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118章

第11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瀚海州大部分地方都是草原,现在被冰雪覆盖,一眼望去,白茫茫一片,晃得人眼花,看久了,人极易患上雪盲症。

    眼下还没墨镜,不能过滤地面强烈的反光,是以,除开最初那一段路,钟庆然一行人都是日夜颠倒,尽量避开日头最烈的时候。

    可饶是如此,也有少部分人,出现雪盲症的前期征兆,好在离福村已经不远,坚持一下,等到地方后,便能养过来。

    “看,快到了,前面就是我们此行目的地。”

    “真的,太好了!”

    ……

    看着大家伙兴高采烈、喜上眉梢的样子,钟庆然和简明宇并不太乐观。这里已经进入望远镜的视野范围,若福村一切正常,村中应该会有所行动,至少望孙兴切的钟老爷子夫妇,定然会嘱咐守门村卫,时刻留意他们的回归。

    简明宇下令众人原地待命,鸣雷不发一声,振翅而起,急速飞向福村方向,不消片刻,便化作一个小黑点,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不知道是否因为,鸣雷眼睛构造和人不同,钟庆然和简明宇两人,起初还担心它在冰天雪地中飞行,眼睛会因为刺目的反光受伤,结果却比两人预期要好过太多,鸣雷并不存在这方面隐患。从第一场雪到现在,没看出它哪里有问题,倒是飞行受了一些影响,方向不如以前好把握。每次,鸣雷出行前,都要先行飞出去探情况。亏得它速度快,傍晚飞一圈,就够它记住路线。

    鸣雷目前个头比它娘还要高大,翼展已然超过三米,在头顶盘旋时,压迫感十足。不到十里路,它只消一刻钟,便能走个来回。

    鸣雷在福村上空掠过,一双冰冷的鹰眼,将福村情形尽收于眼底,看着空无人迹的村子,鸣雷一声唳喝,划破长空,久久不散。

    再次留恋地看了一眼福村,鸣雷陡的拔高身形,循着熟悉的气味电射而去。

    点白原本立在鹰架上休息,听到鸣雷的呼唤声,迷茫的眼神,瞬间变得清明,须臾便走出屋子,欢叫着迎上前去。

    “老头子,我没听错吧?”童氏一时有些愰神,连手上动作都停了,“是不是庆然他们回来了?”

    钟老爷子也没比童氏好上多少,他神情激动,手都微微颤抖:“是,肯定是他们。我也听到鹰鸣了,能让点白这么高兴,想来那定然是鸣雷。走,快去瞧瞧。”

    钟老爷子推门而出,站在廊道上,拿出庆然走前留给他的望远镜,朝着福村方向张望。可惜,距离太远了点,除了在天空中翱翔的点白之外,他什么都没看到。

    听到空中时不时响起的鹰啼,船上不少人都出来一探究竟。一开始,他们还有些不敢确信,等点白和鸣雷汇合,一起朝楼船飞来,猛然闯进他们视线中,一个个都喜极而泣。他们不会看错,新加入的那只鹰,定是跟随钟庆然远行的鸣雷,既然它毫发无损,那意味着什么,不用想大家都知道。

    钟老爷子将望远镜递给童氏,撩起衣摆,急匆匆去了村卫队:“周队长,赶紧的,现在就上岸。”

    “钟老爷子,别急,我得保证大家安全,等确定没危险后,再靠岸不迟。”周茗身负重任,忙安抚心情激荡的钟老爷子。这可是钟庆然最在乎的家人,他可不能让他们有丁点损失。

    周茗他们所在海域,离福村距离并不近。前阵子下雪,陆上早就被冰雪覆盖,随着气温日渐降低,海边也起了浮冰,他们迫不得已,将楼船停靠在海域更深处。现在,就算外边没有危险,想回去,也得小心着来。

