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98章

第9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趟辛苦了,你们先回去休整一下,剩下的事情交给其他人来做。”钟庆然好言好语将人都劝回去,找来铁匠马崇文和军器师尹成商议,魏一林和李明贤等与玻璃制作有一丁点关系的工匠全都列席。

    三皇子能耐再大,也不可能,给钟庆然提供一个炼制玻璃的匠师。不说瀚海州,即便是在大周朝,玻璃也是富贵人家才能用得起,技艺更是牢牢把在某些家族手中,断不可能独自掌握在哪个王爷手上。吃独食无法长久,别看当今高高在上,很多权力也一样要下放,只有利益分润恰到好处,享受到这一好处的势力足够庞大,才能不被他人觊觎。

    有了配方,不代表立即能将成品制作出来。好在,福村匠师五花八门,相对于福村那点人口来说,比例高得出奇。饶是如此,讨论并没收到成效。

    在不清楚具体使用哪种炉子的情况下,钟庆然直接选择了炼铁高炉,即便它不适合制作玻璃,也可以用来炼铁,不至于一开始就出现浪费,要实在不行,他再想办法,大不了冒险去一趟大周朝。

    盐属于福村所有,玻璃,钟庆然并不打算照盐来办。他现在将福村资产和自家家业分得很清,免得到头来成了一笔糊涂账。一想到一旦村子壮大,还要跟人扯半天皮,他就头疼,他可没这份闲心纠结于此。

    此次段天带人去探矿,属于公务,工钱由村子开,探到的矿脉也归属福村,但开采,就属于私人行为,除了要交税之外,还需要再出一笔钱取得开采权,想无偿获取,那不可能。

    现在春耕已经基本结束,福村建设也暂告一段落,壮劳力很足,高炉没多长时间就建造完毕。马崇文熔炼了一炉报废铁器,确定高炉能正常运转后,新上任的玻璃作坊管事李旭,便开始着手炼制玻璃。

    今天是开炉的日子,一大早,玻璃作坊外就聚集了大量村民。玻璃可是奢侈玩意,小部分村民还是头一次听到,更不用说亲眼见过。这么金贵的物品,即将出现在福村,谁都不想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都想亲眼见识一下。

    玻璃工艺再如何简练,玻璃制品也不可能成为大路货,这由这个世界的生产力决定,除非钟庆然有能耐将工业农业的水平大幅度提高,否则玻璃造价也只会比大周朝降低几个档次,想要达到现代那样一两块钱买面巴掌大的镜子,那绝无可能。

    福村人口太少,钟庆然只和寥寥数人签了雇佣契书,这也决定了玻璃产量不高,只能先紧着钟家来。钟庆然想是这么想,结果如何,还得看玻璃炼制成功与否。

    村民都被拦在作坊外,钟家一行人则全都进了作坊现场。

    看着烧红的玻璃液体流入模子中,经过自然冷却,最后形成一块块毛玻璃,在场众人无不为之欢呼。

    钟庆然眉头紧锁,这玻璃颜色浑浊不堪,透明度不够,用这样的玻璃来建大棚效果想来不怎么好。这点瑕疵,暂时可以忽略不计,只要能出玻璃,不管玻璃品质如何,就已经是极大的成功,其他都可以慢慢改进。想明白这点,钟庆然没有说打击人心的话,当下,还是让他们多高兴一会,这点小问题稍后再说。

    玻璃作坊管事李旭让人将玻璃小心起出来,拿在手里验看一番后,挑出品质最佳的几块玻璃递到钟庆然面前,满面笑容地说道:“东家,这些成色还不错,你看?”

    “你做得不错,所有参与者都按照原先定下的规矩领赏。将完好的那些留下,其余散碎玻璃重新回炉”钟庆然毫不吝惜夸赞,该说的却也不会,因抹不开面子而憋在心里,“这批玻璃杂质太多,透光性不佳,连当窗户玻璃都勉强。你看,这颜色太过驳杂,得想办法把杂质去掉。谁要是想出好办法,奖赏定不会少。”

    李旭笑意有所收敛,心想着东家这要求不低啊!他们能把玻璃做出来,就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哪想压根不入东家的眼,看来,他当这管事的压力不会小。

    好在,钟庆然不是苛刻之人,该给的一分不少,就像这次,尽管不符合东家的完美要求,可也不会因此就克扣他们,这点让他大为放心。当人管事的,最怕就是遇到一个抠门的东家,那真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福村村民都来自大周朝,自也是秉承大周朝的习俗,像管事掌柜之类,轻易不会换东家,这和现代员工动不动跳槽大为不同,这里讲究诚信和忠诚,除非能力和品性有问题,不然,不管是东家,还是雇工,无论哪一方都不会轻易毁约。

