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143章

第143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钟庆然很庆幸,当时福运珠提出了警告,不然,像他这般常走好运之人,一旦霉运缠身,怕是没什么好下场。也是自那以后,福运珠便多了个功能,在他动用能力时,可以预先给出,需要耗费福运的具体数目,这大大方便了钟庆然行事。

    两人越走越偏,直到彻底脱离船夫们视线,这才放缓速度。

    这一天真是一个难得的好日子,海上碧波万里,微风拂过,渔船随风摇曳。

    景美,人更美,如此赏心悦目的美景,钟庆然哪里顾得上愁思未来?仗着没人能看到他们,他肆无忌惮,用灼人的目光扫视简明宇,末了,还嫌不够过瘾,干脆收起木桨,揽过简明宇,两人前胸贴后背,紧靠在一起。

    大海从来就不平静,渔船没人掌控之后,随着海浪,起起伏伏,离岸边越飘越远。

    见此,两人都不担心。福城附近的海域,渔夫们早就探查清楚,并无危险之处,钟庆然和简明宇只要留意,别让船飘太远便成。

    海鸟不时在两人头顶掠过,胆大的更是直接停在船舷上,瞪着两只乌溜溜的小眼珠子,时不时瞅上他们一眼。

    对于扰了两人兴致的这些生灵,钟庆然倒也不恼,这种情况可不常见。亏得这次,他们没带点白和鸣雷,不然,这些海上精灵,怕是不敢靠近。家中两只鹰性情极为霸道,不经它们允许,谁有那个胆子凑上前?

    钟庆然和简明宇谁也没说话,两人静静听着,海浪拍打船只的“啪啪”声,间或夹杂着鸟鸣,闹中有静,静中带闹,气氛宁静祥和。

    一愣神的工夫,日头已经挂得老高,船只也彻底远离海岸。

    “庆然,咱们这就干活?”简明宇睁开双眼,侧头望向身后之人。

    “好。”钟庆然收回环着简明宇的双手,笑得眉眼弯弯。

    简明宇起身极目远眺,确定附近无异常,就这,他还是不放心,架起望远镜,四处逡巡一番,这才示意庆然,可以开始。

    钟庆然大致估算了一下,船只停泊的地方,大概有几十米深。思维的速度无限,不过片刻工夫,他便将福运化作一条铜制长廊,一端和船舷相连,一端直达海底。

    一切准备就绪后,钟庆然和简明宇,一人戴上一个,前端固定着一枚,苹果班大小雾果的木制头箍。一走进长廊,两人就把覆在雾果上的布罩子揭下。刹那间,雾果散发的光芒,便照亮附近空间,比起灯笼,照明效果要好上许多。

    每往下走五米,钟庆然都会停留一段时间,将铜壁,换成经过多番改善之后,清晰度今非昔比的无色玻璃,借助望远镜,仔细观察四周海洋生物。

    其实,钟庆然压根不需如此,直接询问福运珠便能得知答案。他却没这么做,一是动用福运珠的能力,需要耗费福运,另一个则是,只一个冷冰冰的答复,哪里比得上亲眼所见?

    要说钟庆然心里没有几分忐忑之意,那不可能。只是,他虽生性惫懒,不喜欢揽麻烦,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怕事之人。海洋没有异常那最好不过,真出了问题,他也不会退缩,迎头面对便是。只要这个世界不变得天翻地覆,他有信心,定能带着家人安然活下去。

    雾果散发的光芒,不是很亮堂,在海水中的穿透性却极好,光亮只比在空气中传递稍弱一些。借着望远镜之便,两人能看到更远的地方。

    海洋看似平静,实则内部暗潮汹涌。就刚才,钟庆然便见到,一幕血腥的捕猎场景,那喷洒的血液,染红了海水,久久方才消散。

    钟庆然眼神一暗,这就是大自然的残酷之处。现在,人类处于食物链顶端,自是可以俯瞰众生,若哪一天不幸被谁拉下马,下场不会比眼前,成为猎物的海鱼,好上多少。他由衷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发生。

    “明宇,有什么发现没有?”

