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88章

第8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烧了点热水,不多,你将就着用。”简明宇三两下便将钟庆然脱下的脏衣服收到一边,随手关上舱门。

    趁钟庆然擦身的工夫,简明宇拿出早就冷掉的饭菜,放在炉子上加热。还好,他们不是一下子就遭遇强风,趁着不多的时间,收好了一部分物品,其中,带火的东西都被优先处理。外面风雨肆虐,要是船舱里再闹起火灾,这情形光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船可是木头做的,在这种天气下,一旦内部着火,想要救火都难,只能等雨水将其浇灭。可若这样,船上还能有多少地方能够住人?他们可是在海上,不是在地面上,船毁了,他们基本也完了。

    换上干净衣衫后,钟庆然心里舒坦多了。为了不让自己落到亲自施农家肥的地步,他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把日子给过好。

    肚子填饱后,钟庆然便有些犯困。今天他忙了一天,即便相信福运珠的能力,心总归不能全落到实地,说句身心俱疲也不为过。

    “困了就去睡觉。”简明宇边说边将碗盘收到一旁,就着所剩无几的热水,快速清洗干净。

    “嗯,消下食我就去。”

    钟庆然也没打算硬扛着,稍歇一会便爬上床:“明宇,你也别睡太晚,快到戌正了。”

    “好。”简明宇加快速度干完手头的活,就着微弱的火光,环视一圈,见都收拾妥当,也熄灯上床。

    床很窄,更重要的是,船上没有炕,无人守夜的情况下,谁敢点火盆睡觉?两人跟船上其他人一样,紧紧依偎在一起靠身体温暖彼此。

    海上的夜色很美,可惜没多少人欣赏。

    钟庆然这一觉睡得很熟,可谓是一觉睡到天光大亮。和他一样的人还有不少,这种情况可不多见,显然,昨天那场暴风雨把大家给累坏了。

    大周朝人有早起的习惯,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达官显贵。当然,早起的理由自是各不相同。百姓多是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如此,官宦富商不是忙活自己的事业,就是碍于规矩,没事也睡不得懒觉,上面有长辈看着呢。

    两艘船已经修补完毕,清晨就开始朝原定目标进发。

    钟庆然起床时,船早就不在昨晚停留的海域。

    瞭望员李璟居高临下地看着前方海面,猛然间,一个黑影闯入他的视野,待再近一点时,他才看清,那是一块木板。海上出现木板,这意味着什么,李璟自是清楚,十有八~九有船只在附近失事,他连忙给下面的传信员江从说了他的发现。

    江从不敢耽搁,立即向周茗禀报此事。

    周茗岂是那等贪生怕死,视人命如无物之人?昨天他是迫不得已,他可不像钟庆然那样有保下一船人的能耐,他只能为大多数人考虑,牺牲个别人员,实属无奈。他要真是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被派到钟庆然船上?说不定哪一天,他就把钟庆然给卖了,三皇子岂不得呕死?

    随着周茗一声令下,楼船稍稍偏离了既定的航向,速度也降了下来。其实,周茗并不抱多大希望。船只残骸出现在这里,明显是遭遇了昨天的风暴,距离事发,估计已有七八个时辰,如今虽是三月底,可由于一直北上,气温并不见升高,这样的温度下,没几个人能坚持到现在,他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钟庆然收到消息,拉着简明宇一起趴在护栏上往远处眺望。整艘船已经检查过,他们不用担心靠着靠着,突然就从三层掉下去。

    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休息的船工也都聚集在甲板和两侧船舷上,多一双眼睛,或许就能多一点发现生还者的几率。

    钟庆然心想着,要是有副望远镜在手就好了,这样,就能看清人眼视力所不及的地方。

    大周朝有玻璃存在,可惜只在高门大户中能有幸一见。玻璃都这么难得,想磨出合适的凸透镜更是难上加难。遗憾的是,钟庆然只知道,玻璃是用含有二氧化硅的沙子制作,他连原料都记不全,具体怎么做更是一无所知。他决定等在瀚海州的生活安定下来后,就去尝试一番,他自己不行,或许经过福运珠筛选就能得出正确的配方。

    “快看,那边有人。”

