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94章

第9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噗!”砍刀扎入狼身上,鲜红的血液喷了钟木一头一脸,连发梢都没能避过。钟木却完全顾不上这些,他能砍中这一刀,是拿自己手臂,被面前的狼挠了一爪子的代价换来的,不趁它虚弱的时候补上几刀,他这伤不是白挨了?

    最初的恐惧被压下去之后,钟木再无半点害怕之意,竟连以伤换伤这样拼命的招数都敢拿来用。这让边上密切注意他们的钟庆然都吃了一惊,他没想到,族人中竟还有这么悍勇之人,是个当村卫的好苗子,等这次事情结束后,就将他编入村卫后备役,哪天卫队扩充时直接擢升为村卫。

    十三个人,对付七头几乎都带伤的狼,问题不大,除了一开始有些手忙脚乱之外,适应之后,就能应付自如,特别是其中还有,简明宇这样一个不符合常理之人存在。好在,简明宇只对付那头行动灵敏,追了他们一路,却半点伤都没有的头狼。

    简明宇自打力气迥异常人开始,就时不时进山狩猎,对付猛兽的经验很足,无论头狼多么凶猛的扑击,简明宇不是轻松躲过,就是用大砍刀架住,力道之大,直接将头狼震飞出去。不过两三个回合,头狼已现颓势。

    简明宇双腿用力,猛然跃起,力灌于手,从上而下一刀直劈在头狼身上,在其背部腹部拉出一条长长的血口子,鲜血洒了一地。

    头狼目眦欲裂,完全不顾身上严重的伤势,仍是逮着简明宇啃咬扑击,奈何之前就不是简明宇的对手,现在更是无力,被简明宇一刀拉破肚子。头狼势已尽,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最终不甘地重重砸在地上。

    “怎么样?”见简明宇这边已经完事,钟庆然忙上前查看。

    “没事,被刮了几下,都是小伤。”简明宇现在浑身都溅满血点子,看起来有些渗人,只比被浇了一头一脸血的钟木好上一些。

    钟庆然不放心,仔细检查伤情。简明宇皮袄子破了两道口子,里面的衣衫倒还很完整,手上有两处渗着血,其他地方皆完好无损,钟庆然眼里的担忧尽去。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见简明宇没事,两人便各忙各的。

    钟庆然和匆匆赶来的郎中杜仲一起处理伤员,简明宇则带着只受了点轻伤的八个村卫,往林子那边赶,他们得赶快回去收拾,那些倒在半路上的草原狼,不抓紧点,等迷药失效后,事情就麻烦了。其余人则给马套上车驾,跟在他们身后。

    和狼群的战斗一结束,躲进村后狭长地带的村民,即刻跑出来帮忙,一部分人将狼抬到河边宰杀,一部分人则用碎土覆盖血迹斑斑的地面,其余人都去拆村中央的陷阱。今天这场屠狼行动并未用上它们,昨天算是白忙活一场,却没人有半点怨言,用不到总比要用却没有的好。

    钟庆然回帐篷那边拿了一小戳参须,让钟正礼中午炖野鸡汤,给今天出力的村卫和船工们喝,算是犒劳他们。

    这次,钟庆然没有饮宴庆祝,他按出力大小,将猎到的狼给分了下去,村卫和临时调集的钟木钟哲两人,每人分到一只,周茗等船工,则是三人一只,其余人,每人两斤。除去钟庆然自己留下的,余下那些都制成干货,充当工钱,每隔几天发一些,不愿意要的就照常。

    简明宇带着人,将一路上晕迷和失去行动能力的狼,都一一结果,至于猎物搬运的事,他们不管,稍后到达的人会处理。

    到达狼群栖息地时,看家门的狼早就没了踪影。这事难不倒简明宇,他将点白和鸣雷招唤下来,一通交流之后,两只鹰分朝两个方向疾射而去,瞬间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点白最先返回,鸣叫几声后,便飞向树林。简明宇上马,示意众人跟上。

    林子外边草木不密,马走起来无碍,稍微深入一些,只能弃马靠步行。并非林中草木有多繁茂,实是路不怎么好走,枯枝遍地,枝杈横生,人坐在马背上,一不小心,头脸就会被刮到。

    简明宇是打猎的一把好手,循迹的本事早就练出来。有点白指示大体方向,他追踪狼群踪迹的速度更是大为提高。

    走了一阵后,点白没再往前飞,一直在他们头顶盘旋,简明宇立即叫停。此刻,周围除了虫鸣鸟叫之外,就只有他们一行的呼吸声。

    简明宇蹲下身体仔细查看地上凌乱的脚印,没看错的话,应该还残余五匹狼,看样子,它们都往西边跑了。简明宇抬头,看了眼在空中自由翱翔的点白,下令让众村卫散开,在附近进行地毯式搜索。