    “那庆然他们岂不是会有危险?”钟老爷子刚听闻庆然回来的消息,一时被喜讯冲昏了头,此刻,他才反应过来,福村早被人给占了,他们这么不设防地进去,这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钟老爷子顿时犹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大冷天的,脑门上竟冒出了一层汗。

    “钟老爷子,放心,有鸣雷打前哨,村长不会这么贸贸然闯入村中。”周茗这话并非奉承,他心中也这么想。钟老爷子眼下是关心则乱,思绪混杂,才会这般茫然无助,等他静下心来,怕是立即就会想明白。

    周茗不清楚福村状况,但他知晓,鸣雷能出现在这里,福村危机想必已经解除。不过,侥幸心理不能有,他必须在确定安全后,才能将众人送到岸上。村长走前,可是交代过好几次,什么都可以放弃,唯有一点,就是得保证村民安然无恙,特别是钟老爷子他们。

    鸣雷和点白双双在楼船上空盘旋了一阵,这才降落在,钟老爷子夫妇所住舱室前的廊道上。

    童氏忙带上手套,把准备好的食盆,放在鸣雷面前。鸣雷上前闻了闻,确定只有点白的味道,点白也向它传达了让它吃,这是他所猎食物的信息,鸣雷这才勉为其难地享用起来。

    童氏看着它快速啄食,脸上带起一抹笑意。她和两只鹰沟通困难,但看到鸣雷就像看到了庆然,这些日子以来的煎熬,顷刻间散去,感觉整个人都松快不少。

    饱餐一顿后,鸣雷没有多加停留,稍微休息了片刻,便带着点白,一起朝着钟庆然他们飞去。

    看着两只鹰渐飞渐远,简明晨眼中透着欢喜,他就他哥一个亲人,要是简明宇有个万一,他真不知道该咋办。若不是他被困在船上,他早就第一时间跑出去迎接,哪会在这里焦急地等待?

    不光是跟钟庆然来往密切的亲友,时刻关注着他,就连其他村民,也是翘首以盼。福村武力不俗,吃亏就吃亏在人口上,只要钟庆然这次没有空手而归,福村便能东山再起。再不济,他们也能在不与瀚海州相连的地段,慢慢发展,等积聚起足够的力量,再重新踏上瀚海州。

    鸣雷和点白速度极快,远非人们步行可以相提并论。不到半个时辰,鸣雷便带着点白安然返回。

    很快,钟庆然和简明宇便得知,福村没有危险。简明宇带着几个村卫先行一步,钟庆然他们则缓步跟上。

    望远镜放大倍数不高,起先,简明宇还没觉得异样,等看得足够清晰,才发现村子围墙斑驳不堪,很多地方,甚至有砖石剥落,大门更是大肆敞开,不说人影,连只鸡都看不到。他相信鸣雷的判断,既然村中无人能威胁到他,简明宇再顾不得其他,全力赶往福村。他这一动,差别就显现出来,村卫们紧赶慢赶,也没能追上他,甚至距离被越拉越大,不过一溜烟的工夫,简明宇就只留下一个背影给他们,等他们赶了一半路,简明宇已经消失在大门拐角处。

    面对空空荡荡的村子,简明宇一脸不敢置信。看着自家翻倒的石桌,光秃秃的窗户,部分倒塌的墙壁,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让他目眦欲裂的是,整个村子都付之一炬,但凡木制器具,都已经尘归尘土归土。

    钟家家境最好,相应的,遭难情况也最为严重,房子倒也罢了,都是青砖瓦房,除去被撬走和推倒的那些,至少还有个样子在,后院中的玻璃温室,才是真正的受灾重地,玻璃全都不翼而飞不说,就连木框架也成了一堆灰,花了大力气种活的各种作物,更是不见半点踪影。

    要不是从鸣雷那知悉,家人都安全,简明宇素来又冷静持重,他怕是会立刻跳起来,去找下手之人麻烦。

    没过多久,跟随简明宇过来的村卫们,也相继入村。

    “这帮狗娘养的,竟那么下作,趁我们不在,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可千万别犯在我们手上,不然,看我不灭了他们。”

