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99章

第99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队长,你有接触过其他国家人吗?”钟庆然将望远镜重新放回简明宇手中,希冀地看着周茗。福村村民大多都是普通老百姓,见识不多,和外族接触,还是头一遭,就连他也没有这种经验,那岂不是得抓瞎?

    周茗面色凝重地摇了摇头,他之前也只管着一艘船的兵卒,接待他国使臣或商人,怎么可能派官职低微的他出面?

    “除了箭楼上的村卫不动,其他人都跟我去大门那,咱们去会会瀚海州本土居民。”钟庆然步下箭楼,直奔福村大门,其余人紧随其后。

    “曲西,这……”赵承勒住马匹,被青砖磊起的围墙所震撼。

    瀚海州原住民,说白了,就是因各种原因,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跨过崇山峻岭,聚族而居的逃犯或避难人士后代。金银或许能带进来不少,手艺人却是不多,从大周朝和北沙带过来的物资更少,他们哪里见过这么壮观的景象?一整堵青色的墙,足以晃花两人的眼。

    “族长不是让我们去探探虚实吗?不管这个村落有多富有,多不友好,我们都得上,没别的选择。”曲西面色黯然,他已经做好为部族牺牲的准备,希望这个部族不要太过霸道。

    瀚海州相对大周朝来说,资源较为贫瘠,若仅是这样的话,在人少地广的情况下,原住民生活不至于困苦,可事实却非如此。

    村落的最大敌人就是不事生产,以劫掠为生的盗匪,不,应该说是以收保护费自居的村落守护神,只要每年按时上交供奉,各村落都能幸免。只是这样一来,他们原本还算宽裕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有些捉襟见肘,想要发展人口对抗这些“保护神”,就如水中捞月般成了虚妄。

    人数不足,只能乖乖上交供奉,交了供奉,就无力发展人口,不少村落都陷入这样的恶性循环中,想要解开这个死结,只能寄期望于,哪天几个强大的部族联合起来,将这股匪患给灭了。

    瓦林村不大不小,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日子还勉强凑合,可谁也不想自己辛辛苦苦收获的果实,拱手让与他人,最主要的还是,他们收取的保护费太高,已经到了各村落所能忍受的临界点,再过,估计他们会拼死反抗。

    盗匪们高明的地方也就在于此,收取的保护费正好压在各村底线上。在日子还能过下去的情况下,村民的反抗力度很弱,也正因为如此,保护费制度已经在瀚海州存在了许多年。

    “你说这是外面刚进来的,还是哪个大部族的分支?”赵承望着前方,眼神复杂,有向往,也有惧怕。

    “这样的风格,我没听说过,看起来像是来自外界,可这可能吗?”曲西说的连自己都不信,能建起这样的村子,人数定然少不了,他活这么大,从来没听说谁有那么大的能耐,能一次性进入瀚海州这么多人。要真这么容易,瀚海州也不至于到现在还人烟稀少。

    两人说话间,很快就来到福村附近,这里刚好在弓箭射程外,他们不想挑起两个村落的战斗,只能派一人卸了武器,下马双手高举走到围墙下。

    “你是何人,来自何处,来福村有何贵干?”周茗站在大门边的箭楼上,一脸戒备地望着底下穿着麻布衣衫的原住民。

    即便他身上没带武器,看那意思,也不像来生事的,但包括周茗在内,并没有一人松懈心神。福村是他们的根,必须完好保住,一旦福村被毁,他们想要东山再起,几乎就成了不可能之事。清楚这点的人,自是如何谨慎都不为过。

    “你说慢点,我听不太清。”双方语言上有差异,周茗说话太快,曲西只勉强听懂一些,他无法,只得放慢语速,请周茗再说一遍。

    周茗听着底下那人慢吞吞说话,语调听起来颇为别扭,好在双方语言同源,只是因长期不交流,语言往两个方向发展。语速放慢之后,周茗倒是听懂了,他将之前的问话一字一顿,重新复述了一遍。

    这次,曲西听清了,他过来本就是为了,打探这个新村落虚实,对于他所在的瓦林村并没有什么隐瞒,只要不涉及到族内密事,其他能说的,但凡这个村落的人问起,他都会一五一十告知。