    点白定是看到或闻到了什么,可惜,它飞不下来,不然,直接让它指出狼群所在,那将无比省事。

    村卫都很小心,正面和狼遇上,凭借手上的利器,估计问题不大,这要是被偷袭,后果定然不那么美妙。

    找了一圈,众人什么都没发现,简明宇也没找到,这里还有其他狼活动的迹象。

    “再找一遍,树上、灌木丛和地面都不要放过。”简明宇稍一思索,再次吩咐。

    “队长,这里。”王再明语带惊喜地小声喊道。

    简明宇循声过去,一大丛灌木底下,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似乎存在时间已经不短,也不知是谁挖出来的,里面躺着好几只小狼崽。

    “抱出来,睁眼的都不留。”简明宇说得很平静。狼不容易养熟,他不能为村里留下可能的隐患。至于这个时节,为何就有狼崽子,这一点,简明宇也想不明白。这个世上他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他也没必要为此纠结不已。

    处理好小狼崽,众人再仔细搜寻一遍,见没有遗漏,简明宇便让点白带他们去找鸣雷。

    点白欢快地鸣叫一声,展翅飞向林子西边。

    简明宇等人迅速跟上。

    行到半路,点白便和鸣雷相遇,两只鹰结伴朝目标飞去。

    看着它们在空中一划而过的矫健身影,简明宇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嘴角也不自觉微微上翘。有它们在,很多事情办起来都是事半功倍,甚至有些人做不到的事情,它们也能办成,嗯,这几天它们辛苦了,回去就给它们加餐。

    这次的目的地就有些远,简明宇一行人又是在林中穿行,速度本就不快,他们行进了足足小半个时辰,才抵达。

    还没到地方,就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简明宇等人绷着心神,很是谨慎地靠近,即便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他们也被映入眼帘的景象震住。

    一只身形庞大的熊横卧于地,身躯上挂满了狼,后腿两只,背部一只,还有两只被甩在边上。这一片地方跟台风过境一般,遍地狼藉,到处都是斑驳的血迹和残肢碎肉。

    村卫刚经历过一场人与狼之间的较量,对于血腥并不陌生,但见到这样的场面,也是心中一寒。论实力,五只狼不如一头熊,可熊最终死了,被狼不要命的攻击给拖死了。

    简明宇确定熊已经死透,将两只还剩口气的狼给结果。他们没时间感叹,迅速打扫着战场。估计这场战斗刚结束没多久,熊和狼的气味还未散尽,否则,早就有肉食动物光顾,轮不到他们来做这个渔翁。

    几人快速收拾猎物,将它们绑在马背上,沿着原路返回。

    一出林子,简明宇便招来两只鹰,好一阵沟通,确定再没狼遗漏后,便启程回去。没走出多久,他们就见到停在狼群栖息地的马车,将熊和狼移了大部分过去,所有人上马,随在马车两侧。

    阳光照在他们身上,留下一道短短的影子。

    “庆然,今天灭了一整群狼,这是大快人心的事,只是,虽说现在气温不高,但要长时间保存肉食,需要用到盐,数量还不少,问题也就在这里,村里盐储量不多了,你看?”钟庆书拿着一本账簿过来,面带忧色。

    “没事,不用省,就按照正常用量腌制,其他的我来想办法。”钟庆然跟赵庆要了大量物资,唯独盐并没多带,只带了够他们用几个月的量,刨去海上航行时的消耗,现在顶多再支撑一个多月。这还是在日常应用的情况下,像现在这样一来就要腌制三四十匹狼肉,这负担就重了。

    见钟庆然这般成竹在胸的样子,钟庆书也没多问,捧着账簿又走了。他现在任务挺重,管着福村公帐上的一应财物,工钱都要从他这边划账,还得仔细核对各种有关财物的条款,若有不当的地方,就得和钟庆然商量,重新制定。

    这事必须慎重以待,要是财物方面出了大娄子,福村秩序就乱套,这还怎么发展?给村民的待遇不能太好,但也不能太差,这个度不好把握,钟庆然和钟庆书都还处于摸索中。

    钟庆然有自知之明,按他的想法,他自然推崇后世那一套,不管何种制度,都比现在的要好,可这样能行吗?显然不符合现状,生产力跟不上,一切都枉谈。他也就稍微提升一点村民的福利,其余还是按照这个世界的规矩来。再如何,也不能让千里迢迢跟他们过来的人,吃糠咽菜吧?要真把福村经营成这样,不用别人说,钟庆然自己都会鄙视自己。

    “唳!”