    李旭是为数不多的工匠家属,本身曾在作坊里当过小管事,对炼制玻璃也感兴趣,这才被钟庆然提为玻璃作坊管事,福村现在由钟庆然说了算,要是钟庆然性情残暴,为人苛刻,他也没半点办法,不过这样的人想必也不会得到人拥戴,也就不会有,百多人千里迢迢跨越千山万水,过来瀚海州定居这一幕。

    眼下他们得到的只是毛玻璃,看起来不怎么起眼,在钟庆然指示下,经过李旭等人打磨后,成品玻璃看着就顺眼许多,至少摸着不再粗剌剌,乍看还挺能唬人。

    “庆然,你的意思是用这些玻璃做窗户?”钟老爷子拿过一块玻璃,翻来覆去查看,简直爱不释手。

    “嗯。不过这些品相不佳,要是能将颜色去掉,再将透光度提高一筹就好了。”钟庆然虽然这么说着,脸上并没露出失望的神情,就像李旭想的那样,能第一炉就炼出玻璃,这就是最大的成功,其余还真不能太过计较。

    平板玻璃是最简单的玻璃制品,等玻璃工艺提升之后,还会出现更多的产品,譬如玻璃花瓶、玻璃茶具等,若能找到销路,光卖玻璃就能赚个盆满钵满。

    这一点,显然钟老爷子也想到了,叹息道:“可惜了,要是还在大周朝,说不定咱家自此就发达了。”

    钟老爷子也就这么一说,事实上,真要掌握了玻璃炼制技艺,那对玻璃市场冲击肯定不小,这可是实打实损了现有玻璃作坊东家的利益,这条路可不好走,单一个三皇子未必能压制得住,最大可能是分出大半利益给别人,用来换取钟家正常发展,这样的事情,钟老爷子心里明白,可真要他就这么接受,心里的憋屈劲就别提了。

    眼下这样也好,虽没多少销量,至少能大量供应村民所需,能做到这点就已足够。

    “爷爷,等会就找商叔做窗户,看看玻璃窗效果到底怎样,要是好,那正房就全换上。”钟庆然笑着提议。

    “这个好,走,现在就去试试。”钟老爷子大手一挥,兴致高昂地往家走。

    看到钟老爷子等人出来,围观村民一个个都伸长脖子往里瞅。

    大家都乡里乡亲的,玻璃以后会也往外售卖,钟老爷子巴不得大家都认识到玻璃的好,哪里会藏着掖着?大大方方停下马车任人观看。

    马车中只有几块被打磨好的玻璃,其余要等磨制好才会运到钟家。

    见钟老爷子如此,围观村民一拥而上,都想见识一下只有富贵人家才能享用的玻璃。

    “这就是玻璃?看着就很金贵啊!”

    “是啊,听说这个可以用来做窗户,那不是会很亮堂?”

    “我家要能用上就好了,就是不知道这个作价几何。希望价格不要太高,那样平时多做工攒点钱,说不定我家还真能买上一些。”

    ……

    等人看够了热闹,钟老爷子驾着马车往回赶。

    一到家,钟庆然就去商家找来木匠商离,跟他商谈制作玻璃窗一事。此事并不难,钟庆然把他的意思和商离一说,他便立即忙活起来。当初炼制玻璃时,模具就是照着窗户大小做的,并不需要再次切割,这能省下许多时间。毕竟,这里可不是现代,切割很费事,麻烦能少一点是一点。

    玻璃窗窗框,比寻常窗户做起来要更加简单,商离只需把窗框四条内边,各挖出一道安置玻璃的缝隙即可。安装时,先固定好窗框三条边,然后将玻璃塞进去,再将最后一道边框给固定住,涂上粘合剂,待其干后,一扇玻璃窗便大功告成。要是不放心,还可以在玻璃两面钉上钉子。

    “爷爷,奶奶,你们觉得怎么样?”钟庆然能感觉到,将布满窗棱的木窗换成玻璃窗后,整个上房都敞亮不少,心中不由升腾起几丝雀跃之情。

    “庆然,这么金贵的东西用来做窗户,是不是太浪费了?”童氏用手小心翼翼地摸着玻璃,生怕被碰坏。

    “阿奶,玻璃做出来可不就是拿来用的吗?哪分贵贱。”钟庆然明白童氏心中的感受,“玻璃是脆,很容易碎裂,但只要不大力撞击,倒是不用担心碰坏。”

