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138章

第13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然,不义之财不在福运珠吸收范围之内,商队所赚,归福城所有,钟庆然不会强占。关键就在于,钟庆然是福城百姓最大的债主,包括福城官府在内,都欠他不少钱。在没偿清这笔债务之前,不管是官方收入,还是百姓工钱,都会截流一部分,用以还债。绕来绕去,钱财的最终去向,还是钟庆然,得到实惠的却不止他,双赢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干?

    如果光这样,钟庆然还不敢这么做。他会如此决议,便是仗着福城过剩的产能。除了粮食暂时还有很大缺口,需要靠进山挖野菜、狩猎和下海捕鱼来补充,其他方面,尤其是作坊,还真有很多连每日开工都做不到,不是作坊资金链断裂,而是若如此做,生产出来的物品,仅靠福城百姓,压根就消化不了。

    既然内部无法吃下,那将目光放在其他部落上,既能收拢资金,又可以让百姓清偿债务,一举两得之事,钟庆然何乐而不为?

    “唳!”

    空中传来几声嘹亮的鹰鸣,钟庆然凝神细听,啼声欢快,就像是见到了久违的亲朋好友,他不用想就明白,这是点白和鸣雷在嬉戏打闹。

    钟庆然搁下笔,“噌”地起身,疾步出门,待到院中,见童氏在廊下挑拣所剩无几的豆子,笑容满面地说道:“阿奶,明宇回来了,我去迎一迎。”

    “明宇回来了?那你快去。”童氏也不挑豆子了,将簸箕放好,掸了掸身上的灰,“我去厨房看看,今儿个做点好吃的,为明宇洗尘。”

    “阿奶,您也别累着,其他事让王妈做便是。”钟庆然步子迈得又快又大,不过两三句话的工夫,人已经转入拐角,只余话音飘荡在院中。

    童氏摇了摇头,轻声嘀咕了几句:“哎呦,这小夫妻俩也真是,这才几天没见面,就跟离了几年似的,怎么说来着,瞧我这破脑瓜子,嗯,想起来了,这估摸着就是‘小别胜新婚’?”

    边嘀咕着,童氏边往前院走去。钟家下人不经主子召唤,不得随意出入正院,眼下还没到午饭的点,正院中除了童氏和钟庆然外,空无一人,如今,钟庆然也出门了,只余童氏一人,乍一看来,还以为是哪个寂寥的农家小院。

    一出正院,童氏便看到,在倒座房门前忙活的丫头,便停住脚步,没再上前,直接吩咐道:“翠英,叫王妈一起去街上看看,有没有新鲜的海鲜野味,让她挑好的买上一些,这事办妥当后,你就过来灶前帮忙。”

    “是,老夫人,婢子马上就去。”翠英脆声应下,转身去往后院。

    如今的钟家后院,早已不复当初被人光顾后的衰败模样,玻璃温室重又立起,里面各色作物长得郁郁葱葱,温室后边,是马厩牛棚,原先,这里住满了大型牲口,现在大都已经转移到牛马场中,剩下那些,主要用来充当钟家人出行的座驾。

    钟家下人不多,连前院的倒座房都住不满。童氏定下的规矩是,下人只要做完份内事,可以自行歇息,她不会多管,但不经主子们同意,不得随意出门。

    有了这个规定,童氏找起人来非常方便,尽管没有在前院看见王婆子,她也一点不担心。

    前院和正院都有廊道通向后院,翠英腿脚很利索,不出片刻,便在温室中找到王妈。

    “翠英,你怎么过来了?”王妈直起身,“是主子们叫我?”

    “王妈,先别忙活这些了,老夫人让你去买些海鲜野味,要新鲜品质好的。”翠英麻利地交代完,说道,“我看老夫人脸上带笑,估计是好事,您呀赶紧去,将差事办好了,说不定会有赏赐。”

    看着翠英匆匆交代完,便转身离去,王妈不敢耽搁,将家伙什收拾齐整后,放回原位,便回房拿了银子去街上。

    虽说福城粮食吃紧,但街上除了官营杂货铺外,还开了些铺子,大多数都是随意在地上支个摊子,卖些家中多余的物品,譬如谁家打了猎物,家中人吃不完,或者舍不得吃,便会拿到街上去售卖。

    摊子不是很多,因为不少都是直接卖给杂货铺,自己摆摊贩卖,不过是想多挣点银子罢了,毕竟,官营杂货铺不是善堂,他们也要有出息才行,否则开铺子,还要倒搭费用进去,那开这个铺子也没有多大意义,在商言商,杂货铺不会仗势欺人,却也不能硬要他们拿钱接济百姓,怎么着,至少得赚回店铺伙计们的工钱不是?