    “没有。”

    “那好,咱们继续。”话落,钟庆然收回玻璃窗,继续往下走。

    如此这般往复几次,两人终于下到海底。对于无任何发现,钟庆然非常乐见其成,这样的结果,他可是求之不得。不过,他们能观察到的地方还是太小,得多抽样几处,才好做出推断。

    “庆然,你眼神比我好,我来操控铜手臂,你来定地方。”抛开烦人的事情,钟庆然将全副心神,都投入到难得一次的海洋之旅中。

    简明宇没有反对,手持望远镜,和钟庆然并肩而立。

    此时,钟庆然所说的“铜手臂”,其实只是一根细铜棍,只是这根棍子不同凡响,大小长度皆可控。钟庆然其实很幸运,他的直觉一直很准,很多时候,他都是凭着直觉行事,从来没出过错。可惜,不是什么时候都会有直觉萌发,不然,他哪里用得着,带着家人,跑到瀚海州这么个犄角旮旯安家?怕是早就避开祸事了。

    更幸运的是,钟庆然碰到了,可以毫不避忌,全心信任的简明宇,还有爱他疼他的钟老爷子夫妇。每每想到此,钟庆然都认为,他不愧是被福运珠,选中的幸运之人,这样的好运气,天底下有几个人能碰上?

    钟庆然正沉浸于自我思绪中,简明宇很有特色的变声期嗓音,传进他耳中,将他的心神拉回现实。

    简明宇方向表述清晰明了,钟庆然稍加调整后,离目标便只有咫尺之隔。接过简明宇递给他的望远镜,钟庆然朝铜手臂尽头处看去。

    那里,正潜藏着几只浑身长满刺的海参,很好的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若非简明宇眼神犀利,钟庆然未必会注意到。海底可非空旷一片,在这里生活的种群非常多,刨除随波摆动的水草,还有珊瑚石块凑热闹,扰乱视线。除非一寸一寸扫荡过去,不然,错过好东西,实在太过正常。

    见是海参,钟庆然就放心了,虽说海参也会动,到底比不上动作灵敏的鱼类,他不需要额外再费神,直接在铜手臂末端,生成一个带孔畚斗便是。

    将大个海参都一网打尽之后,钟庆然想了想,觉得这样太慢,索性把离地近一米处的铜壁,平铺着往外延伸,遇阻碍直接绕行,只要铜板严丝合缝,不会进水就成。瞧着长度差不多,他控制着铜板向下,直至插入海底。这么一来,离海底将近一米处的海水,全被铜板包裹进去。

    见状,钟庆然将原先落脚处的铜底台,抬升至比海水高出一大截,然后将两者打通,再控制着横生出去的铜壁顶部上移,直到高出两人一头,这才停止。接着,他将围着圆台四周的海水,用铜堤隔成一个个小水沟,由于堤坝占据了不少地方,海水不断抬高,等钟庆然做完这一切,海水深度已然达到一米还多。

    简明宇早就见识过,钟庆然神乎其神的做法,他原该习惯才是,可事实却并非如此,庆然总有办法刷新他的认知,让他想要做到面不改色,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这不,简明宇就被眼前的奇景所震撼到,嘴微张,瞳孔因惊诧自然缩小。

    若钟庆然这个时候,将目光对向简明宇,便能将他震惊的模样收入眼底。遗憾的是,钟庆然并没有第一时间这么做,等他侧头,兴奋地拉着简明宇,小跑着进入铜堤时,简明宇已经缓过神来,脸色恢复正常。

    钟庆然本身性子,其实也有些大大咧咧,到了大周朝后,才强迫自己多听多想,尽量避免因自己思考不周,而为家里带来麻烦。毕竟,大周朝规矩严紧,要是他还照着现代的性格行事,早晚会出问题。进入瀚海州后,除了想方设法,让福城在此立足之外,其他时候,钟庆然被压抑的本性,便会偶尔冒头。这和他的地位明显相悖,好在,多半是面对亲近的家人时,他才会如此,不然,怕是会给他掌管福城,造成些许阻碍。

    钟庆然放开拉着简明宇的手,再次动用福运,将它们转化成好几样,打捞海产的铜制工具,稍后,他随手拿起一个,塞进简明宇手中,语调欢快地说道:“明宇,海货你基本都认识,咱挑大个的选,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这次我们就捞个够本。”

    简明宇还未及回应,钟庆然已经迫不及待,先行开干。眼见着畚箕即将探入海底,钟庆然手上传来一阵拉力,他不解地回头,问道:“怎么了?”

