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142章

第14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钟庆然一听,便知道是庆涵来了。他忙张开双手,转了一圈,卸去力道,才将跟个小炮弹般冲向他的五弟给接住。

    钟庆然这个弟弟,在钟老爷子分家后,便被钟正仁和明氏管束着,没以前那么活泛,即便他平日里多加照看,潜移默化,也只是稍微活泼一些,真正起变化的却是进入瀚海州之后。

    瞧,现在这样多好!

    “庆涵,快下来,都快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能让你哥抱?”明氏见状,眉头微挑,对于这么孩子气的小儿子,有些微不满。

    “娘,不碍事,庆涵还小,再长几年,怕是我想抱,他也不肯了。”钟庆然掂了掂怀中人的分量,很是满意,“爹、娘,大哥,日头晒人,你们别站在院子里,赶紧过来挑。”

    话毕,钟庆然放下钟庆涵,拉过钟磬,一手拉着一个,将他们引到幼崽面前,说道:“每人限挑一只,一定要挑自己喜欢,它们也不讨厌你的。”

    “庆然,养这些有何用?”钟正仁说话时,眉头微蹙,家里已经养了不少家禽家畜,瞧这里的情形,更是什么种类都有,野兽很难养熟,这要万一出点岔子,岂不是会很糟糕?他可是听说上午,有不少城卫都领了一只回家,不出事则罢,一旦出事,还不得找庆然要个说法?一想到自家最能耐的二儿子,做这么吃力不讨好之事,他心里那个愁啊!

    人都是自私的,这一点谁也无法改变。不管两家关系有多好,一旦涉及到人命问题,翻脸不认人,那都是常态。钟正仁活了三十几年,见过不少这样的事,不说平阳县,光河湾村,就不止发生过一回。因感情不错,才会喊人结伴进山或狩猎或收秋,结果,喊人那人没事,被喊的人出了问题,有几家会那么大度,半点隔阂都没?

    钟庆然做的事,更加严重,他送出去的猛兽,那可不是一只两只,钟正仁怎能不担心?

    “爹,你可别小瞧它们,小家伙们聪明着,只要领养它们的人不下达噬人的命令,它们不会随便伤人。”这点,钟庆然早就考虑到,他敢这么做,自是有着倚仗。

    钟正仁目光炯炯地盯着庆然,瞧了好大一会,见他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便也不再多问。他这个二儿子,能耐大着呢,既然他保证不会出问题,他就信他一回,他最多平时多留意一二,可别真到事发时,再后悔莫及。

    没了这个顾虑,钟正仁也加入挑选行列中。

    还没等他们挑完,钟家大门处又传来响动。这仿佛是一个信号,钟正义一家刚到没多久,钟家其他亲友,便接踵而至。这下,钟家便热闹了,几十人全挤在一个院子里,很是嘈杂,颇有逛菜市场的感觉。

    钟庆然被吵得脑门生疼,很有扶额的冲动,却又无可奈何。在场众人,都和钟家沾亲带故,他不可能和明宇面对城卫一般,直接对他们下达命令。这又不是多大事,没道理上升到一定高度来处理。

    最终,此事由钟老爷子出面摆平。他的辈分摆在那里,如今身份又高,说话很有分量不说,还不容易引起他们反感。钟庆然出面就不同了,他们一样会遵从,却不可能,像面对钟老爷子时那般发乎内心,打心底尊崇。再怎么说,他们只是钟庆然的亲友,而非下属,平常时候,最好不要用强硬手段来解决问题。

    钟庆然终究太年轻,俗话都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也就是大家伙都见识过钟庆然的能耐,知晓福城能有今天,多半都是他的功劳,这才会信服他,换成旁人,怕是压根连正眼都不会愁他。当然,这也就是在大事上,无人敢质疑,钟庆然做下的决定,平日里相处,还是会时不时忘记这茬事。人的思维定势形成后,想要转变可不容易,这不,眼下就是这样的状况。

    钟老爷子轻咳几声,双手下压,随即背在身后,半眯着眼说道:“好了,都吵什么吵,跟个菜市场似的,像什么话?庆然进山抓了不少幼崽,大家按先来后到的顺序过来挑选,其余人自己找个阴凉地方休息,或进堂屋坐会,轮到谁再上前不迟。”

    钟老爷子一发话,底下不再闹哄哄,却也没像之前的城卫那样,站得规规矩矩,还半点声音都没。众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小声交谈着,偶尔还能听到小孩子的玩闹声,乍一听,也颇为嘈杂,到底比之前要好了许多。