    杂货铺生意不错,抛开从百姓那收购的物品,最为吸引人的便是,海盐等经销权在官府手中的官营物品。

    通常来说,官营杂货铺价格比较实惠,一般,百姓会先进杂货铺瞧瞧,若没有合心意的,这才会到其他摊子上转悠。

    如此一来,摊上生意岂不是会一落千丈?实则不然,大家伙都不是傻子,敢自行摆摊售卖,说明自家摊子所卖物品非常有竞争力,不是比杂货铺品质更好,便是杂货铺中少有,甚至没有。

    福城建立至今,满打满算,也就一年刚出头,社会阶层还没有固化,各家各户家境差距不大,但总有人舍得花用,或者偶尔吃顿好的打打牙祭,加上比较富裕的几家,摊子生意倒也做得,再说,实在卖不掉,不是还有杂货铺这条退路吗?

    今天不年不节的,家中也没客人,老夫人突然嘱咐她买些优质食材,王妈便多了个心眼,一番盘算,发现家中就缺少夫人,莫不是少夫人要归家了?她抬头眯眼打量空中,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让她发现了点什么。蔚蓝的天空中,似乎有两个小黑点,王妈并不觉得,是她迎面对着太阳,盯久了导致眼花。

    知道八成是少夫人即将带队回城,王妈便有了主意。钟家主子少,也好伺候,她可不想丢了这份好差事,光为了这点,她做起事来,也都尽心尽责,把主子们服侍好了,她的日子才能有保障。

    要知道,钟家名下仆妇众多,主子仁厚,想进钟家宅子伺候的不知道有凡几,她可不想因差事出了差错,而被主子打回去。宅子里的活多轻松啊,吃的又不差,这样的好事,打着灯笼也难找。这人吗,过惯了轻省的日子,再倒回去过苦日子,有几人能熬得下去?

    王妈睁大眼睛,仔细挑选海味野物。家中不缺蔬菜,鸡鸭鹅都有,这些用不着买,这几只海蟹个头挺大,瞧着不错,几位少主子都喜欢,买了。呦,那是泥鳅?看这活蹦乱跳的,真是难得一见,平日里可是想买都未必能买到,赶紧买了,也好让主子们尝尝新鲜……如此,倒腾了好一阵,王妈才将食材凑齐,脚下生风般打道回府。

    童氏见了,脸上笑容越发浓厚,赞道:“王妈办事就是利落,这些我瞧着都不错,这几样中午就做,剩下那些晚上再吃。”

    钟家规矩没那么多,钟家人的吃食,一般都是他们自己买,用到王妈等人的机会不多,这也是王妈如此尽心的一大缘故,表现好了,受到主家重用,她就不用担心,哪天莫名其妙被人给挤下位子。想她在原先的主家当厨娘,那一手做点心小菜的厨艺,就是进酒楼当厨子,也不会逊色多少,也不知碍了谁的道,打了一顿板子,辗转几手,竟被卖到边城,这等以前想都没想过的苦寒之地。

    边城百姓是比较富足,奴仆就不好说了,运气好,那没说的,更大可能是被卖做苦力,那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生命之火随时都能熄灭。王妈年纪不小了,可她从没想过要死,即便经过长途奔波,染了一身风尘,又因吃喝太差,身体虚弱,依然打起精神,擦亮眼睛寻找可能的买主,哪成想,竟被两位少主子看中买了下来。

    遥想当初,王妈得知他们一行人的目的地时,要说不后悔,那不可能。可她知道,逆着主子的意思而为,那实在太蠢,逃奴能有好下场的没几个,更不用说还是在即将进入冬季的北地,跑了,基本宣告生命的终结。

    至于那些临阵反悔的仆妇,王妈一点都不看好。明知前路危险重重,也只有极小一部分人被苏管事带回去,便可知,大多数人眼睛都是雪亮的。那可是几乎与世隔绝的瀚海州,岂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一次性买下千多人,这么大手笔,若没个依仗,花费的银子岂不是打了水漂?就连王妈这么个除了一手厨艺,再没其他本事的奴仆都知道,若真有这么一条安全的道路,通向瀚海州,必然会引起各国觊觎,显见得这事是机密,必是瞒着人而为之。那些自以为做了明智选择的人,估计这会不知道有多后悔,王妈不厚道地想到。

    王妈所猜不错,苏管事和钟庆然避着人行事,怎么可能留下破绽?那些被他领走的仆妇,如今正在矿场干活,苏管事没落井下石,可矿场那种地方,百姓也只会趁着年富力强的时候,干上几年,攒够钱就回家,即便这样,也很容易落下病根。

    问题是,他们是奴仆,苏管事的意思很明确,用不着虐待他们,唯有一点,不允许这些人和外人相见,更不能放走一人,进了矿场之后,有生之年,都要在矿场中度过,少一人,都唯矿场管事是问。没了希望,那些人的日子可想而知,无望之中,有多少人能熬得下去?