    简明宇指了指他身后,说道:“我看有些鱼似乎不大好,你瞧,都翻白了。”

    钟庆然回头猛瞅,稍一想便明白问题所在,刚提起的心安然落地,很是放松地说道:“没事,很多海鱼一出水立刻死亡,这些和那种情况类似。”

    钟庆然知晓,他的行为对海底生物带有破坏性,因而,他一般不会轻易动用这种能力。好在,这里是浅海,海水也就几十米深,因体外压强骤然改变,导致濒临死亡的海洋动物不多,大部分最多有些不适应罢了,还在钟庆然接受范围内,他可不想成为海洋生物的杀手。

    “明宇,我们动作快点,尽量减少对海底动物造成的祸害。”钟庆然边说着,边开始忙活。

    这次,两人改变了之前兴之所至,随意而为的方案,先将那些,明显不可能活下去的可食用海产,捕捞上来,本着不浪费的原则,不管个头大小,照网不误。

    之后,钟庆然和简明宇又联手,把个头足够大的海鲜,全都一网打尽。

    忙完这些,钟庆然瞧着少了许多生气的海沟,心想着,他是不是做得太过了,怎么感觉他也有做强盗的潜质?想及此,钟庆然很是汗颜,胡乱抹了一把汗,才将这些纷乱的念头,赶出脑海。他也就偶尔三光一把,实不必如此纠结。

    钟庆然在那想七想八,简明宇心思就简单多了,他什么都没想,只顾着捕捞海味。这里有不少,可都是平常难得一见的珍品,且只属于钟家,不需要分给任何人,不趁着现在,尽量多捞一些,更待何时?

    简明宇心知肚明,别看庆然能力逆天,能使用的机会却不多,每次动用能力,都得避人耳目,出来一次,麻烦着呢。再者,他和庆然,一个是城卫队统领,一个是城主,一举一动,都受人瞩目,每次出行,都有亲卫环绕四周。这次两人单独出行,可是费了他们好多口舌,才得以成行,要是多来几次,亲卫队还不得跳脚罢职?

    海上风险很高,出海之后,生命便不由自主,要不是钟老爷子夫妇,知晓自家三孙子的能耐,怕是也不肯放任两人,就这么乘坐一艘小渔船,在海上四处晃悠,特别是当这两人身份特殊,为福城两大掌权者时,更加不可能。

    现在福城规模还不算大,随着福城进一步发展壮大,两人想再这般单独出行,基本不可能。不趁着现在,好好过一把瘾,怕是以后也再难有机会,除非,他们大晚上偷溜出城。

    简明宇一想到那回,他配合着钟庆然翻城而出,心跳便不由加快几分,做贼似的行径,可真不是什么美妙的享受,若无必要,他不想再尝试一次。万一被人抓个先行,他们要怎么解释?

    是以,简明宇对于大肆收刮海产的行径,半点都不心虚。

    见简明宇毫无负担地扫荡着,一切符合要求的海味,钟庆然也抛去莫名的愧疚,加入其中。他偶尔才光顾一回瀚海,又能祸害多少?就凭瀚海的生态环境,相信用不了多久,这里便能恢复以往的盛况。

    埋头干活,时间便过得飞快,等两人将人造海渠,都细细筛过一遍,夏日骄阳已经高挂在蔚蓝天空中。

    此时,圆台上整整齐齐,摆放着一个个铜制水桶,里面分门别类,装满此行的收获。

    简明宇脸上笑意再也遮掩不住,整个人都在向外,不断散发愉悦之情。钟庆然见了,嘴角不由自主,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只是不知,他看的究竟是人是景。

    忙了这么久,即便位于几十米深的海底,两人依旧出了一身汗。歇息片刻后,钟庆然将长廊恢复原状。通过玻璃观察窗,两人很清晰地看见,在铜壁撤销那一刻,海水有刹那翻腾,底栖生物受到惊吓,纷纷躲进泥沙中,稍后,这片海域才又重新回归平静。

    见被放归大海的生物,都安然无恙,钟庆然留恋地看了一眼,便不再理睬,将目光放在那堆收获上。

    “明宇,这收获有点多呀,咱带出来的渔船放得下不?”钟庆然有些挠头,丰收是好事,只是他没想到,数量多了,竟还有可能给他带来麻烦,这一刻,他也算是痛并快乐着。

    简明宇眉头微拧,沉吟片刻,眉目复又舒展开来,提议道:“是有点多,我估摸着,十有八~九会超重。要不这样,我们先送一部分到无人海岸,有你的能力在,这个应该很容易办到。之后我们再驾船回码头,我骑马回家,你就看着船,到家后,我将马换成马车,带着木桶箩筐过来?”

