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144章

第144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让钟庆然等多久,简明宇便驾着马车返回码头。本着越少人知道越好的原则,简明宇说服钟老爷子留在家中,用马车装渔获,本就已经够引人注目,要是再多加人手,岂不是会将码头上众人视线,都吸引向他们?

    来的路上,简明宇正巧碰到返家那一行人,见几人大都面无表情,个别还心情低落,他目光微闪,视线从鱼篓上飘过,一眼就瞧明白,原是他们此行收获甚微,只一人挑着一担鱼,且还没装满,目测顶天也就二三十斤。就这么点东西,好几个人分,但凡家里人口稍微多一点,分到的那点份量,怕是还不够一家人吃上一顿。

    见到简明宇,众人收拾好心绪,纷纷和他打招呼,简明宇笑着点了下头,算是回应。眨眼间,双方便交错而过。

    “我刚才看见,简统领从船上下来,莫不是他今天出海了?”

    “想必是。”

    “那,他驾着马车过去……”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我们辛苦一天,捕到的鱼,交了船租,便没剩几个,今天一天算是白干了,还不如去做帮闲,虽然工钱不多,至少赚得稳当。”

    “你胡说什么呢?那点死钱有什么看头?我们又不是天天这般背运,之前不还赚了一大笔吗?一个月来这么一两次,就够一家子人开销了,没准还能攒点干货,留到冬天吃,他们就是干死干活,也赚不了这么多。你呀,还是太年轻了,不要老想着,次次都能满载而归。”

    “大平说得对,要是生活真这么容易,我们哪用得着卖身为奴?得亏钟家心善,我们沾了当城卫儿孙兄弟的光,这才马上得以脱去贱籍,没看还有不少人,得筹够钱才能得到良民身份?”

    “你们就惜福吧,福城抽的税比以前低不说,税赋种类还少,没那么多杂七杂八的摊派,只要肯干,日子都过得,怎么也不至于,窘迫到卖儿卖女的地步。”

    “说起这个,我倒是听说,上头有那意思,要是谁家真这么做,那被卖之人不光与家人再无干系,就是即便他们回归良民身份,也不用奉养爹娘,卖人之人还要吃牢饭呢!”

    “真的,你听谁说的?”

    “我家兄弟消息灵通,他说上面正在商量此事,律例出来也就近段时间的事。”

    “就该这样!城主不是主张人人都做回良民吗?要是一边忙着让人脱去贱籍,一边不断有良民转为贱民,那这之前的政策,不成了空谈?城主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出台相应条例再正常不过。”

    “是该如此!”其余几人不约而同附和。

    “就是不知道,这样的状况能维持多久。”在场中唯一年过不惑之人,长叹一口气。经历的事多了,看得也透彻,他赞同城主这一做法,却没这么看好。

    这事麻烦着呢,现在是,大家日子都不难过,吃饱穿暖不说,还有铮光瓦亮的新房住,还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那种青砖瓦房。即便家里负债,在大家都欠着钱的情况下,谁也不会瞧不起谁,时日一长,可就不好说了。

    这要万一遭了灾,呵呵,就目前大家伙儿,那根深蒂固的老背思想,他还真不信,他们不会变着法儿钻空子。不能卖人,难道不会出现“童养媳”、“换婚”、“溺婴”等等,诸如此类事情?

    更有甚者,会打起书院学生的主意。书院政策很宽松,除了必修课之外,其他都可以不选。而必修课,平均下来,一天连一节课都不到,这可是个大漏洞啊。书院原本的想法很好,钟庆然这么定,就是充分考虑到现在生产力有限,孩子也是一大劳力,这么规定,可以让家境贫寒的孩子,一边学习,一边帮着家人干活,减轻家人的负担。

    可这条政策到了有心人眼中,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一般,学生除了必修课之外,至少都会选一门选修课,学满半天。不为别的,只因必修课只教人认字识数,在大家都会的情况下,只学会这些,谋生有些困难。这部分人毕业后,只能做些不需要技术的活计,而真正让他们,有一技之长的,则是选修课。

    目前,华夏书院收的第一批学生,没有哪一个是只学必修课,不过是选修的科目有多有少罢了。虽然,院长建议学生,最好选一两门选修课,但没定死不是?

