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141章

第14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完善教育这事不急,他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来,钟庆然如是想到。

    将书院事务全都处理完毕,钟庆然抬头瞧了眼天色,见离午饭还有点时间,索性起身,打算去各个分院转悠一圈。不亲眼见识一番,不知道实际状况,就出台新的规矩,便如纸上谈兵,大多当不得真,很可能沦为空谈,毫无实际作用,甚至可能起到反效果。

    仅这么一次,自是不够,钟庆然决定,以后有空,多来书院转转,再找人,将师生遇到的麻烦,或者那些不合理的地方,都汇总起来,到时候一并改了。

    书院学生不多,钟庆然没花多少时间,便粗略将其逛遍。这次他没有回中医药学院,而是转道去文学院接简明晨。

    铃声响起的刹那,不少班级瞬间变得嘈杂。在这种环境之下,即便有个别先生课没讲完,也匆匆结束,等待下回再详解。忙碌了一上午,不管是先生,还是学生,一个个都饥肠辘辘,不补充点营养,怕是难以为继。先生们自是知晓这点,是以,最后一堂课,一般都会提前讲完,余下一点时间让学生们自习。

    “明晨,这边。”钟庆然挥手示意。

    简明晨循着声音看去,一眼就瞧见,鹤立鸡群的钟庆然,忙小跑着上前,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大哥郎,你怎么来了?”

    “有点事要忙,这不,眼瞅着快到下学时间,便顺道过来接你。”钟庆然不会刻意彰显,自己对简明晨有多好,那真没什么意思,“不过一个月没见,我怎么瞧着你脸圆了一些?”

    钟庆然不光这么说,还上手摸了一把,倒把简明晨羞红了脸。

    “这有什么,小孩子还是胖点好,再说,你这离胖可还有老大一段距离。”钟庆然一边说,一边注意简明晨的神色,见他脸上红晕逐渐褪去,总算放下心来。

    这孩子也不容易,明宇上回说的不错,明晨那点心结确实已经解开,被他这么说,都只刚开始脸红了一阵,稍后,便恢复正常,还跟他有说有笑,性子较以往活泼,这是好事,无怪乎这段时间,长胖了一些。

    “明晨,家里养了许多小动物,这事你也知道。今儿个,爷爷奶奶会各挑一只养在身边,你吗,就得再等上一些时日。你不要多想,家里其他人也都如此。”钟庆然提前打好预防针,坚决杜绝因沟通不畅,导致产生隔阂,最后间隙越来越大,再无法和谐相处。想想那结果,他就觉得可怕。

    简明晨很懂事的点了点头,露出两颗小虎牙,笑着应和:“我有小花陪着就好。”

    钟庆然没多说什么,一手提着小书包,一手拉着简明晨,慢悠悠地朝钟家走去。正午有些烈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留下浅浅的光影。

    春困秋乏夏打盹,美美享用完一顿午饭,稍微走了会消食之后,一挨到椅子,没过多久,钟家几人,都不约而同打起了瞌睡。午间大家都没什么事,皆顺应本能,响应周公召唤,先后步入酣睡中。

    歇过晌,简明晨肩挎书包去书院上学,钟家其余四人则围坐在堂屋中,一边忙着手头活计,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爷爷,近一个月过去,就没其他部落人光顾福城?”钟庆然有些不解。商人逐利,出现新的势力,明摆着欢迎各部落,前来进行商贸交易,还放言来者不拒,众人被挑起好奇心,怎么想,都不可能无人问津。

    “嗯,只瓦林村和漠西部落,派人过来看了一眼,买了些货物回去,其他部族,未曾行动,想必,他们还在观望中。”说到这里,钟老爷子顿了一下,这才接着开口,“瓦林村和漠西部落是离福城最近的两个部族,眼下又还不到收获的季节,我想着,其他部族即便有有人有这个想法,也得先探听一番,确定没有潜在危险后,才能放心带队过来。”

    对于钟老爷子的说法,钟庆然持赞同意见。瀚海州可不平静,时有狼群出没不说,还得防着神出鬼没的劫匪。

    这些劫匪和钟庆然剿灭的盗匪不同,原先一直就存在着,并非近年才兴起。两帮人算是一个□□脸,一个唱白脸,若明面上没有这些劫匪存在,盗匪们哪能以保卫者的形象自居?各中小部族也不会,这么乖乖接受他们的盘剥。