    钟庆然心里一喜,快步朝村口走去。

    此刻,那里早就围满了还不能干活的孩子,一个个都望向远处模糊的身影。

    见村子近在眼前,简明宇不再顾及马车,任由野马烈日撒开四蹄跑向福村。

    “明宇,你身上这是?”钟庆然看着,简明宇身上所染血迹,比去之前多了数倍,脸上笑容不再。

    “放心,我没受伤,这些都是搬猎物时沾染的。”简明宇低头打量自己,发现还真是吓人。之前他就被头狼溅了一身血,后来处理熊的过程中免不了又沾染一些,再加上猎物在马背上放了很长时间,他骑马时,裤子也没能幸免,就是可惜了这一身衣裳。血迹很难洗,即便洗干净之后,也只能在外面再缝上一层布,才能穿出去见人,不然,怕是会吓到人。

    “走,快回去洗洗,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钟庆然接过缰绳,催促简明宇回家。

    没了狼群这个祸患后,村民活动不再受限制。不过现在他们都有活要忙,抽不出时间去福村周围探查,这个好处并不能立刻显现出来。

    等村卫们养好伤,钟庆然和简明宇两人,带着十二骑又光顾了一次野马群,这次他们收获比上次还多,足足有二十多匹。

    这趟之后,钟庆然暂时不打算再添置畜力,这些目前够用了。其实,他想去抓野牛,可惜野牛活动区域太远,他不得不忍痛舍弃。马也好用,就是太费草料,还得时不时喂豆子之类干食,一般农家还真养不起。

    三十几匹马,再加上两头牛,如此多的畜力,大大加快了福村垦荒和起房建墙的速度。如今,村子里除了最初建了两间泥房,用来安置村里的老人孩子之外,其余清一色都是青砖瓦房样式。当然,这些都不是免费的,需要日后村民偿还。

    “爷爷,我们有新房子住了!”钟石迈开腿,冲向刚落成的四间青砖瓦房,小手摸摸这个,摸摸那个,脸上挂着傻傻的笑容。

    钟富山也不比孙子钟石强到哪去,他过了大半辈子,从来没想过,他还能有住上这么好房子的那一天。他这次的决定做对了,要不是跟着钟泽鑫过来,他家怕是还在省吃俭用,就为了能让日子磕磕巴巴地过下去。想起这事,钟富山心里就乐呵,脸上的笑容遮都遮不住。

    不光是这爷孙俩,钟富山其他家人也一脸喜色,这可是青砖瓦房,是只有富户才能住得起的青砖瓦房!如今他们也住上了,不光如此,还隔三差五就能吃到荤腥,这样的好日子,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

    “都看过了?看完就过来,我有话对你们说。”钟富山收起脸上的笑容,坐在新盘的炕上,很是严肃地说道,“家里以前什么样,你们心中有数,吃水不忘挖井人,你们可不能做出忘恩负义之事。往后,泽鑫一家让做的事,你们就好好干,可别推三阻四,更不许你们挖村里的墙角。”

    “爹,瞧您说的,我们哪会做这样猪狗不如的事?”钟森拍着胸脯保证。

    “嗯,大哥说得对,跟着村长有肉吃有好房子住,谁家会这么傻,去跟他们作对?”钟林一脸这本就理所应当的模样。上次剿灭狼群的时候,他家可是沾了莫大的好处,光他和三弟钟木两人,就为家里赚进两头狼,这肉够他们吃很久了。

    钟木更是满脸钦佩,钟庆然脑子灵活,主意多,在大周朝还有人帮衬,若不是他坚持走海路,他们翻山越岭,能完好进入瀚海州的人想必没几个。当然,若不是知道钟家有能耐,他爹也不会带着他们跟着钟家走。

    不光钟庆然厉害,连他的媳妇简明宇也不遑多让,一身巨力,骑射功夫了得,比他还小几岁,遇事一点不慌,那个沉稳劲,他自甘拜服。

    “你们我放心,儿媳妇和孙子孙女那,你们平日里多念叨几句,别让他们做出有损咱家脸面的事。”钟富山仔细叮嘱,他得把一切不和谐的苗头,都给死死压下去。不说其他,光钟家能带他们过好日子,他们就不能如此短视。

    “是,爹。”

