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111章

第11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庆然,弩在大周朝属于违禁物品,也不知道边城禁不禁这东西,要不,处理一下?”简明宇轻声同钟庆然商量。

    钟庆然心中一盘算,决定不冒这个险:“停,大家都检查各自行囊,看手~弩有没有收好。”

    弩这种大杀器,不管到了哪里,都会引人注意,尤其是手~弩,近距离的杀伤力更是无与伦比,对人威慑力太大,很容易被人警惕,这显然对他们此行不利,需要特别注意。

    确定都处理妥当后,一行人再次开拔。随行马匹负重很高,除了放哨那几匹之外,大部分时候,都是由人牵着缰绳前行,因此,行进速度并不快。

    进入大路后不多久,钟庆然他们便被一个商队赶超,从那装束来看,一眼就能认出,他们是大周朝人。

    钟庆然他们出山的地方,靠近大周朝边境,碰到北沙人的几率不高,倒是见到大周朝人极为平常。不过边城这边,两国人并没有这般泾渭分明,越靠近边城,混居的越多。钟庆然他们光顾的两个小村子,离边城颇有一段距离,就偶尔能见到北沙人,混血儿也有幸能得见。

    边城不收进城费,但这不代表没人守城门。城都立了,大门洞开像什么话?

    不过这里的检查很宽松,刚开始,钟庆然还提着心,生怕守城门之人,会把东西翻得乱七八糟,结果他算是白担心了一场。也是,边城之所以能这么繁荣兴盛,就是倚仗低廉的商税,以及自由的氛围,没有这两条,谁乐意大老远,长途跋涉,冒着生命危险过来这里?

    知道进边城有一道检查的工序,钟庆然便把雾果,全都埋在出山口附近。那东西会自己发光,即便有福运包裹,依旧不减其风采,委实不宜见光。没了这个负累之后,钟庆然轻松不少。那么重要的东西,还耗费了他大量福运,他可不想白白便宜别人。

    趁着检查的空档,钟庆然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守城门之人和排队等候的人群。边城繁华还真不是吹得,虽然没有上京城那么人潮涌动,却比一般府城都要繁忙。就这么一会工夫,他们身后便排

    起了不短的队伍。

    看着入城百姓,大多穿着没有补丁的棉麻布衣衫,面色也较大周朝底层人士红润许多,钟庆然不由佩服,边城管理者的能耐。能忍住权力金钱的诱惑,可实在不容易,也难怪边城可以在两国夹缝中,生存得这般完好。

    钟庆然听三皇子说过,只要边城不屯兵,两国不会派驻兵力,也不会官方组织势力,当然,派遣细作之类,自是不可避免。若连这个都没有,那何谈掌控边城?

    其实,真要说起来,边城势力错综复杂,两国有名的权贵,都在这里插了一手,至于到底能从这块肥肉中分走多少,就全看各自的能耐。在这里,一切靠实力说话,光达官贵人的头衔,并不那么好用,边城几个掌权势力,或许会卖他们一个面子,想以权压人,那是遭人厌之事,没人看得上。

    这些都是较为机密的消息,以前钟庆然一无所知,他也是到了蓟州,才获悉此事。这对钟庆然帮助不小,他承了三皇子的情,要是他遵照约定,派人进驻边城,他必不会让他失望。

    经过简单检查之后,钟庆然一行人,便算是正式踏入边城。

    边城流动人口很多,交易更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只要买主有需求,提前定好,下次,商家就能按时交货,可见他们有多么神通广大。

    因着钟庆然一行人,走的是靠近大周朝那边的城门,见到的多是大周朝子民,村卫们并没有大惊小怪。进城后,就完全是两个天地,除了北沙人之外,竟然还能看到其他各色人种,想来是借道其他国家,远道而来。

    看着街上所卖稀奇古怪的货物,众人算是大开眼界。村卫们不由暗自庆幸,要不是跟着钟庆然走这么一趟,想必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有这么新奇的体验。这些都还算好的,最让他们惊奇的是各色夷人,之前见到白惨惨的北沙人,就让他们心中颇为忐忑,要不是钟庆然提前跟他们说过,怕是会将他们当妖怪给处理了,更不用说,那些皮肤黑得跟块炭似的黑人,更是让村卫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其实,大周朝并不闭塞,南方沿海地区,早就有外国海商光顾,奈何河湾村处于腹地,交通虽还算便捷,却无法像现代那样日行几千里,消息便很是滞后。更何况,村卫们都出身微末,没有门路,压根就接触不到这些,对除大周朝百姓之外的人不了解,实属正常,没必要苛责。

