分辅药他想都没想到过。

    幸亏钟庆然药材知识丰富,不然,即便有福运珠帮忙,他也没法配出对症的药方。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一味药总算选定。接下来,便是确定剂量,这事倒是好办。做一个刻度均衡的表盘,标上常用剂量数,转动位于中心处的指针,全都一次性搞定。

    又两天过去,新方子终于新鲜出炉。

    钟庆然总算松了一口气,病人家属得到消息后,几乎是飞奔过来。将熬煮事项交代清楚后,钟庆然蒙头大睡了一天,才将精气神调整到最佳状态。

    “醒了?”简明宇语调轻快,带着丝少年人飞扬的气息,这可不多见。他一贯老成持重,情绪很少表现得这么明显。

    “看你神态这般轻松,新的药方起效了?”钟庆然一脸期待地看着简明宇。

    “嗯,连最先发病的两人症状都在减轻,其他人效果更好,想必用不了多久,疫症便可以治愈。”简明宇笑意从眼角晕开,直达眼底。

    “那就好。我们在半山村耽搁了好些天,要是不能按时回去,恐怕家人就要担心了。”

    事情并没有钟庆然想得那么乐观,人都怕死,特别是享受惯了的上层人士,更是惜命。

    渝州城一带,在疫情爆发没多久时,就被封锁。各条道上都有大量官兵把守,附近能医都被紧急征召,药材源源不断送到渝州城,可即便这样,也没能遏制疫情,到后来,连御医都参与进来,可疫情依旧在受灾地肆虐,甚至大有往四周扩散的趋势。

    附近州县官员急得不行,渝州城治下,每天都有人死亡,且数量还不少,这对于他们这些邻县的官员而言是极大的摧残。百姓还能想想办法跑到更远的地方,他们可不行,没见有点门路的人都携家带口跑了吗?

    富户一走,店铺生意下降了不止一筹,自然上缴的商税也变少,对官员的政绩有很大影响。这也就罢了,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还不能擅离职守,这让他们非常煎熬。

    “报,大人,外面有人求见,这是他的通行令牌。”

    齐知州接过来一看,神色大变,语带激动地说道:“快,将人请进来。”

    “大人有请。”

    行五被衙差恭敬地领进州衙,齐知州忙起身相迎:“林大人请坐,这边疫情严重,不知林大人冒险过来有何贵干?”

    行五能当邱少安外出时的对外负责人,与人交流的能力自是不凡,不像其他兄弟那般整天板着一张脸,从怀中拿出一包药和两张方子,放在桌上,微带笑意说明来意:“齐大人,这是针对这次疫症的药,经过试验,效用非常好。方子在这里,请齐大人立即安排下去。”

    “真的?”齐知州激动地不顾礼仪,猛然站了起来,就连说话都带着颤音。

    “嗯。”

    “我这就去办。”齐知州人都走到门口了,才想起来,刘大人他还没安排妥当,忙吩咐衙差去安置。

    齐知州运气不错,州衙里不少官员都感染时疫,他这个渝州城级别最高的官员,倒是什么事都没有。偏偏这种时候,公务比以前更多,光处理公务他就够呛,况且,他还得安抚住城里的百姓,连日来,可说是疲累不堪,愁得不行。

    林大人的到来,正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齐知州一扫愁云惨淡的神色,整个人变得神采奕奕,可谓是干劲十足。

    渝州城的大夫虽然没能解决疫情,防治效果还是有的,城内见不到一具尸体,感染疫症的病患被集中在一块,避免了二次感染。

    “白医官,按照这个方子抓药,马上分送到病人手上。这包是成药,你可以先看看。”齐知州坐下不走了,他得亲眼看看成效。

    白仲年逾不惑,是名御医,能被派到这么危险的疫症爆发地,不是被今上看中,就是被同僚排挤推出来的弃子,白仲属于后者。只是这并不能说明他的医术就不行,作为医术领域的佼佼者,该有的傲气他一点不少。

    很快,白仲就过了一遍方子,越看越是不解,看到后面干脆拍桌而起:“这谁开的方子,完全不知所云。”

    其他大夫听到动静后也围拢过来,看完之后,大都跟白仲一个反应,只有极少几个皱着眉头思索,只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张方子的用药规则。

    “齐大人,这是哪位大夫开的方子?这么胡乱用药,就不怕吃出问题来?”

    “是啊,我活到这把年纪,还真是闻所未闻。今天算是长见识了,要这方子管用,那我这辈子的医术岂不是白学了?”

