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101章

第10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童氏不知道庆然和明宇睡下后,多久才会起来,便宰了一只刚长成的鸡,加上几根参须炖汤,顺便再熬上一锅浓浓的米粥备着,也只有这样的吃食煮熟后,才可以一直用小火温着,而不会影响食物口感。

    童氏这般做法很有先见之明,钟庆然和简明宇,果然直睡到日薄西山,才先后起床。

    吃着泛着浓郁米香的海鲜粥,喝着略带点参味的鲜美鸡汤,钟庆然心里暖融融的。还是家里好,在外风餐露宿不说,还需时刻警醒,不光要小心隐藏行踪,以免被人循着蛛丝马迹找过来报仇,还得防着生活在草原上的猛兽,那生活,绝不是他这个习惯宅家里的人所向往的。

    饭后,钟老爷子把简明宇叫到上房。

    “明宇,之前当着庆然的面我也不好多问,你老实告诉我,庆然的噩梦是怎么回事?出去才多久,就瘦成那样,身体真没问题?”钟老爷子没有之前和童氏说的那样淡定,他能大致猜到导致庆然这样的原因,不问清楚到底不放心。

    简明宇没有隐瞒,将造成庆然这般模样的症结全都透露出来。

    “这事我知道了,你回房把庆然给叫过来。”钟老爷子心里如明镜似的,上午庆然一去休息,他就走访了那几家,初次经历此事的村卫。

    这些人虽都被此行影响到,但这么些日子过去,早就缓过来,回到家后,基本跟没事人一般。钟老爷子没想到,庆然对此事竟然这么耿耿于怀,若不把这事情给解决了,想必于庆然身体都有碍,而且心中有这么大个负担存在,以后日子都过不松快。

    归根结底是他能力不足,竟然要自家孙子担起一个村子的重任。钟老爷子长叹一声,眼神有些黯淡。大事上他还真帮不上忙,最多也就提提意见,照着庆然定下的方案行事,要想壮大福村,还是得靠庆然这些后辈,看来他真是老了,没了年轻时的雄心壮志,只希望一家人平平安安。

    “爷爷,您找我?”钟庆然推开房门,坐下替自己倒了杯热水,慢慢饮着。

    钟老爷子没有立刻说话,仔细打量着钟庆然。人看起来很精神,就是瘦了一大圈,这让钟老爷子更加确信,庆然表面上似乎没有受到此行的困扰,看起来一切正常,怕是他自己都不清楚内里始终受着煎熬。

    “庆然,你们走后,瓦林村人曾来过一次,和我们交易了一批货物。”钟老爷子不疾不徐地说着,“我从他们那得知,搜刮他们的那伙盗匪,只要各村按时上交供奉,倒是还算比较好说话,可偶尔也会强行带走一些漂亮男女,若碰到有人反抗,那手段光听着就让人胆寒。”

    钟老爷子摩挲着未点燃的烟杆,眼里含着丝后怕,随即转为庆幸,以及自豪:“庆然,你要知道,要是你不这么做,就福村这么点人手,除非我们一直生活在海上,不然,那下场会如何,不用我说,你也清楚。”

    钟庆然其实一直明白这个道理,端看他白天一切正常,就能看出来,可潜意识并非他所能控制。

    看着钟庆然无可奈何的样子,钟老爷子决定,用重锤来敲醒他这个响鼓:“庆然,你觉得福村被盗匪发现后,他们会怎么做?瓦林村人可是说了,我们村很多东西就连那些大部族都没有,不说青砖瓦房,光我们带过来的那些物资,就足够让人眼红。”

    “你想过没有,若我们不能自保,那些工匠就会被人带走,村里会被掳劫一空,只留给我们勉强糊口的物资,这还算好的,要是他们首领脑子够灵活,其他村民或许能留下一条命,我们一家首当其冲,十有八~九要回归祖宗的怀抱。”

    “庆然,难道你想看着我和你阿奶,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整天下地劳作?更甚者,直接殒命当场?”钟老爷子语重心长地说道,“你要明白,这世道就是如此,既然我们不可能像瓦林村那样乖乖上交保护费,那就注定,我们和他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这么做,都是为了让我们能过上更好的日子,何错之有?”