    钟庆然的要求便是,看见任何超出他们想象的物品,碰上他们不能理解的事情,闭紧嘴巴就成,此行以完成任务为主,他们不会主动惹事。

    钟庆然一行人,谁都没有来过边城,即便从三皇子和之前两个村子村民中,打听到一些消息,不至于两眼一抹黑,多半人也跟刘姥姥进大观园般,看什么都稀奇。尽管他们已经尽量掩饰自己的神情,只要眼光稍微毒辣一点的人,便能瞧出他们是第一次进入边城。

    一行人中,就钟庆然见识比较广,他倒没被边城给吓到,在现代,他什么样的大城市没见过?不过,边城的繁荣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边城位于瀚海州西南方,气候条件同样不好,能进行正常商贸的时间也就六七个月,其余时间赶路,那就遭了老罪,若不是真钻进钱眼里,或者有足够的保暖措施,没谁会不要命般在冰天雪地,大雪封路的情况下赶路。

    当然,高风险伴随高收益,寒冷的冬季,货物利润更高,远不是正常时候,交易所得收益可以相提并论。

    街道两旁货物琳琅满目,就连见多识广的钟庆然,都不由多看了几眼。这里很多物品,确实连他都未曾见过。的确,现代,生活便利,想要什么,只要有钱,基本就能买到。有些东西却只听说过,工艺早就失传,或者被廉价物品淘汰,但这不表明,那些东西就没有价值,恰恰相反,若从精细程度来看,不少怕是远比现代商品含金量更高。

    虽然大家都对街道两旁的货物,颇为好奇,但没一个人脱离队伍,擅自行动,没法完全控制自己的行为,至少这点定力,他们还不缺。

    钟庆然将众人的神情看在眼中,眼下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没有开口说让大家随意,直接沿着街道往前走,等路过好几家茶楼,这才进了一家茶客虽多,但并不算高档的茶楼。

    茶楼本就是消息集散地,钟庆然进的这家,客流极大,纵是很少见贵客,但架不住贩夫走卒往来频繁,消息更替非常快。

    钟庆然也没想过,能从这里,打听到什么机密信息,他只是想了解边城形势,避免在一无所知的状况下,惹上棘手的人物。

    现在正是边城最为繁忙的几个月,再过上一两月,来往的商户将会锐减,这也是边城特有的景象。半年时间赚够一年的钱,可以想象,这段时间生意得有多红火。

    钟庆然一行人带了不少货物,交给茶楼伙计看顾,他们可不放心。钟庆然和简明宇一合计,留下村卫二队三队看管马匹物资,两人则带着一队五人去茶楼内先歇歇脚,等下再让一队过来替换他们。

    茶在北方属于紧缺物资,利润自是相当可观,按理,普通百姓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他们不会舍得,将钱浪费在这上头,最多买点茶叶沫子,回家慢慢享用。边城却不同,这里穷苦人家也有,但更多的是,手里还有两个余钱的百姓。

    徐记,恰巧就是兜里有点钱,就能进去畅饮一番的茶楼。

    此时不是茶楼客流最大的时候,一楼大堂却已经人头攒动。钟庆然七人等了一会,才等到一桌客人散去,大家只得让小二添了几张凳子,将就着挤一挤。

    外面日头很晒,茶楼里边却挺凉爽,徐记舍得下本钱,也难怪他家生意这般好。

    刚拿到茶点单子,钟庆然就意识到,边城的消费水平不低,奢华物品或许没法和上京城相比,其他方面,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说茶叶这种远道过来的货物,其他点心,半数以上原料,边城附近都有出产,那价格却明显高出一筹。

    若技艺精湛倒也罢了,价高很好理解,物以稀为贵吗,我家有,别人家没有的东西,自是能卖上一个好价格,问题是,桌上那些点心茶果,口味什么也接中等偏上水平,远谈不上独门秘技,这家经营的也只是中低档茶楼,光看茶客盈门,也能猜知,这家口碑不错,可见,这等物价应是普遍现象,说不准,这家还属于物美价廉的范畴,那其他同档次茶楼,指不定卖价会更高。