    进入堂屋就座的人不多,大多都杵在廊檐边,伸长脖子瞧着钟正仁一家如何挑选幼崽。也有人和钟正仁一样想法,担心猛兽养不熟,暴起伤人。

    这话传到钟老爷子耳中,他脸色半点没变,依旧微阖着眼,笑眯眯开口解释:“凡有这个担心之人,估计和猛兽无缘,你们就挑合自己心意的幼崽,只要对方同样看中,就可以抱回家。放心,这些小家伙们聪明着,只要不是强行带走,好好照顾它们,它们不会莫名袭击人。若找不到,空手而归,那也只能怪你们运气不好,可别因为这么点事,就心存疙瘩。要让我知道谁心眼这么小,下回再有好事,就没他那份,到时候可别怪我。”

    众人其实瞧得稀里糊涂,不就是养只宠物吗,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瞧钟老爷子那意思,似乎里面还有玄机。可惜,这些问题没人回答,钟老爷子的说辞,一看就是糊弄人的,他们信才怪。不过,该听的还是得听,钟老爷子可是明说了,正常情况下,他们选中幼崽的几率很低,起码半数以上人都是白走一趟,他们这是走了后门,只要和幼崽契合率尚可,便能抱一只回家,甭管这些动物有何用,他们只知道,不是谁都能拿到的东西,便是好东西,只有傻子才会往外推。

    “庆然,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何?”钟庆竹栖身到钟庆然面前,紧挨着他,挤眉弄眼不说,末了,还贴着他耳朵小声询问。

    看着钟庆竹那副怪模怪样,钟庆然差点没笑出声来,瞧瞧,那小眼睛中溢满好奇,差点就要溢出眼眶。

    钟庆书没有说话,静立在一边,眼睛却一瞬不瞬地盯着钟庆然,耳朵更是支棱起来,显然做好了光明正大偷听的准备。

    钟庆然稍微迟疑片刻,看够了好戏,便不再吊人胃口,轻声说道:“你们知道我家点白和鸣雷聪明吧?”

    “这还用你说?”钟庆竹翻了个白眼,一个劲催促。

    钟庆书也觑了钟庆然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

    “你们觉得那些服用过雾果的马匹如何?”钟庆然无视了两人的鄙视,继续之前的话题。

    “啊?这个我没注意。”钟庆竹挠头,一脸茫然状,随后将目光转向钟庆书,“你人比较细心,有观察过它们吗?”

    “就是力气大点,更聪明一些,和其他动物一比,好像也没太大差别,至少,和你家那两只鹰完全不能相提并论。”钟庆书稍一思索,便给出答案。

    “同样服用过雾果,知道这两者之间有何区别吗?”钟庆然又抛出一个问题。

    钟庆竹瞪大眼睛,急不可耐,就差跳脚:“哎呀,庆然,你以前不是这么个蔫坏的性子,怎么今儿个这么折磨人?有什么就说,这般一句一句往外蹦是咋回事?”

    这次,就连钟庆书也被挑起了兴趣,眼角微挑,饶有兴致地看着钟庆然,准备洗耳恭听。

    “这事呀,我也只是猜测,若是猜错了,你们权当耳旁风,听听就过。”钟庆然如实说到,正因为此事未经证实,他才没有胡咧咧,“点白和鸣雷被明宇抱回来的时候,就比一般动物聪明许多,这次我带回来的小动物,也有这个特性。由于数量多,我跟它们相处时间也不长,到底灵性如何,尚不得而知,只能待以后再说。不过,就我这些时日观察所知,这里绝大部分幼崽应该都不如点白和鸣雷,但远超普通动物,至于剩下那些,不好确定。”

    钟庆然没说的是,他的直觉告诉他,点白和鸣雷是所有动物中,灵性最强的。更不为人知的是,现在两只鹰,每天都会跟着钟庆然或者简明宇,学上三五字,第二天最少也能记住一个。到目前为止,点白和鸣雷已经学会一到十这十一个数字,不光能认出来,还能用爪子在地上写出来,除此之外,还认识了一些常用字,诸如它们和钟家人的姓名,牛羊等物品指代名称。

    如今,两只鹰除了不会说话之外,真和十几岁孩童没什么差别。这事,只有钟庆然和简明宇两人知道,就连钟老爷子夫妇都被蒙在鼓里。这倒不是钟庆然不信任两老,实是没那个必要。

