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逍遥农家子 > 第148章

第148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光一台简易脱粒机显然不顶事,马崇文带着铁匠们紧赶慢赶,也只在秋收结束前,赶制出几台。效果显而易见,用过的农户都说好,即便那些机器还是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依然掩盖不了好用的事实。可惜,今年只是试用,相信明年就会大放光彩。

    秋收刚过去没多久,福城这边就来了好几拨人,都是道听途说,禁不住好奇,便过来看看,若真像传闻说的那样,他们也不妨采买一些。

    基于此,每一拨人都不怎么多,只保证不会被人随意打劫。

    福城各作坊到目前为止,依旧产能过剩,即便有其他部族偶尔过来交易,也不能让工坊全天候开工。这一点,大家都习惯了,除了为吃喝忙碌外,其他就没那么在意,有工上最好,不能开工的时候,也不着急,无论是帮家里干活,还是做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都能很好的打发时间。

    “怎么样?”钟庆然坐在钟庆书面前,看着他将今年交上来的粮税,统计完最后一笔。

    “这是总账目,你自己看吧。”钟庆书放下账本,放松身体,仰靠在椅背上,按揉着发胀的额头。

    钟庆然拿起账本,翻到最后面,将上面记载的一行行账目,都扫在眼底。很快,他便合上账本,搁在一边,然后拿起,钟庆书稍后推到他面前的另一本账目。

    之前那本是收上来的粮税,后一本则是福城官方名下田地的产出。

    钟庆然没有一扫而过,他看得很仔细,末了嘴边漾起一抹浅笑。将账本放在桌上,他愉悦地开口说道:“今年收成不错!”

    “是,吃到明年秋收绰绰有余。”一阵按压后,钟庆书不再被一大撂账本,折腾地头昏脑胀,浑身轻松地应和着,斟酌一番,他接着开口,“其实,各家各户收成比报上来的要多。”

    钟庆然了然,他倒也不在意:“就当是给他们的福利吧!”

    钟庆书说的是每个家庭的菜地,菜地吗,顾名思义,就是用来种菜的地方,不计算在收田地税赋的范围之内。菜地大多用来种菜,只有那些粮食不够嚼用的,才会种些红薯土豆以果腹,并不值当什么。

    现在情况大不相同,有了玻璃温室后,一年四季都可以种植,光种蔬菜就有些浪费,吃不完就只能制成干菜或者卖给官属杂货铺。可惜,大家都如此,压根卖不了多少钱,还不如多种点诸如水稻之类,在瀚海州很是稀罕的作物来得划算。这部分等于是纯收益,不用上税,而恰恰又是这些,更为值钱。

    知道钟庆然的为人,见他随意的样子,钟庆书便不再纠结此事,转而说起其他话题:“你把福城收人的事情,拜托霜炎城商队传扬出去,如今也过去一两个月,到现在,连人的影子都没见到,你说,这事情成的可能性有多高?”

    钟庆然思忖片刻,摊手说道:“话倒是已经放出去了,有没有人对此感兴趣,我也不知道。”

    想了想,钟庆然交叠起双腿,左手手肘撑在腿上,手掌托着下巴,半眯着眼,随口说道:“最多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进入寒冬,越往后,这事情成的可能性越低。若真有人这个时候上门提供人手,怕是问题不小。”

    钟庆书坐正身体,直视钟庆然的眼睛:“那你会怎么做?都收下?”

    “收吧,福城不就缺人吗?”钟庆然也收起玩笑的神态,很是郑重地回答,“不管是老是少,只要人品还行,不是完全干不动活的我都收。”

    “今年粮食丰收,不代表明年也这般。你就不怕收下一堆老弱妇孺,粮食供应不上?”钟庆书倾身上前,双手撑在桌上,不见半点玩笑的意味。

    “不至于吧?难道你认为,各部族会联手在这上面给福城挖坑?”钟庆然轻笑出声,“他们就不怕白走一趟?我可没说什么人都收。”

    “我估摸着,你的名声已经传遍瀚海州,想必你特别体恤百姓的行为,现在已经没有哪个部落首领不知不晓。”

    “你的意思,他们真的会这么做?就为了哪怕一丝的可能?”钟庆然眉峰微动,难道他给人的感觉真这么心善至如此地步?