    大周朝很多规矩,福城仍旧施行,不是钟庆然不想改,而是压根没法改。难道让他对钟老爷子说,儿孙不该听他的,他不能做儿孙的主?钟庆然真要这么说,那简直是挖他老人家的心肝,这日子没法过了。

    其实,家长制也不全然就是糟粕,关键就在于,一家之主能不能拎得清。做得好,那集一家之力,产生的效果绝非一加一等于二,而会远超于此。当然,有利就有弊,且总体看来,弊端还不小。人都有私心,这要作为长辈的爷奶父母,看谁不顺眼,想要磋磨他们,那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钟庆然倒是想改,只是一时没想到合适的法子,也就只能先这么凑合着。

    既然各家家务事归各家管,那只让孩子学必修课,其他时间,强迫他们干活,是已经可以预见之事。要不是钟庆然定下规矩,每一个适龄孩子必须进书院学习,恐怕不出几年,便会出现很多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

    钟庆然不知道,此刻,正有人为他制定的规矩,容易被人钻空子,甚至怕他压制不住,而烦忧。毕竟,掌握话事权的都是当家作主的长辈,钟庆然想动他们,无异于在挑战这一整个阶层的权威,事关切身利益,即便思想觉悟再高,怕是都不会反对,最多不参与而已。这无关对错,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听到马蹄蹬地的哒哒声,钟庆然撩起舱帘一瞧,见是明宇回返,当即走出船舱,扫视一圈,发现最近一艘返航的渔船,离码头也有些距离,忙将渔获一一搬上码头。等简明宇近前时,钟庆然已经搬得差不多,两人协力,将捕获的海味全都放进马车厢。

    “明宇,这里你看着,我去去就回。”钟庆然不等简明宇回应,便返身进入渔船。那些超载的渔获,早已不在他们中午休息的海岸边,那里终究有些远了,一来一回,所费时间太多,此时,太阳已经偏斜,若等弄完这些,怕是要入夜了。

    钟庆然划着渔船,目的明确的朝东北而去,多半刻钟后,来到一个小海湾附近。他起身,四处查看,见无人注意这边,动作利落的将小船划进海湾。

    不过片刻工夫,钟庆然便又划着,满载渔获的小船,朝码头驶去。

    这么一耽搁,码头上已经颇为热闹,钟庆然目测,至少有三四艘渔船正靠岸卸货。对此,他早就习以为常。海产是福城吃食的最大来源,要不是吃海味不管饱,估计码头只会更加热闹。

    钟庆然将渔船停在最外侧,那里,正候着简明宇。

    两人不想被人围观,三两下,便将渔获全搬上马车厢,连鱼篓都来不及换,只等全忙完了,才将铜制水桶,全换成明宇从家带过来的箩筐。

    简明宇驾着马车前往码头管理处,钟庆然也是如此,将渔船交付后,他才和简明宇并肩坐在车辕上,至于踏雪,正慢悠悠跟在马车后面。

    一路上,都有人同钟庆然和简明宇打招呼,两人含笑回应。

    众人虽只是远远瞧见,却没一个人是傻的,出动马车,那收获必定颇丰。本有那不懂事的孩子想要上前围观,也被家长给制止。城主刻意将船停这么偏,便是不想有人打搅,他们要是这么没眼色,过去瞧热闹,这不是遭人厌烦吗?那可是城主家,得罪不得,虽则他家就没一个人心眼这么小,可世事无绝对,万一给他们穿小鞋怎么办?

    他们想的没错,要不是渔获太多,远超渔船的承载量,钟庆然哪里用得着,这般遮遮掩掩?丰收可是喜事啊,谁也不会吝惜,让其他人沾点喜气。

    对于不能将此行收获,昭示以众,钟庆然颇感遗憾。随即才反应过来,莫不是他附身的这个壳子年龄小,他也跟着褪化了?

    当晚,钟家人忙了大半晚上,才将已然死去的海产,都处理完毕。当然,其中一半多由钟家下人负责。

    闻着满身海腥味,看着挂在晒杆上的各种干货,钟庆然痛并快乐着。他可不想再来这么一次,他发誓,下回出海,定要找条更大的渔船,免得像今天这般,不但要偷偷摸摸,还连累爷奶他们跟着一起忙活。当然,钟庆然没说的是,剖了这么久鱼,时时刻刻跟水接触,他的手都泡胀了,这可不是什么舒服的感受,自是能避则避。

    钟老爷子夫妇却并不这么想。两老干惯农活,也就这几年才不用日日操劳,那也是每天没有闲着的时候,只是做的活计和以往不同而已。这次,三孙子小夫妻,弄回来这么一大批海味,寻常那些也就罢了,偏偏其中有小半,都是难得一见的海珍,两老开心着呢!