    钟庆然还想着让钟老爷子夫妇安享晚年,知道太多,反而不好,无知是福,这话其实挺有道理。知道的越多,心思越杂,就像小孩子长大成人后,很难再保留稚子之心那般,他自己能解决的事情,不想让钟老爷子这把年纪还为他操劳。

    “真的?”钟庆竹一听这话,心思再定不下来,不时拿一双小眼睛往幼崽那瞅。

    “嗯。”

    钟庆书和钟庆竹不同,他想得更多,闻言,瞳孔骤然紧缩,里面有着骇然之意。他自己也服用过雾果,效果自是明了,只是和那些马匹一样,增强的不是很明显,便也没多加留意。点白和鸣雷的变化,其他人或许不知,他和庆竹两人同庆然走得近,却是最了解不过。

    原先,两只鹰就明显比其他动物聪明许多,自打它们进食过雾果之后,聪明程度更是直线攀升。即便是他和庆竹偶尔兴起,逗弄它们,两只鹰也会给出明确的反应,以前可不会。

    若只是如此,便也罢了。奈何他心思深,想得更远,这一刻,钟庆书的想法和钟庆然简明宇同调,他也想到了那最糟糕的情况。这还是在钟庆书,不知道靠近福城这片山林,也有着雾谷这样的奇异之地的情况下,做出的反应,否则,情绪波动只会更大。

    要知道,雾谷和雾果这事,钟庆然并没有隐瞒,知道此事的人可不少。其他人不清楚点白和鸣雷的厉害,只当它们方向感很好,再没别的。因而,对于雾果的效用,众人虽极为艳羡,到底还在正常人能接受的范围内,不会觉得妖异,若让他们知道,两只鹰的变化,那可怎么得了?

    也是因为兹事体大,钟庆然才要先和这些小家伙们处好关系,这才敢让人领走,他耗费大量福运,费时费力从山林中搜寻回来的幼崽。还有一点便是,若不是机缘巧合,怕是很难有人发现,这些动物竟然聪明到可以认字的地步,没了这一出,只是力气大更为聪明的话,不用担心会引起更大骚乱。

    “别看了,一会就轮到你和庆书,可别看见那些威武的猛兽,便走不动道,它们要是看不上,一切都是枉然。”钟庆然正色强调。庆书他不担心,庆竹不行,他得先打好预防针,免得他胡乱选取。

    钟庆然这边和两个好兄弟小声闲聊,那头,简明宇则充当监工。有他监管,众人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他的利眼。

    钟庆然是想照顾自家亲友,但若真不合适,他也不会浪费这些珍贵的资源。这不,就有个孩子什么都没选到,看着很多人都有,而他没有,随手抱起一只便打算蒙混过关,被简明宇逮了个正着,最后哭哭啼啼被家长给带下去。这样的事情并非一桩,也不只局限于小孩。

    或许他们并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谁让钟庆然没有说明白呢?对此,钟庆然也只能一笑了之,不知者不罪,只要他和明宇把好关就行。

    一阵忙乱后,所有人都挑选完毕,自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当然,欢喜的都是怀抱小动物之人,不管是凶禽猛兽,还是看起来极为不起眼的小虫子,既然有所得,必然是双方都对对方有好感。但凡有人对幼崽们,心怀嫌弃鄙夷之情,就凭它们那敏锐的感官,哪会上赶着自找罪受?

    下午有课的孩子,先一步回家,其余人则不急,等到所有小动物都服用过雾果后,这才三三两两结伴返家。

    几天后,钟庆然看着东厢房中,还为数不少的小虫子,颇为无奈。鸟兽很受欢迎,虫子则不然,没人喜欢,他也不可能强逼着城民选择。如今已经选过三轮,这些,怕是免费送,都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钟庆然只能内部消耗。

    钟庆然让人做了几只蜂箱,让拿到蜂子的人,人手一个。当然,每一种蜂子的蜂王都只有一只,若非他深入山林,刻意寻找,怕是还找不齐。

    不少虫子都过着群体生活,蜂也不例外。这样的生物,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一个种群中,只有该种群的王或者后,才具备繁殖能力。是以,除却好运拿到蜂王之人外,其余人就得歇了定期收取,美味蜂蜜的心思。

    对于他们来说,蜂箱只是蜂子的安家之所,再无旁的用处。拿到工蜂的人还好说,偶尔馋了,取一点蜂蜜自用,未尝不可能。拿到雄蜂的人就惨了,雄蜂除了和蜂王交尾之外,无任何用处,它们赖以生存的口粮——蜂蜜,也是经由工蜂采集所得。换言之,雄蜂还得靠它们的主人养着,就是不知道,服用过雾果之后,它们这些习性是否会产生变化,要是不能,养雄蜂似乎很是鸡肋。