    无他,盖因只要各中小部族,按时上缴供奉,他们便不会受强盗劫掠。可以这么说,以护卫之姿站在各中小部落背后的盗匪,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确实充当了大家的□□,只要不去深思两者间的关系,日子也还能过。

    瀚海州地域辽阔,人烟稀疏,各部落掌控的地方有限,存在许多无人地带,这大大提高了强盗的生存率,想抓他们可不容易。

    原先,劫匪只是一个威慑,偶尔出来溜溜弯,让各部族知晓有这么一个威胁存在,以促使他们对于所谓的“保护者”,没有那么反感。如今,“保护者”大部分都已经被清剿,劫匪也只有与“保护者”勾结,却没并入的那部分得以残存。饶是如此,仅这些死灰复燃的小戳劫匪,依旧对各部落出行造成了很大困扰。

    不劳而获是会上瘾的,劫匪们能靠劫掠过上舒坦日子,再让他们回归平静,怕是有些困难。

    自打绝大部分“保护者”,被人给无声无息处理掉,各大部族便对幕后者,非常忌惮,而让他们养着一帮除了抢劫,什么都不愿意干的劫匪,他们又怎么会乐意?再说,若真将他们收进部落,劫匪身份一旦曝光,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话真不是闹着玩的。各部族背地里鼓捣各种手段没事,明面上必须持身正,犯了众怒,即便是大部族,也够他们喝一壶,短时间内或许看不出来,时日一长,部落衰退是必然。

    要知道,大部族和中小部落不同,部落内会有各部族人长期驻扎,人口流动比起死水一潭的小部落,可要高上太多。这要是中小部族联合起来,暗地里扯大部落后腿,这能量绝不可小觑。

    关键一点是,大部落之间也非铁板一块,真要有一天,哪个大部族出现颓势,为了各自利益考量,他们绝不会吝惜于再踩上一脚,怎么也得咬下一块肉来,才能放过原先的合作伙伴。

    总而言之,就一句话,单枪匹马出行,只能寄希望于运气逆天,避开所有危险,只有这样,才能安全抵达目的地,否则,只要碰上以上所说,任何一种情况,这结果都可以预见,定然不会太过美妙。

    现在情况好了许多,劫匪数量骤减,但人们出行,依然得成群结队,世事无绝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好死不如赖活着,即便是没有人身自由的奴仆,也没几个人无惧生死,更不用说,有着大好日子可过的普通部族人。

    了解个大概后,钟庆然又去钟正义和钟庆书那走了一趟,综合各种信息,他发现,华夏商队唯一出行那次,并非没有收获,光与福城商行,达成合作意向的那三个漠西部落商家,他们的动向,就实实在在表明,他的打算很有可能实现。

    其他部落没有丁点动作,漠西部落那三个商家可是联袂而来,买走了好几马车货物。漠西部落没有这么强的消费力,多余物资去向,钟庆然不用猜就知道,必是远销其他部族。

    这是好事,在没其他部族人远道而来福城,进行商贸活动之前,钟庆然并不介意,让那三个合作商赚一笔差价。一旦福城货物打进各部族,他就不信,没人会不眼红其中的利益,想必,用不了多久,便会有人来分一杯羹。财帛动人心,只要利益足够大,即便路途再危险,也会有人愿意冒险尝试一番。

    钟庆然漫步在商庆坊主街道上,瞧着那一间间带着宅院的临街铺面,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别看现在这么冷清,整条街上,除了泥瓦匠外,不见一人,他相信,用不了太长时间,这里便会焕然一新,热闹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这并非钟庆然盲目自信,他是有根由的。福城成立至今,不过短短半年多,人口增长已是可以预见,光吉庆坊就有好些妇人有了身孕,祥庆坊那边只会更多。最近几年,福城人口将会呈爆发式增长,之后才会逐渐趋于平稳。只要福城粮食能供应上,人口就能一直稳步增长,直到饱和为止。

    钟庆然毫不怀疑,假以时日,福城定能赶超大部落。

    不过,这是今后几年的事,钟庆然如此认为,还是着眼于当前。只要其他部落,不断有商家入驻商庆坊,何愁主街道会像如今这般冷清?