    “这主意不错,不过可以改一下,海货用不着搬到岸上,直接封装在水桶中,挂在岸边海面下就行。”钟庆然拍手称好。只要不被人直接看在眼中,谁会知道他们此趟到底收获如何?没了顾虑之后,两人当即返回船上,超重的那部分,被安置在渔船两侧,凭空出现的铜船上。

    日头有些晒人,钟庆然和简明宇一回到船上,便钻进船舱,拿出凉帽戴在头上。

    渔船离开岸边挺远,两人费了好一番工夫,才将船划到无人海岸。把渔船泊在岸边,钟庆然和简明宇,踏着由福运转化而成的铜梯,拾阶而上。

    “明宇,午时都过了,这个时候回去,到家怕是都半下午了,我饿了,你饿不?”钟庆然名为询问,实际上语气极为肯定。

    两人在一起那么长时间,谁还不了解谁?简明宇身体素质远超同龄人,同样的,进食量也大,更容易饥饿,当然,耐饿程度跟这个没有直接关系,没有食物的情况下,还是简明宇更容易存活。

    “行,那我们就在这里用午饭。”说罢,简明宇从船上拿出锅铲和清水,找了个阴凉地方,不消片刻,便搭起一个简易灶台。

    在简明宇忙活的时候,钟庆然也没有闲着,灶台搭建得差不多时,柴火也就位。

    吃着现烤的海鲜,喝着美味的鱼汤,钟庆然心情格外飞扬,直到吃得肚皮溜圆,才恋恋不舍地放下。他心想着,要是生活天天如此这般,悠然惬意就好了,可惜,这也终归只是幻想,偶一为之也就罢了,时常如此,怎么可能?

    吃饱喝足,钟庆然和简明宇都有些昏昏欲睡。午后的阳光,一如既往让人退避三舍,钟庆然可不想暴晒在烈日下,脑瓜子一转,两张铜制躺椅便出现两人身边。

    “明宇,我们歇过午觉再回去。”

    “好。”

    听着海浪声,两人渐渐放松心神,先后步入酣睡中。

    钟庆然从来没在这样的环境中,如此酣眠,一觉醒来,疲惫尽去,神清气爽。

    “醒了?时间不早,我们回吧?”

    简明宇的声音,在钟庆然身旁响起。他抬头一瞧,简明宇逆光而立,金色的阳光照在身上,平添几分神秘色彩。

    钟庆然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眉眼含笑地说道:“这就走。”话毕,他将任何不该出现的物品,全部收回。此时,他才看清,简明宇早将锅碗瓢盆,都收拾妥当,只等他醒来,便能即刻启程。

    经过上午这一遭之后,钟庆然再没心思探索海洋,他没忘记此行的目的,既然不准备再自行摸索,那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福运珠身上。

    钟庆然花了些福运,从福运珠那得到了答案。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结果总是朝最坏的方向发展,海洋中一样出现了,提升动物品质的雾果,只因选的地方太过凑巧,他们才没任何发现。

    钟庆然想着,要不要也抓几只海洋生物养着,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用处?他在心中盘桓许久,也无法做出决断,干脆问旁边的简明宇。这倒不是他优柔寡断,实在是在大海中搜寻符合要求的生灵,必然要耗费福运,而现在,他身上留存的福运并不多,每一分,都得计算着用,能不浪费就不浪费。

    更重要的一点是,海洋生物离了海,很难存活,而且,就算存活下来,养在玻璃缸或水池中,又有何用?而放养在瀚海中,呵呵,这得关系亲密到何等地步,它们才不会离他而去?说实话,钟庆然心里并没底。

    简明宇听了事情来龙去脉后,没有当即回答,沉思好半晌,这才开口:“不要想那么多,你想怎么做便怎么做,担心养不熟的问题,那就挑本身就亲近人类的海洋动物。”

    闻言,钟庆然豁然开朗,脑海中立即闪过各种图片,其中海豚跃居第一位。上辈子,他没少听说海豚救人事件,在不受到袭击的前提下,它们不会主动攻击人,还会时不时围着船只转悠,天然就亲近人类。只是他在福城生活一年多,貌似并没听谁说起过,海豚这种可爱的海精灵,不知道瀚海有没有它们的身影出没。

    这次时间有点晚,钟庆然并不打算,现在就付诸行动。两人按照计划行事,一靠岸,简明宇便骑马先行回家。

    钟庆然待在船舱中,掀开舱帘一角,目光对准码头。这个时候,已近黄昏,岸边正好有一艘渔船在卸货,瞧他们一脸紧绷的神色,怕是此行收获不大好。出海捕鱼就是这样,运气不好,很可能半分渔获都没有,运气好时,则挡也挡不住,像钟庆然这般,海货多到渔船承载不了,也未尝不可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