    坐在小船上的护卫兴匆匆地靠过去,结果并不那么美妙,一个、两个……接连发现的好几个人,都已经毫无生息。就在他们差不多放弃希望时,前方似乎有人动了一下手,他们赶紧将船划过去,确定那人还剩一口气,忙七手八脚将人弄上护卫船。

    见有人生还,小船上的人一个个都睁大眼睛仔细瞧,争取不落下一个。很遗憾,只有楼船携带了一艘小船,那船真的很小,满载也就能坐下六七人。残骸区,楼船和护卫船都无法靠近,只能在外围打转,只有唯一的一艘小船能下水救人,还得格外小心,被残骸掀翻就麻烦了。

    那人不是唯一的生还者,当小船驶入船只残骸密集地带时,不用他们一个个上前查看,就有人自动发声引起他们的注意,声音有些弱,引起他们注意的却不是这个,而是声音数量,粗略一算,怎么也在五人以上。护卫们上前一看,不由感叹,这些人运气真好,不仅能有一大块残骸栖身,还能碰上他们。

    船小,一次载不了那么多人,足足分了三次,才将人都送到护卫船上。

    这次惊喜之后,护卫们再没碰到这么走运的人,将余下的残骸区绕了个遍,也只救起三人,还都只剩一口气,谁知道他们能不能从老天那里挣回一条命?

    从那几个好运之人口中得知,他们是一个商队,一共八艘船,有三艘在这里遇难,其余五艘不知去向。

    这些人全被安排在护卫船上,李琛限定了他们的活动范围,不允许他们走出舱室,他这个护卫船长和有官职在身的人更是连面都不露。他们可是军人,有职责在身,这次被三皇子指派过来护送钟庆然,那都是他们职责之外的事,被人察觉,会为他们惹来麻烦。

    钟庆然原本还想把生还者带到瀚海州,后来一想,强行将这批人留下,恐怕会留下隐患,他便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钟庆然无奈地笑了笑,他这是想提高人口想疯了,谁让他们这一行人,数量还是少了点,一百五十多人,也就是一个小村子的量,想要发展起来难度有些高啊。

    钟庆然连问都没问,除非所有人都跟着他走,否则,只要一个人不愿意,那就是一个破绽。他可不想被人知道钟家在瀚海州落户,那样,只要今上怒火没消,非要把敢于挑衅他权威的钟家人赶尽杀绝,那钟家还能过安生日子?这可不是钟庆然想太多,云雾海峡走不通,不是还有山路吗?再险峻崎岖,又如何挡得住所有人?

    对于剩下不知所踪的五艘船,不管是周茗还是李琛,都没打算去寻找。茫茫大海上,找几艘船,这难度未免太高,再说,他们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可能为这虚无缥缈的希望,费那么大心力。要是因此耽误了正事,他们怎么向上头的人交代?

    在彻底远离那一片风暴区后,钟庆然将两艘船上的铜片无声无息全部收回。他该庆幸,铜片都隐在水下,很难被人发现,若不然,他怕是要被人当成妖孽对待。

    此后几天,一直风平浪静,万里无云。

    云雾海峡外。

    “李船长,这是我那老婆子去道观里求的护身符,能给人带来福气,据说很灵验,你不妨戴上试试。”钟老爷子一脸笑容,说得煞有其事。

    李琛欣然接过,护身符吗,只要是诚心求的,甭管灵不灵验,那都是一份心意,当然,他清楚知道这不是为他所求,可这又如何?有这份心就够了,不枉他辛苦护送一场。

    “就此别过,希望还有再见的时候。”李琛朝钟老爷子一行人拱了拱手,回到自己船上,收回踏板,扬帆起航。

    楼船上众人,一直看着急速远去的护卫船,直到它完全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钟庆然将船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开始说注意事项。

    “将所有物品固定住,人也一样,必须在船舱外走动的船工,也做好防护措施,身上最少绑两条绳子,系在不同地方,没有职司的人都待在各自舱房内,不要随意走动。每个人都去如厕一下,别到时候让自己难堪……”