    随着钟老爷子一声声,一句句,钟庆然能感觉到,束缚自己的无形枷锁,松开了一条口子。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他为何会如此,他可不是这般软弱之人,最初是有点难受,可做都做了,难道他要为此懊悔一辈子?看着就不像,可事实就这么让人懊恼,他对此完全束手无策,也就离家近了之后,他的睡眠才有所好转,可也仅止如此,白天那一觉,他就惊醒了两次。

    钟庆然这般,不光他自己受累,还连带着简明宇也时常睡不好,他一醒,简明宇也跟着醒过来,这段日子下来,简明宇也瘦了一小圈。

    “庆然,你这么做不光没错,还帮了瓦林村这样的村落大忙。没了盗匪搜刮之后,他们以后的日子能松快许多,再也不用担心匪患,这可是天大的好事。”钟老爷子继续劝解,“你心中的疙瘩不就是那些妇孺孩子吗?其中有部分确实无辜,毕竟是被强抢的,可更多的是罪有因得,他们吃的喝的用的,还不都是他们丈夫父亲强抢而来?既然他们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好处,自然也得承担起这么做的后果,天下间就没有光拿好处的道理。”

    “爷爷,我记住了。”听了钟老爷子这一席话,钟庆然不说茅塞顿开,至少心里舒坦许多,他感觉身上那股无形压力骤然一轻,仿佛整个人都沐浴在暖阳中。

    最开始,钟庆然并没察觉异常,还以为是他的错觉,哪想到过去了一小会,这种让人舒爽地昏昏欲睡的感觉依旧存在,他忙跟钟老爷子告退,步履匆匆回到睡房。

    “庆然,这么急,有事?”简明宇放下收拾到一半的行囊,关切地问道。

    “没事,你忙,我有点困,先眯会。”钟庆然睡在躺椅上,阖目查看福运珠的情况。身体出现异常,他能想到的也只有福运珠。

    将心神沉入福运珠中,钟庆然大吃一惊。原本福运珠只是一颗散发红光的珠子,红光的亮度和红色深浅代表福运多寡,具体数值,需要钟庆然自己去感受,现在,不光出现了福运数额,还多了一些功能。刚才遍及全身的那阵暖流,就是福运珠化为最终形态时,梳理钟庆然身体的表现。

    此前,福运珠如何运用,多半都靠钟庆然自行摸索,此时却不用,但凡钟庆然所想,只要不超出福运珠涵盖知识的范畴,它都能快速解答。看着直接出现在脑海中的信息,钟庆然早已见怪不怪。

    钟庆然查阅了这次剿匪行动斩获的福运量,大量信息瞬间涌入意识海,多数都是代表福运的红色信息,少部分则是绿色,红色是奖励,绿色是惩罚。看来福运珠很公正,不会因与他融合而徇私,该扣的福运它照扣。

    钟庆然神色一动,对于那些受了无妄之灾的无辜人士,他只能在心里为他们哀叹一声,若有机会,他定当照顾他们家人一二。

    看了半天,钟庆然算是瞧明白,福运珠主张惩恶扬善,做好事增加福运,做坏事降低福运,也就是所谓的惩罚。这些,他在之前就模模糊糊感受到,并不觉得太过意外,让他喜上眉梢的是,福运珠另外多出的一个功能。有了它之后,他只需要花费足够数额的福运,便能得到现今条件下能够使用的各种技术。自此,他再不用受瀚海州落后条件的掣肘,眼下没有的,他可以自己开发制作。

    在对未来生活美好畅想中,钟庆然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简明宇整理好行装,一转头便看见,钟庆然头歪靠在躺椅上睡得正香。

    简明宇没有打搅他,轻手轻脚洗漱完,见钟庆然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一并帮他将手脚清洗干净,抱进炕上,两人紧挨着陷入梦乡。

    这一晚,两人难得睡了个好觉。

    翌日,钟庆然在初夏清晨,温暖阳光的照耀下,睁开了迷蒙的双眼。此时,炕上早已没了简明宇的身影,想来在外边忙活。

    钟庆然浑身懒洋洋的,不怎么想起床,便顺着心意赖在床上。他刚回来,休息一两天无可厚非。

    瀚海州即便是夏天,温度也不高,更何况目前还是初夏,这样的温度,最适合人们生活。可惜,这么好的天气也就维持三四个月,其余时间,不是过热,就是过冷,冬天更是占了将近半年。若没有足够的炭火柴薪,在这边的日子可不好过。

    “醒了?”简明宇推门进房,眼底带着浅浅的笑意,“你昨晚都没做噩梦,想来是好了。”

    “嗯,我也这么觉得。”钟庆然也很高兴,醒着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可一到睡觉的时候,每次都被噩梦惊醒好几次,这绝不是什么美妙的感受。他想摆脱这个困境,却不得其法,昨天被钟老爷子一开导,打开了无形桎梏的一道口子,之后便触动了福运珠的蜕变,一举帮他挣开困扰他好些日子思想上的束缚,他现在是浑身轻松,对未来生活充满了希望。