    “谁知道呢?我瞧着,他们不来也就算了,真来,你还真可能全盘收下。”钟庆书眸光闪动,说话的语气带着七八分肯定。

    “我有表现得这么明显?”钟庆然奇道。

    “也没有吧,至少,庆竹是看不出来。”钟庆书又回归之前放松的神态,“你不就一直在为福城人口发愁吗?其他部族除非不做这笔生意,否则,为了让你收下,他们也不会傻到全带老人,至少会带一部分孩童和青壮。到时候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有你为难的地方。”

    说到这里,钟庆书顿了一顿,话含在嘴里半晌才接着开口:“我想不明白,你这么执着于人口是为何?就福城现在这个规模,其他部族不敢轻易出手。一旦有人攻打过来,即便不敌,我们也能退守瀚海。有谁愿意面对一个很难打死的敌人?”

    “你想得没错,问题是,我不想福城限于被动地位。要实现你的想法,只能祈祷其他部族不会联手,但要是万一呢?”钟庆然目光幽远,仿佛透过窗户,穿过城墙,会聚在某一点,“只有福城自身足够强大,才能彻底解决这一问题。”

    “那也没必要什么人都收,用得着这么急吗?”

    “哈,庆书,你这么严肃干吗?这都是我们私下里的猜测,谁知道会不会应验?没准真像之前那样,一个人都收不到。”笑声从钟庆然口中溢出,不过是一个猜测之语,两人竟然像在考虑大事般,这么认真对待,他都对他们两人生起佩服之意。

    钟庆书却全然没有笑意:“这事很可能是真的。有次我招待一个部落商队,商谈完走过一个小巷时,凑巧就听了那么一嘴。这种事情,是阳谋不是阴谋,并不算什么机密,无论我们提前知晓与否,似乎对于此事的执行都无甚妨碍。”

    闻言,钟庆然一下子收敛笑容:“你确定。”

    “嗯。”

    钟庆然垂眸,视线落在修长的手指上,房中一片寂静,只余两人几不可闻的轻浅呼吸声。半晌后,钟庆然目光坚定地说道:“我让人多准备些食物和柴炭,房子倒是不用新建,商庆坊够用了。”

    “庆然,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钟庆书长叹一声,“别的部落不要之人,你都照单全收,你让外人怎么看待你?”

    “这不正好吗?福城首领这么好说话,想占便宜的部落估计不少,至于到底谁占谁的便宜,不到最后,谁知道?”钟庆然嗤笑一声,起身和钟庆书告辞。

    “哎,川子媳妇,你听说了吗?从明天开始,城卫队各中队轮流带队进山收山货,你去不?”

    “去,怎么不去?只要上交三成收获,其他都归我们自己所有,有这样的好事,怎么可能不去?今年收成是不错,可照着咱们现在的吃法,最多也就吃到后年春夏,不多攒点,我这心里可慌得很。”

    “那好,明天我带上我家那口子,明儿和你家凑一块。”

    “行,那我忙去了,明儿见。”

    这样的对话,随处可见。

    后山经过一年多狩猎采摘后,收获是越来越少,想要有个好收成,必须往更深处行进。那里,只有成群结队的猎户和护卫敢进,普通百姓,很少踏足。

    这次,有大量护卫随行,去往无人涉足的山林,那收获可想而知。更重要的是,他们会沿着山林外围一直往北,外面有马车接货,不用他们亲自背回去。这样,出行一趟,收获将会丰盛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山中能吃的东西很多,其中不少还能果腹,而福城这次如此兴师动众,目标就是以这些果腹的食物为主。

    鉴于可能有部落商队过来交易,福城必须有足够的留守人员,护卫队只派出三分之一,组成两队,带着愿意出行的城民,浩浩荡荡,于第二天露水刚收时分便出发。

    同样忙碌的还有渔民。钟庆然不会强制他们出海,但当他将想要积蓄海货的意思一传达,渔夫们出海频率明显增加。

    不光如此,就连老人孩子,也常趁空闲时间去赶海,好为家中多攒点过冬物资。

    福城临海,海边除了福城人之外,再无人光顾,再加上海岸线很长,是以,即便每天都有不少人,出现在海滩上,大家依然每回都能满载而归。

    一夕间,整个福城便全力转动起来。

    如今,田地里庄稼差不多收割完毕,只留了少部分耐寒蔬菜,看着很有些萧索。

    点白和鸣雷都已经派出去,简明宇便担起在外巡逻的职责。福城中,除了两只鹰之外,再没比他五感更敏锐之人。钟庆然带回来的那些鸟兽还小,暂且派不上用场,等到明年,警戒就可以由它们来充当。

