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诅咒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昆是在温泉池子里被找到的。彼时它正混迹于一群贵族小姐中装无知装纯洁装吉祥物。小姐们这个抱它一下那个亲它一下。看它那惬意的模样,方星宿很替加布利尔担心:这个货,真的能被掰成女人?

    “什么事?”被强行拉出来的昆很不爽。

    “昆,说说你们兽族的习□□。”加布利尔说。

    昆朝天翻个白眼:“太多种。”

    “你和亚德烈相处过,你可曾察觉到他身上有兽族的气息?”方星宿想了想问。

    “魔颅山,的诅咒。”昆干脆利落地说。

    “那是什么?”方星宿与加布利尔异口同声地问。

    “遥远的东方,兽族最重要的圣山,兽族力量的源泉。亚德烈的身上,纠缠着来自魔颅山的诅咒。虽然被光明之神的力量竭力剥离、压制,他看起来像个正常人,”昆面无表情地说:“然而他绝不可以靠近魔颅山。”

    “是一个什么样的诅咒?”方星宿下意识地伸手护住小腹:“会随血脉遗传吗?”

    昆看向她的小腹:“在里面。”

    方星宿的手骤然握紧。

    “是一个什么样的诅咒?”她追问。

    然而昆摇头:“太多种。”

    “你是说你分辨不出是一个什么样的诅咒是吗?”加布利尔说:“那这个诅咒用什么方法可以化解?”

    昆又摇头:“答案只存在于魔颅山。”

    “就是说必须去魔颅山才能化解这个诅咒?可是你刚才还说亚德烈绝不可以靠近魔颅山?”加布利尔又问。

    昆点点头。

    “那他接近魔颅山会怎样?”

    昆阴森森一笑:“被诅咒的人接近诅咒的源起之地,还会怎样?”

    “那个召走亚德烈的紧急军情,我在一边有听到。”加布利尔不安而犹豫地说:“兽族内部发生内乱,东方军团决定扎住这个时机,主动出击,进攻齐云山以东。”

    “所以亚德烈正在向魔颅山靠近,是吗?”方星宿垂下了眼眸。

    “以往东方军团也曾数度深入兽族腹地作战,从没能够突入魔颅山范围,我想这次我们也不必担心。”加布利尔安慰她说。

    “但愿如此,祝他好运。”方星宿捏着眉心说。等等,好像有什么事情忽略了,什么很奇怪、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怎么一下子就想不到了?

    算了,想不到就不要想了。方星宿挥挥手示意他俩自便,自己站起来摇摇晃晃往外走。

    “去哪里?”昆敏感地问。

    “厨房。”方星宿回答。

    昆立刻高兴起来:“山药百合、乳鸽汤、香菇玉米粥!”

    自从怀孕后,方星宿的嘴变的有些刁,只好时不时自己下厨做些前世的菜吃。偶尔被昆碰上一次,从那以后每到饭点,昆都会出现在她周围,瞪着那双修长妖媚的眼睛探头探脑。

    方星宿倒也不介意,她现在主要依靠晶石补充身体能量。饭食不过解一解嘴巴的馋,实际上吃不了几口。

    尤其今天,饭菜上了桌,她一口没动,只单手支着下巴看昆大朵快颐。

    她的另一只手放在小腹上,感受着里面那个小家伙的动静。

    其实到目前为止,除了大量吸收能量小家伙倒也没有折腾出什么别的动静。方星宿也曾不止一次用各种法术检查过它,可她察不出小家伙吸收能量的原因,也没有察觉出它带有妖气邪气之类非人气息。总而言之,除了吸收能量之外,小家伙和一块普通的肉没有什么区别。

    “到底是什么样的诅咒?察觉不出来啊。”方星宿难得苦恼:“是否该研究下兽人的魔力?还是,必须去魔颅山走一趟呢?”

    关心则乱。方星宿懂这个道理,可也无法摆脱。毕竟她已经落入了红尘俗世这张大网中、被牢牢缠住,挣脱不能……

    饭后,她照例懒洋洋地躺在卧室落地玻璃窗旁的躺椅上。表面看起来她在晒太阳打盹儿,实则在运行修炼功法吸收天地灵气、转化真元、供应胎儿。

    天火紫焰盘踞在她小腹中,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胎儿。实际上现在天火紫焰发挥着丹田紫府的作用。时日推移,小家伙吸收的能量越来越大,她觉着必须有紫府容纳灵气转化真元才能支撑。偏现在挣的钱还不够买筑基所需的晶石的。她想起古籍中有以法宝筑基的记载,就用天火紫焰试了试,竟然还真让她给摸索成功了。

    小家伙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吸收能量,就像婴儿吸奶一样,一阵一阵的,吸饱了就没动静了。然而它“吃饱喝足”了,方星宿却很累。