    “这就好,我就怕用没两天便坏了。”童氏抚了下胸口,放下心来。

    钟老爷子踱着方步,来回看着刚安庄好的两扇玻璃窗,满意地捋了捋胡须。眼下可真称得上窗明几净,室内光线充足,看着就让人舒坦。

    没过几天,包括钟家在内,福村有能力购买玻璃的村民家里,都陆续装上了玻璃窗,虽然不如带窗棂的木窗精美,就透光性好这一点,便足以让村民做出换玻璃窗的决定。

    对于跟钟家一起过来的村民,钟庆然都不会亏待,玻璃售价优惠很大,扣除成本和税收后,他最多赚两成。玻璃在这个世界属于暴利行业,钟庆然只赚取这点利润,真的很良心。

    在海上航行时,钟庆然就想着要制作一架望远镜,现在玻璃已经出炉,他最先想到的就是这个,连玻璃窗、大棚之类都得靠后。

    第一批玻璃不好用,钟庆然就没费心磨制透镜,工序改进之后,第二批玻璃好歹较为清晰,他就试着让李旭按他的要求打磨。

    这很考验打磨手艺,废了不下二十块玻璃,李旭等人才磨制出两块能用的凸透镜。有了镜片之后,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多了,钟庆然直接用福运转化出一个铜制镜筒,将两片透镜牢牢包裹住。望远镜制成之后,他试了试,受玻璃品质和打磨技艺所限,视距扩大并不多,可再糟糕,比以前大两三倍毫无压力。

    望远镜暂且归属军管物资,除了钟庆然为简明宇做的这一架,其余先紧着村卫队用,当前目标是每一个小队配一个,由小队长保管。后续磨制的镜片,搭配的木制镜筒都由商离制作,钟庆然不再插手。

    “唳!”“唳!”

    两只鹰在空中盘旋一阵后,飞落在简明宇脚边。

    听到示警声,简明宇心中一惊,福村周围大型猛兽早就被清剿一空,难道是新闯入的,还是……

    来不及和两只鹰细细沟通,简明宇吹响代表可能有敌袭的长哨,村卫快速集合,在田里忙活的村民也急急往回赶,随着最后一人入村,福村大门快速合上。

    简明宇站在南墙和西墙夹角所在箭楼上,拿着望远镜极目远眺,一圈扫视下来,并没看到入侵者的身影,无论人或猛兽。

    简明宇一点也不焦躁,点白和鸣雷的视野,并不比望远镜差,加上它们飞行速度极快,它们可能在很远的地方,发现有东西朝福村过来,现在或许还在远处,他不急,就是不知道是敌是友。

    趁现在对方还没现身,简明宇跟两只鹰仔细沟通,费了半天劲,总算弄明白,这是有人朝福村方向过来。

    福村规矩早就定下,遇事时,不到万不得已,除村卫之外的其他人都躲在家中,不许在街上随意走动。

    钟庆然听到预警哨声,忙放下手头的活计,跟钟老爷子夫妇交代了一声,回房拿上弓就往外走。

    “老头子,庆然跟明宇不会有事吧?”童氏拿起衣服缝补,可心思全然不在上头,针不是错脚,就是迟迟落不下去。

    “不好说,要是庆然都出事,福村铁定不保。不过别担心,庆然运道好着,他既然决定在这里建村,这附近想来不会有大量悍匪之类存在,一小股的话,就凭村卫足够应对了。”钟老爷子啪嗒啪嗒抽着旱烟,话中表露出对钟庆然的信任,心中却免不了担忧。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理智胜不过感情。钟老爷子下意识,就将猛兽给忽略,因为无特殊情况,野兽不会袭击村落。

    “老天保佑,日子刚安定下来,可别再来祸事。”童氏收起衣衫,此刻,她真是完全没了那份心思,“你先待着,我去看下明晨。”

    “他要是害怕,就把他带过来。”钟老爷子吸进最后一口烟,将烟灰全磕出来,便不再续烟。如今烟丝可是稀罕货,抽一点少一点,他还是省着点用,免得庆然又想方设法给他弄好烟抽。庆然已经够忙了,他没必要再为庆然增添麻烦。