    钟庆然交代完后,船上所有人都行动起来。

    “四叔,你照顾好四婶,上次风暴就让四婶难受了好几天,这次未必比那次好,你多看着点。”钟庆然将钟正智拉到一边,仔细叮嘱,并把可能用到的药丸塞进他手中。亏得船上就刘氏一个孕妇,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钟正智郑重应下,记住几种药的功效后,便急匆匆返回舱房。刘氏大着肚子,动作不便,孩子又小,他一个人有得忙活,得抓紧时间。

    当一切准备妥当,钟庆然跟简明宇交代了一声后,便赶往船长室。简明宇则带着简明晨和钟老爷子夫妇待一块。

    “钟少爷,可以出发了。”周茗一脸慎重。

    “让船往前再走三里,从那进入云雾海峡。”钟庆然同样没了笑意,云雾海峡威名摆在那里,他最多也就找出一条较为安全的航道,能不能避开所有危险,那也只有亲自试过方才能知道。

    云雾海峡暗礁密布,钟庆然可不想船只被撞沉,所以他提前为楼船水下部分裹了一层铜板,要这样还出事,他也没话可说。

    “钟少爷,到了。”

    “周船长,把风帆都收了吧,有它在,船向不好控制。”钟庆然望了眼窗外,提议道。

    周茗也是这个想法,两人算是不谋而合。

    命令很快被传达下去,不过片刻,所有事情都已办妥当,就等一声令下,楼船就能冲向不知葬送了多少船只的云雾海峡。

    钟庆然拿出一张纸递给周茗:“就按上面说的做,有问题再找我。”

    周茗一字不漏地查看好几遍,越到后面,越是惊诧,这可是新航道,若真成了,那以后就能从这条航道进出,瀚海州将不再被孤立。

    钟庆然像是知道周茗的想法般,随口说了几句,便打消了他这个念头。一是,云雾海峡常年雾气弥漫,没雾的日子少之又少。海上航行,最怕迷失方向,大雾漫天之下,就算知道航道,早晚也得偏离,有航道和没航道,区别并不大,说不定还会因执着于航道,使船只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二是,少数没雾气或雾气稀薄的日子,暗流和漩涡便会频繁出没,那还不如趁着大雾天进去,说不定就能误打误撞走出云雾海峡。

    钟庆然给的这条航道短期内应该是没问题的,他们唯一要注意的是,如何让船只照着这条航道走,有些航道安全范围比较大,那还好说,偏离出去一点,也不会出事,要是航道范围过于狭窄,那稍微偏离一点,都可能对船只造成巨大损伤。

    这就是钟庆然坐在这里的原因。

    “周船长,航行方向专用语,我很多都不会,我就按照我的方式说给你听,你再传达下去。来,我们先来熟悉一下。”钟庆然拿过一个被他画了三百六十度刻度的航海罗盘,说道。

    当然,这个罗盘徒有其表,并无任何用处,因为指针被他动了手脚,不是磁指针,而是木指针,连南北方向都无法指示,但这却是钟庆然需要的。

    歇了口气,钟庆然继续说道,“正北方代表船只方向,指针头部所指方向,就是船要走的方向,能明白吗?”

    能不能安全穿过云雾海峡,就看周茗是否能及时正确地传达钟庆然的指示,不然,钟庆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周茗传递越及时准确,船工执行越到位,钟庆然就能少动用几次福运珠的能力,他身上的福运量越多,船上所有人的生命也就越有保障。钟庆然也只能祈盼,周茗和船工的能力高一些,别让他的福运白白损耗在这上头。

    钟庆然说的其实很简单,也就是船只左右转向几度的问题,周茗作为熟手,若连这点都说不清楚,他这个船长估计早就被人撸下去了。

    钟庆然听周茗说了几次,大致都能听懂,毕竟他之前就曾尝试过由他自己来报方向,可惜,上辈子的记忆根深蒂固,不是几天时间就能转变过来。这就好比说外语,你懂怎么说,却要在脑海中过一遍才能出口,这麻烦就大了,远不如通过周茗中转之后来得快。

    这次是真的一切就绪,周茗下令起航。

    云雾海峡边缘处,雾气并不浓厚,却也比一般雾天浓上几分。船只一进去,众人的视野就被急剧压缩,就连视野最佳的瞭望员,都只能看清前方三十几丈范围内的物事,再远,只剩下个模糊的影子。这还是在外围,估计再稍微深入一点,瞭望员就可以撤离岗位,雾太大,压根就没他什么事,他还待在岗哨上干吗?