    钟老爷子夫妇喜上眉梢,倒不是因为眼前的收获,而是他们想到,即便以后哪里出了岔子,就凭庆然夫妻这一手,也不愁没饭吃。想到这么美好的未来,两老不开心才怪。

    许是许久没这么忙活,两老累了,一沾床,便沉沉睡去,连起夜都不曾,一觉睡到天明。

    连觉少的钟老爷子夫妇都这般,钟庆然和简明宇这两个,正处于长身体高峰期的半大少年,就更不用说了。

    随着玻璃温室大量建造,钟家后院,便不再种植常见农作物,改成珍贵药材,和茶树等瀚海州本土不产的植株,好方便钟庆然,时不时亲自照看。

    当初那事发生得太过突然,钟庆然来不及多做准备,很多作物,都只拥有种子,一年生也就算了,那些多年生作物,譬如果树等,想要得到收获,需要等待的时日可不短。

    望着那绿油油,惬意舒展着身姿的茶树苗,钟庆然也只能望洋兴叹,想要有新茶喝,这得等多久啊?

    其实,钟庆然并不嗜茶,倒不是非喝不可。只是茶,作为一种很好的解腻饮品,人们在瀚海州这种,明显吃肉量远大于从前的地方,长期生活,怕是离不开它,再不济,也得找功用相似的物品替代才行。

    当然,还有一种办法,那便是多吃蔬果,少吃肉,这能从本质上解决,这一可能长期困扰大家的烦扰。问题是,瀚海州土地较为贫瘠,想要达到这个目标,貌似难度不小,必须经过长期积累,才有可能实现。

    这一刻,钟庆然恨不得,将上辈子那些便利的农用器械,一股脑儿全都搬到这里。只要人均能照顾的耕地数量上去,就算再贫瘠,种的多了,收获也不会少。要知道,瀚海州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地。此刻,福城外面正有一大片土地,等候他们随意挑选。

    可惜,钟庆然也只能想想,福运珠是有这个能力,关键就在于,他只能拿到设计图纸,想要得到实物,还得靠他们自己造。想想光完善他大概知晓配方的玻璃,就花费了大量福运,想要造出现代化农用机械,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估计要是真有实现那一天,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当然,这还不是上策,有一个更简单的方法,那就是培育出高产种子。只要有了它们,他们面临的所有一切麻烦,都将不再是问题。每每想及此,钟庆然便只能“呵呵”干笑两声。这可比造出现代化农用机械,难度还要大。

    钟庆然知道杂交这一概念,问题是,他上哪去弄不同品种的粮食作物?既然无论哪一种方案,短时间内,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缺粮这一现状,他便也不强求。不过,这不代表钟庆然放弃,简单有效的优选法,他早就已经实施。

    城民开垦出来的田地,其中有一部分,属于福城所有。钟庆然从中,专门开辟出一大块试验田,用来种植各种优秀性状作物,譬如高产、抗倒伏、耐旱、耐寒等。目前,这片试验田正由钟老爷子掌管。当初,老人家刚听钟庆然说起此事时,兴致别提有多高。这可是能惠及所有人的好事,只要成功一项,便能大大改善百姓生活,钟老爷子宝贝得很,几乎每一天,都要过去转悠一番。

    农业研究是个浩大工程,出成绩的周期太长,钟庆然压根不指望这些。当下比较可行的,还是玻璃温室的大量应用,这可是实实在在,能提高粮食产量的方法。一季亩产不行,那两季三季呢?

    钟庆然很想成规模建造玻璃温室,遗憾的是,这也只是个奢望。不是没法建,而是建了也没用。一个是,在城外起玻璃温室,容易遭受破坏不说,还不安全。这一条,最先被钟庆然否决。瀚海州气候严寒,冰期漫长,冬季想要保证温室有足够高的室温,必须烧火。大雪封路时分,大家躲屋子里烤火还来不及,谁能一日不落地在城外忙活?不要命了吗?

