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102章

第10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要说对钟庆然的印象,简明宇最初只是佩服,觉得他脑瓜子灵活,能想出那么多别人一辈子都想不出的主意,直到在海上遇到风暴,见识到他无中生有,凭空变出铜锁链的本事,他才惊觉,岂止是聪明二字得以形容?

    当时有两个念头在简明宇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很自然就将妖孽附身给略过去,直认为是神仙下凡。可不是吗,钟庆然从来没祸害过人,之前帮了他家许多,那次更是救了全船人一条命,这样的人,他巴不得他能耐越大越好。

    简明宇这么快就能接受钟庆然的异样,除了以上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两点,一是他自己也迥异于常人,像他这般力气大的人,在平阳县他都没听说过一个。传说当中倒是有这样的人物,那一个个无不是建功立业,挣下一番功绩之人,绝非他能比。

    这世上奇人异事不少,既然能有他这样力气大之人,那钟庆然拥有这等能力,也不是什么惊世骇俗之事。当然,这只是简明宇的想法,他心里明白着,这事绝不能透露给其他人知道,再多的讶然诧异,也只能闷在心头。

    简明宇这么容易就能接受如此模样的钟庆然,离不开他对钟庆然的信任。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当你对一个人带着偏见的时候,就会戴着有色眼镜去看人,即便那人做的是好事,也会想出各种原因,来证明他这么做别有用心。反过来一样适用,简明宇对钟庆然要没感情,他就不可能嫁入钟家。他可不是贪图富贵之人,为此让他放弃一部分作为男人的权力,他做不到。

    惊异过后,简明宇便无视了钟庆然的异常之处,一旦接受这个设定,他更加安心。离开自幼生活的河湾村,来到遥远陌生的瀚海州生活,心中的忐忑绝非三言两语能说得清道得明。不光他这么想,跟他们过来的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有这样的念头。这很好理解,远离故地,人生地不熟的,还能如常生活,那神经得多坚韧,多没心没肺?

    之前,钟庆然还没表露特殊能力时,简明宇就感觉他非常可靠,在他身边,他能松懈下心神,不用再整天绷着,如今更加安心了。家人自是能耐越大越好,他没道理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去向人揭露钟庆然,他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这样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他傻了才会去干。

    “明宇,你看,那边好像有大海蚌。”钟庆然眼睛一亮,珍珠可是个好东西,可以入药,还能用来美容养颜,这可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也能用的。

    瀚海州常年刮风,气温又低,如果不注重保养,手脸容易开裂不说,皮肤也会变得粗糙。男人可以不在乎,但有现成的护肤品搁在眼前,他为什么要放着不用?谁说男人不用保养?会这么认为的人,多半是碍于面子,再不然,就是大男人主义作祟,认为如此做法不够爷们。

    简明宇回过神来,顺着钟庆然的视线望过去,果然能影影绰绰见到前方海底躺着几个大蚌。海水中能见度不高,好在这里不深,最多也就二三十米,加之还有一盏灯充作照明,倒也能将周围看个大概。

    “你有法子?”简明宇这么问,语气却很笃定,半点疑问的意思都没有。都有办法带着他进入海底观看,难道庆然连这点事都做不到?

    “看我的。”钟庆然眼神清亮,不说简明宇,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如此瑰丽的海洋世界,电视上看到的不算,心里的好奇一点都不比简明宇少。

    钟庆然从墙壁中延伸出一个长柄铜制镂空簸箕,再调整好方向,一簸箕下去,直接带起一堆海底生物。等海水不那么浑浊影响视线后,钟庆然控制着簸箕,将其中的物品倒入一旁的铜制大桶,如此反复几次,直到大桶被装满,才停止。

    钟庆然将大桶覆上盖子,快速收回,语带兴奋地说道:“明宇,走,看看去。”

    把盖子重新化为福运,钟庆然没有贸然上前,和简明宇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见没有奇奇怪怪的生物突然蹿出,这才乐滋滋地将大桶中的蚌壳等物,全都倾倒在地,仔细查看。

    由于簸箕空隙不小,被它捞上来的海洋底栖生物个头都比较大。钟庆然看了,大多数都是海贝,也有几只比较倒霉的虾蟹,连鱼都有一条。钟庆然可不是教科书,除了他画过或曾见识过的海味,其余他还真认不出来。

    就眼前几种海贝,钟庆然都叫不出名,更不用说其他了。不过,这一点都不妨碍他的兴致,和简明宇一起,两人将各种海货分门别类归置好,其余的,钟庆然暂且不做理会,他将目光放在那几个大蚌壳上。