    云雾海峡外围危险性并不那么大,何况他们还有着钟庆然提供的最佳路线,最初的一段海路,楼船照着钟庆然给的航道行驶,连一块暗礁都没触上。

    钟庆然一直在玩桌上的航海罗盘,不时拨动一下指针,绝大多数时候是真玩,偶有那么一两次,是在动用福运珠的能力校正航向。不能就因为外围安全,他也相信船工们高超的技艺,就松了心神,凡事就怕有个万一。

    “周船长,朝这个方向改向。”钟庆然很想说右转五度,可他说了,别人也听不懂,只能直接把指针拨到五度刻线上。

    周茗看了一眼,就迅速下达指令。

    这么小角度的转向,船上的人压根就感觉不到。对他们来说,船只只要能平稳前行就好,至于如何走,他们不关心,也没能力去操这份心。

    起初,钟庆然还只是隔上一段时间调整一下航向,按这个频率,就算不通过周茗传达,他亲自操刀上也都一点没问题。

    可惜,这样悠哉的时间没能持续多久,船只进入云雾海峡不过半个时辰,就碰上了一个暗礁群。在钟庆然提示下,船只速度骤降,慢悠悠穿行在暗礁群中。这情况,要是被不明就里的人看到,估计会大呼神奇,以为他们脚下长了眼睛,能提前避开暗礁。

    可即便这样,楼船最终还是挨了一下,亏得船速已经如蜗牛爬,撞一下也不会有事。周茗不放心,想派人去查看,被钟庆然阻止。水线以下的船体都包了一层铜板,他怎么敢让人发现?若雾再浓一些,到了连船身附近都没法看清的地步,他就会将水线以上部分都裹上铜板。防了暗礁,可别栽在露出水面的礁石上。

    知道航向后,这次的暗礁群并没多大危险,放慢船速就很容易解决。要是所有礁石群都能这么简单穿过就好了,钟庆然心里如此想到,可接下来的事情很快就打破了他的美好想法。

    离开第一个暗礁群不过一刻钟,他们又碰上一个礁石群,这次是明礁暗礁都有,更让人头疼的是,海水流速很大,且因为礁石密布的关系,流向乱不说,流速也各有不同。这就很考验船工们的技艺,看水流的经验倒是用不上,钟庆然给出的转向方案,就是根据船只当前速度而来,这为他们省去了很多事。

    “砰!”一声轰响,船上众人被吓得不轻,整颗心都悬了起来,无处着力,可没人敢轻举妄动。进云雾海峡前,他们就被告知,没有明确的指令下达,谁都不许出舱,不管听到多大的响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人们更容易七想八想,迟迟不见指示,他们也只能在心中安慰自己,或许船只没事?

    周茗早就学乖了,他看了一眼钟庆然,结果倒好,钟庆然坐得八风不动,这意味已经非常明显。

    “继续,除了船桨被撞断要换之外,其他任何事情你都不要在意。”钟庆然头都不抬,将所有心神都放在固定在桌上的航海罗盘上,快了,过了这一段,就算走出这个礁石群,可以停下来让人休整一下。长时间绷着心神,执行命令出错的几率会大幅度提升,这不利于后面的航行。

    周茗只能咬牙,继续向下属们传递,来自钟庆然的各种指示。他心中有所揣测,莫不是钟家从哪里得了,云雾海峡的岛礁分布详细海图?也只能这么解释了,不然说不通。至于其余想不通的地方,周茗只能归结于钟庆然直觉很强大,这样的事,他听过不少,有人就曾因此躲过了天灾。钟庆然这般行为,也只是直觉比那些人更强罢了。周茗如此说服自己,不然,他的脑袋就要停摆了。

    当楼船冲出礁石群,周茗下令停船后,在岗的船工们都欢呼出声。随后,收到令示的钟家一行人也开始活动手脚。遗憾的是,现在雾气太过浓厚,没谁能看到云雾海峡的奇异海景。

    众人舒展开身体,用了一点干食后,楼船继续向瀚海州进发。这次划桨的船工已全都换过,他们任务最重,每人体力不同,能持续划桨的时间也各不相同,一有人体力不支,就会被等候在旁的船工给替下。