    “现在起床吗?要是起的话,我马上就给你下面条去。”简明宇嘴角微微上翘,眉目舒展。

    “好。”钟庆然在床上蹭了蹭,慢腾腾地爬起来。被窝实在太过舒服,他都有些不想离开。这些天他虽然没有失眠,可每晚被噩梦惊醒好几次,想也知道睡眠质量有多差,昨晚好不容易睡了一个好觉,他格外恋床也就不难理解。

    昨天的鸡汤还有剩,简明宇便简单做了份鸡汤面,再打入一个鸡蛋,撒一把青菜苗,一份散发着诱人香味的早饭便宣告成功。

    钟庆然吃着香喷喷的早饭,心情格外畅快。一日之计在于晨,钟庆然今天难得赖床,他起得却并不晚,应该说比大部分时候都早。谁让昨天睡多了,早上自然醒得也早。

    吃完早饭,休息片刻后,钟庆然找到钟老爷子:“爷爷,这段日子我们出去的事情没有外传吧?”

    “没有。”这点防备心,钟老爷子不缺。他早在庆然一行人离开时,就和村民交代了这事。此事一旦被外人知道,福村哪还能安生?

    钟庆然心神一松,走时,他没想到瓦林村会这么快就来福村交易,便没考虑这点,幸亏钟老爷子补上这一疏漏,否则,这事外传出去,麻烦就大发了。

    盗匪基本被清剿一空,钟庆然却不能立刻就松懈心神。就他所知那点匪徒人数,不足以牢牢把持瀚海州长达百余年,背后势必还有人在支持,而最可能的对象,就是那几个毫无作为的大部族。

    钟庆然从盗匪窝点里翻出来的物资,完全够不上万飞所说,各个中小部族上交的供奉,这点也变相证明他的猜测极有可能是对的。顺着这一思路想下去,那些东西去了哪里,便呼之欲出。

    而且,瀚海州存在奴隶,这和下人还有所不同,下人除了没有人生自由,其他和普通百姓并没有太大差别,为主人家干活有工钱可拿,而奴隶就不同了,一天忙到晚,累死累活不说,很可能连饭都吃不饱,而且死了也是白死,没人会为此追究。要是下人无故暴毙,他们的主人,好歹也得邹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并不能随意打杀了他们。

    钟庆然从钟老爷子那里得知,万飞第二次来福村时曾说过,盗匪会将充作部分保护费上交的奴隶,卖往大部族,然后,各中小部族又会花钱从大部族里再购回来,这么明目张胆地销赃手段,钟庆然不信没人看出来,可他们找不到证据,自然没法声讨大部族。毕竟除了奴隶之外,盗匪和大部族并没有其他接触,他们也只能在心中愤愤不平,其他的则无能为力。

    这个消息,再结合钟庆然所知,他能断定,盗匪背后之人必定就是那几个大部族。一想到这点,他不由轻笑出声,他就说吗,没有人在背后撑腰,就这么些盗匪怎么可能嚣张这么久?

    钟庆然并没因此就轻视幕后策划之人,他反倒很是佩服。要不是有他这个意外,这些盗匪还能猖狂许久。他能想象,原先的盗匪数量定然比现在要多出不少,之所以会这样,缘于各中小部族逆来顺受惯了,长期形成的惯性思维,让他们没有察觉到盗匪数量逐年在下降。这也是幕后者聪明的地方,他们没必要豢养那么多爪牙,这是人力资源上的浪费。

    可事情也出在这里,要是幕后者老老实实,不在这些小地方上动手脚,钟庆然即便有办法对付盗匪,他们也就不可能这么顺利解决匪患。

    钟庆然清楚,盗匪被灭之后,大部族短时间内,不敢明目张胆朝中小部族下手,那样就彻底撕破了脸皮,会激起他们的反抗之心,到时候来个鱼死网破,这不会是他们想看到的局面。至于以后,钟庆然可不敢保证。大部族享受惯了,突然之间断了供奉,生活水平定然有所下降,暂时忍了,又能忍多久?