    若王妈知道,她最多同情一二,别的,她什么都不会说。路是自己选的,他们有今天的下场,怪得了谁?就像王妈自己,若没有豁出去,搏那一线生机,怎会有如今这样的好日子?

    王妈是厨娘,她在钟家,却没多少发挥自身才能的机会,她没有急于表现自己,主子们让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勤勤恳恳干好自己手上的活计,再仔细一点,别被人给钻了空子,她的地位便会很稳固。

    王妈从没想过,主家有这样的能耐,在瀚海州开辟出偌大的家业,掌管着一城百姓生死。目前看来,钟家主子少,没有任何纷争,下人之间也相处平和,没有出现今日你踩我一脚,明日我打你一拳,如此勾心斗角的场面。

    像钟家这样的好主家,想找可不容易,她一定要把钟家给看好了,可不能让心怀不轨之人进来。一旦主家失势,他们这些下人下场定然凄惨无比。这和普通富贵之家落难不同,钟家作为福城最高首领,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一直高高在上,要么被碾入尘埃,再没翻身机会,为钟家效力的婢仆,同样不会有好果子,尤其是得重用之人。

    还有一点,让王妈一直惴惴不安,那就是福城有太多规矩,与当前习俗格格不入。当王妈得知,所有奴仆都能自赎自身的那一刻,心中可是起了滔天波浪。她也有成为良民的一天,这种情况,在以前,她可是想也不敢想。

    这天底下,有多少人,会心甘情愿为奴为婢?王妈不是孑然一身,她倒是不在乎是贱民还是良民,可她还有一个儿子,有这样的机会摆在眼前,她怎么可能不心动?王妈从没想过,要离开钟家自谋营生,她家就两个人,无权无势的,被人欺了也没处告状,背靠主家,生活便有了保障。儿子有了自由身,她补贴一些,这日子就能过起来,哪天再讨个儿媳妇,她便无憾了。

    可要是钟家垮了,呵呵,王妈再没见识,也能猜知,所有规矩会被推倒重立,指不定比大周朝规矩还要严厉,良民变贱民的日子指日可待。

    和王妈持同样想法的人不少,特别是那些脱去贱籍,成了平头百姓之人,都极力拥趸钟庆然,甭管他年纪轻轻,嘴上无毛,关系到切身利益,谁会不长眼去反对?更何况,钟家地位稳固,又岂是谁想反就能反?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话说,钟庆然来到马厩,骑上踏雪便朝南门驶去。他的几个亲卫见状,忙不迭起身,步履匆匆唤了马匹跟在身后,直等到出了吉庆坊,才赶上。

    钟庆然抬头瞧了眼,在空中翱翔的两只鹰,心中估算着,这里距离差不多,便吹了声响亮的口哨。点白和鸣雷闻之,以长鸣回应。不过须臾间,两只鹰便从两个小黑点,变成巴掌大,转瞬间,再放大一倍,马匹奔驰不到一里,点白和鸣雷便在钟庆然头顶盘旋。

    点白欢快地鸣叫几声,得到钟庆然回应后,即刻俯冲而下,及至距离钟庆然不过一丈,才陡然降低速度,堪堪平稳地停在,钟庆然伸出的手掌上。点白亲昵地拿鹰钩嘴,轻啄了几下钟庆然掌心。

    钟庆然有好些天没见到点白,见它这般举动,不由轻笑出声。不过一想到这两只鹰,那副傲娇德性,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它们呀,也就这种时候和喂食时,才会和他套近乎,讨好他,表现出亲切的一面,其他时候,可实在傲得很,轻易不会搭理他。好在,点白和鸣雷性子虽别扭,却很听他的话,使使小性子,倒也无妨,谁让他不是这两只鹰的救命恩人呢?

    点白会和鸣雷相聚,钟庆然便知道,简明宇一行人已经进入福城势力范围,果然如此,再往前走了几里路,双方便迎面碰上。

    钟庆然和简明宇并肩而行,侧目打量一番,见人精气神都不错,遂问道:“此行如何?瞧着像是事情都办成了?”