    这也就是云雾海峡太过特殊,钟庆然他们才不得不动用船桨的力量,不然,就可以帆借风势,那样基本不需要太多人力。靠划桨在海上长途航行,在顺流的情况下还行,逆流就太过遭罪。

    此后的行程大同小异,船上众人提心吊胆了几天后,楼船终于离开让人心惊胆颤的云雾海峡,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钟老爷子一行人可以放心睡大觉,船工们可不行,他们得查看楼船的损伤状况。

    看到船右侧底舱舱壁被撞凸了一大块,船工们直呼海神保佑,只要力道再大点,舱壁就很可能被撞破,那样的后果,谁都不敢往深了想。

    一番检查下来,钟庆然不由庆幸,他用福运转化的铜板够厚实,不然,要是铜板过薄,由于撞击力道太大,把里面的船体撞了一个破洞,那突然多出来的一层铜板岂不是要露陷?毕竟,在没确定船体损伤前,他可不敢把铜板给撤了,万一铜板一撤,船体散架,那事情就大发了。

    看来,以后得另想个办法,这样太过冒险。人不能总是心存侥幸心理,一次两次或许可行,次数一多,早晚有一天会被人发现玄机,这要他如何解释?

    将船只修补好后,钟庆然一行人没有立即出发,他们好好休整了一天。直到第二天清晨,楼船才朝瀚海另一头驶去。方向是钟庆然提供的,楼船不是小船,没有合适的地方,压根就没法靠岸,只凭着一艘小船要搬到什么时候?再说,船上还有些大型物件,小船连载都载不了。要真这样,大家岂不是都得抓瞎?

    好在,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瀚海不小,本身就存在天然港口,还不止一个,钟庆然动用福运珠的能力,挑了一个最适合他们生活的地方。

    “靠岸了,终于靠岸了!”船上所有人,不论大人小孩,都兴奋地无以言表,一个个大喊出声,发泄着长期海上航行累积的烦躁,以及离开故土的不安情绪。

    天然港口不是码头,大家都不敢太过用劲,一个个都放轻脚步。

    将老人小孩送上岸后,青壮开始往岸上搬物资。

    最先上岸的是牛马等代步牲口,没办法,钟庆然要带着人去他选定的地方,先建几间茅草屋,没它们,纯靠人力,那不是自找苦吃吗?至于茅草木头等原料,就近取材便是。

    瀚海很大,不过只有西北和西南这一侧是大片平原,即钟庆然一行人的目的地瀚海州,其他地方都被崇山峻岭所围,即便还有零星土地存在,也毫无意义。选在那些地方,安全是安全了,却会限制他们的发展,光这一条,就足以让钟庆然将这个方案给弃了。

    等车架全部拼装好后,钟庆然便带着木匠、石匠和泥瓦匠,以及多半老人小孩,朝他选定的地方出发。

    瀚海州是平原地形,因人口稀少,大片大片土地都长满了杂草,还是去年遗留的枯草。如今已是四月下旬,河湾村这个时候早就进入春耕期,这里却刚入春,连冒芽的小草都见不到几棵。幸亏他们来的时间比较巧,要是再早一些,瀚海浮冰没化完,恐怕他们会被困在云雾海峡外面。

    一刻半钟后,钟庆然一行人就到了地方。

    “爷爷,你看这个地方怎么样?”钟庆然对福运珠充满信心,笑着问弯腰查看土质的钟老爷子。

    钟庆然现在选择的地方,位于瀚海的西北,瀚海州的中东部,背靠着山,离码头也不算远,附近还有河流通过,是个不错的地方。

    钟老爷子也这么认为。

    “你决定就好,爷爷相信你。”钟老爷子起身拍了拍手,他对这里很满意。刚才他粗略看了下土质,并没有那么贫瘠,这从长得都快有半人高的野草上就能看出。或许这里只是不大适合种植庄稼?这点谁都没法确定,只能静待日后验证。