    河湾村附近就有一条大河,两人时常会接触到河蚌,海蚌跟河蚌区别不大,对于撬蚌壳,两人都不陌生。

    钟庆然和简明宇一人拿着一把铜制小刀,对准蚌口稍一用力,海蚌便被撬开一条口子,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使劲一掰,蚌肉便呈现在两人眼前。

    两人的目光却没放在这上面,全都被两颗莹润的珍珠所吸引。钟庆然目测,莹白色的那颗,有小拇指大,浅粉色的那颗,都快赶上成年女子大拇指了。

    简明宇轻轻捻起粉色珍珠,搁眼前仔细打量,语带惋惜:“庆然,这个头不小啊,要是放在大周朝,卖个几十两,估计没问题。”

    “没什么可惜的,珍珠能放许久,要是我们用不到,在瀚海州也卖不出好价钱,大不了等哪天去边城时捎上。”钟庆然眸底漾着浅浅的笑意,这都是意外收获,能换钱最好,换不了,那就压箱底,谁也不会嫌珍宝太多不是?

    “给阿奶和娘她们用,也不知道这里边能开出多少珍珠。”简明宇将两颗珍珠放在一边,开始埋头处理其他海贝。

    “我们也能用的,珍珠粉有明目解毒生肌的功效,吃一些对身体有好处。”钟庆然歪头打量身边认真干活的简明宇,经过他的调理,那双手已不似先前那么粗糙,却仍留下了以往艰辛生活的痕迹,这不是短时间内能改善的。

    现在有了珍珠粉,家里所有人都能受益,只是不知道阿奶她们会不会舍不得用。钟庆然清楚首饰对女人的吸引力,珍珠粉通常都是细小的珍珠磨粉而成,像眼前这么大的两颗海珠,要是用来做珍珠粉,大概会被人说成是暴殄天物。一想到童氏肉痛的场面,钟庆然不由轻笑出声。

    算了,不为难阿奶了,这些还是问过她老人家再说,要是她舍不得,那就留着。他就不信,这么一大桶贝壳,会不出米粒大的珍珠。

    经过最初的震撼后,两人都平静下来。海蚌一个一个被撬开,一粒粒炫目的珍珠被从中挖出,放在一边。等两人忙完最后一个蚌壳,珍珠已经攒了一小堆。

    蹲了这么长时间,钟庆然脚都有些麻了,站起来活动开身体,再次来到玻璃窗口前,遗憾地说道:“这次带的玻璃不够通透,看着仿似隔了一层薄纱般,不够畅快,等玻璃工坊炼出无色透明玻璃时,我们再来。”

    最后看了一眼神秘的海底世界,钟庆然将玻璃撤下,提着灯笼拾级而上,简明宇拎着一桶海货紧随其后。

    再次回到海面上,两人都舒出一口气。海底再美,再令人神往,终归有些压抑,人还是头顶青天,脚踏实地最为安心。

    两人花了点时间才回到家,这个时间点,家中一个人都没有。

    钟庆然洗了把手,就钻进书房,他要的玻璃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制成,他得把大棚设计图纸搞定。

    简明宇则在院子里处理那一堆海味,把能吃的蚌壳肉挑出来,味道好的留下自家吃,其余用来喂猪和鸡鸭。

    “明宇,你们去海滩了?”童氏看着那一大堆蚌壳,也拽了个凳子,坐下来帮忙。

    “嗯。阿奶,我跟庆然开出一些珍珠,就放在堂屋桌上的小盒子里,这边有我,您要不要先去看看。”简明宇转头轻声说道。

    童氏一愣,她还真没想到。珍珠可不是每一个蚌壳都能有的,她活了大半辈子,也就见过几回,还都不大,换不了几个钱。这次,她也就没往这上面想。

    听简明宇这么说,童氏以为跟往常一样,挖了一些小珍珠,她没怎么在意。不过,孙媳妇的好意,她自是要领,这不,刚坐下,屁股还没坐热,就起身去堂屋看简明宇所说的珍珠。

    拿起小木盒,一打开,里面的物事便耀花了她的眼。童氏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闭上眼睛好一会再睁开,结果还是一样。童氏眼睛瞪得老大,嘴都张得合不拢,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好悬没蹦出胸腔。她也算是经过事的老人了,眼皮子没那么浅,可看到眼前的情形,仍是把她惊出一身汗。这些要是放在大周朝,指不定会招徕怎样的觊觎。