    在这疲累的状态下,她进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

    并不是昏睡,也不是清醒。方星宿似乎听到耳边有风声飞驰,然而她眼睛却不能动,只能看到上方一片刺眼炽白的阳光。炽白之中慢慢出现一点黑点。黑点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直至成为一个黑洞,把她吞噬。

    一片黑暗里,匍匐着什么更加黑暗的巨大躯体。

    那个东西在剧烈喘息着、躁动着。它似乎在艰难地撕扯着什么东西,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气味。

    方星宿凝聚目力,渐渐从黑暗中分辨除了它的模样。

    很难说这是一只什么兽,它全身上下长满一重又一重尖锐的鳞甲,这些鳞甲把它的本体深深淹没,方星宿甚至都找不出哪里是四肢,哪里是头颈。直到一大片鳞甲连皮带肉地掉下,她才分辨出它的头。与这庞大的身躯相比,这头似乎过小了。并且它在做什么?似乎是,撕咬自己的鳞甲?

    对,它在撕咬自己的鳞甲。应该是很痛苦的,因为每咬下一片它全身都痛的打哆嗦,可是即使这样,它仍旧毫不迟疑地,继续咬。

    然而,咬下的地方,新的鳞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来了。

    但是它还在坚持咬,不停的咬。新生出的鳞甲它也再次咬下,看起来不像是换甲——方星宿知道,有些动物在一定的生理阶段会褪去旧的皮毛鳞甲,长出新的。

    “咬去了还会再长出来,为什么要白费力气?”看了很久的方星宿无聊地出声询问。

    看样子这声音把那东西惊到了。它猛地转头看向方星宿。

    四目相接,方星宿瞪大了眼睛:这东西小小的头上竟然嵌着一张人的脸,并且还是一张熟悉的很的脸:“亚德烈?!”

    那脸,连带着脸下面连着的长长脖颈又猛地转回去了。巨大的躯体剧烈地动作起来,像是,想躲开?

    然而那巨大的躯体竟然是异常的拙笨,方星宿双手环胸站那儿看他动了半天也没挪出去几寸。

    她伸手摸摸那巨大的鳞片:“啧啧,上好的炼器材料啊,哦不,极品!”

    “这是你的原形吗亚德烈?”她四下走动寻找着他的头:“干嘛躲我啊,出来啊!你什么狼狈的样子我没见过?有什么好躲的,出来啊!”

    扑簌簌鳞甲擦动的声音响起,长长的脖子从她身后绕过,头探到她面前。

    眼前的亚德烈失去了一向的傲气。自卑又紧张,似乎是时刻准备着再次逃离。

    而方星宿关注的是他头上的鳞甲,那些鳞甲比起身上的又是格外尖利。与其说是鳞甲,更像是根根戳出的骨头。

    方星宿伸手触摸,亚德烈呼吸急剧加重,他闭上了眼睛。

    “哇,不错哦,这些我都很喜欢。”他听到她说。

    “你不害怕?你不觉的丑恶吗?”亚德烈睁眼,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你还是原来的那个你,没有变啊。”方星宿捧住他的脸仔细看:“你是我的人啊,所以我认得你、永远认得你、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认得你。”

    亚德烈的眼中渐渐有星光亮起,然后他一头扎入方星宿怀中,嚎啕大哭。

    方星宿愕然:“哦,好了乖,不哭了不哭了,不要剥鳞甲了,想做人做人,想做怪物做怪物,不要把自己逼的这么辛苦啦……”

    真的,不要再哭了,哭的我头疼,这不符合你的形象啊……

    “如果你真的不厌恶我的话,”亚德烈抬起头:“就亲吻我一下,好不好?”

    他的眼睛里还残留着水泽。平常坚强的男子一旦脆弱就是格外的可怜。

    而方星宿毫不见外地一巴掌呼过去:“矫情!给我矫情!”

    然而这一点力度对亚德烈而言连挠痒痒都算不上。“亲一下,就一下。”他的脖子把方星宿身体缠了一圈,又伸到她面前。

    方星宿费劲儿把胳膊抽出来把他脸从面前推开:“别腻味,求不闹!”

    然而他换了个方向又伸了过来。

    拉拉扯扯中,纠葛的越来越紧,到底亲在了一起。

    这发展下去,是春梦的节奏啊,快醒来吧,方星宿想。

    然而她就醒了。

    擦,这光天化日的,什么破梦啊。她揉着太阳穴想。

    同时千里之外的东方军团,亚德烈也从激战过后的休憩中惊起。

    啊,什么破梦,偏偏中断在关键时刻!还有什么叫“你是我的人”,明明是你是我的人好吗!

    但是,谢谢你啊,给我以力量。他看向南方,温柔地笑。

    下属刚好进来,被他这笑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同时方星宿卧室外,曳地的衣袍迅速远去:“这剧情不对啊!枉费吾宝贵的精神力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西幻)穿越之伯爵小姐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流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流照并收藏(西幻)穿越之伯爵小姐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