    钟庆然带的物资中有帐篷,可惜数量不多,要想安排下所有人,还是得靠建造速度最快的茅草屋。

    由于时间很紧,他们必须在太阳落山前造好足够数量,因此,对于材料就没有那么讲究,能用就行,完全不考虑湿木料是否会变形,反正等过一段日子,第一批木料处理好后,就会陆续建造泥墙茅草顶房屋,要是能找到粘土或合适的石料,兴许还能住上砖瓦房和石屋。

    钟庆然早就动用福运珠测过最近的粘土所在地,结果显示,离他选定的地方颇有些距离,他也就没说,怎么也得等到今天过后再来考虑此事。

    钟庆然一行人总共一百五十三人,其中船工包括周茗在内一共二十五人,匠师及其家属二十七人,家属极少,匠师大多都是孑然一身,若不然,他们也不会甘愿跟着钟庆然。

    赵庆这点上考虑得很周全,他不可能强迫他们过来,这纯属给钟庆然添乱。至于这些匠师是怎么被赵庆说动,钟庆然并不关心,理由太多了,他随便一想,就能说出几个。毕竟,大周朝人命可一点都不值钱,甚至还不如一头牛贵。

    剩余一百零一人则都跟钟家有关系,除了七户族人外,刘家是刘氏的娘家,钟庆书和钟庆竹是钟庆然的好兄弟,最后那些人则是钟庆然和钟庆书的下人。

    钟庆然手头只有五个大帐篷,两个归钟老爷子一家,剩下三个,则安排刘家和七户族人中的老幼入住,还有空的地方,就优先选择妇人,钟庆书和钟庆竹则和钟庆然使用同一个帐篷。

    帐篷不足十平米,要塞入将近十人,除了铺盖,真是什么都不能放。

    茅草屋都是统一规格,一间能住上二十来人,和帐篷一样,只住人。家什都堆到一起,盖上草苫,书籍这类不能经水的则放在高处,用油布遮上。钟庆然的最低要求是入夜之前建造五间茅草屋,这样,才能让所有人不至于幕天席地。

    去砍木料的青壮已经上山,由简明宇带队,他身上有钟庆然给的中效驱虫粉,被他分成五份,正好人手一个。

    留下来的老人和孩子,则都开始清理钟庆然画了圈的地面。今天有风,钟庆然怕引起火灾,将大片干枯的杂草给烧了,便放弃用火烧地这个省力的方法,改为用人力除草。

    大家都干惯农活,需要除草的地方又不大,不过一刻多钟,就清出了足够的地方。接下来,一部分老人去山脚砍树枝藤条,余下那部分老人和孩子则去割草。建茅草屋需要用到大量茅草,晚上睡觉也少不了他们。现在可没有床让大家睡,不铺上厚厚一层草,怕是会被凉意侵体,这对身体不好。

    钟庆然将点白和鸣雷放出去,他要确定一下,这附近有没有人烟。生活在这里的人,除了繁衍的后代之外,那可都是在逃犯,有和钟家一样的,自然也有确实犯了事的,偷鸡摸狗得罪人的还好说,那些穷凶极恶,手上有命案的,他却不得不防。

    瀚海州呈不规则椭圆形,南北长约一千五百公里,东西宽约六百公里,总计将近八十万平方公里。这个面积和大周朝一比是小了,还不足它的七分之一,可和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国家相比,瀚海州足以甩他们一条街。可惜因地理位置所限,这里注定被埋没。

    钟庆然预估有误,两辆牛车和两架马车,他只动用到三辆,一辆牛车拉草,一辆牛车拉木头,还有一辆去附近拉石头泥土,余下那辆便被他派往码头拉物资。

    钟庆然将村子取名为福村,一百五十多人安全穿过云雾海峡,哪个人敢说自己没点福运?虽说钟庆然借用了福运珠的力量,可能和他走到一起,这本身就是一个人气运上佳的体现。

    见帐篷已经扎好,钟庆然一头钻了进去。他要好好琢磨一下,村子该如何建设,他可不想让福村跟河湾村一样,不少地方都能闻到异味,这样太糟心了。以前是没有这个机会,钟庆然也就不在乎,现在一切从头开始,他想让自己过得更舒服一些。

    要解决这个问题,一是要设计好排水沟,另一个则是要处理好人畜粪肥,路边堆肥的情况他一定要杜绝,这影响到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所有路过之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