    “我叫曲西,来自瓦林村,来这是为了取盐。去年秋我们来过这里,那时,这边还没有建村,这次见到,就过来瞧瞧。”曲西话说得很诚恳,瓦林村受着强盗的盘剥,再经不起其他打击,能与临近村子交好,那对他们也有很大好处,实力增强后,就有资格和盗匪谈判,说不定能降低保护费上交额度。

    “瓦林村?”钟庆然支起耳朵仔细倾听,心想着,此前鸣雷就曾见到过人,该不会就是他们吧?他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高。

    “你能代表你们村拿主意?”周茗按着钟庆然的意思问话。

    “不能。”曲西应得异常干脆利落。

    “那你回去跟你们首领商量,若是想和我们福村往来,就换个能主事的人过来。”周茗不想多费口舌,和曲西说了也是白说,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直接找话事人。

    见周茗摆出了送客的架势,曲西很识趣的告退。

    “那边情况如何?”赵承看到平安返回的曲西,面带焦急地问道。

    “走,路上再说。”曲西跨上马,朝着族人所在方向疾驰而去。

    “好了,这里离那个村子够远,不用担心会有人突然暴起伤人。”赵承放慢马速,侧头盯着曲西。

    “和我应对之人穿的既不是麻布衣衫,也不是皮质衣裳,我看,他们九成九来自外界。”曲西语气里带着淡淡的愁绪。

    如此多的外来者,谁知道他们是什么想法?变数太多,还不如瀚海州本土居民当中,突然崛起一个部落来得踏实,至少他们会遵守这里的规矩。外来者就不好说了,他们到底秉持着什么想法,连猜测的根据都没有,这让人很不安。

    “你确定?”赵承神情严肃。

    “嗯。”

    “我们去年秋来过这里,那时这边除了杂草之外,什么都没有。冬天,他们没法动土,满打满算,这个村子建成,也就两三个月时间。”赵承回头看了眼,指着身后的一大片田地说道,“加上这些,没有一两百青壮,估计完不成。”

    “走吧,这事还得首领他们定夺,我们又做不了主,想那么多也没用。”曲西一扬马鞭,座下马匹撒开四蹄狂奔而去。

    赵承紧随而上。

    找到在沙滩上拾取自然结晶海盐的族人,曲西将他和周茗的交谈,一字不漏地叙述给方路。

    “你的意思是,他们暂时并没太强攻击性,反倒有意和我们村往来?”方路坐直身体,目光对着曲西,一脸慎重地问道。

    “是的,首领,那人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希望我的理解没出现偏差。”曲西再次肯定地回道。

    方路手指尖轻轻搭在桌上,微垂眼眸沉吟半晌:“这事我已经清楚,你下去,把万飞几人叫进来。”

    来人已经远去,钟庆然却没撤消警戒的命令。反正如今正是农闲时节,田间的活少干一天无妨。眼下,他们对瓦林村半点都不了解,谨慎小心一些总不是坏事。

    当天,瓦林村人没再回转。

    福村不可能一直这般,翌日,村民生活一切照旧,只是下地的人数明显减少,巡逻的村卫数量见涨,二队三队也暂停了出海捕鱼,除此之外,点白和鸣雷也交替着在空中警戒。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天,也没见瓦林村派人过来和福村接洽。钟庆然并不意外,就像他们对瓦林村人有所忌惮,反过来也是成立的。

    “唳!”

    就在村民快要将瓦林村人给忘记的时候,点白的警鸣,让众人刚松懈的心神又提了起来。

    这次,福村没有再像上回那样如临大敌。

    收到点白的示意,简明宇带着村卫护送村民回村后,就站在福村大门边箭楼上居高临下查看。

    没过多久,望远镜里就出现几骑人马的身影。见对福村没什么威胁,简明宇微拧的眉头舒展开来。

    这次,同样由周茗出面应对,双方一阵语速缓慢的交流后,瓦林村一行人被引进福村。

    万飞看着一座座青砖瓦房,心里的震惊简直无以言表。这样的村子,他还从未曾听说过,即便是地大物博,物产丰饶的大周朝,也不可能每户人家都有这般财力。更何况不光如此,地上也铺满了青砖,这里可不是大周朝,福村人过来,总不可能带着砖瓦进瀚海州吧?