    这段时间,便是福村难得的发展机会,他定要把握住。只有自身足够强悍,才能不惧与任何人。

    钟庆然走了趟玻璃工坊,发现他走之后这段时间,玻璃有所改进,颜色浅了一些,透明度也更高,可同他想要的玻璃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回房后,钟庆然花费福运,买了一张制作无色玻璃的完整配方。看着哗啦啦流走的一百万福运,钟庆然眉头皱得死紧,这消耗可比之前他动用福运珠能力时大多了,一百万福运,相当于一千两银子,以他现有的福运总量而言,用个十几次,估计就见底了。看来,以后他得省着点用啊。还好,福运转化为金银铜时,并不会出现损耗,只要留一百万福运打底,足够他应付突发情况。

    钟庆然将玻璃配方抄录下来,这时他才发现,他要的是无色玻璃制作配方,可福运珠给出的却是他目前能生产的所有玻璃方子,有无色的,也有有色的,林林总总加在一起,竟然有将近十种之多。这么一算,钟庆然倒也不亏。

    将其他配方都收好,钟庆然怀里揣着无色玻璃方子,再次动身前往玻璃工坊。

    “李管事,你按着这张方子尝试一下,若成功制作出无色透明玻璃,派人告知我一声。”钟庆然将配方递给李旭,确定他看懂后,便没在工坊停留,拿着一扇窗户大的玻璃回了钟家。

    钟庆然找到正在改进手~弩的简明宇,笑着说道:“明宇,累了这么多天,今天就歇一天。走,我带你去玩个好玩的。”

    看着兴致高昂的钟庆然,简明宇没有多问,他倒是想去见识一下钟庆然所说的好玩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简明宇放下手~弩,将自己清理干净,随着钟庆然出门。

    看着钟庆然拿着一块玻璃不放手,简明宇眼里满是好奇:“你拿着这个做什么?”

    “这个呀,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等下你就知道它的妙用。”钟庆然眉眼弯弯,他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有些跃跃欲试,“对了,得带上望远镜。”

    说着,钟庆然又返回房间,提了个东西出来。

    简明宇越发好奇,亏得他不是急躁的性子,不然,就得追着钟庆然问个不停。

    钟庆然带着简明宇一直沿着海边走,直到见不到一个人影才停下来。就这,钟庆然还不放心,架起望远镜四处张望,确定四周确实没人能见到他们的动静后,这才开始动作。

    看着猛然出现在脚上的一双铜制长靴,简明宇先是一惊,随后便从容接受。这样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见,只是以前都是铜锁链铜块,皆是外物,他还没见过铜靴,尝试着在沙滩上走了几步,感觉有点奇怪,不过还能接受,就是稍微硬了点,不够软和。

    钟庆然自己也是首次尝试,对此一样很是新奇。怕伤到脚,福运转化的铜靴很轻薄,一点棱角都没有。

    “走,我们下海。”钟庆然一马当先,朝着海里走去,简明宇紧随其后。

    当海水即将没过铜靴时,简明宇面前出现一艘铜制小船,附带两对铜制船桨。目的为何,一目了然,简明宇很自然地跨入铜船,等钟庆然也坐定后,抓起船桨划着小船出海。

    钟庆然笑得眉眼弯弯,稍后一步,跟随简明宇的步调摇着橹。

    “好了,就这里吧,够深了。”钟庆然目测离岸边有几百米,便停止手下的动作。

    “在这里?”简明宇有些不明所以。他们没带钓竿,也没带渔网,难道要在这里看风景?

    “嗯,看我的。”钟庆然将小船变大,船底延伸出一根铜柱,直插海底,把船固定住。随后,将铜柱往四周外扩,直到能塞下一部旋转楼梯,才停止扩张。

    简明宇并不清楚钟庆然做了些什么,等到船舱底部开了一道口子,他才猛然惊觉。

    “走吧,我们去看看海底的风景。”钟庆然步下楼梯,越往下,光线越暗,不得不点起灯笼。

    就着灯笼昏暗的光线,简明宇只能看清,他们是在一个圆柱形空间中,周围一片漆黑,连一丝海水都看不到。想起庆然随身带了一块玻璃,现在他是明白玻璃的用处。

    很快,他们便下到最后一节楼梯。钟庆然将灯笼交给简明宇,他则拿着玻璃,随意选了一处墙壁,将其镶在铜壁上,然后收回玻璃外的桐块。瞬间,迤逦的海底时间便呈现在两人面前。

    简明宇忙上前,把灯笼放在玻璃边上。看着四处游动,颜色鲜艳,样子奇怪的海鱼,还有各色海贝,简明宇大感惊奇,嘴都不自觉地微微张开。他何曾见过这样的奇景?简明宇转头看了眼近在咫尺的钟庆然,对他的能耐更是佩服得无以复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