    童氏清楚,盒子里大部分珍珠并不算值钱,那些米粒大的,更是大路货,就连普通百姓,稍一狠心,也能买上一些,问题出在那几颗个头大,颜色正,接近浑圆的各色珍珠上。

    要搁几年前,童氏还没这份眼界,这几年生活蒸蒸日上,她手头宽裕,特别是在为钟庆然置办聘礼时,就不曾一次光顾过,平阳县出名的那几家首饰铺子,里面的物品不少她都买不起,但至少见过。

    珍珠不算多昂贵的珠宝,因品相不同,价格差别悬殊,从几十文到几十两不等。这都没什么,区区几十两还不放在有钱人眼里,关键在于,极品珍珠能卖上天价,上千两,上万两都有可能,还有价无市。

    任何东西都是这样,只要价值被认同,那就会遵循物以稀为贵的原则。极品珍珠能卖上天价,就在于它的稀缺性。而眼前那几颗,就很符合首饰铺掌柜所说的极品珍珠,即便不是,差距也不大,再如何,也能归类为上品,几百两一颗跑不掉。

    庆和坊那么赚钱,一年也就赚个两三千两,这都让附近的商户们眼红不已,他们要是知道钟家一次就得到那么多外财,那岂不是得连饭都吃不香,觉都睡不好?

    童氏轻轻放下木盒,小心拿起一颗粉色珍珠放在掌心摩挲,眉眼都染着笑意。她看中的不是珍珠本身,而是庆然夫妻这一举动背后的含意。她都一把年纪了,戴什么也不会去戴珍珠首饰,那都是小姑娘小媳妇们的心头好,她用,就显得有些轻佻了。

    不管庆然和明宇知不知道这些珍珠的价值,能眼睛都不眨地留给她处置,光这份心意,便让童氏胸口盈满暖意。她不缺吃喝,求的还不就是这个?

    童氏乐呵呵地将大个珍珠都赏玩了一遍,这才恋恋不舍地合上盖子,揣在怀里来到简明宇面前。

    “明宇,这东西阿奶用不到,你和庆然仔细收着。”童氏将木盒拿出来,示意简明宇洗干净手将它收好。

    “阿奶,庆然说了,珍珠有明目解毒生肌的功效,让您挑几颗中意的留下,其余都磨成粉,一部分用来每天内服,一部分则制成护肤品。”简明宇抬起头,在阳光的照耀下,眼睛熠熠生辉。

    童氏差点被那耀眼的光芒闪到,本来高兴地眼睛都都眯成一条缝,听简明宇这么一说,顿时有些跳脚:“哎呀,庆然这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东西老值钱了,怎能这么浪费?”

    “阿奶,这东西海里多的是,既然庆然有这个能力,您就放心用。”简明宇说得实诚,“要是您不舍得,那就多留一些,只拿小个珍珠用来研磨。”

    童氏想想庆然对待钱财的态度,再一看夫唱夫随的明宇,顿觉有些挠头,细一琢磨,说道:“行,我帮你们把珍珠分好,东西还是你们收着吧,留我这没什么用处。”

    “阿奶,怎么会没用?您留着,过年过节或者家里有人婚嫁时,可以用来送人。”简明宇嘴上这么说着,手里的活也没停。

    “那好,我这里留一些,其余你好生保管。”童氏说完,就回房去挑拣珍珠。

    这次,简明宇没有再推辞。

    童氏可不管瀚海州会不会有人买珍珠,她还是按照以前的标准,将能卖上价的珍珠归拢到一起,其余实在不入眼的小珍珠则收进一个小袋子中。分装好后,她拿了几颗品相中等的珍珠自己收着,剩余那些还是按照老样子,放入木盒子中。

    “明宇,我给你弄妥当了,你去放好,这里我来弄。”童氏脚步轻快,语调微扬,在在都显示,她心情极好。

    简明宇将手漂洗干净,接过木盒回房,拿出装有大珍珠的布袋子塞进箱底,其余则随手搁在桌上,等着简明宇磨粉备用。

    蚌肉腥味重,即便在姜普及后,爱吃的人也不算多,农家人更多都是用来喂鸡喂鸭。这并非蚌肉入不得口,实是农家作料不多,更不舍得多放油盐酱醋,味道能好才怪。

    钟家则不存在这个问题,简明宇手艺又极为高超,腥气重的蚌肉,也能被他做出花来。若再加上钟庆然提供的菜方子,一加一的效果可不是只有二这么简单,这完全就跟产生了化学反应般,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蚌肉不能直接用,得先吐沙,可这些海蚌都被撬开了壳子,眼看是活不成了,简明宇便在钟庆然建议下,加了些盐等,加快吐沙过程。