    “明晨,你是要一个人待着,还是跟着我和老头子?”童氏敲开东厢房的门,半句废话都不说,直入主题。

    “童阿奶,我不小了,就不跟您过去,要是您老有事,叫我一声就成。”简明晨小大人般回话,将童氏的担忧冲淡了少许。

    确定简明晨不是强作镇定,童氏没再坚持,临走前叮嘱道:“你将贵重的东西收拾出来,万一有事,也能当即跑路。”

    “好的,童阿奶,我马上照做。”待童氏身形消失在房门拐角处,简明晨很快就收拾出一个小包裹。这方面上,村里前段日子有培训过,凡明事的村民都遵照着章程在走。

    钟庆然骑着踏雪疾驰在大道上,很快就来到简明宇处。

    “明宇,情况怎么样?”钟庆然爬上兼职哨楼的箭塔。

    “目标还没出现。”简明宇没有回头,视线都放在前方大片草原上。

    “这架望远镜视距还是低了点,不然,就能在两只鹰发现前探查到。”钟庆然看着前方点白和鸣雷的身影,为自家两只鹰感到骄傲。目前,望远镜的作用远不及它们,即便以后进一步提升其视距,也不能代替两只鹰,死物和活物的差别非常明显,绝不仅仅光凭这点,就能取而代之。

    “来了!”简明宇面色微凝,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视前方。

    钟庆然顺着望远镜的方向看过去,什么都看不到。这在他的意料之中,人眼看不到太远的地方。要不是这里是平坦的草原,估计连他现在的视距都不会有。

    福村围墙并不厚,箭塔都建在围墙之内,而不是建在围墙之上。建城墙实在太耗费人力,福村暂时没这份能力。

    随着简明宇话落,有职司的村卫都各就各位,其余村卫则骑在马上待命。

    简明宇发现来人之时,那边也发现了福村。并非对方也有望远镜这样的利器,实在是福村目标太过明显,远比一群人来得醒目。

    “赵承,那是什么?”曲西眯眼望着远处模糊的黑影,心中陡然升起警觉。

    “哪?”赵承收回四处打量的视线,顺着曲西的目光看过去,散漫的神情不再,眼中满是警惕。

    “走,回去跟首领报告。”曲西调转马头,快速朝大部队行进。

    “这么着急回来,前边情况有异?”看着匆匆而返的两个前哨,瓦林村首领方路收起笑容,沉声问道。

    “首领,去年秋过来时,海边什么都没有,现在多了一个巨大的黑影,目前离得太远,还看不清,请首领移步亲自过目。”曲西恭敬地回禀。

    “走,带我过去瞧上一眼,我倒要看看,能将你们两个小子给吓回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方路双腿一夹马肚,直奔目标而去。

    “首领,这里就能看到。”赵承紧随其后,没跑出去多远,便出声提醒方路。

    方路放慢马速,眼睛眯成一条细缝,直视前方。

    “这里看不清,走,再往前一段看看。”方路一马当先。

    越往前,那个黑影越清晰,直到能辨别出硕大的黑影为何物时,三人瞳孔剧烈收缩,脸上尽是不可置信,不约而同惊叹出声:“不过半年多没来,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么大一个村落?”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他们已经找不出语言来形容心底的震撼。这才过去多久,竟然有人有能力建起这么大一个村子,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此时,三人距离福村还很有些距离,他们看不清围墙用料,不然,惊讶只会更甚。

    “首领,怎么办,换路线?”曲西掩下眸中的讶然,期待地看着方路。

    “换路,不能冒险,我带族人往南边走,你和赵承去探探情况,注意安全。”方路当机立断打马返回,领着族人取道南方。

    “是,首领。”曲西和赵承应得极为爽快,没半点推诿之意。

    瀚海州生存不易,不说其他,光每年大自然的威胁,就可能要走一个人的小命,是以,对于这样危险的行动,瀚海州原住民只要不是胆小如鼠,都会义无反顾地去执行。

    这里离瓦林村并不远,急行军的话,一天多就能赶到,避开并不是明智之举,必须探听清虚实况,否则,这个新起的村落,会让他们如鲠在喉,很多事情都放不开手脚去办,这等于是让他们本就不容易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大部队人马拐弯去了其他地方,有两人直奔着我们村而来。”简明宇将望远镜递给钟庆然,点白和鸣雷早完成自己的使命,现在正在两人头顶盘旋。

    钟庆然架起望远镜,朝刚才的方向扫视,两骑身影跃入眼帘,一闪又消失不见,钟庆然不断调整方向,视线才能始终捕捉到他们,随着身影越来越清晰,钟庆然终于看清来人的面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