    简明宇含笑应是,将一路上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钟庆然听得入神,只是听到后来,眉头不自觉拧起。

    “怎么了?”简明宇笑意微敛。

    “无事,你的嗓音变了,什么时候的事?”

    “有变化吗?没人跟我说过,我都不知道。”

    简明宇的言下之意,钟庆然岂会不明白。若非事关己身,未曾留意,就凭简明宇敏锐的五感,不可能察觉不到。

    “明宇,真没想到,你比我发育还快。”钟庆然笑得一脸深意。按理来说,简明宇从小受苦,发育会减缓,即便这几年日子好过了,也没这么快赶上同龄人的进度。不过,这是好事,进入变声期,意味着二次发育,离彻底成年不远了。简明宇都如此,钟庆然想必也快了,“回头我给你配点药,免得你伤了嗓子。”

    两人有说有笑,其他人很有眼色,远远坠在两人后面。打扰人小夫妻这种缺德事,还是少做为妙,做多了,怕是会遭天打雷劈。

    再往前走了一段路,商队家属集队而来,将简明宇一行人团团围住,叽里呱啦的,吵得钟庆然脑门疼,他哪会委屈自己,和简明宇说了几句,便快马加鞭,双双脱离出这片嘈杂的地界。

    耳边没了嗡嗡声,钟庆然如释重负,这才提缰放慢马速,和简明宇缓步而行。亏得现在还只是初夏,日头并不晒人,不然,钟庆然哪会有这般兴致,早就快马加鞭跑回家,窝在家中阴凉地方不愿动弹。

    说起阳光,钟庆然不是没有遗憾,福城这边只有夏冬两季,春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夏天倒是好过,冬天就太过难熬,长达近半年的冰期,想想就头大,要是没有玻璃温室,福城百姓就甭想过好日子。

    瀚海州土地相对贫瘠,目前为止,勘察出的土质,最好为中等田,上等田是一亩都没有,中等田和下等田,几乎对半开,这还是在,用山中沃土肥田的情况下,若不然,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这也就怪不得,瀚海州人口一直发展不上去。要知道,中小部族虽遭受大部族的打压欺负,大部族可没有,他们可以尽情发展自己部落。情况却不甚理想,最大的部落丰城,人口也还不到一万,抛开一切人为因素,瀚海州土地贫瘠,生产力过于落后,这才是制约人口发展的根本因素。人力终归有限,当粮食生产跟不上人口扩张时,便会因为饥饿,出现减员。

    办法不是没有人想过,分族就是最好的应对之法。瀚海州幅员辽阔,当一个部落到达承载极限时,将人口分流,是最为理想的方法。问题是,有多少人有这个魄力,放着好日子不过,去穷乡僻壤过被盗匪盘剥的日子?

    部落主事者们都享受惯了,放任平民当分部首领,他们又不肯,几百年下来,就形成了现在的格局。如今这些大大小小的部落,从大部落脱离出去的部落,只有寥寥无几。这也是为何,中小部落能在大部落中买到奴仆的一大原因,人口在瀚海州有多贵重,没有哪个首领不清楚。正因为清楚,大部落才会在卖出一部分饥民,赚取财物的同时,却又控制着数量,他们可不想因小失大,让中小部族过于发展壮大,从而威胁到他们的地位。

    简明宇一进入钟家正院,便闻到浓郁的菜香,眼中闪过笑意。

    童氏听到动静,出门探看,见是庆然和明宇,忙笑眯眯地说道:“明宇,辛苦了,先去洗个澡,再去见见老头子,跟他说道说道,然后去你公婆那走一趟,等回来,正好可以用午饭。”

    “好的,阿奶。”简明宇欣然应下,转而对钟庆然说道,“庆然,我带了一些部落特产回来,等会东西送到的时候,你带爷爷奶奶先行挑选一番,再留出一部分送给爹娘和叔叔们,其余那些先搁着,等会我来处理。”

    “这点小事,不用非得你来处理,我现下正好闲着,你赶紧忙你的去,看,都出汗了。”钟庆然主动揽下此事,等目送简明宇拎着热水进房,这才对着童氏说道,“阿奶,离午饭还早,不用这么着急,您先歇会,我去看看东西到了没。”

    “那成,你等我一下。”童氏解下围裙,擦干净手,兴致极高地说道,“走,阿奶也跟你瞧瞧去,我倒要看看,瀚海州特产是何等模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