    再者,温室多了,光柴炭都准备不过来。钟庆然可不想,几年过后,后山那片就变得光秃秃的。他怕到时候,福城不是被泥石流所埋,便是被雪崩所累。他还想让钟老爷子夫妇颐养天年,他自己也不想,再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他的终极目标,便是和简明宇一起安然终老。

    “庆然,走,瞧瞧去,商庆坊又开张了,这次可是来了一队新面孔。”钟庆竹一路小跑着过来,用袖子抹了一把额头,气喘吁吁地说道。他话还未落,便拽着钟庆然朝商庆坊跑去。

    钟庆然见状,也没多说,只瞟了他两眼,便任由钟庆竹拉着他走。

    炎炎夏日,并不是出行的好日子。这个时候,即便是常年气温不高的瀚海州,白天最高温度,也达到将近三十度,很多不易存放的物品,都没法携带。

    钟庆然到时,商庆坊主街上已极为热闹。这很正常,福城总共就一千多人,一年多相处下来,大家都混了个面熟,瞧来瞧去,可不就是那些熟面孔?这不,好不容易有其他部落人来访,让他们压住性子,不去凑热闹,那怎么可能?

    是以,福城百姓一听到消息,不少都跟看西洋镜似的围拢过来,顺便看看,有没有可能买上些福城没有的稀罕货。

    看着来访者外面,里三层外三层,被围得水泄不通,却还算有序,不但没发生踩踏事件,就连推搡的情况都少见,得知他定的规矩,没有成为一纸空谈,钟庆然还算满意。

    福城缺少偏门人才,钟庆然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外事部负责人,便让人轮流兼任,其中之一,便是他自己。这次轮到的是钟庆书,外来商队带队人员,早被他迎进屋内,留在院子里的,只是些商队底层人员。

    既然把事情分摊下去,钟庆然便没想过时刻紧抓不放。这个时候,他不好出面,索性和其他人一样,围在外头看稀奇。

    钟庆竹也不是真什么都不知道,将人拽到院子外,便没再往前,踮起脚尖,抻着脖子,加入到看客行列中。

    眼下,福城和其他部落间生意往来,还需要官方参与,等以后贸易频繁,便不需如此。因而,众人围在这里,其实没什么大用,更多的是想先睹为快,若有看中的物品,那最好,等下就能抢在众人前购买。

    钟庆然也是现在才想到这一点,他不由侧头看向正跳脚张望的某人,见他没什么反应,便伸出手肘拐了他一下。

    “怎么?”钟庆竹一头雾水。

    钟庆然没好气地望着他:“这我还要问你呢?等会交易达成,杂货铺便有得忙了,你不去盯着,还有闲心来这看热闹?”

    “哦,这事啊?”钟庆竹顿时放松下来,“这不他们刚到没多久,等庆书谈好其他事,还要和正义叔商谈具体价格,这些都妥当了,才会将货发往杂货铺。我已经和伙计们交代好,让他们将库存都整理出来。你也知道,福城海货最多,库房里目前已经积压了不少,价格也不高,内部消耗有限,我就指着来个其他部落商队,将它们全部吃下。”

    “你心中有数就成,可别阴沟里翻船,被人抓住把柄。”钟庆然笑笑,随意说了一句,便没再多言。

    “这事我省得。”钟庆竹一脸自信,在有兄弟做靠山的情况下,他要是还能将这么好的差事给搞砸了,他干脆塞回娘肚子里,重新长一回得了。

    钟庆竹所说,是钟庆然新定下的规矩。以前,他没想过和其他部落来往过密,官属杂货铺收获量有限制,免得货物积压,内部无法消耗,导致白白浪费。

    现在,吃食方面已经放宽限制,杂货铺基本是来者不拒,至于其他日用品,则还在管制中。

    钟庆然虽然想借着贸易,和各个部落打好关系,但也不是什么都往外卖。海货或许很多内陆人都吃不惯,但它有两个好处,一个是自带咸味,另一个则是,时不时进用一些海味,能有效减少大脖子病发生率。对于福城百姓而言,烂大街卖不上价的东西,在其他部落眼中,那可是个值钱的物什。

    若非钟庆然有着其他目的,价格定得不高,换做正常商人,怕是会待价而沽。无商不奸,这话可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大部分商人的真实写照。

    自打钟庆然,开放杂货铺食材收购限制以来,那些非渔夫,非猎户的人家算是有福了。亏得钟庆然是个有良心之人,给杂货铺定死了收购价,且价格比照以往,只略略低上那么一点。不然,市场怕是还没兴起,便给毁了。要知道,丰年粮贱,丰收并不意味着能过上好日子,没准日子反而不如歉收的时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