    这些,钟庆然暂时顾及不到,也用不着他管,不适应大自然的事物,很快便会被大自然淘汰。只要类似雄蜂这样的生灵,对人们还存在一星半点作用,便不用担心这些。

    能产蜜的蜂和能吐丝的山蚕,是钟庆然特别关注的两种虫子。后者处理起来比较简单,和其他鸟兽一样,只要做到雌雄搭配,便能不断繁衍后代。这一点上,蜂自然也是相同,它的特殊之处在于,每一个蜂群,都只能有一只蜂王,若有新蜂王产生,会被赶出去另外筑巢,两只成熟体蜂王,貌似不能和平相处。

    由此可见,蜂王的重要性,非同一般。鉴于此,钟庆然给自家留了一只蜜蜂王,几只雄蜂和些许工蜂,等它们在蜂箱中安家后,时日一长,便能形成蜂群,不管是蜂蜜还是蜂王浆,都指日可待。他这么选,倒不是为别的,就图蜜蜂产蜜量大。

    蜂蜜这东西,极为养生,谁也不清楚,这些只具备短暂寿命的小东西,在进食过雾果后,自身会产生怎样的变化,或许能影响所采蜂蜜品质,也未可知。

    看着被挑剩的虫子,钟庆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总不可能老把它们关在箩筐中吧?可要是放出去,他也不放心。除非藏得严实,否则,不是被人道毁灭,就是伤到人,毕竟它们和普通虫子,外表上没多少差别。人们见到碍眼的虫子,有多大可能,饶过它们?在他想来,一脚踩上去,可能性更高。

    算了,先给它们喂食雾果,若真聪明到能和人沟通,等钟庆然想办法说服它们不自相残杀,他再腾出一个房间,专门供它们生活。若不然,虫子们发生窝里斗,他的心血便会付诸东流。一想到大量福运会被白白浪费,钟庆然就心疼不已。

    眼见得,处理幼崽之事已经告一段落,钟庆然便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带着简明宇坐上渔船准备出海。

    “庆然,东西都已备妥,走吧。”简明宇头戴草帽,一手提着一个藤筐,伫立在堂屋门口,眉眼含笑。

    “走。”钟庆然心情也不错,随手从明宇手中接过一筐,大步朝后院走去。

    福城到码头那边,距离不近,有了马匹做代步工具,所费时间倒也不多。

    原先,码头只停泊着可怜兮兮的两艘船,其中一艘还是只能乘坐几人的小船。如今,码头不复以往萧条,不说人来人往,船只穿梭不停,起码看起来还挺像模像样,至少,不会让人觉得码头很是凄凉。

    等两人上了提前租下的渔船,慢悠悠驶离码头后,钟庆然冷不丁出声:“明宇,你常进麓山狩猎,有没有听过或见过,让你觉得不可思议之事?”

    简明宇沉思半晌,摇头否认。

    “那你有见过点白和鸣雷,那般聪明的动物吗?”钟庆然幽幽开口。他也不知道,他问出这一问题,究竟想要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简明宇再次摇头。

    随着钟庆然这两个问题出口,船上的气氛逐渐变得凝重。从没遇到过的事,连番被他们碰到,这算是好运还是霉运?钟庆然不相信,他有了福运珠之后,还会遇上倒霉事,可从他的遭遇来看,总是祸福相依。他只能认为,没有福运珠的情况下,便不能逢凶化吉,情况怕是只会更惨。总体来看,他本身其实运气还是不错的。

    问题是,万事万物总有规律存在,猛然间出现格外聪明的动物,还有好似为其特意准备的雾果,钟庆然岂能等闲视之?它们的出现,到底意味着什么?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钟庆然不是没起过,动用福运珠能力的念头,结果,福运珠对此竟毫无反应,不,应该说有明显的回应,那红通通的警告之语——福运不足,宿主确定要启用这个能力?展现在钟庆然的意识海中,骇得他忙选了否。这一幕,至今仍历历在目,钟庆然每每回想起来,依旧心有余悸。

    没有从福运珠中得到答案,钟庆然只能凭空臆测。遗憾的是,可能性太多,任凭他绞尽脑汁,也无法确定,这个世界,以后究竟将向何方发展。他只能尽力发展福城,多多储备物资,以应对任何突发状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