    不止万飞惊诧莫名,随行几人也同样瞪大了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街道两旁的房子看,生怕一错眼,眼前的景象就会如同过眼云烟般消隐无踪。

    “请下刀。”钟林领着村卫将人拦下,确定身上没有携带危险物品后才放行。

    万飞对此没有意见,这本来就是规矩。要是让外人带着武器去见首领,这还能好?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福村首领竟然这般年轻,不,年轻都不足以形容,应该说是年幼,眼前之人恐怕连十五岁都还不到吧?

    万飞硬是扯开嘴角,挤出几丝笑意,努力不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扭曲。他完全无法想像,这么个半大孩子,是怎么带领村民将福村建成世外桃源般?又是怎么让他们听他的话,而无人反对?

    可惜,这些问题,万飞不会不识相地提出来,也就没法得到答案。

    双方各自通报姓名,一阵寒暄后,开始进入正题。

    万飞一摆手,说道:“曲西,将礼呈给钟村长。”

    曲西应声上前。

    钟林接过他手上端着的盒子,打开查看,确定没问题后,方才递给钟庆然。

    钟庆然掀开盒盖,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做工精美的地毯。他不由莞儿,瀚海州草原居多,没想到在这里生活久了,原住民的习俗也在向牧民靠拢。

    大周朝也产羊,但并没有编织毡毯的习惯。万飞等人,祖先都是大周朝人,现在看来,身体条件已和大周朝百姓有了明显区别,他们更加高大魁梧。这并不是说大周朝百姓生活困苦,恰恰相反,瀚海州气候条件恶劣,这里差不多半年时间气温极低,还常年刮风,寒冷的天气,加之以肉食为主,个头普遍比大周朝百姓高大便很容易理解。

    钟庆然欣然受之,让人将礼收起来安放好:“不知贵客上门,所为何事?”

    “这不是刚发现有新邻居在此安家,我瓦林村怎能不上门拜访?”万飞到底是经过事的人,很快就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说起话来半点不虚人。他现在可是代表瓦林村,可不能弱了气势。

    平复心情后,万飞不动声色地打量在场众人。他发现,这里的人,似乎大多都不是,长期身居高位之人。这就奇怪了,没有足够的势力,他们无法带这么多人进入瀚海州,可威势非一朝一夕能养成,这一点,他有自信不会看错。个人实力与福村展现出来的能量不相符,这又是为什么呢?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万飞打起精神,专心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有客盈门,自是欢迎之至。”钟庆然朝后挥手示意,很快美酒美食便端上饭桌。

    万飞心里陡然一惊,好多菜色他居然都没见过,席上竟然还有粮食酿造的酒。这些酒在瀚海州极为珍贵,就连他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喝到,瓦林村人更常喝的是各种奶酒。对于他们这些从没接触过外界的人来说,喝奶酒那是家常便饭,还觉得甚是美味,可对于那些刚入瀚海州的人来说,就非常不适应。

    平心而论,万飞觉得奶酒滋味不错,可粮食酿酒味道一点不比奶酒差。土生土长的他都这么认为,来自外界的人看法如何可想而知。

    “这些海味你们可以尝尝,要是吃不惯,便不用管它们。”钟庆然举杯,小饮一口,示意万飞随意,“我们初来乍到,对这里的情形半点不了解,不知你是否可以为我们讲解一下。”

    这都是小事,只要在瀚海州多待上一段时间,早晚会知悉,万飞便大略说了瀚海州目前的形势。

    “有人收保护费?还收了很多年?”钟庆然挑眉,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有百余年了。”万飞细细一算,心中升起不忿,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瓦林村竟然被人搜刮了这么久,他想想就心疼地无以复加,要是将那些被收走的财物用在发展瓦林村上,这能养活多少人?

    钟庆然眉头皱得死紧,他本还打算今年入冬前走一趟边城,目前看来是不成了,有这么一个威胁在,他怎能安心带人走?

    “这么长时间,就没人能动他们?”钟庆然心底的疑问渐大,既然这伙人这么嚣张,为何就没人联合起来把他们给灭掉?

    “一开始时有村子反抗过,甚至几个村子联合一起抵抗,效果并不怎么好。他们来去如风,打得过就收刮一番,打不过就跑,我们很难把他们全都留下。他们也乖觉,大部族他们不动,专门逮着中小部族下手。”万飞一脸愤慨,“我们曾经向大部族求援,结果如何,看现在我们上交了百多年保护费就能得知。也是,这事于大部族又没任何损失,他们为何要冒偌大风险为我们出头?”