    类似的对话不止在钟富山一家发生。

    如今福村已经初步垦荒完毕,撒种育苗这类事,妇人孩子就能胜任,余出来的那部分劳力全都投入围墙和房屋建造中。可以说,现在福村是举全村之力在做这两件事。

    为了砖瓦能及时供应上,魏一林又临时收了几个制砖瓦坯的学徒,他自己更是全日无休地守在砖窑旁,这才勉强跟上砖瓦消耗的速度。

    同样是青砖瓦房,各家规制并不相同。毕竟钟庆然不是烂好人,不可能村民所有费用都由他来承担。虽说各家建房子的钱暂时由钟家垫上,但钟庆然也得考虑他们的还钱能力,要是为每家建个两进院,他们要还钱还到猴年马月?

    这里可不是现代,村民没有举债提前消费的观念。要不是钟庆然给了他们足够优惠,想必就算他给垫钱,也不是每家都乐意。

    钟家的房子和以前一样,是个两进院,目前还没有彻底建成。钟家却早在第二进院落正房落成时就搬了进去。现在情况特殊,谁还顾忌那么多。毕竟钟家人老的老,小的小,福村这边气温到目前为止,白天最高温度还只有十度左右,这种天气下,长时间住帐篷就太遭罪了。

    “庆然,盐库存只剩两斤。”钟庆书一上来就说明情况,其他什么都没说,只双眼炯炯有神地盯着钟庆然,那意思再清楚不过。

    钟庆然做恍然大悟状,他就说吗,他好像忘了点什么,这不,庆书就上门了。

    “庆书,这盐吗,确实不难弄。”钟庆然将人领到堂屋,给他倒了一杯茶,“不,应该说知道方法后,是个人都能制盐。我就想着,这事得定个规矩,咱村本就人少,我不鼓励家家自给自足,那样,整个村子就没了活力。福村现在实行的各项制度,都是按着这个要求来。你也看到了,村里现在有各种铺子,当然,大多都是兼带,大家主要精力都放在开荒和建房上。盐这方面,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有多简单?”钟庆书眼里闪过精光。福村现在还如孤岛一般,实质上却不是,瀚海州是有人烟的,有人自然就少不了交流。

    盐在大周朝是重要物资,朝廷管控得很厉害,贩卖私盐那可是重罪,被抓到都得重惩,想来盐在瀚海州的地位也不会低,这要是福村掌握了制盐的方法,并能持续不断往外输出,福村村民的生活定能更上一层楼。

    “少量制盐的话,比砍柴麻烦一点。大批量制盐,就前期需要投入大量人力,之后比少量制盐省事多了。”钟庆然将手中的热茶一口干尽,“走,我带你去亲自体验一下。”

    钟庆然喊上在隔壁忙活的简明宇,进入灶房取工具。

    “庆然,你拿这些做什么?”钟庆书一脸茫然。

    边上的简明宇更是一头雾水,他现在连要去做什么都不知道:“庆然,你要去外面做吃食?”

    “制盐啊,这事三言两语跟你们说不清楚,走吧,让你们亲眼见识一下,你们才会信。”不是钟庆然藏着掖着,实在是平阳县没有盐井之类,本地人都不清楚盐到底怎么来的。再说,就算附近就有盐矿盐井,那和他眼下做的差别也不小,他随口一说,两人倒是会信,只是心中免不了生疑,那还不如让两人亲自尝试一番来得震撼。

    钟庆然拎着一个吊桶走在前面,钟庆书抱着一口大锅紧随其后,简明宇扛着一小捆柴稍后一步。

    “你这是去砖窑那个方向?”钟庆书心里有如猫爪子在挠一般,要不是他沉得住气,怕早就如钟庆竹一般上窜下跳,就为了从钟庆然口中提前得到答案。

    “嗯,确切地说,是去沙滩。”钟庆然对于能一两句话就讲清楚的事,历来都是有问必答。

    钟庆书:“就我们常去赶海的那个沙滩?”

    钟庆然点了点头,随后加快脚步,他没有吊人胃口的恶趣味,既然把他们两人叫过来,那就没什么好隐瞒的。

    离福村最近的沙滩也就几里路,三人没花多少时间就到了。

    将锅和柴火搁在海岸上,钟庆然领着三人在附近捡了不少石块,简明宇按照钟庆然的意思,很快就搭起一个简易灶头。

    钟庆然打上来一桶海水,倒入大锅,盖上锅盖,拍了拍手说道:“好了,就这么大火一直煮,煮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盐。”

    简明宇和钟庆书两人对视一眼,脸上的震惊之色怎么都掩不住,异口同声问道:“就这么简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