    “好好的家,被人弄成这副模样,这等罪恶,简直不可饶恕。”

    “亏得村长和队长提前做下部署,不然,真不可想象,家人……”

    “走,去找队长,看看他有何应对之法。”

    钟庆然他们走得慢,等他透过望远镜,看清村子围墙状况后,脸色顷刻间,有如阴云密布。他离开福村,也就将近四个月时间,哪知,最坏的结果出现了。

    围墙基本算完好,里面的情况他不得而知,但长脑子的都知道,怕是一应物品都遭了秧,只是不知钟老爷子他们,有没有按照他交代的那样,提前把物资先一步挪走,要是没有,或者时间上来不及,这损失将无可估量。希望不要出现最糟糕的情况。

    这时候,众人还笑容满面,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等到近到肉眼都能看清时,一个个笑容霎时凝固在脸上,心中惊愕莫名,这里又不是边境村庄,怎么这么像被外族掳劫一空的样子?

    围墙大部分地方还算完好,但也有部分地方豁开一条口子,缺砖少石的更是常见。最惹人注目的是村门处,牌匾早就不知去向,大门洞开不说,还险险的挂在门轴上,稍一用力,怕是就会砸在地上,门中央更是破了一个大洞。

    看那惨不忍睹的模样,仆妇们心生不安,此前,他们还以为能有个好主家,以后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哪成想,竟是这样的境况,看来情形不大妙啊,不知道能不能安然度过这个冬季。

    像是知道他们的担忧,钟庆然索性停步,回身面对着,这一千多个面现愁色的仆妇,语调平缓,不带半点情绪地说道:“你们也看到了,村子正遭过人洗劫。你们放心,只要你们规规矩矩,不做对村子不利的事情,我保你们能过上普通百姓的生活。当然,一切都有代价,我对你们只有两个要求,第一个,衷心,第二个,能吃苦耐劳,只要能做到这两点,其他我不敢保证,让你们吃饱穿暖,问题不大。第二个条件还好说,你们违反,最多就日子过得清苦一些,若谁敢触犯第一条,定从重从严处理,谁若不信,尽可以试试看。”

    话毕,钟庆然也不等众人回应,继续前行。

    其余人顾不得思考,慌忙跟上。别看他们这一行没人减员,就认为瀚海州日子好过。其实,要是没有钟庆然等人,他们恐怕连食物问题都无法解决,山林岂是是那么好进的?

    除开这个,对他们最大的威胁是严寒的气候。饶是钟庆然想了种种办法,让大家穿了一层又一层衣衫,他们中大半人,依旧受不了冰天雪地的生活。如今,大家不光手脚起了冻疮,身上也有不同程度的冻伤,再不安定下来,他们迟早得葬送在寒冬中。

    应付大自然,都这么艰难,再面对虎视眈眈的本地人,众人心里如明镜一般,不紧紧抓住新主家,谁要蠢得起了异心,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更何况,这里大多数人早就认命,有人依靠,不到生死攸关的那一刻,断不会起二心。

    没让简明宇他们等太久,大半个时辰后,钟庆然便带着众人和他们汇合。看着残垣断壁,钟庆然尽管先一步做了心理建设,依然做不到面不改色,太阳穴突突跳动,这笔帐,他记下了,有朝一日,定要找他们算账。

    钟庆然知道,大部族会这么急着动手,定是和之前他们清剿盗匪有关。能当部族首领的,没一个真正蠢笨不堪,就算他们不行,手底下也定有能人,找不到凶手,他们难道还猜不到?对付一个新进瀚海州的外来势力,迁怒栽赃就够了,压根就不需要太多理由。

    “明宇,你带着人先整理村子,我去接爷爷奶奶。”钟庆然匆匆交代一声,便拿着铁楸,领着一部分青壮,沿着码头,开始清理路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