    “是啊,好几味药都相冲,药性也猛,看着就不是良方。”

    ……

    齐知州刚才只顾着欣喜,方子他还没看,他对医术稍有涉猎,怀着忐忑的心情拿过来瞅了瞅,以他那点浅薄的知识,横看竖看也没能看出来到底对不对,只知道的确如其中一个大夫说的那样,确实有好几味药相互冲突。

    只是一想到来人的身份,齐知州刚有所动摇的决心,立刻变得坚定,那位背后的主可不会拿这事开玩笑,要真这样,不是送现成的把柄给他的兄弟吗?那位主哪会这般蠢。

    想起林大人交代的话,齐知州示意肃静:“你们别争了,先把这包药煎了,找个还没咯血的病人服下,有没有效用一看便知。”

    “齐大人,药岂能乱用?”

    “你们有办法治愈这疫症?”

    在场大夫被问得一瞬间哑火,不少人都涨红了脸,想辩驳几句,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也不能罔顾性命。”

    “早晚都是个死,还不如尝试一下,带药过来的人是林大人,他不可能拿这事诓骗人,你们放心用。”齐知州嫌纠结此事太过浪费时间,索性拿官职压人,叫来医童直接吩咐下去。

    一时间,医舍里气氛颇为尴尬,齐知州倒是没在意。遭了洪灾之后,渝州城治下人口本就少了不少,哪想随后就爆发疫症,到现在都半个多月了,还没能解决,渝州城可说是元气大伤。再这么持续下去,成为空城指日可待。

    齐知州可不想见到这种情况,有人拿出了方案,不管正确与否,他都得尝试一下,否则过不去这道坎,即便没病死,他也会被今上给处理了。反正结果不能更坏,何不拼一把?

    煎药的过程不短,齐知州原本耐心不错,现在却备受煎熬,简直度日如年。可再怎么着急,该有的工序还不是一样都不能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医舍里无一人说话,安静得让人心焦。

    “齐大人,药煎好了。”医童清脆的声音打破了一室沉寂,在场众人好似又活了过来。

    众位大夫见齐知州也要跟着去,忙劝道:“齐大人,州衙还得你坐镇,你可不能以身犯险。”

    齐知州斟酌了一番,缩回迈出去的脚步:“那行,我在这里等,一有消息就通知我。”

    很快,能离开的大夫都离开了,医舍里一下子冷清许多。

    大概过了小两个时辰,便有人来回禀:“齐大人,那药真的有效!试药病人症状有所缓解。”

    “真的?”齐知州猛地站起来,由于情绪过于激动,连椅子带倒了都没注意。

    “嗯。”

    “走,瞧瞧去。”

    隔出来的民居里,每一间都安置着几个病患,一个个都神色麻木,有一日过一日,显然已经失去了斗志,对生毫无指望,在这样的地方待久了,没病也能折腾出病来。加之这次疫症初期上吐下泻,后期咯血,异味甚大,环境自是好不到哪去,病人住在这样的地方,病情只会加重。

    齐知州皱了皱眉,强忍着才没发作。

    “这就是试药者?”

    “是。”

    “现在情况怎么样?”

    “好多了,发作次数明显减少。”

    “那就赶紧派人去煎药,医舍里的药材先用上,其余的我去筹措。”

    齐知州没在这个地方多待,衙门里公务诸多,他能余出几个时辰已极为不容易,再耽搁下去,恐怕今明两天都要连夜开工,他的身体估计会受不了。

    几天后,渝州城。

    “咦,我来晚了一步。”一名游医样的中年文士眼中闪过异色,仔细翻看着手中的药包,和自己开的方子比对,除了几样辅药有所偏差之外,其余尽皆相同,嘴里喃喃道,“貌似比我的方子还要好,先去找人试一下,看看我推测的是否无误。不知是出自哪位名医之手,到时候一定要会一会。”

    研究出新方子后,钟庆然便没事可干,索性就歇着。这些天他费了不少脑力,正好趁这段时间好好养养身体。

    自上次暴雨过后,半山村附近再没下过雨,天天都晴朗无云。

    点白和鸣雷在山上玩得不亦乐乎,每次都赶在夜幕来临前急匆匆返家,大多数时候都会带点战利品回来。有时候是半大的野鸡,有时候是蛇,有几次甚至是老鼠。被钟庆然说了几次后,它们才不往家送乱七八糟的猎物。

    简明宇看着两只幼鹰一边嫌弃钟庆然,一边又不计前嫌地送他猎物,真不知该说它们什么好,摇了摇头,继续忙手上的活。心想着幸亏河湾村离这边远,没有遭灾,要不然,还不知道会是怎样一番景况。