    瀚海州几乎一马平川,通过望远镜,简明宇能看得很远。

    一声哨响,散出去的城卫迅速向简明宇靠拢。

    “有情况,回城。”简明宇调转马头,一马当先冲了出去,眼中闪过一道暗芒。

    很快,身后便响起一阵整齐的马蹄声。简明宇不用看,就知道,城卫们紧随在他身后。

    随着最后一个城卫进入商庆坊,城门迅速合上,其他两坊闭坊的时间只会更早。

    简明宇站上箭楼,举着望远镜,一直注视着福城西南方。那里,正有一堆乌压压的人影,朝福城行进。由于离得远,还看不太清,但从人影挪动的步伐来看,简明宇能确定,这群人速度很慢,不像是骑马或做马车的样子。

    简明宇皱紧眉头,又观察片刻,似是想起什么,纠起的心神,陡然放松。虽则如此,他也没放下望远镜,仍旧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

    等待的时间很是漫长,有个别性子急躁的城卫,在瞧见如乌龟爬般的人群后,恨不得给他们多长几只脚,好让他们加快点速度,别这么磨磨蹭蹭。

    站在墙头上的城卫们看得不是很清楚,只能大略分辨出,挪动的黑影都是人,简明宇和几个队长,则不然。他们人手一个望远镜,随着人群不断靠近福城,他们的一举一动,几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其实,那些人速度并不慢,只是这支庞大的队伍中,有不少人都是靠双腿在走路,这才给人以他们在一步一步往前挪的错觉。

    简明宇心中了然,他在下了让护卫队集合的命令后,便没再传出任何指令。护卫们整齐列队在大门后面,一个个站得笔挺,无人摇头晃脑,视线他顾,一年来的训练,显然卓有成效。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步行再慢,相距不到十里地,也终有走完的那一刻。

    来访队伍深谙部落间的相处之道,停在安全距离外,派人到城门前表明来意。

    简明宇视线扫过前方那乌泱泱一众人,跟守门城卫交代了一声。很快,大门便在众人瞩目之下,缓缓向两边收拢。

    看着那列在道路两旁,一长溜气势凛然的城卫,来访部落众人不由心头一惊。瀚海州各部落众,大都较为悍勇,却很少见到,像城卫队这般整齐划一的队伍。他们看起来更像是军人,和其他部落有着明显区别。

    简明宇将人引到,暂时充当接待室的宅院中,稍后钟庆然便匆匆赶到。

    这次来的部落,不止一个,而是三个,都是中等部落,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在和福城贸易的同时,顺带倾销带来的奴仆。

    钟庆然虽早有心理准备,并为之而提前做了安排,但他没想到的是,他们带过来的人会是这等模样。面黄肌瘦,那都算好的,要不是这些人还要赶路,怕是连饭都能给省了。

    钟庆然沉着脸,面色很不好看,但他却不能说什么,他没那个立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他不是第一回见到这样的场面。这个世上,受苦的人不止他们,他无能为力,只能尽自己所能,能帮一个是一个。

    “听说钟城主需要奴仆,不知这些人可否入眼?”

    钟庆然没有立即回应,目光在院中那堆麻木的人身上一一扫过,这才带着三个部落主事人,回到议事厅:“这些人怎么样,我想你们也心知肚明,不知你们心中价目如何?”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较为年长之人代表三人开口。

    “你们要价是不是太高了一点?”钟庆然毫不掩饰心中的不满,语气里讽刺意味非常明显。

    “好说好说,钟城主不要动气,买卖货物可不就是这样?我开了价,你可以还价啊!”说话之人显然脾气不错,半点不见动怒,脸上一直笑眯眯的。

    “那些人中,我看有不少人身上带病,其余人,不是老就是少,青壮没几个。瞧瞧,一个个瘦得都皮包骨头。我收下他们可是用来干活的,不是当大老爷供着的!这还没出力,我就先得为他们治病,还要给他们养身体,最多一个月后,冬季来临,白白养他们半年,我何苦来着?”钟庆然脸上怒意横生,说话极为直白,一点都不绕弯子。

    “那这样,只要钟城主出这个价,这些人都归你了。”三人一阵商量后,重新议定一个价格,“钟城主,我们大老远带着他们跑到福城,你总得给我们留点汤喝不是?”

