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西幻)穿越之伯爵小姐日常 > 第30章 伯爵小姐出游记(三)

第30章 伯爵小姐出游记(三)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四月末的印克劳,阳光炽烈,蝉鸣阵阵,俨然一派夏天景象。即便如此,方星宿依旧一层长裙一层外套,捂的严严实实。

    “春光大好啊。”她笑吟吟地对加布利尔和昆说:“正适合出游。”

    她自从怀孕后一直倦怠少动,因此加布利尔觉得出游一下对她是件好事。“您想去哪儿?”他问。

    “东方兽族魔颅山。”方星宿捧着杯牛奶小口啜着、漫不经心地说。

    加布利尔倒吸一口冷气:“小姐,您这是多么草率的决定!您是在担心亚德烈吗?可是您的身体状况也不容乐观啊!如果说,是因为事关您肚子里的孩子、必须在孩子出生前解决那所谓的诅咒,那也该由孩子的父亲去处理,而不是您,一个孕妇跋涉千里去做这样的事情。更何况,魔颅山是多么凶险的地方!”

    “这些天我神思不宁,噩梦连连。”方星宿叹口气说:“总是梦见亚德烈变成怪物,梦见我的孩子无法正常出生。我不想笼罩在这样的阴影下,我必须乘着现在还能动,把这些事情解决掉。”

    “可是小姐,您自己是一位医师,您现在不适合长途跋涉,这一点想必您比谁都明白吧?”加布利尔试图以孩子的安危阻止方星宿。

    “这个不用担心,孩子父亲是干什么的,该利用就得利用起来嘛。”方星宿说:“我已经和杜马尔先生说了,我要出游,请他给准备一头飞龙。他答应了——应该今天下午就能到。”

    “公龙私用、浪费税款,我要举报!无论如何您不能去啊,再说了,城里的事情这么多,我也抽不开身陪同啊!”加布利尔仍在竭力阻止。

    “你抽不开身,这不还有昆嘛。”方星宿向昆勾勾手指:“小昆昆的修炼进步神速啊。”

    昆本来也在抱着杯牛奶喝,被她这一声“小昆昆”害的一口奶呛到嗓子眼,好一阵咳嗽。

    伯爵小姐的东方之行就这么迅速决定、迅速地开始了。

    “记得给我带越斯斯塔城的特产哦!”不明真相的黛儿挥动手帕送别他们。

    杜马尔给弄来的这头飞龙体型又大、性情又温顺、飞的还稳且快。方星宿的身体没有出现任何不舒服的反应,两天一夜之后,高大的齐云山脉就在望了。

    齐云山脉数峰绵延,高耸入云,宛若一道天然的屏障,把人类领土和兽族领域分隔。到这里,空气中已经开始出现属于兽族的狂野气息了。

    方星宿从储物手镯里掏出个水晶球一样的东西,向空中一扔,水晶球像泡沫一样膨胀扩大,把一龙三人笼罩住。

    “隐踪球。现在开始没有人能看到我们。”方星宿跟加布利尔和昆解释——终究加布利尔还是不放心,跟了来。

    很快齐云山脉就被抛在身后了,面前出现的是一片云雾笼罩的灰色大地。加布利尔很紧张:“从现在起就进入兽族领域了。”

    “是啊,空气中的邪恶的气息还真是让人不舒服呢。”方星宿把身上的斗篷裹紧:炎南地区都进入夏天了,这里,还时不时飘小雪!

    “是啊,兽族……”昆难得的主动开口说话。他俯视着这片大地,眼睛中似乎蕴藏着极复杂的清晰。方星宿转眸看看他,欲言又止。

    隐踪球即可隐藏行迹又可隐藏气息,一路上,各种奇形怪状的飞行魔兽在他们身边飞过,然而没有一个察觉到他们的存在。倒是方星宿,时不时甩出天火紫焰抓一只进来,熟练的剖腹放血、剔骨挖心,扔进储物手镯里当备用炼器材料。把加布利尔吓的不清:“小姐,身为一个淑女……”“加布利尔,你知道我是来自异界的灵魂哈,但是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我原来是一个淑女吗?”“呃,啊?你不是女的?!这,这信息量太大了……”“想多了!”

    越往兽族腹地里飞,出现的魔兽越多,半人半兽的兽族也开始出现。基本上是一团团的出现,互相攻伐,或者与人类军队对战。很显然,这片土地全面陷入了混战之中。

    方星宿仔细打量着这些兽族:人形与兽形的无规律结合,丑陋肮脏,有蛮力,没脑子。瞧瞧这一大队兽人,被只有他们数量三分之一的人类军队打的嗷嗷乱叫,唉,如果她的孩子长成这幅德行这种脑子,可如何是好啊!