    钟庆然看着福运珠内,福运蹭蹭地往上涨,嘴角咧得老大,眼底的笑意遮都遮不住。不枉他费心研究新方子,这些都是他该得的回报。

    要知道,钟庆然为了研制这个方子,可是差点把福运都给掏光了,要是不把本给赚回来,下次再碰上这样的事,让他出手救人恐怕就没这么容易。

    这一年下来,钟庆然同傅掌柜合作,所赚可不菲,哪想到只不过出手两次,福运就基本告罄,没有回补的话,他这次出行就没多大意义,毕竟钟庆书情况未明,很可能需要动用福运珠的能力,没福运撑着,在大周朝这个等级分明的地界,他也不敢保证有没有能力帮上忙。

    商队集合点。

    “总算可以离开这个破地方了。”

    “是啊,天天吃素,吃得我脸都绿了。”

    “这点事有什么好抱怨的,要不是我们走运,车队里刚好有个懂医术的人在,怕是连命都保不住。我听说外面因疫症死了好些人,再加上洪灾,几乎家家户户都飘着白幡,光听着就渗人。”

    “你说的是有道理,可我还是想吃肉。”

    “真是个吃货。”说话这人显然拿此人没辙。

    车队缓缓前行,半山村民直送出老远才返回。

    钟庆然和简明宇看着越发拥挤的车厢,双双无语。多出来的东西,大都是村民送的,这还是在他们消耗了不少的情况下,要不是车厢实在塞不下,恐怕送的东西会更多。

    村民多数都是实心眼子,把家里最好的东西都拿出来,双手奉上,以感谢钟庆然的救命之恩。都不是很值钱的物事,多为山货酱菜之类,问题是这送的是个心意,钟庆然也不好拒绝,便每家都收一些,好让他们安心。

    车轮滚滚前行,钟庆然看着官道两边村子都白茫茫一片,心头有些堵。他已经尽力了,若不是有福运珠帮忙,估计连他自己的小命都不一定能保住,就更不用说救人了。

    一路上都是这样的情形,车队再不见之前的喧闹,直到出了疫区,这一情况才有所好转。

    这次朔江决口比较大,遭灾的地方不止渝州,还有两个州县也被波及。由于另两个州县洪水散得比较快,疫情倒是比渝州要轻许多。

    车队一众人路过其中一个县时,明显能感觉到这里气氛比渝州轻松一些。

    钟庆然原本还打算到渝州城好好玩一玩,哪想到会遭遇这么多事,耽搁了那么久,现在车队行程很紧,自是不好在渝州城多停留。

    越是接近上京,人烟越是稠密,路过的城镇也更繁华。车队凝重的气氛不再,欢笑声逐渐增多。逝者已逝,也只有亲友还会不时惦记,于他们而言,不过是陌生人罢了。

    邱少安:“那些人都处理掉了?”

    “是。”

    “损失了多少人手?”

    行九比了个数字。

    邱少眼帘动了动,示意他下去。内心腹诽:真正是他的好兄弟,还是这么沉不住气。快了,等他身体彻底养好,应该就能收网。

    “总算到上京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巍峨的城池,你看,那些守城兵丁银甲□□,多威武!”

    “进城的人真多,我们要排到什么时候?”

    ……

    钟庆然掀开窗帘一角,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也心生感慨,这是大周朝的心脏,果然不是平阳县这样的小地方可比的。其实,平阳县在县这一级也算不错,可同上京一比,就明显落了下乘。

    钟庆然倒是没多少羡慕的情绪,他在现代,比这更繁华的城市都见多了,哪里会被它迷了眼。转头看了眼简明宇,钟庆然眼中的笑意更甚。他没看错人,简明宇心智坚定,轻易不会被这些披着华丽外表的事物给迷惑,完全不用担心他会把心留在这。

    原本钟庆然以为会等上很长一段时间,没想到很快便被引到一旁另一扇门前,那里人就少多了,排在他们前面的只有一个车队。

    钟庆然眨了眨眼,脸上还算平静,内心却起了波澜。看来,傅掌柜背后之人权力很大,远超出他的预料。

    商队没有跟过来,钟庆然想着等会去通知二叔他们的落脚地,省得他担心。他想了想,这里不比平阳县,里面有能之人太多,要是点白和鸣雷被人用弓射下来,这个结果太过残酷,可不是他想要的。

    钟庆然没多少犹豫,便给两只小东西的爪子,各挂了一个附有福运的细铜环,这样,他就放心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