    “庆然,饭好了,快出来吃饭。”简明宇擦干净手,轻推开书房和卧室相连的木门。

    “这么快?”钟庆然抬头看了眼沙漏,这种感觉他时常有,过于专注时,压根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将画稿用镇纸压好,钟庆然起身跟着简明宇出门。他是最后一个,钟老爷子等人早已就位。

    “吃吧。”钟老爷子开动后,所有人开始动筷。

    钟庆然夹了一筷子蚌肉,鲜美的味道瞬间在舌尖爆开,引得他食欲大振。

    福村不缺海味,只是之前大家都忙于村子建设和垦荒,没多少时间去赶海,周茗带领的船工调入村卫队后,也忙着训练和砌墙,偶尔才会出海捕鱼。总体上来说,大家用海味的时候不多,也就这些天,村民有了余裕,这才开始丰富饭桌。

    换而言之,钟庆然也不常吃到海鲜。这一餐,算是让他一饱口福。

    简明晨小嘴巴动得欢快,他哥的手艺显见得越来越好,他吃得都快将自己的舌头都给吞进肚里。一想到成家以后,他自己要独立出去,再不能常常吃到哥哥做的吃食,他就垮下一张脸,小小的心中想着,以后一定要找个厨艺精湛的媳妇,就算达不到哥哥的水准,至少也得学个六七成,不然,他这张被养叼了的嘴,怕是一时难以习惯。

    饭后,钟庆然和简明宇去了趟菌菇栽培室。

    地窖总归不太方便,这里也不用太过防备,比以前方便不少,钟庆然便把培养基和菌种采收都教给了沈长贵一家。他们就住在前院倒座房里,除了留个人看门之外,其余人就在菜地这边忙活。

    菌菇栽培室也设在后院菜地中,因着只需满足一村人日常所用,不需要往外售卖,规模不大。沈长贵一家足够照料,钟家名下的田地和菜园子。

    菌室构造和其他房间不同,偌大一间房,只有一扇窗,平时偶尔开启,让菌菇见一见光,大多时候,都关得严严实实。室内温度比室外要高上好几度,也亏得现在已经是夏天,室内外温差感觉不是很明显,换做其他时候,还不得冰火两重天?

    将窗户打开,稍微通了下风,钟庆然和简明宇这才进入。

    在河湾村种植的几种菌菇,钟庆然都留了种,一路上都被密封在铜箱中,菌种损失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对此,钟庆然很满意,只要还有菌种存在,他就能繁衍出一大堆菌菇。

    房子一落成,沈长贵一家便致力于菌菇栽培中,到目前为止,生长期最快的草菇,已经快可以采收。

    看着一簇簇白色圆形的子实体,钟庆然轻扯嘴角,绽开一抹笑意。来到瀚海州,要说最不习惯的,便是这边的气候,使得想吃个新鲜菜都不能。小青菜是生长最快的蔬菜,发芽后大约七八天便能端上饭桌。

    可这也得看情况啊,农家哪舍得摘小苗子吃?河湾村冬天都只有几样新鲜菜蔬,更不用说更加北方的瀚海州。这里温度太低,正常生长七八天便可以食用的小青菜,在福村,怎么也得生长个十来天。

    钟家不需要像其他村民那样计较这些,可每次童氏去摘菜,眼里总带着丝心疼,这一棵棵小青菜,长成了能吃多久?即便再不舍,也比不上家人重要,既然庆然想吃,童氏也只能满足他。

    钟庆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这事他说也没用,还不如用实际行动表明。等以后家里储备多了,童氏也就不会将这些看得这么宝贵。说来说去,童氏还是在为他操心,在不清楚这边田地产量的情况下,能少用一点是一点,免得等到来年,连粮食都吃不上,那样太过遭罪。

    钟庆然并不怎么忧心此事,就目前庄稼的长势来看,产量可能不及河湾村那边的田地高,但也没到种不出粮食的地步。这次垦荒和以前不同,掺了大量山林中的腐殖土,肥力不低,如今的产量大抵已经达到最高,即便等地种熟后,亩产提升也不会太过明显。这也就表明,一亩地能养活的人比河湾村要少。幸亏瀚海州幅员辽阔,人烟稀少,不然,就得年年闹饥荒了。

    地力充足的情况下,亩产还比河湾村低,造成这一状况的最大元凶便是这里恶劣的气候条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