    “低级兽族而已,不能代表兽族真正的实力。”仿佛看出了她心中所想,昆说。

    又飞了小半天,他们看到了高级兽族以及兽族真正的实力。

    铠甲精良、进退有序、魔气冲天,浩浩荡荡的兽人大军出现在他们眼前。

    座下的飞龙突然发出一声愉悦的吼叫,意图向那边飞去。

    因为,在那里,正迎面冲向兽族大军的,有他的同类。

    “亚德烈在那里!”加布利尔一眼就分辨了出来。

    说话间,人族与兽族步兵、骑兵、飞行兵不下万人,已经短兵相接、混战在了一起。然而即使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中,亚德烈依旧是一个非常显眼的存在。一身黑色铠甲衬托的身躯更加伟岸高大,然而动作却是无比的灵动迅敏、干净利落。身后的赤红披风鼓荡成一抹流动的残红,伴随着他在战阵中纵横往来。手中的青色长锋光芒湛湛,收割着敌人的性命。他气势如虹,势不可挡。

    “啊,”方星宿拂掌赞叹:“我孩子的爹,真是条汉子啊。”

    “不是汉子,哪儿来孩子。”昆鄙视她。

    “可要等待战争结束,过去和他一会?作为当事人,他应该和我们一起前去魔颅山处理诅咒的事情。”加布利尔建议。

    “不用了,耽误时间。”方星宿拍拍飞龙:“继续向东。”

    飞龙恋恋不舍地转头飞去。

    残阳如血之时,孤零零耸立在平原上的魔颅山映入眼帘。

    山如其名,圆乎乎的,像一颗巨大的头颅。头颅上下,触目是重重兽族兵士。这些兽族显然是高级兽族,因为他们的外观几乎与人类无异。而整个魔颅山爆发出来的魔力波动之强,甚至让飞龙不敢前行。

    “一切的力量皆出自山腹里的供魔殿。”昆指给他们看:“半山腰悬崖上的大门看到了吗?那是唯一的入口。”

    “地势如此险峻,又有这么多兽族看守,即使隐身也很难潜入啊。”加布利尔看向方星宿:“小姐,您是否想到什么方法?”

    方星宿站起来,扭扭脖子:“很久没正儿八经打一架了。”

    加布利尔:“啊?”

    在他惊愕的目光下,方星宿豪迈地解开披风、抛入空中。

    天火紫焰从她身上涌现,把她整个人包裹。凌凌火光化作片片飞羽,层层堆砌出战甲的模样。

    金色长发被高高束起,在焰流所引发的疾风中飒飒飞扬。伸手在眼前抹过,带着鸟型长喙的面具遮蔽容貌。

    “跟随我。”方星宿抛下三个字,从飞龙上跳下,疾箭一般射向入口!

    “小姐,记住您是孕妇啊!”加布利尔在她身后惊恐大喊,然而毫不犹豫地追随她跳了下去。

    “然而也是最彪悍的孕妇。”昆赞叹一句,然而他站在飞龙上没有动。

    半空中的方星宿挥出天火紫焰形成的长鞭,长鞭的尽头,绑着一块黑色的晶石。晶石过处,空气发生诡异的扭动——那是此山的防护魔阵被黑色晶石吞噬破开。

    方星宿从破口中冲入,左手一挥,数只紫色光羽被发射了出去,甫一落地,剧烈爆炸。满山的兽族士兵倒了一大半。

    她顺利落在入口前,长鞭再次挥动,入口大门化为粉末。

    “彪悍,彪悍啊!”加布利尔能做的只有鼓掌了。

    收回天火紫焰与黑色晶石,方星宿双手相合,在空中一拔,两把单刃细剑溅着火光成形。

    她不发一言,双手持剑迎着门里冲出的兽族冲了上去。

    紫色剑光过处,再无站立之人。

    清心寡欲的方星宿也是有脾气的。

    莫名其妙沦落异界,莫名其妙和人睡了一觉,莫名其妙多了个孩子,莫名其妙这孩子身负诅咒。短短时间经历这么多匪夷所思、乱七八糟且有违本心的事情,方星宿承认自己心绪已乱,无法返回清净无为的状态。

    她没有途径化解自己的心绪,就只能把它发泄出来了。

    反正也不准备重返仙途。反正这个世界也不讲究功德与业障。

    就让自己沉沦在这个世界里吧。

    天火紫焰的力量本就强悍,然而更令人恐惧的是她手中的那块黑色晶石,没有什么是它不能吞噬的,数个能力远高于方星宿的兽族都殒命于这块石头之下。

    “你想要什么?”待她攻入山深处的大殿中,意识到失败的兽族长老不得不下令终止战斗,与她谈判。

    昆在方星宿与加布利尔之后很久,才跳下飞龙,进入山中。

    踏入通道之中,看着满地血流成河,昆低声吐出二字“废物”。然而却抑制不住目光泛冷。

    他修长灵敏的鱼尾在尸首上滑过。

    他沿着方星宿的路径走过,然而在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停止了下来。他熟门熟路地在墙壁上一阵摸索,打开了一扇暗门。

    暗门之后是一条狭窄幽长的密道。密道中机关重重,然而昆显然是知道的。他顺利地进入密道的终点,一个庄严肃穆的大殿。

    他的目光落在大殿中占据最重要位置的一个祭台上。

    那里,供奉着一个头颅。

    这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头颅,他的面容充满野性与侵略的美感,只是从头颅之上一直延伸到脸颊的巨大交叉型伤口破坏了这种美感。也不知过了多少年月,然而这头颅竟然丝毫没有腐烂的痕迹。甚至,如果忽视那巨大的伤口的话,这头颅安然如睡。

    昆看着那头颅,目不转睛。如果有人看到此时的他,会发现他的整个眼睛都变成了黑色。波涛汹涌的黑,在这片黑暗中,灭世的力量蓬勃欲出。

    他朝着那头颅伸出手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西幻)穿越之伯爵小姐日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朱流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流照并收藏(西幻)穿越之伯爵小姐日常最新章节