    “怎么了?”之前简明宇用晚膳时,有点愰神,钟庆然便想开口询问,只是碍于两老在,他不想扰了他们吃饭的雅兴,便没理这茬,回到西正间后,看着简明宇眉染愁色,他哪里还能忍得住,直接问道。

    “下午,我带人操练,正巧远远看见瀚海。我想着,既然地上的鸟兽都受到雾果青睐,那海里的……”简明宇没有说透,言下之意,却是再清楚不过。

    钟庆然默然,此事非同小可。海货可是福城食物的一大来源,要是这个地方出了岔子,福城前景将会蒙上一层雾,不再可以清晰预见。

    毕竟,福城粮食缺口很大,在经过大肆狩猎之后,后山猎物急剧减少,现在捕猎已经不那么容易,光寻找猎物,就要花上不少时间,想要有大收获,必须前往山林更深处,这可大大增加了城卫们的负担。

    要是以后山林和海洋都成为人类禁地,钟庆然真不敢想象,人们以后会过上怎样的生活。若真如此,想来第一个受到影响的便是医学。这个世界药材人工种植有,但不普及,大部分草药,还都来自山林,这个货源一旦被掐断,因药材短缺,而死于疾病的人,将会大幅度增长。对于寻常百姓来说,生存本就不易,还要受病痛折磨,这可真是雪上加霜。

    无论从哪方面考虑,钟庆然都不愿看到,此事成真,希望只是他想多了。

    福城背山临海,这个地址是钟庆然通过福运珠选定的,他不信福运珠会坑他,可他推测的未来,却与福运珠的选择背道而驰,难道这其中还会出现其他变故?

    一想到此,钟庆然心中便有些惴惴然。可惜,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半点头绪,只能搁置不管。算了,多想无益,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他还是不要自己吓自己,把福城好好经营起来,才是正道。

    收起纷杂的思绪,钟庆然正色说道:“明宇,这事还不能确定,找个时间我们出海看看。”

    “好。”

    一夜无话。

    翌日半上午,钟庆然喂完小动物,闷在书房静坐。他原先还打算多留它们几天,好培养更深的感情,如今,他却犹豫了。

    雾果每日耗费的福运,始终是钟庆然的一大负担,前景不明之下,别的都可以缓一缓,唯独增强福城武力,才是重中之重,其中福运珠便是福城最后的倚靠,他必须保证留存足够的福运。

    钟庆然已经和小动物相处了近一个月,真不差那么几天时间。有了决断之后,他立即前往校场,找到简明宇,几句话便说明来意。

    简明宇稍微一寻思,便组织好话语,下令在校场上的城卫集合,排成两列步行去钟家。

    钟庆然带着几个城卫,先行一步到家,将虫鸟兽都搬到前院廊檐下,等候诸人挨个挑选。

    城卫职责众多,在校场操练的城卫只是其中一部分,其余那些,只能等他们不当值时,再行选择。

    对于鸟兽的作用,钟庆然还能琢磨一二,至于虫子,除了个别之外,他真想象不出来,它们到底能派上什么用场。

    只是,有总比无好,钟庆然便是秉承着这一原则,来者不拒。好在,虫类大多个头小,雾果食用量也小。这是经过验证的,雾谷中虽然以鸟兽居多,到底还是有部分不起眼的虫子,经历千辛万苦,安全抵达雾谷。基本上,蚂蚁之类最多也就进食一枚指甲大的雾果,更多则是连这个量都达不到。

    钟庆然捕获的虫子数量,远超雾谷中所占比例。他猜测,估计有很大一部分虫子,在前往雾谷的半道上就被捕食,或者,以它们的脚力,压根就赶不及。钟庆然不由感慨万分,为了雾果,它们也算是拼命,连生命危险都不顾了。除了这两个原因,钟庆然实在想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释,总不可能两段山林,差别先天就这么大吧?

    钟庆然这边刚忙完,简明宇便带着城卫队倏然而至。

    “肃静,按小队序号,从小到大排列,叫到名字的上前来。”简明宇站在前院,靠近廊檐处,满面肃容,目光所过之处,顷刻间,便鸦雀无声。

    城卫一个个略微抬头挺胸,保持一致的站姿,男子气息喷涌而出。这副场面,若让尚未出阁的姑娘们见了,怕是会引起不小的骚动。

    许是早就预料到这点,校场并不对外开放,姑娘媳妇,想要见到成群结队训练中的城卫,怕是很难。也是因着这个,钟家前院早就清场,仆妇都在后院忙活。

    城卫和小动物之间,双向选择并不麻烦,也就最开始几人,花费的时间比较多,随着一只只动物被领走,越往后,速度越快。

    等到烈日当头时,所有城卫已挑选完毕。

    “好了,没有领到小动物的,现在就可以离开。”简明宇停顿片刻,眼神凌厉,“我丑话说在前面,谁要是因此而心怀怨恨,做出对钟家,对福城不利之事,下场便如此。”

    简明宇话刚落,便一掌拍在搁在脚边的木椅上。在场众人都被吸引注意力,纷纷看向那边。“啪”一声之后,木屑碎片四散飞舞,椅子变得面目全非,哪还能看出原来的样子?