    简明宇厨艺日益见长,钟庆然尝过之后,对于一般食物,也就失去了兴趣,这也算是有得必有失。他倒也不嫌弃,浪费粮食,无论在哪里,都是不提倡的行为,在这个世界,食物来之不易,就更应该珍惜。

    钟庆然捻起一块茶色糕点,慢慢品尝,这一道点心最贵,味道不算顶好,胜在食材稀罕,来自北沙。当然,这里是边城,汇集了两国特产,还时有其他国家商户,不远万里过来这里,徐记提供的茶点,实在算不上多好,也就一般般,并不算多昂贵。

    钟庆然吃得慢条斯理,他也就是尝个新鲜,若论味道,那还不如回家享用,明宇那一手好技艺烹调出来的美味佳肴。

    钟庆然对这些茶点不甚在意,但不表示村卫一队那五人也如此想法。一队构成,不是鈡氏族人,就是钟家的亲友,那都是地地道道农户出身,平常连吃个饱饭,都得算计着来,也就在福村安居,才过上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

    但这样的好生活,也是基于以前贫苦日子而言,和那些动辄山珍海味的高官富户相比,差距就如同米粒之光和皓月那样悬殊。要不是和钟庆然简明宇同桌,他们怕是直接端盘子开抢了。

    众人对于茶,还真不怎么上心,虽然在福村得省着用,至少短时间内部缺这东西,反倒是出自其他国家的茶点,吸引了他们全部注意力。这些在边城不算金贵,拿到大周朝,那可不是一般百姓能享受的。

    别看边城人来人往,向两国输送的物资不少,但碍于交通不便,商队能携带的货物有限,大周朝幅员辽阔,这点货物,就如水滴入海,压根就激不起一点浪花,达官贵人都还不够用,哪里轮得到平民百姓?

    钟庆然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解腻,目不四顾,耳朵却支棱起来,接收一切可用信息。简明宇五感最为灵敏,凝神细听下,几乎能将嘈杂大堂中,各种声音都收入耳中。

    “听说了吗,北沙和哈兰起了战火,两军对峙月余,眼看快入冬,依然相持不下,近段日子小仗不断,双方都俘获了对方一批俘虏,能赎的都赎回去了,剩下一小部分没人要,就被带到边城,也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

    “你担心这个作甚?又不是我们国家的俘虏,边关出于安危考虑,可不敢收他们,万一这些人是细作,那可就出大事了。最多也就做腹地生意的商户,能少少买上一些,离那么远,语言又不通,倒是不怕他们作妖。”

    “你说的倒也对,我呀,就是感叹一声,打仗,只是苦了百姓。你说,那两国朝廷怎么就不出钱,把他们买回去?这样子,谁还敢死心塌地为他们效忠?”说话之人明显不满这样的做法。

    “事情哪有你说的这么简单?打仗有多耗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呀,这些俘虏,怕都是老弱病残,于国家无益,干脆就舍了他们,也好省下一批军饷,回头往上一报,说是战死,有几个人会怀疑?”

    “照你这么一说,北沙和哈兰人,岂不是不会买自己的同胞?那要是其他国家人对他们没兴趣,这些人还不得砸在手里?把他们带到边城的费用不低,这样亏本的买卖,两国商人会做?”

    “这有何难?卖不掉,就拿他们当苦力,当仆役,只要给他们一口饭吃,不让他们饿死就成,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净赚。”

    简明宇没想到,他们刚来,就得到一个这么有用的消息。虽说这人选上,让他有点不爽,至少他们不用再担心会空手而归。

    好运气不可能常在,接下来,简明宇没再听到类似的消息,毕竟,在大堂就座的大都是小商户和本地百姓,除非边城正好发生热议之事,不然,在这样的公众场合,只会闲磕牙,没谁会蠢到在这里宣扬密事。