    钟庆然越听,心里的怪异之感越甚。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这里面有蹊跷。没有人统管的情况下,这种收保护费制度,怎么可能能延续百余年之久?要知道,一个国家都未必能撑过一百年,这么松散的强盗组织,他们的威慑力能有这么大?

    “村子小,人少,抗不过盗匪,为何不几个村子聚到一起,这不就有对抗的能力了?”钟庆然不解。

    万飞唉声叹气地说道:“这个我们自然也尝试过,除了最初那几个大部落之外,任何一个部族一旦露出合村的苗头,盗匪就集中力量对付他们,合并的村落完全没有安生日子过。刚合村,部族之间本来就有隔阂,盗匪这么针对之下,日子比不合村还难捱,坚持一段时间,便就散了。”

    钟庆然心中疑虑渐深,不过他没再就此事继续追问。他能想象到万飞他们的无奈,光瞧他们那身板,那气势,就知道他们并非懦弱可欺之人,正是如此,才更加凸显出盗匪的厉害之处。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村子,任由盗匪在他们村落里横行无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钟庆然拿出一个小册子,递给万飞:“上头都是我们村能对外售卖的物资,以及需要的一些货物,你们要是有意愿,可以拿过来交易。”

    万飞识得几个字,让他看书却是不成,他正想说明此事,哪知翻开一瞧,多数物品都配了逼真的画图,不用人转述,便能知晓大概,到口的话便咽了回去。

    “这个我收下,想来首领一定很乐意和贵村往来。”万飞停顿片刻,好意提醒,“你们村在附近村子中日子最好过,盗匪没来,是他们想不到这里会突然间冒出一个村子,一旦他们得到消息,肯定会大肆盘剥,第一次估计会将你们掳掠一空,你们要心中有数。”

    钟庆然诚心感谢,万飞临走前,还送了点回礼。

    等万飞一行人消失在视线中,钟庆然召集几个村卫队长商议盗匪之事。

    “这事你们怎么看?有什么想法尽管说。”钟庆然将事情跟不在场几人详细说了一遍,开始征求他们的意见。。

    “最好的办法是主动出击,只是不知道他们藏身之地,也不清楚他们具体人数,此事难办。”在座众人,就周茗年纪最大,他不说,估计另两个队长不好意思开口,他就抛砖引玉一把。他也挺无奈,村卫队成立时间太短,以前的观念深入人心,一时半会怕是扭转不过来,他只能带个好头。

    “我赞同周队长的想法,不过村里防卫也不能落下,最好能将所有适龄男丁都组织起来,和之前训练不同,这次是强制性。”钟林也不推诿,紧随周茗之后发表看法。

    “村长,有你提供的迷药,只要能找到他们的老巢,小心一点,应该很容易就放倒他们。”王大成一点不愁,反而有些跃跃欲试。

    简明宇总结:“既然都赞成主动出击,那就想想怎么做,才能将大批人无声无息撂倒,利用箭枝肯定不成。”

    钟庆然没有插话,安静地在边上凝神细听,想从明宇他们身上汲取更多的点子。他心中已经有了初步方案,只是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有限,或许就有他没想到的地方。

    众人拾柴火焰高,一番讨论下来,如何投撒迷药,便有了诸多可行方案。钟庆然没有当场做出决断,这事需要视情况而定,他得先回去仔细确认之后,才能考虑具体施行方法。

    一回到家,钟庆然就埋头于书房中。他可不想到了瀚海州还要受制于人,以前也就算了,毕竟大环境如此,他即便有不爽的地方,也没法脱离这个钳制。瀚海州不同,这里地广人稀,莫说偏安一隅,就是将整个瀚海州都统一,也未尝不可能。要是在这里都还要憋屈着过日子,那还不如将他塞回娘胎里重新做人。

    简明宇拿出一具半成品手~弩,眼神火热,原本想慢慢尝试,现在时间不容许,他只能加快动作。材料都是现成的,之前早就准备妥当,就是制作过程极为繁琐,一个处理不慎,精准度就会出现偏差,此前就因此报废了好几架,希望这次能成功。

    简明宇指尖轻轻滑过手~弩设计图纸,笑意从眼角眉梢晕开,很快,整张脸都洋溢着令人愉悦的笑容。这张图,可是庆然参考了他的意见,才最终绘制而成,是两人合作的成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