    钟庆然先是一怔,随即嘴角微微上翘,绽放出一抹暖人心脾的笑容,眼睛一眨也不眨,直勾勾地盯着简明宇背影瞧。

    感觉到背后灼人的视线,简明宇背脊有刹那僵直,稍后才恢复正常。敢这么对着他看的人,也只庆然一人,是他的话,怎么看都不为过。不,他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他以前力气可没这么大,也是昨天力道一时没控制好,才发现自个力气又见长。

    简明宇正想找个时间和庆然说道此事,话赶话至此,他也没辙,只能见机行事。他还想着,等会怎么跟庆然解释,如今却是不用了。

    简明宇本就不是木楞之人,自打察觉并解开明晨的心结之后,更是意识到沟通的重要性,特别是最为亲密的夫妻之间,更得注意分寸,一旦起了隔阂,想要弥补,难度可是相当之大。

    见到此番情景,在场众人无不眼中染上一丝惧意,等回过神来,才高声欢呼。有简明宇这般武力高强之人,统领城卫队,对他们来说,那可是一大福音。想明白后,城卫们各个眼神火热,除了骄傲羡慕之外,也不无遗憾,私底下想着,要是他们也有这般能耐就好了。

    送走无缘受雾果青睐小动物的城卫后,其余人各自带着未来伙伴,排队让小动物服用雾果。

    等最后一只幼崽进食完毕,简明宇拍了拍手,再次强调:“雾果的珍贵,想必大家都清楚,为了不过于厚此薄彼,幼崽和雾果不会白给,具体价目,稍后再定,最低价为五两,跟以前一样,钱不够的,可以先欠着。我给你们半柱香时间考虑,谁要是不愿意,可以将幼崽退回,放心,我不会给你们小鞋穿。出了钟家大门,可再没反悔的机会,你们想清楚了再做决定。”

    众人虽面面相觑,对于简明宇这样的做法,有那么片刻不渝,却很快便想明白,这世上就没有白吃的午餐,瞧城主和统领都这么郑重其事的样子,显然,这些小动物必有大用,不过几两银子的事,这个简单,多猎些野味便是。

    “都没意见?”简明宇目光一一扫过在场众人,“那行,原地解散。”

    “都弄好了?”童氏推开正院大门,“饿了吧,快进去用饭。”

    “阿奶,这里得有人看着。”简明宇用手指着,廊檐下那一排排笼子箩筐,说道,“庆然先吃,等下过来替我。”

    钟庆然倒也没有推辞,跟在童氏身后,进入正院堂屋,三两下便用完午饭,搁下饭碗时交代:“爷爷奶奶,等会你们用完午膳,派人去通知咱家亲友,下一拨由他们挑,有好事总不能落了自家人不是?明晨,一会你也去挑一个。”

    钟庆然并不介意惠及亲朋好友,他不敢保证,人人都能找到投契的幼崽,至少多半能带回不讨厌他们的小动物,那是肯定的。如果按照城卫队择宠的标准,钟家亲友怕是大部分都得空手而归。

    钟庆然早就想好了,除了自家人得到优待之外,其余人,一律按照最高标准来,若所有福城人都过了一遍,还有幼崽剩余,那就降低标准,继续进行第二轮挑选,直到所剩数目达到既定标准时,才会终止。

    得到钟老爷子三人应承后,钟庆然快步朝前院走去,换下简明宇。

    钟庆然和简明宇这么做,不是他们小气,而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幼鸟幼兽还好说,这么大只,想瞒也瞒不住,虫子们就不同了,谁藏下一只,还真不好找,除非钟庆然动用福运珠的能力。简明宇这么一安排,便杜绝了一切小动作,省得到时候真发生这种事,他们不好处理。

    “三哥,我来了。听说有小狗小猫,在哪里?快让我看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