    之前,谈起北沙和哈兰俘虏一事的两个中年人,坐得比较靠里,也就简明宇耳力不俗,这才能听清。一问,得之庆然并不知晓这事,简明宇便轻声复述了一遍。

    这下,钟庆然心里有了底,听明宇的意思,这批俘虏,怕是一时半会卖不完,若找不到足够人手,就过去看看。

    在茶楼里逗留到晌午饭时间,也算是收获颇丰,钟庆然才带着人去客栈投宿。这次,目标就比较明确,众人直接进双福客栈,要了一个小院。

    吃过午饭后,留下五人看行囊,钟庆然和简明宇,则领着其余人,带上一部分货物,前往边城最大的集市——西市。

    西市什么都卖,甚至能看到一些,各国明令禁止,不允许私人出售的物品。西市分外市和内市,外市主要业务为零售和小额批发,内市则是大宗货物交易场所。

    钟庆然本想先去打听一下,三皇子派驻的人手,后来一想,刚进边城就行动,怕是会被有心人看入眼中,就打算先把货物处理掉,少了累赘,也能减轻一些他们的负担,有马匹,却不能急速奔跑,这让他心中有几分忐忑。

    钟庆然自己倒是不怕,但其他人就没办法了,既然他把他们带出来,就得囫囵个再带回去。以他们现在的状态,没有遇上事还好,一旦被谁盯上,怕是跑都没法跑。

    他们带的每样东西都不算多,外市就够他们消耗,暂时不准备进入内市。

    钟庆然大致看了看,除去那些罕见的物品,外市卖的最多的便是,各种肉干奶制品皮毛和药材。这些都是边城一带盛产之物,可谓是物美价廉,在这里不稀罕,运到南方或更北处,价格翻番都是商户良心价,翻几倍,十几倍,乃至几十倍都有,就看货物稀缺程度。

    福村刚兴建,很多东西都急缺,自是不可能往外卖,唯独海味和海盐,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因着盐遇水而化,又比较打眼,钟庆然一行人带的不多。盐在哪里都属于朝廷管制物品,能光明正大往外售卖的,只有获得朝廷许可的商户。

    盐的利润,自古就极为可观,北方,历来就是盐产量不足的地方,盐一贯都销量不错。

    钟庆然将整个外市都转变,了解这里行情后,这才开始陆续往外出货。他没时间浪费在贩卖上,只能吃点亏,直接卖给收货商户。

    边城人种多样,因着和外国人存在交流障碍,钟庆然也不想找个翻译充当中介,直接将人数相当多的北沙人给忽略,只管和大周朝人谈生意。

    “两位客官,里边请。”店小二一脸和煦,态度殷勤,他眼睛亮着,一看钟庆然他们的样子,便猜测可能有生意上门,忙迎上前去。

    “你们店铺都收些什么?”钟庆然一边打量铺子,一边随口问道。

    “铺子上卖的,我们都收。”店小二指着货架上的物品,一一说明收购价,末了还递了一本小册子给他。

    钟庆然快速翻看,越翻,越是诧异,看来,古人智慧真不容小觑。这家店摆明了是明码标价,能做到这等地步的可不多见,就算在现代,除了零售,也很少看到这样的公司,大多还是根据不同对象,给出不同的报价。

    钟庆然并不怀疑,这家店铺还有内部价。能做到这一点,已经足够,这会给初入这行的商户带来极大方便,至少不会像宰猪一样,把大部分利润都给侵吞。

    小册子上给出的价格还算公道,钟庆然之前的工作可没白干,收集了那么多消息,自是清楚,他所要贩卖货物的大致价格。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大约这个数,你能做主?”钟庆然不会小看任何一人,不过,他带的货物虽然每样都不多,但总量可不小,恐怕店小二还不够资格,接下这一单生意。

    “客官,这边请。”店小二脸上笑容更加灿烂,这笔生意并不小,虽然琐碎了些,但能拿到足够的赏钱,辛苦点又何妨?别人想要都不一定能好运碰上。

    钟庆然和简明宇被领进偏厅中,不过片刻,便有茶水点心奉上。这家店服务态度不错,不枉他,费了不少时间才挑中它。

    很快,店小二便领了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进来。钟庆然猜测没错,此人正是这家铺子的其中一个管事,负责采买。

    简明宇平时话不多,做生意却一点不打怂。也是,小小年纪就开始掌家,若没点本事,怕是早就被他那无情的家人给拆吃入腹,哪里会有现在这般好日子过?

    钟庆然定下基调,简明宇在后边斡旋,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两人以一个比较满意的价格,将手上这批货物给售出。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管事不由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汗水。真是见了鬼了,这两位公子,年纪不大,却都不是好相与之人,想他一人在边城摸爬滚打不少年,今天,竟然被两人给绕了进去,难道他已经老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