    “不行,还是高了。你们不收金银,只要实物,福城给的本就是优惠价,你们卖高价,而我们这边是批发价,一来一回,我们损失可不小。”钟庆然哪里肯,亏本的买卖,他才不做。做人不能太贪心,差不多就得了。

    三人再次来到旁边的偏厅,就奴仆价格一事进行小声商议。

    “你们说,真能卖出去吗?”

    “不管能不能,试试看吧。能最好,不能大不了再拉回去。”

    “你说得倒轻巧,再原封不动带回去,首领们还不拿我们开涮?怎么也得销掉一部分,至少得把这些天,花费在他们身上的食物钱给赚回来。”

    三人很快达成统一,再次来到议事厅。

    结果,这次一样没能成交。

    如此三翻下来,他们不烦,钟庆然也烦了。既然,他们给出的条件,始终不能令他满意,那不妨由他来出价。

    “若按你们现在开的价格,我只能买下一小部分,其他人还得你们再耗时耗力带回去。不如这样,价格再低点,我就全要了。你们也清楚,就这样的人手,放眼整个瀚海州,怕是没几个人敢要,也就我瞧着他们可怜,勉强能接受。错过这次,这些人手,怕是要砸在你们自己手里。可你们也别真拿我当冤大头,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钟庆然怒气渐收,这次他们开的价格,总算没那么离谱,再降一降,他便咬牙接受了。他稍一思忖,开出一个价格。

    三人早就商量好了底价,钟庆然开的价格,尚在他们接受范围之内,故作为难,又和钟庆然一阵讨价还价之后,这才最终敲定价格。

    “钟城主,既然这事已了,那你看?”

    还是那个年长者发话,看他们的样子,估计是怕夜长梦多,想将手中的烫手山芋尽快脱手。对此,钟庆然一点都没有意外。那些人,他们多养一天,就得多耗一天粮食,更何况,有几人病得不轻,指不定一晚上过去,就少了几个人,这损失可不小。

    既然已经议定,钟庆然倒也不为难他们。他不再虎着一张脸,率先起身走到院子中。

    此时,院中已经摆了一张长桌,上面放着几个装饰品。钟庆然大马金刀地坐在桌前,稍微加大音量说道:“排好队,一个一个从桌前走过。”

    不等人群反应过来,三个部落之人,已经吆喝着各自部落奴仆,各排成一队,以刚才年长者那个部落为最先。

    一个个人从钟庆然面前走过,不时还能听见他仍有些稚嫩的嗓音。

    “你,站到后边去。”

    “你,也是。”

    ……

    随着被喊出列的人越来越多,三个部落主事者,眼里闪过惊诧,为了怕被人看到他们眼中的异色,尽皆半敛着眸子,杜绝别人视线的窥探。

    一开始,三人表面还算平静,当最后一人出列,他们心底早已起了滔天巨浪,连平静的神色,都差点维持不住。这几个人,可都是他们精挑细选,准备打入福城内部的细作,可没想到,还没进入福城,便被拦在门外,不过一炷香时间,无一幸免。也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福城有甄别细作的特殊手段。

    三人很希望是前者,可也只能这般想想。能坐上主事者位置的,哪一个会蠢笨如猪?有多大的好运,才能将六七人尽数挑出?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连他们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更不用说站在他们背后的部落。

    将人过了一遍后,除去那几个被叫出来的人,钟庆然将其余人都收了。三人什么都没说,既然钟庆然都给他们留了面子,没有当场点明,他们若还是抱着侥幸心理胡搅蛮缠,那真是蠢到没边了。

    这事解决之后,剩下商队贸易之事,便不需钟庆然出面,和简明宇说一声,他便带着花名册,着人去安顿这些新进福城人。

    钟庆然有些不解,那三个部落都是中等部落,而他们带来的人竟有差不多两百。这数目过大,同是中等部落的瓦林村,和福城交好,都拿不出这么多人。

    当初,他亲自走了一趟瓦林村,可也只带回来十几人,这还是基于他们,想和福城结个善缘的基础上,若不然,怕是连这些人手都要不到。更何况,这些人中,还以年长者居多,老弱病残,再多一个残,可就全乎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逍遥农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梦之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之草并收藏逍遥农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